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背叛者

0背叛者

“骸,你在吗?”珏在见完柯恩后找到了骸。

“嗯?有什么事情?”骸从房间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奴隶。

珏拿出了自己记得记录扔到了骸面前的桌子上,然后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骸拿起了桌子上的纸看了看。

珏写的记录是用太古文写的,但是这对骸来说不是问题。虽然先前的文稿被珏烧毁了,但是这一次的文稿珏采用了太古文书写,最大程度地保证了文稿内容的机密性。

“这,这是!”骸单单从“尼格霍德”的字眼里就猜到了珏这份记录的内容。

珏靠着墙,然后悠哉地说:“别高兴得太早,这里面级的法术只能由我一个人使用,就算是像魁昭、嫦娥这样的不朽者也无法使用。”

“但是你会用吧,一定有用吧!早知道就先去找你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样子这么长的时间。”骸说。

“要不是你是这个样子的话也活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啊。”珏苦笑着说。然后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工作的奴隶。

骸看出了珏有话要说,然后跟着珏走出了房间。

“有什么要说的?”骸问。

珏一边警惕着周围的奴隶一边低声说:“林风眠想要废除奴隶制,你有什么打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废除奴隶制吗……”骸听了这个消息倒不是很惊讶,它想了一下说:“那我就不能跟人一起出去旅游了。”

“你难道不因为自己失去了金钱来源而感到不安吗?”珏问。

“嗯~不啊,我现在已经打算通过你创造的契机进行经济转型了,搞点正常的贸易也不错。”骸说。

“是吗,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珏松了口气,然后他说:“过来,我来给你解除咒术。”

骸慢慢地走向珏。

“解咒过程中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惊讶,知道吗?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要记住,我就在你身边。”珏对着骸伸出了手。

骸看到了珏的手——一只附有银白色鳞片长有锋利尖爪的手。

“你是……”骸刚打算说出自己的猜想,它的嘴就被珏给抵住了。

“我说了,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珏的声音冰冷,富有杀意。

骸闭上了嘴,静静等待着自己诅咒被解除的瞬间。

法术在珏的力量驱使下开始具象化,清晰的光路缠绕在珏的手上。

骸看到珏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与狰狞,他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样地咬着牙。黑色并带有浓重腥臭味的液体开始从珏的血管里渗出来,银白色的鳞片开始从珏的伤口上长出来。

骸捂住了口鼻,即便是它,也受不了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虽然骸和珏在一间单独的屋子里,但是在其他房间里的奴隶们已经被珏身上的黑血给影响到了,甚至出现了昏迷的人。

随着解咒法术的进行,骸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咒术开始向珏的身上转移,而珏身上生出的鳞片也开始由银白转为漆黑,就像是银针试毒后变成的黑色一样。

珏那双血红的眼睛开始变得有生机,像是昏迷的人开始醒来一样。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这生机的里面是无尽的病态情感与负面情绪。

由于咒术的解除,骸感到自己头晕目眩,看不清事物。但是它依旧能看到珏,只不过现在的珏已经不再单单是人型了——仿佛有一条黑色巨蟒的身影与珏融为了一体。

尼格霍德?真是壮观的东西啊……

骸的意识开始消退,它昏倒了,只不过它看到景色的最后一眼是它的手——已经是人的肌肤的手。

与此同时,柯恩的住宅里来了一个不素质客。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是珏派你来的?”柯恩问。

“……”柯恩对面的人没有马上回话。

她是欧阳踏雪,珏的奴隶,欧阳家的长女。

柯恩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然后问:“这次……是你自己打算来的?”

欧阳踏雪点点头。

柯恩闭上了眼,过了好一会儿说:“抱歉,我帮不了你。”

“可是我什么都没说啊!”欧阳踏雪听后慌了起来。

“你是打算借用我的力量来除掉欧阳家吧。”柯恩睁开了眼,但是他那锐利的目光让欧阳踏雪无法直视。

没错,这次欧阳踏雪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柯恩帮助她除掉欧阳寻这样的危险人物。既然珏不帮她的话她只能另寻出路,而跟珏站在统一战线并拥有强大势力的人只有柯恩了。

“您……知道……”

柯恩像是听到了一个很荒唐的询问后噗呲一笑,说:“我早就说过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珏没有什么事情让你来代传的话,那就只有你的事情了,而唯一一件能促使你找到我的事情也就只有欧阳家的事情了。”

欧阳踏雪没有说话,因为柯恩的推断完全正确。

柯恩对着门口伸了一下手,说“请回吧。”

这时候,欧阳踏雪直接跪在了柯恩的面前。

“柯恩大人,我只能靠您来帮我了。”

“这么说你这样的话也是向珏提出过吧?看来被拒绝了呢,回去吧。”柯恩的决定没有任何的改变。

即便柯恩这般态度,欧阳踏雪也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你应该知道身为一个奴隶是没有谈判的余地吧?”柯恩睁开眼看着欧阳踏雪。

“是,我明白。”欧阳踏雪小声说,“但是……”

欧阳踏雪抬起身来看着柯恩,“如果您肯帮助我的话,那么我就会献出我的身心。”

“身心?”柯恩用微微心动的语气说。

“没错。”欧阳踏雪挺了一下胸,她说:“如果您乐意的话,我愿意讲我自己作为筹码献给您。”

欧阳踏雪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谈判的筹码,她知道身为一名奴隶是没有可以让对方心动的资产的——但是这次的对方是柯恩。

打第一次见到柯恩的时候欧阳踏雪就注意到了柯恩对自己身体的欲望。而且早在她还在为欧阳家出力的时候她就听说了柯恩是个噬色如命的人,因此欧阳踏雪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用自己作为筹码的觉悟。

“你是认真的?你别忘了,你是珏的奴隶。”

欧阳踏雪虽然愣了一下,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我知道”。

对于现在的欧阳踏雪来说,自己怎么样已经不算什么了,她想要的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欧阳家既然这么对待她了,她也不能一直忍耐了。

“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吧?以珏的性格,如果他知道你做出这般反叛的行为的话,应该会做出什么很凶残的事情吧?让我想想,要是他的话……估计会一不做二不休地将你放到妓院吧。”

欧阳踏雪听后缩了一下身子。的确,珏的性格极端得很,什么事情他都能干出来,而且珏本身就很讨厌背叛,如果欧阳踏雪真的背叛了珏的话,珏一定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

透过珏先前的一部分记忆,欧阳踏雪深知珏的性格,也清楚他以前都是怎么对待反叛者的,因此柯恩的话让她很害怕。

不过今天的欧阳踏雪已经放弃一切了。

“如果柯恩大人您能帮到我的话,这一点不算什么。”

是的,现在的欧阳踏雪已经放弃了所有的理性与节操。对她看来现在的复仇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就算是要她在复仇后踏入深渊,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的话他她也乐意。

这已经是我的孤注一掷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如果我能够用我的最后一点价值完成心愿的话,也没什么了……

柯恩呵呵一笑,然后摇着头说:“真是,要是以前的话我还会认为你是个乖巧有操守的人的,但是现在……果然吗?长得越好看就越是放荡?”

欧阳踏雪在一旁静静地承受着来自柯恩的诽谤。出卖肉体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欧阳踏雪当然不想这么做,但是她没有办法。欧阳寻是铁了心的逍遥杀了她,所以为了自保,欧阳踏雪只能将自己仅有的一点点价值扔出去。无论柯恩说什么,她都不想管了,也不想狡辩——她要和欧阳寻来个鱼死网破。

柯恩看了看房间,然后对身边的一名侍女说了几句话。

在侍女出去后,柯恩就只是单纯的看着欧阳踏雪,恋人间也没有说什么。

这对欧阳踏雪莱说很是尴尬,毕竟人都在这里了,多少要给个答复吧,一直在这里待着也是很痛苦的。

寂静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直到一个人的到来。

“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循声看去,发现叫自己的正是以前的同伴王婉儿。

但是欧阳踏雪也注意到了王婉儿的状态很是不好,因为她的身上有很多淤青,胳膊上也有渗出血的抓伤。

“王婉儿?你为什么在这里……”欧阳踏雪瞪大了眼睛问。

欧阳踏雪深知如果一名女性出现在这里的话意味着什么。

“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呢……”王婉儿笑着说,但是她笑的很勉强。

欧阳踏雪能看出来王婉儿是在害怕什么。

“王婉儿,过来。”柯恩说。

柯恩的话就像是一个开关一样让王婉儿马上停止了一切对欧阳踏雪透露感情的行为,然后像一个木偶一样地走向了柯恩。

当王婉儿走到柯恩身边的时候,柯恩玩弄着王婉儿的头发说:“你可要想好了,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的话会发生什么。”

“明白。”欧阳踏雪无视在一边微微摇头的王婉儿,看着柯恩说。

柯恩微微一笑,然后有将手搭在王婉儿的腰上说:“你也要明白,如果珏知到了的话,他会怎么想。事先声明,我到时候会站在珏这一边……就算珏也和我反目,不,这不太现实……总之,你这么做的话如果被发现了,是不会有任何人帮你的。”

欧阳踏雪瞥了眼看上去很不舒服的王婉儿,然后说:“明白。”

柯恩听后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然后看了看远处。

柯恩明白,如果他帮欧阳踏雪的话,那么他就能从欧阳踏雪身上得到收获。就算是事情被珏知道了,两人也不会在表面上闹翻,起码在平日里会出现一些合作上的矛盾。

但柯恩很清楚珏的为人——他是不会因为小事儿误了大局的。

这件事情对柯恩来说简直就是白给。

于是,柯恩下了决定……

晚上,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靠!累死了!”珏一下子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这种疲惫状态的珏是很少见的。

没想到束缚在骸身上的咒毒竟那么强悍!咒术的缠绕简直不能再强了好不好?尼格霍德也是可以啊,没想到这咒毒还是按照体型进行衡量的……

珏趴在床上想,同时他也觉得这屋子里有些空荡。

欧阳踏雪呢……

珏从周围感受不到欧阳踏雪的气息。然后他又感知了一下禁断的状况。

什么鬼?欧阳踏雪现在处于“醉”的状态吗?禁断的状态还好啊……算了,只要禁断没事就行。

“珏大人在吗?”有人这时候直接推门而入。

“欧阳寻吗?你的老师没有教你进门前要先敲门吗?”珏看都没看地说。

“那里,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了珏大人您的声音了,所以知道您在这里啊。”欧阳寻笑着说。

“你这人啊……说吧,这一次你过来是为了什么?”珏从床上起来问。

欧阳寻微微一笑,说:“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来有两件事。第一,珏大人,如果我希望您能够留在版南国,那么你要多少东西?”

“要多少东西……是说我想要什么吗?”

“没错。”欧阳寻倚着墙说:“你在龙族是个什么样子我大致了解,所以你说吧,你想要多高的地位,多少的金钱,什么样的女人?”

“听上去还真是令人向往啊。”珏皮笑肉不笑地说:“是什么让你费尽心思地想要将我留下来?”

“很简单,版南国需要你。你是个人才,人才的战斗向来都是明智之人才会参加的游戏,所以我决定参加。”

“所以我就成了这场游戏中的皮球?”

“当然,可以这么说。”欧阳寻说着走向珏,说:“但是这个皮球会自己跑,所以它会自己选择该去的地方。”

“也就是说,你想要我到你们这边?”珏看着欧阳寻。

“没错。”欧阳寻坐到了珏的身边:“版南国势必要统一整个百越洲,而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办事团体来执行运转。无论是发动战争还是战争后的国家扩编,都需要有人去处理这些事情,因此您的才能是我们在未来所必需的。我们需要您。”

“哦~统一百越洲?这么大的野心吗?”珏稍微感了点兴趣,因为他喜欢有野心的家伙。

“没错,统一百越洲,到时候我们就有了能够与王种进行平等谈判的条件了。”欧阳寻又贴近了珏一点,然后低声说:“这样我们就可以和王种分的一杯羹了。”

“就算是你们能够因此掌握超越者的资源,也不没有能够向王种进行平等谈判的权利啊。想想吧,历史中人族有三次统一了三界,但结果呢?还不是被王种灭掉?”

“不。”欧阳寻说:“我们所寻找的是一个折中点——能够在不需要王种的帮助而生存的一个平衡点。想想吧,如果王种真的打算和我们好好谈的话,我们能够见到你吗?能够见到辅政官吗?你也是人族,为什么要向王种卖命?”

“王种有我想要的东西,这是人族绝对给不了的。”

“什么东西?”欧阳寻问。

“知识,无人探知的,被囚禁的知识。”珏说。

“呵,知识吗?”欧阳寻听后略带嘲讽地一笑,说:“看来我们是真的没办法让你站在我们这边了啊……”

说着,欧阳寻就打算离开。

“等等。”珏在这个时候叫住了欧阳寻。

“嗯?”

“那么,你过来的第二件事情呢?”珏问。

欧阳寻听后乏力地一笑,说:“欧阳踏雪。”

“什么?”

正当珏打算追问的时候,欧阳寻离开了。

推荐阅读:

星穹模拟:从女友流萤开始 陆鸣至尊神殿 食戟之灵:直播在美食的俘虏 影视大庆:开局召唤黑龙天! 综穿之我只想过享福生活 恋爱脑,但人外! 匈奴来袭,我反手掏出AK47 书籍1417805 火影:以时间之名,威震忍界! 穿越古代,做大哥真难 泼刀行 我直播科普精灵,缔造宝可梦时代 第一枭宠:我的温柔总统 洪荒:我靠自残成就混元 大魔王她回来了[全息] 我就知道裴云清文燃 不做贵妃!一心招婿后皇帝红了眼 榴实图记 白明白夕友军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盗墓青铜门之双生 最后一封信 领主游戏,从练假成真开始 炮灰和离后,逃荒路上吃香喝辣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一觉醒来世界奇幻了 穿成女屠夫后,全村去逃荒 僵尸世界:我成了九叔的大帅!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四合院:开局捡到秦淮茹 地窟求生:我能看到隐藏奖励 她在娱圈摆烂的日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