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平反

0平反

欧阳踏雪抱着珏哭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在珏的微微催促下放开了珏。

“首先,我要承认我侵入了你的记忆。”珏说。

欧阳踏雪泪眼汪汪地说:“没事的……像我这种低贱之人……”

“你……算了,随便你怎么想。”

本来打算安慰一下欧阳踏雪的珏最终还是放弃了原本的想法。因为他总觉得这样的话有人是和他站在一起的。

“主上……”欧阳踏雪小声说:“您的记忆也有一部分被我读取了……”

珏看着欧阳踏雪没有说话。珏并不是很清楚是那些记忆流入了欧阳踏雪的脑袋中,所以他要等着欧阳踏雪自己说出来。

“真是……一段很黑暗,很可怕的记忆……恕我这么说,但是我真的觉得主上和我真的好像。被最亲近的人背叛、压榨、唾弃……但是……”欧阳踏雪的眼泪留下来了,“主上比我强好多,主上可以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活下来。我不行,我太弱了……”

“那你知道我讨厌什么吗?”珏问。

“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能猜出来……主上,您讨厌我吗?或是说您恨我吗?”

“我当然恨你,我痛恨人族。要不是你有我想要的东西的话我才不会收留你。”珏冷冰冰地看着欧阳踏雪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欧阳踏雪听到珏的这般言论后倒是安心地笑了,她像是松口气一般地说:“太好了,我对您还有用……”

“你知道我是什么吗?”珏问。

珏要确定一下欧阳踏雪对他的了解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不清楚,只知道您活了很久……”

是这样吗……不算太坏。

珏松了口气。对他来说,或是对周围的一切势力来说,珏是银白之灾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如果人们因为珏是银白之灾而选择排斥他的话,那么珏就要让所有排斥者付出惨重的代价。

“先去吃点东西吧,你昏迷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珏说。

“是……”欧阳踏雪从周围找着自己的衣服。

“对了,要是见到诺晓依的话可要好好谢谢人家,她可是在你昏迷的时候一直照顾你呢。”

“那可真的要好好谢谢她呢。”欧阳踏雪勉强地挤出了笑容。

欧阳踏雪现在很清楚——欧阳寻知道她就在他身边的话一定不会饶了她的,说不定还会挑时机陷害她。

“你如果再见到欧阳寻的话,你要怎么办?”珏平静地问。

“怎么办……”欧阳踏雪低下了头,然后反问道:“主上您在知道了我的出身后又是怎么想的?”

“妓女的女儿吗?”珏依旧平静或是毫无感情地说:“你母亲的事情我从柯恩那边大致听说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放心,我不会因此对你产生偏见。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别人对你的评价也应该停留在你的范围里。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只希望你能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吧。”

“谢谢您的理解。”欧阳踏雪在床上向珏叩拜。

“那么你的回答呢?”珏看着欧阳踏雪问,“刚才我回答了你的问题,而现在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如果再见到弟弟……欧阳寻吗?”欧阳踏雪抬起身子,她看着珏。

珏在看到欧阳踏雪的眼镜后不免感到高兴——珏从中看到了无尽的恨意以及敲骨吸髓般的杀意。

“我将会在我被人陷害之前将他解决!无论用什么方法!”欧阳踏雪说。

她,已经不再去,他边走边说害怕了,而是去与别人所害怕的东西融为一体。

“无论用什么方法吗?”珏复述着欧阳踏雪的话。

“是的……即便出卖我的灵魂和肉体。”

珏听后转身离开:“随你怎么样,但是在你实现我想从你这边要的价值之前你还不能死,仅此而已,剩下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想要我的帮助的话,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

“谢谢主上。”欧阳踏雪跪着送走了珏。

珏出来后就去找柯恩了。

“怎么样?事情处理的?”珏问。

“嗯……要想瞒过辅政官的眼睛还是挺难的,但是不要小看了我。”柯恩呵呵地笑着说。然后柯恩对房间角落的人说:“过来吧。”

“是。”

话音落下,一名男子从房间的角落里出来了。

“这位是……”

“田文座找来的,用来充当临时的莫青……如何?”柯恩问。

珏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人。

“体型上……差不多……你是怎么来的?”珏问。

“回大人,我原本是田家的一名侍从,收到田大人的嘱托前来执行任务。”那人恭敬地说。

“这么说你也知道这次找你来的目的喽?”

“是的大人。”

“……在里面呆着的话会很无聊的……到时候你可以带一些书看一看,当然,我看你们现在都用手机打发时间,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将手机带进去,这样的话还能跟家人联系一下。”

“真是谢谢大人!我本以为这次会和家人分开个一年半载的。没想到大人竟然这般仁慈,真是感谢!”说着,那人就想要跪下来表达感谢。

“哪里的事儿,你想多了,在里面顶多十天半个月罢了。但是如果有人过来查的话你还是要装得像一点。”珏说。

“明白了。”那人微微的点了一下人头。

“行了,不多说了。你跟我过来,我给你画一下装。”珏说着就从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套针线包。

“来,坐这儿。”珏指了指凳子。

在看到柯恩也催促自己入座的时候,那人才遵循着珏的命令坐下来了。

“嗯……可能会有些痛和肿胀感,但这都不是大事儿,而且如果自己的腰间出现瘙痒感的话也不要在意,可以挠但在前一天内基本上没有用,所以你今晚上的觉可能睡不太好。还有就是在处理完后请不要洗脸……反正在那边也很难有水用来洗脸。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以一种度假的心态去。”珏一边用自己针线包中的细针刺这那人的脸,一边解释着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那个谁,你给我拿一下化妆粉。”珏对着门口站岗的侍女说。

珏给那人涂上装束后就完成了工作。

“如何?”珏展示着他的成果。

“这!太惊人了!简直是一模一样!”柯恩惊讶地说。

“您会易容术吗?”那人也很惊讶地问。

“算是吧,毕竟当初混江湖的时候能学一点算一点。”珏收拾着自己的针线包。

“真是可怕……”柯恩虽是这么说着,但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真是好奇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珏无声地看着柯恩,然后激昂针线包放到了自己的怀中。

“太子殿下的登基仪式什么时候开始?”珏问。

“那要等到周边的局势稳定一点。”

“是吗,这样啊,原来如此。”珏点着头离开了。

珏想要上哪里去柯恩并不清楚,不过柯恩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

在珏他们还在忙东忙西的时候,欧阳踏雪正在和先前的同事们叙旧。

“可算是回来了啊,欧阳踏雪!”之前工作时和欧阳踏雪关系比较好的侍女贴着她说:“你可不知道,在你无故请病假的一个多月里我们有多担心你。还好诺晓依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跟我们说一下你的状况,要不然你是死是活我们都不知道。”

“是啊,欧阳踏雪。你现在没事了吧?”

欧阳踏雪被围在侍女们的中央,只能笑着向各位关心她的人道谢。

“哦?欧阳踏雪你醒了?”诺晓依这时候拨开了人群。

欧阳踏雪一看诺晓依来了,就直接迎了上去。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真是谢谢你的照顾了,听主上说你一直都在为我关心,谢谢你。”

诺晓依不好意思地说:“哪有的事,正好我这边也有点收获。”

“收获?”听了诺晓依的回答后,欧阳踏雪不禁感到疑惑。

“啊!没什么,没什么。”诺晓依将话题含糊了过去,但是她却像是有意地将自己的手机给掩盖了一下。

欧阳踏雪没有珏那般强到恐怖的洞察力,所以就没能看到诺晓依的这个小动作。

“啊,对了,欧阳踏雪,你现在还没怎么吃饭吧,要不为了庆祝你的康复,我请你吃一顿吧。”诺晓依说。

“诶?这样真的好吗?”欧阳踏雪这么说道。

诺晓依猜得没错,欧阳踏雪在来到这里之后就马上被人给包围起来了,根本就没有吃饭的时间。

“当然!各位要来吗?”诺晓依问。

“很是抱歉呢,我们这边也是有工作的,所以没法陪你们一起去了。”领班的侍女说。

“那就可惜了,”诺晓依很礼节性地笑了笑,“走吧,欧阳踏雪。”

“啊,知道了。”欧阳踏雪被诺晓依拉着走出了这个地方。

由于没有更换衣服,欧阳踏雪和诺晓依就穿着那一身哥特式女仆装在大街上走着。虽然不及欧阳踏雪,但是诺晓依也不是那种长相平常的女性,因此两人在街上走着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很多目光。

“呐,诺晓依,我们这么出来是不是太招摇了?上一次出来的时候还是穿着便服的。”欧阳踏雪躲在诺晓依的身后小声问。

“嗯……穿习惯就好了,以前我穿着身出去的时候也是因为别人老是嘀咕什么‘cosplay’而感到不适,但是走几次后就好了……要学会享受这种被人注视的眼神。”诺晓依倒是淡定地说。

“什么是‘cosplay’?”欧阳踏雪问。

“啊,这一点你就不要细究了。”诺晓依很随意地说,然后她就像是看着一片垃圾一样望着正在看她的人小声说:“呵呵,在别人沉浸于我的美丽的时候,在别人拿着我作为他们幻想的情人的时候,我就可以大声的告诉他们我已经有丈夫了,而且还有个孩子……那时候他们的表情会是什么?”

“你说什么?”欧阳踏雪问。

“嗯?啊,没什么。”诺晓依收回了原先恐怖的笑容,再次以那种可靠文静的表情看着欧阳踏雪说。

两个人在路上走着,可是慢慢地,诺晓依放缓了脚步。

“怎么了?诺晓依?”欧阳踏雪问。

诺晓依看着四周,她目光尖锐,杀气四溢。

这时候,欧阳踏雪也意识到了自己正在被一些人给包围住了。

“动作有这么快吗?”诺晓依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快跑!”诺晓依大喊一声后就抓着欧阳踏雪的手向人群中跑去。

“什么?”还没反应过来的欧阳踏雪只得被诺晓依拖了近半条街。

就在诺晓依大喊并跑路的同时,人群中的一些人拿出了砍刀匕首等凶器追了过去。

“他们是什么人?!”欧阳踏雪紧跟着诺晓依的步伐。

多亏了珏先前对欧阳踏雪的训练,现在的她有着很强的体能。

“看不出来吗?这不是来害我们的人吗?”诺晓依一边给追击的人制造障碍一边回答着欧阳踏雪的问题。

“害我们的?!”

“废话,要不然怎么会有人过来追我们?!”诺晓依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对着从侧面小路包抄过来的人就是一记擒拿重击。“这些家伙要么是来要我们命的,要么是人贩子。”

“人贩子?!”欧阳踏雪心中一惊,她一下子联想到了她母亲的遭遇。

诺晓依在处理完过来袭击的人后又马上拉着欧阳踏雪的手跑了起来。

“不过放心吧,依照现在的局势来看的话,应该不是人贩子,而是来要我们命的。”诺晓依见到欧阳踏雪的精神有些不对劲儿后就说:“人贩子的话谁会明目张胆地拿刀来砍你啊?”

说着,诺晓依就从身旁拿起一个木棍递到了欧阳踏雪的手里,“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练过的吧?拿着,用这个保命吧。”

“但是我们这个样子也不适合战斗啊!”欧阳踏雪抱着木棍说。

“没事的。”诺晓依撩开自己的短裙,然后从绑在大腿内侧的皮带口中拿出了好几把飞刀,“这种衣服可不是为了好看或是撩人的,而是有着绝对的实战效果的,衣服本身的设计是不会阻碍我们的行动的。”

欧阳踏雪看着自己穿的这一身衣服,加上诺晓依的话,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这套衣服没有传统女仆装那样的保守感了。

“战斗女仆装吗?”欧阳踏雪朝后面追来的人的脸就是一棍子。

“算是吧……不过这种衣服没什么防御性。”诺晓依以欧阳踏雪的肩膀为支点对着袭来的敌人就是一记横扫腿。“如果中弹的话就有些难办了。”

“中弹?什么意思?”欧阳踏雪问。

“就是这个意思!”诺晓依从腰后的皮包中直接甩出了一个黑色金属物体。

欧阳踏雪看着诺晓依手中的东西,虽然有一些部位被诺晓依飘动的长发给挡住了,但是欧阳踏雪还是能注意到诺晓依手中物体上的发光纹路以及大致的形状。

诺晓依甩出她的武器,虽然她并没有瞄准的动作,但她还是在一个瞬间扣动了扳机,接着,她又吧枪给收了起来。

诺晓依这一看似毫无计划的举动却将面前的三个人贯穿。

敌人虽然有些恐惧,但在见到诺晓依将武器放起来后就又发动了进攻,诺晓依和欧阳踏雪且战且退。

“那是什么?!”欧阳踏雪一边防御一边问道。

“北西伯利亚联合体制作的磁化弹式喷锚枪,可以造成贯穿伤,同时打出的钢针表面粗糙且带有抓钩,可以对命中的人造成内脏的不可逆伤害,并且枪击无声音,在战争时期是各国官员以及暗杀者很喜欢用的武器……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诺晓依照着从后面袭来的敌人扔出了飞刀,把把飞刀都击中了敌人的眉心。

“你经过训练吗?”欧阳踏雪见到诺晓依这般厉害后惊讶地问。

欧阳踏雪本来以为诺晓依只不过是个比较活泼的女生的,但是她错了,就刚才的飞刀表演秀就能看出诺晓依的身手不凡。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察觉敌人还是逃命,欧阳踏雪总觉得诺晓依是专家级别的。

“算是吧……”诺晓依脸有些红,“我本来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的。”

诺晓依说着就冲向了敌人,然后一个锁喉,再用手中还剩的飞刀直接刺入敌人的大动脉,接着以敌人还未倒下的尸体为垫脚石又跳回了欧阳踏雪的身边。

能如此坦然的杀人……诺晓依不一般啊……

欧阳踏雪看着面前被诺晓依撂倒的敌人想。

“但是……”诺晓依很腼腆地说:“我爱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或是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什么?!”欧阳踏雪听后很是震惊,震惊到连自己使用棍棒的力度都没控制好,一个重击就将想要攻击她的人给打飞几米远。

“那家伙很强啊……但是他的生活与我有着天壤之别。”诺晓依一边来回地跳着躲避攻击一边说。

“然后呢?”见诺晓依战意略减,欧阳踏雪就挡在诺晓依的前面替她防卫。

“当时我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放弃他,过着原本平静的生活;要么加入他,过着血雨腥风的日子。”诺晓依满是回味地说。

“你选择了后者?”

“嗯,但是……当时我在选择的时候有些疑惑到底值不值得。”

“能和你爱的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值得的?”欧阳踏雪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一连将好几个敌人击退。

“但是他爱的人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我的好友……”诺晓依又拿出了飞刀。

“啥?”欧阳踏雪听后直接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木棍,呆愣愣地看着身后的诺晓依。

诺晓依将飞刀亮在面前,然后冷冷地说:“但是身份的差距让我所爱的人不能和他所喜欢的人结婚,你说,这时候的我到底是去当一个旁观者,忘记他;还是当一个介入者,充当一个情人,或是小三的角色?”

欧阳踏雪呆愣愣地看着诺晓依。她不禁有了一种紧张感。

是啊,是情人还是小三?是放弃还是继续?……我,对主上的感情又是什么?仅仅是想要让他给我一个自由而跟着他吗?又或是……真要是那样的话,主上在龙族的那些女性同伴又该怎么面对?我的存在,到底是什么角色?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诺晓依这时候照着欧欧阳踏雪扔出了飞刀,她坚毅地说:“我选择了后者,虽然我和他有着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关系,但是我终归是赢不了我的闺蜜的,。不过我不担心,因为至少我得到了他的爱——哪怕一点点。”

飞刀掠过欧阳踏雪的脸,然后命中从后面向欧阳踏雪发动袭击的敌人——最后的几人。

“你呢?欧阳踏雪,对你来说,你的归宿又是哪里呢?”诺晓依目光尖锐地看着欧阳踏雪问。

欧阳踏雪低下了头回避着诺晓依的视线。

诺晓依没有继续追问欧阳踏雪这方面的问题,而是走过去检查尸体。

“这!”诺晓依惊讶地看着尸体,然后转过头来问欧阳踏雪,“呐,欧阳踏雪,你认识这些家伙吗?”

欧阳踏雪走过去一看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认识,”欧阳踏雪的眼睛中先是惊讶,然后又被浓重的杀意填满:“他们是欧阳家的人。”

推荐阅读:

年代:开局娶女知青还带小姨子 蝴蝶效应 末世之进化为王 放开那个导演 港综:我要当一哥 离谱!诡异刚入侵,你成鬼帝了 徽光 斗二:魂灵古月娜,清算唐三 诸天:我从来只靠自己 秘商:我真不是财神 封神:截教焰中仙,神火炼洪荒 让你复读战高四,你捡漏成空军? 警草他妹是神探 真千金驻岛开荒,嫁禁欲军官赢麻 不怕校花多高冷,就怕学长撩妹稳 综漫:我能投放万界分身 看来还是吃太饱了[穿越] 苏云云韩森 阿姊 官道之如鱼得水 梦境江湖 海岛求生:真千金她为何总是霸榜 良辰美璟,宜赏月 刚出狱,双胞胎姐姐走错房 日积跬步,我步步登仙 醒醒你变成咒术师了 退婚后,发现孕检单的盛总疯了 人在综武,当中间商赚疯了 原神:我,圆梦师,提瓦特崩坏 抗战:我屡献毒计,老总求别极端 综视:从醉酒顾佳开始! 全民转职:我饕餮,开局吞噬神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