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康复喽

0康复喽

过了几天,珏终于出院了。

“恭喜您珏大人,虽然有些体检的数据让我们感到疑惑,但是我们可以确定您当前是健康的,您可以出院了。”给珏进行治疗的主治医生说。

“啊,谢谢你们的努力。”珏微微一笑。

“您的健康是我们的幸运。”

说着说着,柯恩派来的人就过来接珏了。

“呦,还好吗?”柯恩问。

“什么好不好的,现在我不是正跟你说话吗?这种问题就不要再问了。”珏坐在车厢里看着外面的情景,“感觉现在国家的情况变好了些……”

柯恩也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可是不知道,在你住院的几天里欧阳家和姬家共同发力,田家也进行了改革,现在站在了我们这一边。”

“这么说,国内是安定了?”珏问。

“算是吧,现在有三个……不对,贵族派和拥王派都站在了太子这边,登基看来是稳当了。但是当前唯一的问题是……”

“国外吗。”

“没错,现在我们的军队压制和欧阳家的商业制衡已经开始失效了,怕是……”

珏双手合十放在嘴边考虑了一会儿。

“现在将军队派到边境进行威慑,还有,一定不要先动手!等,等着!”珏说。

“等?!”

“嗯,等到我回去。”珏低声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等到你回去的话,那么我们这个龙族外交官的筹码就没了啊!你是打算等你走后让我们自取灭亡吗?”柯恩激动地说。

“这种话一般都会留在心里说吧。”珏看着柯恩说。

“我知道。”科恩叹了口气,“以你的智商,应该会猜到我会这么想吧。”

珏点了点头。他说:“我还不至于这般无情,你们只要能够撑住我所说的时间就行了,到时候会出现边境国的人大规模撤军的消息传来的。”

“虽然不知道你在计划着什么,但是我还是从内心相信你。别出卖我。”

“啊。”珏看着窗外的景色,“我,最讨厌叛徒了。”

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从身上散发出了一种极为强大的压迫力,吓得柯恩不敢说话。

寂静存在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直到珏发觉了气氛的诡异。

“嗯?你怎么了?不说话了?”珏问。

“啊,没什么。只不过在想现在该怎么举行登基仪式。”

“确实可以考……”珏说到一半停住了,他一边用精灵眼看着周围,一边小声说:“我想我现在已经知道辅政官的身份了,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

柯恩也听出了珏的打算,他接珏的话说:“除掉辅政官?”

珏点点头。

“但是没有证据,该怎么办?难不成动用贵族的力量?那也没办法啊,大家都认可辅政官的存在,所以我们要是动手的话,谁还会站在我们这边?”

珏沉思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我猜……是不是辅政官本身就打算将他自己暴露出来让后让我们消灭他?”

让别人杀了自己?这是什么理论?!

柯恩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他不禁皱了皱眉。

“你还留着现在的记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莫青也有辅政官不存在的记忆,也就是说他是故意选择有一定能力的人保留记忆的。你想,如果你是个打算篡位的人的话,你首先要获得谁的支持?”

“位高权重的啊。”

“那不就是了。”珏看着柯恩说:“你说,在版南国的政治圈里还有谁能比你更有影响力?”

柯恩听后也抱着胳膊倚着靠背,他思索着说:“对啊,而且莫青在军队中的影响力也很大,如果辅政官真的打算控制国家的话就应该将我和莫青的记忆给篡改,但是……那不成他真的是故意的?”

珏点点头,他觉得自己里真相已经不远了。

“说不定,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动用人员消灭他。”

“当前国外势力在边境虎视眈眈,辅政官有没有可能是外国人?”柯恩问。

外国高官如果在版南国死掉的话,国外完全可以以此为借口发动进攻。可是珏知道——雾不是三界人。

那么雾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暴露自己?有能力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搞垮一个国家不被发现,应该有很强的能力才对,不像是个傻子。

难不成……

珏想了一下这世间这么热衷于死亡却不能自杀的人。

他和我,是一样的人?有可能,既然是造世者的走狗的话,应该和我一样……不过他身上的气场和我不一样。

这时候,柯恩的手机响了。

“喂?嗯?田大人?……什么?!以前的数据?!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嗯,珏大人就在我身边。好的,不见不散。”

柯恩挂了电话后就看着珏。

“说说吧,你的眼光里满是兴奋,遇到什么好事了?”

“田家的现任继承者,田文座从以前的材料中找到了和布家有关系的数据,说不定可以给欧阳踏雪和莫青平反了。”

“帮莫青平反吗……是个不错的提议。”珏用手指敲着车窗的边缘说。

欧阳踏雪怎么样都不关珏的事情,可是莫青现在是对时事有用的。

珏在见过莫青后也不是没有不理他,而是定时见见莫青,并且给他几本兵书看。珏和莫青也有了一定的友谊。

“如果……欧阳踏雪可以摆脱奴隶身份的话……你会不会感到不适呢?或是说不想要欧阳踏雪脱离这样的身份。”柯恩试探性地问。

“莫青的话能让他出来是最好的办法,毕竟现在需要这样的人……”

“我是在问欧阳踏雪。”柯恩说。

“她的话……反正只是个棋子,用完后就可以扔了,身份什么的无所谓吧。但是如果她的身份平反为庶民的话,欧阳寻会感到不舒服吧。”

“如果是庶民的话就要收到法律的保护,到时候欧阳寻就很难下手了……以他的性格,应该会下狠手的。”柯恩考虑着。

版南国虽然很重男轻女,但是法律上也依旧保护着女性,只不过范围上有点狭小罢了。

“你的意思是最好保留她的奴隶身份?”柯恩看着珏。

“太子殿下登基的誓言你也不是不知道吧。”珏转过头来看着柯恩,“他想要废除奴隶制。”

“早晚有一天欧阳踏雪会回归自由——你是这个意思吗?那样的话就意味着欧阳踏雪早晚会面临生存威胁。”

珏搭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说:“如果我在离开前就将欧阳踏雪的价值用完的话,到时候能够将她托付出去的人又是谁呢?你如果足够仁慈的话可以考虑考虑这个问题……下车吧,到田家了。”

说完,珏就推开了车门下去了。

“柯恩大人、珏大人,田大人已经等候了。”在门口的侍从说。

两人跟着带路的侍从走进田家宅邸。

现在的田家建筑上挂满了举办丧事的东西,地上也有零星的纸钱。

看来田武陵的葬礼刚刚过去……但是能这么快接管田家的运营,天文座看来很有能力。

“田大人就在这里面。”侍从对对珏他们指引了一下道路。

在几人前面的是一间书房。

打开门后,珏看到了一个正在看书的少年。这名少年虽然身上有一股书生气,但是他的眼神尖锐伶俐,有一种平和中又带有无尽危险的感觉。

“是珏大人和柯恩大人吗?”少年看向了珏和柯恩他们。

哦,不愧是林风眠的好友,就连两人的气场都是如此相似。

珏看着面前的少年——田文座想。

“能这么快取得田家的控制权,你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珏看着田文座说。

“珏大人,果然您不是一般的人物,您身上的气场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气场了,但是您又是那么的‘人’。我见过不少人,但是也没有见过您这般气场非凡的人。”

“过奖了。说说吧,你有什么发现。”珏没有将话题接下去,而是热衷于他发现的线索。

田文座见珏不打算说下去,就从桌子上拿出了一叠文书。

“我查过了,父亲在先前对布家的调查有问题,内部有很多的假账。”

“不愧是掌管着版南国经济的家族。”珏小声笑着说。

“真是不知道您是在骂我们还是在称赞我们。”田文座苦笑着说。

“自己想。”珏看完文件后说。然后他转向柯恩,问:“要是想要保住莫青的话,要多长时间?”

“现在没有能够更我们做对的人了,所以想要将莫青放出来的话很容易。唯一的问题是……”

“如果放出莫青的话,辅政官就明白了我们这边所掌握的情报了,对吧。”珏说。

“如果单单是放出来,然后派另一个人呆在里面呢?”田文座在一旁淡淡地说。

“是个好办法。”珏点点头,“但是现在我们要有足够强的能力将莫青的事情给埋起来。但以我们这边太忙不太好处理啊,而且我们还要找一位信任的人来啊。”

“这事还请交给我。”田文座听出了珏的话中话——无非即使想要甩锅呗,而且这也是检验田家信誉的一个环节。

珏微微一笑,然后就转身离开。

“要是找到替换的人的话,就带到我这边,我来帮那家伙易一下容。”

田文座看着远去的珏,然后很是疑惑地问:“珏大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柯恩干瘪地一笑,说:“听他说的就行了。听侍女说这家伙特别能化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给自己化妆化得跟个女的似的。那家伙,有两把刷子。”

“……说不定珏大人还真是个女性呢。能够将父亲打败的人,一定是个比父亲还要凶狠的人。”田文座开着玩笑。

“谁知道呢。”柯恩耸耸肩。

珏离开田家后就去找莫青了。

“这几天还好吗?”珏上来就问。

“哦!珏大人!今天您过来是干什么?”莫青见到珏过来后就很是高兴地说。

珏拿着买来的吃的放到了牢房的外面。

现在版南国的物价已经恢复了正常,贵族派的失败意味着改革的完全推进。贵族派领地内物价由于受到外界物价的冲击后而被迫与外界保持一致,原先被贵族派压制的工厂在贵族派妥协的同时也得到了恢复。

总之,现在的版南国已经大致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但是依旧有一些比较硬性的问题存在——贵族和人民间的矛盾依旧很严重。并且版南国的奴隶制让其本身的国家经济内运转变得困难。

“这些东西你先别急着吃,我先问你个问题。”珏说着就拿出了一张地图。

“我国的地图?有什么问题吗?”莫青看了眼地图后问。

“如果你打算入侵版南国,而现在你有足够的兵力,那么你会打那个地方?”

莫青看了一会儿地图,然后在版南国的边境划了一圈,说:“我的话会先将版南国围住,然后再在这里……”

莫青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缺口说:“从这里投入精兵进行夜袭,然后将这个缺口给豁开,扩大缺口。如果版南国的人反应过来进行增援的话就向周围的军队下令同时进攻版南国;没有反应过来的话就继续扩大缺口。”

“但是这个地方地势险要,你为什么还要打这里?”珏看着莫青指的地方问。

其实,莫青指的地方就是先前珏和柯恩谈话时所指的地方。

“地势险要是地势险要,但是这也是对版南国的人来说的。这个地方的地势对双方来说都不友好,所以经常会被忽略,但是如果敌人有胆量的话,那么从这里冒一下险的话一定会收获很大的。”

珏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将地图连同着他买的食物一同推进了牢房。

“先研究着这个吧,再过几天就会让你出去。你一出去就要上战场了。”珏说完起身准备要走。

“战场!?版南国被人入侵了?!”

“不是。”珏放缓了脚步,“只不过是目前罢了……周边的国家现在已经开始集结联军打算向版南国发动进攻了……你就好好想想吧……”

从地牢中离开后,珏就会自己的房间了。

欧阳踏雪那妮子竟然睡了这么长的时间,正令人难以相信,她还是人吗?……今天看看让她醒过来吧。

珏这么想着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但是从门里传来了诺晓依的声音。

一开始,珏还以为这只是诺晓依在和谁说话,但令珏感到疑惑的是他听不到与她对话的人的声音,而且诺晓依所用的语言也令人匪夷所思。

“Dea

,youhadsaidLo

gca

’tfou

myopi

io

,Lo

ghasal

eadype

ceivedyou!……What?!Youdo

’twa

ttostop?!Comedea

,youk

owLo

g’ste

.Ilikelo

ga

dhiswives,soI’m

otallowedyoutohu

tthem……Boss?Bosshadsaid?liste

,itisimpossible!Lo

ga

dbossa

egoodf

ie

ds……A

eyousu

e?”

珏听着屋内诺晓依的谈话。

那是什么?咒语?不像……也不是三界的语言啊……

三界的语言是统一的,这么奇怪的语言方式是珏没有见到过的,而且就算是方言的话,珏在他的记忆库中也没有找到相应的。

这说不定是找出诺晓依和辅政官间的关系……诶?!辅政官?!雾?!诺晓依?!坏了!忘了比对一下诺晓依身上有没有雾的味道了!她可能是雾的妻子吗?

珏一下子推开门,这倒是吓了诺晓依一跳。

珏在进房间的瞬间开启精灵眼进行扫视,观察是否有法术的痕迹。

没有吗……嗯?那是什么?

珏看到诺晓依的耳朵上挂着一个东西。

“珏大人?您回来了?下一次能不能轻点开门?吓死了。”诺晓依很是惊慌地说。

“啊……”珏眉头紧锁,因为刚才他发觉诺晓依身上的香水味很重,无法辨别出其他人的气味。

她是不是已经察觉出来我这边的情报量了?

珏心中一震。

“你刚才在说什么?都能在外面听到。”珏问。

“啊,这个啊。是我的家乡话吧。”诺晓依说。

眼光直视我,眼瞳没有偏转……是真话……是我落伍了,一千年的时间足以诞生出一个新的语种……

“这样啊,有空的话可以让我了解一下吗?我挺感兴趣的。”珏说。

“当然可以!珏大人要是喜欢的话我完全可以交给您!”诺晓依欣喜地点着头。

“还有个问题,”珏指着诺晓依的耳朵问:“这个是什么?”

“嗯?这个啊,”诺晓依扶着耳朵上的东西说:“是一种挂饰,怎么样?珏大人认为好看吗?”

“这不属于法器吗?”珏问:“这个还会发光啊。”

“嗯……不算是。这些发光的东西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原理。”诺晓依的表情有些困惑。

也是,人们都知道法器的使用方法,但是没人知道这法器该怎么使用。可是……这个东西不是法器啊。

“我来看一下欧阳踏雪,你先回去吧。”

“明白了。”诺晓依一行礼就离开了。

珏在确定诺晓依离开后,就用法术检查了一下欧阳踏雪的身体。

“嗯……来的真是时候,差不多好醒了……是因为长期的紧张加上见到欧阳寻后的绝望以及当时我的部分记忆涌入了她的大脑中才使得她醒的这么慢吗?”珏将手从欧阳踏雪的额头上拿开了。

果不其然,过了几分钟后,欧阳踏雪醒来了。

“主上?”欧阳踏雪迷离的眼睛看着珏。

而珏只是单纯地瞟了欧阳踏雪一眼,然后在她的小本本上记录着。

“醒来后没有大碍……精神状态处于轻度混乱……还行。”

“主上!”欧阳踏雪在确定了珏在就这边后就留下了眼泪。她不顾自己身体虚弱,一下子扑到了珏的身上然后大哭起来。

这妮子……在害怕吗?

珏看着大哭的欧阳踏雪。经过了记忆交换的两人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珏收起了本子,仁慈地抚摸着她的头说:“别怕,我就在这里。欢迎回来。”

推荐阅读:

完美世界之魔戮天下 夫人和离后,少年将军一夜白头 蓬莱指路人 听说我们结婚了 惊!农门小锦鲤,早死的夫君他活了! 雨见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机甲] 豪横大宋武植潘金莲 被坑去相亲,婚后甜如蜜虐爆继妹 综影视带着换装系统装神女 女主全都崩了,反派我不演了! 惊,状元兄长的俊美先生是太子 混在北美当天师 灵气复苏我直播算命火了 都说我是变态(无限流) 清穿,我在后宫混日子 反派替我攻略男主 至尊医仙 柯学写小说的我靠攻略文豪成为最强 首辅有个小姑娘 夫君爱宠妾?不慌,主母只想搞钱 离婚后,我能听到未来的声音 失控雪山 会亿种异能的她,总说自己很弱 长生从餐霞食气开始 狂仙出狱 玄学王妃医术超绝,禁欲残王沦陷了 史上最强女帝才6岁!? 洪荒:我巫族帝江,开局身融万道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唐玉斐江堰 随缘的日记 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