0咒毒

0咒毒

打那一次毒杀案过后几天,珏已经恢复了。

至于最终的毒杀原因只能以掉进酒里腐朽的房梁碎屑产生了毒素为原由。虽然田央城不认,但也没有其他解释了。

“珏大人,您今天感觉怎么样?”护士问。

“嗯,好多了,应该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了吧。”珏微笑着说。

“那真是太好了。”护士感到比较开心。

毕竟这一次的看护人员可是被提前告知了珏身份的重要,所以她也知道珏健康的重要性。

“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护士问。

珏思索了一下。的确,他确实认为这几天一直在这里待着实在是太没意思了,于是就说:“你能不能想办法回到我的住处,将放在我桌子第三层柜子里的那个箱子拿过来。记住,一定不能打开它!”

“第三层的箱子是吗?”

“嗯,大概能放一个水杯的大小罢了。”珏一边比划着一边说。

“嗯,明白了。”说完,护士就离开了。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的,趁现在把骸身上的诅咒给解开得了。

对于骸身上的诅咒绝已经有了一个解决方案了。但虽然话是这么说,可珏也没有小瞧尼格霍德的力量。

如果出现诅咒反噬的话,我还是要做好准备的……

想着,珏握了一下拳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诅咒反噬是一种很可怕的法术现象。施加诅咒的原理是将法术本身的负面效果直接寄托在被施术者的身上。但是在解除诅咒的瞬间,诅咒本身就有可能会以另一种方式转嫁到其他地方,有可能是解除者,也有可能是解除者身边的人或是物。

说起来珏还真是VIP患者,就在珏提出要求的当天,东西就被送来了。

“真是效率啊。”珏说。

“是的,这也多亏了留在您房间里照顾您夫人的女仆。”

“啥?”珏一愣,他可不记得自己结过婚,这个夫人是怎么来的?

……是在说欧阳踏雪吗?

“那个睡着的不是我的夫人,而是我的奴……算了,别管她了,把那个盒子给我吧。”珏说。

那个女仆?是在说诺晓依吗?果然还在照顾欧阳踏雪啊,回头要好好谢谢她……

珏边想边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面罐子中的那个黑色的虫子依旧在蠕动着。

珏将床桌放在自己面前,然后用镊子将罐子中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咒毒的效果很强,而且还有连带关系……先前的咒术接解除中没有发现这种现象。看来是我小看了尼格霍德了……

珏一边解除着诅咒一边记录着。

对珏来说,尼格霍德的咒毒解除还是第一次,作为一次重要的人生经历,他要记录下来。

“嗯……不对!这些咒术……以前我见过!

珏将手伸进了虚空之中。然后拿出了一个已经泛黄的纸。

“果然,这里有过记载……”珏看着手中的纸张,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虫子。

这样吗……

珏根据以前的记录对这个虫子进行解咒操作。

这两边有法术牵制吗,真是危险啊,比上一次拆除法术**还要危险……

珏张开手掌在虫子的上方进行施法。

好,第一层的咒术已经被解除了,剩下的……

正当珏打算对下一层诅咒动手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力量直接冲向了珏。

什么?!反噬?!不可能?!这!……该死!第一层咒术中还藏着一个咒术吗?!没有发现!靠!

珏被强大的力量冲击着,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这次咒术的攻击目标就是他!

尼格霍德,你的咒毒很强,我很敬佩!果然,你的咒术至今还是没人敢触及的存在!

瞬间的力量让珏的视野灰暗,渐渐地,他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我……还在这里吗?

珏试图伸出手来检查一下自己的状态。

看不见吗……

珏伸出手后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他的拟态蝙蝠能够探测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自己的身体状态。

应该没有挪动地方,身体也是正常的……但是看不见了吗?难道说这次的咒术是能够让我失明的法术吗?……不算太坏……

可是就在珏这么想的时候,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两个光点。

嗯?我的视野没有被消除吗?

珏尝试着向着那两个光点移动,果然,他是可以动的。

我现在难道不是在医院吗?

珏不免感到疑惑,他从行走到现在过了比较长的时间了,但是他依旧可以向前移动,而这已经超过了珏住院房间的容积。

而且……我的脚下是什么?

珏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自己脚下的这种粘着感,或是说一种才在黏土上的附着感。

珏行走在这一空洞的地方,他的目的只不过是向着唯一可见的两个光点那边行走。

在行走的过程中,珏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像是巨大的蟒蛇在靠近猎物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不知道走了多久,珏感到自己好像靠近目标了。

两个光点也仿佛在回应着珏一样慢慢靠近。

但是当着两个光点靠近之后珏看到了什么?

——两根巨大的毒牙!毒牙的上面沾有散发出浓郁酒香的毒液。而毒牙的主人也慢慢地露出自己的面貌。

棱角分明的蛇头上有九个颜色不一的眼睛,不过每个眼睛中的情感都是绝对的负面情感。这条蛇从头到尾凸起的角质尖锐锋利,好似无数的尖刀一般。它的血盆大口似乎能将一切吞噬。

不过见到这样的生物珏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种亲切感。

珏慢慢地伸出了手,呼唤着这条巨蛇的名字:“尼格霍德……”

珏喊出名字的瞬间,尼格霍德就用它修长并带有荆棘的尾巴将珏紧紧缠起。

被锁喉的珏痛苦比,他的双手变为了银白之灾的手并试图将这个尾巴给扯开。但是没有办法,连珏也没有想到的是尼格霍德的尾巴竟然有这么强的力量。

珏挣扎着,他的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地面——满是尸骸的地面。

尼格霍德煽动挂满尸骸的飞翼,飞向了远方陨落……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

尼格霍德的荆棘尾巴刺穿了珏的喉咙,让珏流出了黑色腐败的血液。

怎么……可能?我的血,明明已经调换为人族的……血了……

珏记得很清楚,自己已经将血液换成了人族的血,所以不可能是黑色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珏被勒得难受,而尼格霍德则用一种如同看待叛徒一般的眼神盯着珏。

我……怎么可能……再死在……你手里!

珏将他那已经银白之灾化的手指刺入了尼格霍德的尾巴里。

尼格霍德眼睛里透出了微弱的痛疼,同时,它受伤的地方流出了同样黑色并带有腐败味道的血液。

珏已经感到呼吸困难了,他的手已经使不上力气了。

这幅身体……不行了吗?但是……这不是灾的身体吗?……

珏的手慢慢放下了。他在此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明明……是渴望着死亡的啊……但是为什么我会想要活下去?我……怎么了?这里有什么可以让我留恋的吗?……

珏慢慢地放开了手,做出了一个虔诚的信徒接受洗礼的动作。他的视野模糊,但是他明白——尼格霍德在看着他。

“如果,你能够杀了我的话,就请吧……这样的生活,我受够了……请让你,一直控制我的复活权吧……”

珏的意识慢慢消失,他在自己的意识消失之前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结束了!……结束了?……结束?

珏的手没有落下,而是一下子抓住了尼格霍德的尾巴,然后猛地向外撕扯。

尼格霍德的血液和觉得学业彼此交融,然后相互汇通。

“我……绝不会……这么容易的死掉……绝不会……被你这种低等的东西……给杀死!”珏的声音沙哑恐怖,带有浓重的怨恨和痛苦。

这个,不是刚才的珏,而是另一个珏。

尼格霍德见到后眼睛里的情感由原先的仇恨变成了恐惧。

阴阳两仪铠开始覆盖在珏的身上。铠甲上的保护装甲在接触到了尼格霍德的伤口后发出了强消毒的声音。

尼格霍德大吼一声后就将珏扔了下来。

“愚笨……即便你是天启源业兽……又如何?……只不过……是……造世者……的走狗……罢了!”

珏挥动手,一把有着钻石主体,秘银刀刃,碧玉雕饰的战戟出现在珏的手上。

云海方天戟。

“就凭……你的……幻术……就想要……把我困在这?”

珏看着尼格霍德。他的眼睛就是个死人的眼睛——毫无生机与感情。鲜红色的龟裂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危险的气息从珏的身上如同海啸一般涌向四面八方。

“逆我者……亡。”

珏挥动了战戟,但是珏离着尼格霍德的身体足足有百米的距离。

但是尼格霍德明白,云海方天戟这种最可怕的一个能力,可以无视所有距离,无论对手逃到哪里都可以被打到的恐怖能力——锐空。

并且,云海方天戟的“寂灭”效果可以让所有的切口都无法复合——也就是说打中必死。

在珏即将挥动战戟的时候,暗影拦住了他。

“何必呢?”暗影缠绕在珏的身上,阻碍着他的行动。

“你……在干什么……”

暗影缠绕在珏和尼格霍德的身边。

“你我都是使者,只不过你我奉行的任务不一样罢了。”

尼格霍德与珏看向了暗影。

“我们都藏得太深了,深到连历史都不会留下一个真正的答案。”

珏放下了手中的战戟,尼格霍德也消失在了混沌之中。

暗影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发出了一个打响指的声音。

周围的的景色瞬间变了,他们的位置变成了央首。

暗影用目光暗示着那个珏,说:“回到原来的位置去,不要捣乱,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快!”

珏从央首的记忆库中抓出了几个人影,然后用央求一般的声音说:“我……找到……了。”

暗影却轻轻推开了珏和他身边的人影,然后语重心长却又小心翼翼地说:“这些群人已经不是你那时候的人了,而且你看,现在的这些家伙不也和之前的敌人相处得很好吗?你的时代已经消失了,这群人现在是另外的人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不要将你以前的生活带入现在好吗?”

“她呢?!”珏又将一个人影给拉了过来很害怕地问。

暗影听后摆出了一个无奈的动作,然后显出了它原本的身形,一掌将人影跟珏打开,然后低语道:“她也物是人非。她已经不再是你的亲人了!她有自己的父母!”

然后暗影贴近了珏,他们四目相对。

“跟你的不一样,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们,才是那个被选出来的人,她,不是。原本的剧本中就没有我们的戏码。你看看现在的她,没有我们活的多好?!我们才是多余的!”

珏听后愣在原地,过了好久才慢慢地走向了央首的中央,一下子摊在那里没有动静。

暗影观察了珏好长时间后,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地说:“总算是消停了……尼格霍德的咒毒吗……真是危险啊……也是时候吧身体还回去了吧。”

珏的意识再次恢复,他又回到了现在。

刚才的……是什么?!

珏在回过身之后马上检查自己的身体。

法术反噬后好像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但是这次法术反噬的负面效果到底到哪里了?应该就在我身上啊……难道说被抵消了?仅仅是因为那个幻境吗?……

珏看着面前的虫子。

是刚才法术反噬的原因吗?我现在对尼格霍德的咒毒如数家珍,想要解除的话……

就这么想着呢,珏就解开了虫子身上的咒毒。

看到化为灰飞消失的虫子,珏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

“不愧是我!尼格霍德的咒毒?我解开了!这咒毒不再是无解的了!”

珏很是兴奋,马上拿出了纸和笔进行记录。

无数的想法在珏的脑海中涌现,前人提出的尼格霍德的咒毒难题被珏在短短的几秒内瞬间解破。

太简单了!太简单了!这些咒毒根本没有挑战嘛!这些……

突然,珏停住了。

他重新检查着自己写下来的东西,然后细细地验证了一下。

这些解法……好像个只有我能够完成……就算是不朽者,也不能使用……这是为什么?难道,我只是写了个特殊解吗?

(难不成你还想要让三界的这些愚笨的东西使用被尼格霍德诅咒的亚特兰蒂斯的宝物吗?!)暗影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珏听后为之震颤。

他说的,对。尼格霍德的咒毒是无解的,它害了很多人,但是它也保护了很多重要的法器……三界人,不,三界的一切生灵都不该触动那些东西!这些知识,只要我知道就行了。

珏想着就将已经记好的纸张给抓起烧毁了。

这些东西……只有我知道就行了……肮脏的东西,只有我触动就行了……

推荐阅读:

继妻 一枪一个嘤嘤怪[电竞]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 我的武道逆推全球 第一兵王 黑道学生6:王者重临 萌娘精灵宝可梦 特种狂兵 迷失大陆 夜云七七椰奶 七彩记 暗君传 我真不是吃软饭的啊 被弟控的人生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我的女神是主播 快穿之糙汉劲太大 文艺大宗师 拥挤的青春 逍遥郡马爷 特工女皇桃花多 影视诸天,从四合院开始反转人生 从吞噬开始无限升级 诸天气运系统 家有雌性 纵横九世 重生田园地主婆 第一横 开局赘入深渊 我的身体是神器 抗战:太君安心打仗,夫人我照顾 术咒 魔兽战争史诗-神堡传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