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不眠夜

0不眠夜

版南国位于凡域南方的百越洲,而且现在是夏季的时令,天气自然冷不到那里去。不过话虽这么说,大晚上的被一盆带冰的冷水给泼脸一定不好受。

欧阳踏雪就被带有大块冰块,温度接近零度的冷水给泼醒了。

“老大,这娘们儿醒了。”一个看上去很凶恶的人将空盆子扔到一边说。

欧阳踏雪被这种非正常的方法弄醒后还有些迷糊,而且她的头也很痛。

但是很快她就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劲儿——她的双手被铁链绑在了一个木桩上,而且周围的环境她一点也不熟悉。

“你,你们是谁?”欧阳踏雪惊恐地问。

从现在的种种迹象表明,她现在被绑架了。

周围的人都看向她,但是没有回答她。

欧阳踏雪试图挣脱,但是没有用,她虽然经历过训练,但是依旧是没有能够挣脱铁链的能力。

就在欧阳踏雪尝试挣脱的时候,有一个人缓缓地从欧阳踏雪视野的盲区中走了出来。

欧阳踏雪一开始没有注意到他,但是当她发现了那个人后,欧阳踏雪的眼中流露出了隐藏着害怕的恨意。

“欧阳寻!”欧阳踏雪怒视着欧阳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显然,欧阳踏雪性格的大变是在欧阳寻意料之外的,他再被欧阳踏雪叫到名字的时候被吓到了。不过欧阳寻还是很快地调整了状态,先给了欧阳踏雪一耳光,然后在旁人递来的水进行洗手的同时说:“想你这种肮脏的家伙竟然敢直呼我的名字?!是谁给你这种权利力的?!”

欧阳踏雪的脸撇到一边,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她转过头来,嘴角上留下了血,脸上的掌印鲜红刺眼。

欧阳寻将手上的水摔倒欧阳踏雪的脸上,然后说:“别以为待在珏的身边我就不敢动你。珏这个人我看的很清楚,他是个绝对的利害主义者,反噬对他有利的事情他都会接受,对他有害的事情他则会拒绝,当然,如果一件事情有利害两面的话他就会进行权衡。”欧阳寻贴近了欧阳踏雪,抓着她的头发说:“在他的任务与你之间,你不值一提!”

说完,欧阳寻将欧阳踏雪的头向后重重地甩去,致使欧阳踏雪的头在于后面的木桩发生了强烈的撞击。

欧阳踏雪被这一下打得有些脑震荡,她感觉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欧阳寻走到欧阳踏雪的腿上,一下子就踩断了欧阳踏雪的一条腿。

疼痛使得欧阳踏雪恢复了意识。

“你,是为了杀了我吗?”欧阳踏雪问。

“最终目的是这样的。”欧阳寻说,“欧阳家不需要你这种杂碎,你就是欧阳家的败笔。”

“那我也和你一样都流着爸爸的血!”欧阳踏雪咬着牙忍着痛说。

“住口!”欧阳寻听后马上冲到了欧阳踏雪的身边,掐着她的脖子说:“我!只有我才是欧阳家的唯一血统!只有我才是欧阳家最后的血脉!你!你不是!你不配!你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踏雪想要反抗,但是手上的铁链和欧阳寻那极强的握力让她无法反抗。

欧阳寻掐着欧阳踏雪,然后看向身边的人,大声问:“我和这个家伙长得像吗?!像吗?!”

那些人摇摇头。

欧阳寻听后微微一笑,然后转头看向欧阳踏雪,他说:“看见了吗?我!我和你一点也不像!你别打着爸爸的名义来和我扯关系!你,要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人,贵有自知之明。”

欧阳踏雪由于被欧阳寻长时间的锁喉,出现了缺氧的表现。她喘着气,晃动着身子。

欧阳寻瞥了欧阳踏雪一眼,然后将她扔到一边。

“这个社会还是太肮脏了。金权至上、**易、人口买卖……是我做的还不够啊,身为欧阳家的家主,就应该将这些不法的事情一网打尽才对!”欧阳寻将视线移到一边,他看着房间的墙壁,但是又给人一种他在眺望的感觉,他说:“太子殿下打算废除奴隶制,改变男尊女卑的社会现象吗……也好,到时候骸那个怪物就不能在买卖奴隶了,到时候就有更多的人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了……人人平等的国家吗,真是期待啊……”

“太子殿下,要废除奴隶制?”欧阳踏惊讶地小声说。

欧阳寻看了一眼欧阳踏雪,接着就像是在嘲笑一般地说:“对啊,太子殿下要废除奴隶制哦,到时候你还有什么理由待在珏的身边呢?像你这种人又有什么理由待在人家身边?珏啊,他可是龙族的掌司哦,可是有龙族的姑娘喜欢的。你,觉得你能斗得过龙族的女性吗?”

欧阳踏雪沉默了。

对啊,如果废除奴隶制的话,我还有什么理由再待在主上身边呢?要实再待在他身边的话,会不会让人感觉厚颜无耻呢……

看着失落的欧阳踏雪,欧阳寻微微一笑,然后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人,不过他在转过头的时候表情就变了。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就是个女的吗?为什么抓不过来!?欧阳踏雪有这么难抓吗?!一开始还死了几个人?养你们干什么的?!”

“抱歉大人!”一人说:“这个女的确实很厉害,不过我们昨天在抓她的时候是在酒馆里,而且她喝醉了。”

欧阳寻听后呵呵一笑,他看着欧阳踏雪:“喝醉了?是这样啊。也是,这娘们儿不能沾酒啊。诶?那还去喝酒吗?明明先前都发生过袭击事件了还去喝酒?真是不自量力啊。”

欧阳寻很清楚喝醉了以后的欧阳踏雪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就算是欧阳踏雪在战斗方面很在行,但在醉酒的情况下还是不能展现出战斗力的。

欧阳踏雪没有理会欧阳寻的讥讽而是静静地看着一个地方发呆。

她一直在想关于奴隶制的问题。其实她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会让自己在听到自己当不了珏的奴隶后而感到失落。是自己开始依赖珏了还是担心没有珏自己会活不下去?

欧阳踏雪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或许事情在她去找柯恩的时候就已经变了。

欧阳寻见欧阳踏雪没有他想象的那般激烈的反应后就自觉无趣地走开了。

“把她給解决掉。”欧阳寻冷冷地说。

他身边的人默默地向欧阳寻一行礼。

“对了。”欧阳寻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听说她现在还是纯洁之身,所以你们不侵犯她,知道吗?”

听着欧阳寻冰冷而带有威严的话语,那些人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或许,在欧阳寻的潜意识里还将欧阳踏雪认作是自己的姐姐吧,他也不希望欧阳家的血肉被别人玷污。

珏醒来了,看完信的他真的没有心情去睡觉。

(你还要干什么?)暗影罕见地这么早地问珏。

(还能干什么?)珏冷冷地说:(快点吧这些破事儿给忙完了,然后快点回去在龙族养老。)

(哼,真是符合你的话呢……)暗影微声嘲笑道。

暗影消失了。

就在这时,诺晓依又来敲门了。

“珏大人,有您的消息,来自柯恩大人。”

“又是信吗?”珏很不耐烦地打开了门。

手机这种东西终归是法器,信息的传递有被人破译的可能,所以珏就和柯恩约定过不使用手机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转用书信。

诺晓依将信纸递到珏的手中后就立刻离开了,这一点让珏很诧异,因为一般情况下诺晓依都会在这里等待着珏的下一步指令,然后再离开。

她去干什么了?

珏很好奇,但是他更好奇现在信中的内容。

珏打开信看了看,一瞬间,他就傻了眼。

欧阳踏雪……被欧阳寻他们抓走了!?

信中柯恩陈述了欧阳踏雪被绑架的地点以及他的手下跟踪后所记录的藏匿位置。

珏马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穿上衣服直接从窗口翻了过去。

此刻的版南国还处于沉睡的状态,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唯一还在躁动的就是正在飞檐走壁的珏。

如果欧阳寻将欧阳踏雪杀死的话,那么欧阳踏雪的是尸骸一定得不到保全!到时候就算是死灵术也救不回来!

珏的内心很焦急,他通过自己对禁断的感知判断出了欧阳踏雪的位置。

看来柯恩给的情报是正确的!

珏向欧阳踏雪的位置快速移动着。

一定要赶上!一定要赶上!

珏在内心中嘶吼着,他恨不得马上就找到欧阳踏雪。不过现在的珏不能。

自打那一次珏受到了来自妖邪的伤害后,他的伤就一直留在身体里,身体的机能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因此现在的珏已经不能使用震空级以上的法术了,所以像是瞬移一样的高位法术对现在的珏来说是足以撕裂内脏的危险咒术。

珏心急如焚,以前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真是抱歉呢,兄弟,你来晚了一步,要不然你就不会站在这里了。”珏面前的人手握一把畸形的重剑,他的身后是一名被绑起来的女性。

“放了她!你我间的恩怨没必要牵扯到她!”珏大声说。

“没必要吗?”那人歪了一下头,然后像是听到了疯子说的话一般嘲讽道:“我的好兄弟,你是说我和你间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没有她什么关系吗?!是什么让你我间走到了这般地步?!”说着,那人将另一把剑扔到了珏的面前,“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角逐出谁才配拥有她吧。”

“你这是在安排别人的命运!”珏愤怒地说。

虽然那人身后的女性一直在向珏呼喊让他快跑,但是珏并没有理会,而是拿起了剑。

两人间的战斗最终以珏被那人刺穿心脏结束。

“如果我早来那么几分钟的话,你就不会被抓了。”倒在血泊中的珏用最后的力气说出了最后悔的事情。】

绝对!绝对不能再次承受那样的痛苦了!这一次!一定要赶上!

珏在心中嘶吼着,他快速的运动蹋碎了空气,他将轻功法术甚至是禁术合起来使用。

对于现在的珏来说他已经不在乎他的行动会被什么人给观察到,他也不在乎由于快速移动而产生的狂风将民房屋顶掀飞这件事。

一切,都是为了找到欧阳踏雪。

可是突然,一个一点都不和谐的光点在珏的视野中一闪而过。珏马上从空中下来躲在烟囱后面。

那是什么?!

珏侧身看着很远的地方微微闪烁的红色光点。

那种光是珏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光——没有任何的光散,就是一条笔直的光路通到底的光柱但又细如蛛丝。简直就像是用许多发着鲜红光芒的细沙凝结成的一根柱子一样!

光柱乍一看是稳定的,但是珏的眼睛捕捉到了光柱的轻微移动。

这东西,好像在跟踪什么一样……

起码我可以确定这个光束不是在照我的。

珏躲在烟囱后面想,然后他就再次快速行动,马上溜出了烟囱的掩护范围,猫着身子在屋顶或是房檐边行动。

就快到了!

珏飞速向着欧阳踏雪的位置移动。

珏跑到了欧阳踏雪被囚禁的房间屋顶上。就在珏到达的瞬间,珏注意到先前的光柱消失了。

好,只要下去的话……

(你是在干什么?欧阳踏雪至于你这般尽力吗?)暗影的声音响起,这句话让珏放慢了行动。

是啊,自己火急火燎地图个啥?仅仅是为了欧阳踏雪体内的禁断吗?

珏思索再三,他终于被迫承认了一件事情——他想要的是有同伴的慰藉。

欧阳踏雪的脑内有一部分珏的记忆,所以欧阳踏雪明白珏处世的苦衷,也明白是什么让珏变成了今天这个没有同情心的样子。欧阳踏雪可以说是世间最了解珏的人了。

珏,需要一个能够理解他所有行动目的的人。

(我……想有个同类,就算不是生物层面的,哪怕仅仅是内心的也行啊。)

(原来如此,看来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暗影开始退散,在完全消失前,暗影说道:(你应该知道你这种自私的行为会给那孩子带来什么吧,与其让她跟着你品尝痛苦,还不如让敌人给她个痛快,你是在用你的自私害她。)

珏闭着眼睛,然后释然一般地说:“啊,我知道,但她是我的奴隶,她的人生我说了算。”

暗影散去,珏睁开了眼睛。此时珏的眼睛内是无穷的杀意和愤怒。

微风吹来,珏那头银白色的头发在风中颤动,同时天空中的阴云也被风慢慢吹开。

阴云散去,满是阴云的空中显露出了一轮满月。银白色的月光洒向大地,这颗如同被镶嵌在阴云中的满月是那么的显眼,它的月光是那么的明亮。

珏感到自己血脉膨胀,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与饥渴从自己的体内向外扩展。饥饿感与暴力的倾向开始引导着珏显露出他那致命的毒牙以及锋利的爪子。

月圆之夜吗……真是符合情景啊。

珏残存的理智努力控制着珏的身体,他尽力压制住自己作为生物最原始的反应。

不能再拖了。

珏从屋顶上一跃而下,他一脚踹开了大门。

珏终归是赶上了——敌人的刀尖刚好刺破欧阳踏雪脖子上的肌肤,险些刺入大动脉。敌人呆愣愣地看着冲进来的珏,原本看开一切放弃抵抗的欧阳踏雪眼睛里又一次恢复了神采。

“你们这帮混蛋在干什么?!”珏大声吼道。

推荐阅读:

足坛怪咖 末世降临,开局捡到孟子奕 医妃:夫君他也有双重马甲 死遁后嫁人生子,侯爷找上门 我的朋友都是主角[综英美] 改造反派计划失败后死遁了 匈奴来袭,我反手掏出AK47 刚出狱,双胞胎姐姐走错房 救命,联姻霸总是个顶级老婆奴 我有一个秀才网友 不想努力了可是师姐不让啊 还不起房贷,只能去卖房了 侯亮平抓我?汉东的天都塌了! 陆鸣至尊神殿陆瑶 三年出狱妻子出轨?一无所有的他原来手眼通天! 未出阁的相府嫡女生娃了 妖女逆袭,清冷男主又被她欺负哭 太子败于清冷月光 霸道女皇的侍从 斗破苍穹之圣阳仙尊 再苦一苦蓝星老乡们吧 综漫:从巨人开始签到诸天 大明:多子多福八旬老汉疯狂纳妾 五旬老太失守国门,全网请我出战 东京斩妖:我会随机附体王者英雄 豪门财阀想做小村姑的白月光 宠外室吞嫁妆?重生后我换婚嫁权臣 黑科技工厂,开局制造猫女机器人 宁郎毒计安天下 快穿:偏执男主他是乖宝宝 穿成一个傻子 元末:朕才是真命天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