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为狂欢而准备

0为狂欢而准备

几天后,珏顺利出院。至于为什么珏能够出院以及珏的体质问题对当时所有的医疗人员来说一直是个谜。

不过珏出院的事情被柯恩给盖了下来,并且对在珏的生死问题上也采取了摇摆不定,生死难说的态度。

不过珏已经被秘密送到了柯恩特意为珏准备的房屋中。

今天,柯恩给珏带来了一个礼物——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跪坐在珏所在房间的正中央等待着。

欧阳踏雪她一大早就被狱警给粗暴地弄醒,然后就被人给一下子带走了。

至于为什么被带走,带走后干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她只是被告知要在这里等待着,等待着叫她来这里的人。

这时候,有人出来了。听到脚步声的欧阳踏雪想声音的来源处看去,然后直接被吓傻了。

“主上?!”欧阳踏雪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珏之后不免泪流满面。

“你这家伙还真是爱哭呢。”珏哼笑了一下后走到位子上坐了下来。

“主上,您没事?”欧阳踏雪说。

珏张开双臂展示了一下,然后说:“我活得好好的。”

欧阳踏雪听后松了口气,毕竟当时珏可是被打得不成人样,场景可是相当恐怖的。

珏深呼一口气,说:“那么,说说吧,你的事情。”

珏冰冷的口吻让欧阳踏雪僵直了身子。

欧阳踏雪深知自己的立场。她是珏的奴隶,随便找别人帮忙是不对的,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更是错上加错。也就是说,今天珏是过来问罪的。

珏见欧阳踏雪不敢说话,就说:“柯恩给我写信了,关于你的事情。”

欧阳踏雪听后立马叩拜在了地上。

珏闭上眼,然后叹了声气,说:“我是多么的相信你,我给了你这么多的自由,可是你呢?你给我的回报是什么?”

欧阳踏雪颤抖着身体,她感到很害怕,她不知道接下来珏会用什么办法来处理她。

“柯恩吧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说了。”珏平静地说。

欧阳踏雪身上单薄的衬衫已经被冷汗给浸湿,窥探过珏记忆的她深知珏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叛徒的。

“但是你又为什么要去酒吧借酒消愁呢?”珏轻声问。

欧阳踏雪听后立马抬起了头,因为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

正当欧阳踏雪打算开口的时候,珏直接说话了:“我猜猜吧,你是因为没有人会帮你消灭欧阳寻而感到绝望以及痛苦是吧。”

欧阳踏雪瞪大了眼睛看着珏。

其实,柯恩那天晚上给珏的信里写了关于欧阳踏雪过来找他并且通过**的方式来怂恿他消灭欧阳家。不过柯恩写了另一点——他拒绝了欧阳踏雪,他根本就没动欧阳踏雪。

柯恩明白如果自己答应了欧阳踏雪的请求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柯恩没有理由这么做。

欧阳家现在是版南国最大的家族势力,因此想要除掉欧阳家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何况在现在的情景下柯恩根本就没有对欧阳家下手的理由。柯恩和欧阳寻是合作关系,一旦柯恩向欧阳询发动进攻的话就有可能出现欧阳家的反攻最后导致版南国从内部倾覆。况且外面的敌对势力虎视眈眈,版南国的内乱势必会削弱边境的防御力。因此对柯恩来说,与其做这种危险的一时爽快,还不如过现在的好日子呢。

红颜祸水——这时当时柯恩对欧阳踏雪的评价。

与此同时,他也考虑到了珏那边的态度。虽然柯恩明白珏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但是他也不敢忽略男人的尊严这个问题,也正是在柯恩看来欧阳踏雪是珏的女人,所以他就没敢动欧阳踏雪,在他看来能减少和珏敌对的可能性就去减少。

在诺晓依向柯恩报告欧阳踏雪被抓了后,柯恩喜出望外并马上给珏写信传递了这个消息。

在他看来,这是卖给珏人情的一个好机会。

欧阳踏雪来着柯恩不是柯恩说了算的,所以柯恩最后的决策才能决定柯恩在这次事件中担任着什么责任。柯恩将欧阳踏雪过来并表达的意思如实告诉了珏,这使得两边谁都不欠谁。而欧阳踏雪被绑架的消息经由柯恩告诉珏,这就代表着柯恩将一个关乎珏财产的安全问题告诉了珏,这样一来无论欧阳踏雪最后是死是活,珏都欠柯恩一个人情。

对柯恩来说,珏能欠他人情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这样一来他就有机会将珏留在这里。

不过机会只是机会,毕竟绑架欧阳踏雪的人是版南国的人。因此珏也一定会对版南国产生不好的印象,所以柯恩决定如果珏想要找绑架欧阳踏雪的人报仇的话,那他一定会帮忙的——即便对手是欧阳寻。

其实,在珏去救欧阳踏雪的时候柯恩也一直在踌躇是要帮珏还是帮欧阳寻,亦或是保持中立。但是在珏复苏的期间,柯恩接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使得他直接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珏这一边。

柯恩在珏复苏前几分钟接到了来自前线的消息:所有敌人全部退兵,究其原因是在边境处出现了近百名龙族士兵。

在接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柯恩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珏的准备。他猜测珏已经准备好了在版南国内部发生动乱的情况下保证外部势力不会入侵。这些龙族士兵一定是珏叫来的。

龙族拥有着绝对的势力,他们身为王种,有着碾压一切的力量。况且现在百越洲没有一个强大到能够统一整个百越洲的人族政权,超越者也不能在一瞬间集结,所以版南国的接壤国家一定不会傻到和龙族叫板。

柯恩感受到了一种机遇感。他认为这会是整顿国内的好机会,同时也是统一百越洲的好机会。龙族在这里蹲着,所以其他国家一定不会轻举妄动;而版南国有珏作为潜在人质,龙族也不会对版南国做什么,因此,最好的机会来了。

当初在去医院看珏的时候柯恩就在窃喜,他认为珏真是帮了他个大忙了,同时自己抢在欧阳寻之前将欧阳踏雪带走也做得很好,成功地给自己又添了一分砝码。总之,现在的柯恩有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感觉。

他很期待,期待着接下来珏会有什么举动。欧阳寻在珏的眼皮子底下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珏一定饶不了他。但是珏要用什么办法来完成自己的复仇呢?他有什么打算?身为辅政官的珏没有理由对版南国再进行干涉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最多待到林风眠登基。

柯恩期待着,期待着珏的处事方案。

再说回珏他们。

珏将柯恩信中的内容对欧阳踏雪复述了一遍,欧阳踏雪则是呆愣愣地跪在地上听,完全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

珏起身走进欧阳踏雪,然后弯下腰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低语道:“你,愿意成为我的附属品,我的所有物,永远地侍奉于我,忠诚于我,对我言听计从吗?你愿意抛弃原有的身体,获得崭新的救赎吗?”

欧阳踏雪听后身子一颤,她能感受到珏说着珏话时的危险——宛若一个极恶的恶魔再将一个人引入深渊一样!异常的危险。

欧阳踏雪如同受到了惊吓一般颤抖着身体看着前方。

珏又直起身子俯视着欧阳踏雪。

禁断,没有被人所记住的僭越者法器。但是它又是那么的强大,那么的恐怖,只可惜它的本体已经被毁,它的存在已经消失。但好在禁断的力量以另一种方式被寄存了下来——灵魂缠绕。

欧阳踏雪的灵魂和禁断的力量缠绕在了一起,也就是说欧阳踏雪可以将禁断再次展现出来,她的身体就是禁断的容器。

珏知道该如何将禁断从欧阳踏雪的体内拿出来,但是要满足两个条件中的一个——禁断或背德。

如果欧阳踏雪做出了禁断或是背德的事情的话,那么她体内的禁断就会被激活,这样一来珏就能轻松地将禁断给提取出来。

但是背德和禁断的效果触发条件有些苛刻,并且都要在欧阳踏雪处于自愿的前提下进行。背德是需要欧阳踏雪做出违背常理人伦的事情,这也使珏为什么要带欧阳踏雪去上朝的原因,他希望能借上朝的机会让欧阳踏雪认识更多的人,这样的话就能给欧阳踏雪进行通奸的对象。自然,柯恩是被当成了珏的首要人选,毕竟他那对欧阳踏雪吹垂涎欲滴的样子让珏很满意。

珏拒绝欧阳踏雪的理由也在于此——他想要让欧阳踏雪通过出卖色相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起初珏在看到柯恩给他的信的时候很是高兴,因为他认为这样的话就能将禁断给拿出来了,但当他看到柯恩再三强调他没有动欧阳踏雪的时候珏很失望,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至于另一个禁断的条件珏更是连想都没敢想。禁断的触发条件是近亲婚姻或是和珏发生关系。但是珏深知自己不能动欧阳踏雪。不过珏在见到欧阳寻那对欧阳踏雪厌恶至极,恨之入骨的态度的时候他更加确信了禁断这个方案没戏。

在珏为了救欧阳踏雪而住院的这段时间里,珏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只能接纳欧阳踏雪。

珏迄今为止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以将禁断从欧阳踏雪体内取出而进行的准备,也就是说珏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将禁断从欧阳踏雪的体内激发出来,让欧阳踏雪成为使用禁断的人,借欧阳踏雪的手杀了珏。

这个方案被珏认为是第二方案,这也是珏让欧阳踏雪进行体能训练的原因。珏做事情向来都是两手准备。

珏这次叫欧阳踏雪来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实行对欧阳踏雪的第二方案。

欧阳踏雪发着呆,而珏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欧阳踏雪。

十分钟以后,欧阳踏雪缓过神来,她看着珏,然后反问道:“主上,您的意思是说我要一直跟在您的身边吗?”

“嗯。”

“这样的话就是说您没有抛弃我的理由,会对我一直不离不弃是吗?”

“额……没错。”珏感觉欧阳踏雪在表达上有些暧昧。

“也就是说……我,我可以认为这是您的……求婚吗……”欧阳踏雪娇羞地低下了头。

欧阳踏雪虽然没能确定决在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但她还是对珏的身份地位以及长相很满意的,毕竟这么有能力的人世间又有几个?能找个这样的丈夫安稳生活一辈子对于版南国的女性来说可是件梦寐以求的事情。

“哈?”珏听后发愣了。

他觉得欧阳踏雪这妮子又搞错了他的意思。有时候珏总是会不自主地想,为什么他身边的女性更总是会以一种奇怪的思维来考虑珏所说出的话。珏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自恋了,老是以为身边对自己有意思的女性太多了。

现在女性的择偶标准变成这样了?以前我都没这么受欢迎啊……

珏缓缓地说:“我还不想……”

珏本想要直接跟欧阳踏雪说明的,但是他发觉欧阳踏雪的眼神里面是期待一类的情感。

这妮子……忘了自己刚过来时候的害怕的样子啊……

“看你表现吧,我可不想要和一个可能出轨的人在一起。”珏这么说着。

欧阳踏雪听后缩了一下身子,但依旧是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会努力的……”

珏的耳朵捕捉到了欧阳踏雪的话,然后他叹口气坐到原来的座位上,他说:“说说吧,你的决定。但你要记住,一旦接受了,就无法改变了,你的一生基本上就完了。”

珏冷眼看着欧阳踏雪,他知道先前跟欧阳踏雪说的事情都是空头支票。欧阳踏雪终归是人族,寿命上就跟不上珏,结婚什么的完全不可能。

“主上,我……”欧阳踏雪刚打算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又被珏打断了。

“事先声明,我当初要你是有原因的。”

欧阳踏雪停住了,她看着珏。她也很好奇是什么让珏决定收养她。

“僭越者法器你听说过吗?”

“是那十二件禁忌的法器吗?”欧阳踏雪问。

“十二件,你这边也是这个答案啊……”珏听后苦笑着小声说。然后他摆正了脸说:“听着,僭越者法器中有一件法器被损毁了,因此没能被记录在案,而那个法器现在已经与你的灵魂融为一体了,可以说现在你的身体就是那个法器的容器。”

欧阳踏雪听后不自觉地拍了拍自己的身体。虽然动作看上去很妖娆,但珏没有管,而是继续说着他想要说的事情。

“我需要你体内的法器,因此我需要你将你的一切奉献给我。窝所想要的并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身体里的法器,仅此而已。”珏说完看着欧阳踏雪的眼睛问:“怎样?现在还想要遵从于我吗?”

欧阳踏雪听后低下了头。虽然早就知道了珏并不是因为贪图她的美色而要的她,但听珏亲口说出这个很是直男的话之后她还是有点失落。可是欧阳踏雪也意识到了现在的自己如果离开了珏的话就会活不下去。

“是的,我会听从您的一切安排,遵从您的一切指令,将您的命令看作是之高的指令。即便是危机我的生命我也不会退缩,即便是让我放弃最珍贵的东西我也会欣然接受,因此主上,请您接受我,接受没有任何力量的我。”欧阳踏雪说完就叩拜在珏的面前,等待着珏最终的决定。

欧阳踏雪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就会走上一条不归路。她明白,僭越者法器是为了杀戮而被创造出来的,因此自己如果从珏那边得到了能够释放体内力量方法的话,那么她就要面对杀戮和死亡。

每天活在悔恨、痛苦、惊恐以及仇恨中吗……这不和我平日的生活差不多……

欧阳踏雪想。

珏站起身来走到欧阳踏雪的身边,然后他用手抵着欧阳踏雪的下巴说:“好,不能反悔了。”

说着,珏就将手放在了欧阳踏雪脖子里的项圈中,然后一用力就将其挣虽。

“你不需要这个了。”珏将项圈扔到一边,然后又说:“准备一下,要进行激活仪式了。”

“啊……”欧阳踏雪傻愣愣地说。

激活仪式什么的她是一点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像珏这种人整天脑子里在想什么。

突然,珏说:“你的衣服很碍事啊,把衣服脱了。”

“诶?”现在的欧阳踏雪更傻了。

推荐阅读:

凌霄剑尊 许你半生温柔 公主与恶龙[gb] 从婴儿开始化妖 港综:开局和陈浩南成了同门 寡嫂为妻,腹黑王爷强取豪夺 炼我女儿续命?我成灭世僵王复仇 一入此门众妙生 惊原来师兄修的是逍遥道吕少卿萧闯萧漪 精灵:绿毛虫?不,这叫裂空座! 河源仙族 泰拉武神和功德系统 画流萤本子,角色团跑出来追杀我 穿书反派写日记,女主全被玩坏了 靠抽卡经营旅馆 傻子怪才传奇人生 越界 工藤君的魔法少女 崩坏:从和琪亚娜一起流浪开始 爱是指引未来的方向 恋爱脑,但人外! 神探狄仁杰之平行武朝 种地捡来的媳妇 多周目后成功he了 竹马是直A,我该怎么办? 我被做成人皮鼓后,爹后悔晚了 掌权保卫处 功夫足球:开局爆铲梅西 末世重生,靠十亿物资带闺蜜躺平 moba:世界第一进攻型AD 我汉东的天,是你侯亮平能查的? 团宠学霸小姑姑躺赢日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