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禁断

0禁断

“您说什么?”欧阳踏雪以为自己听错了,就又问了一遍。

“啊,看来是我说的不够严谨让你误会了。”珏轻轻拍着额头,然后他说:“为了激活你体内的法器,我打算先将你变成另一件法器”

“把我变成法器?”欧阳踏雪复述着珏的话。

“嗯,所以我要在你的表皮上植入法术回路,也就是在你的皮肤上画画。”

欧阳踏雪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小声说:“人体艺术?”

珏听后挑着眉看着欧阳踏雪,他一脸疑惑地问:“人体艺术?那是什么?”

“就是在人身上画画,然后让别人认为这是……算了,跟您解释的话会很困难的。”欧阳踏雪一耸肩。她知道珏不属于和她一个时代的思想方式。

珏见欧阳踏雪不打算再解释了,于是就走到了厨房找了个碟子。之后他又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找着找那的,看上去相当忙。

“主上?”欧阳踏雪跪在地上看着跑来跑去的珏,她对珏的行为感到疑惑。

但在发觉珏没有理她的意思后,欧阳踏雪觉得现在不该提出自己疑惑,于是就老老实实地在那边跪着。

过了一会儿,珏回过头来说:“额……接下来会有很难闻的味道,受不了的话就出去。”

“哈……”欧阳踏雪不知所措地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背过身去,他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并将其咬破。

黑色的血液从珏的手指上滴下,紧随而来的就是一股浓烈的腐臭与血腥味。这是银白之灾的血,这也是三界已知最优秀的法术催化剂。不过其缺点就是血液本身的腥臭味以及极强的腐蚀性。

神族对银白之灾血液的研究并不完善,他们对银白之灾血液的使用仅限于将血液进行炼化,而跳过了危险的原血状态。其实珏很清楚,自己的血液在体内流淌的情况下有着最优的催化效果,被炼化后的血液由于失去了原有的活性而导致其催化活性大幅度下降。这也是为什么神族保留了大量银白之灾炼化后的血液也不能将法器进一步提高,突破五级法器的瓶颈的原因。

珏闻着自己的血液那恶心的味道皱了皱眉,不过为了制成珏所需要的试剂就必须要走这一步。

要赶在血液将容器腐蚀穿之前完成……

珏快速行动着,他要与时间赛跑。

珏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欧阳踏雪已经出现了晕厥和抽搐的症状。银白之灾的血液真的很难闻,而且如果离银白之灾的血液太近的话,其本身挥发出来的气体也能将人的皮肤给灼伤。

这东西是要涂在欧阳踏雪身上的。但是当这个试剂调试完了以后就会将原本银白之灾血液中的腐蚀效果给去除掉。

经过了好一会儿的调试后,珏终于完成了试剂。

他转过头来,看着欧阳踏雪脸色惨白地捂着自己的腹部和嘴,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不对,是刚刚从手术台上走下来一样。

“主上……那东西的味道好难闻……”欧阳踏雪看着珏手中的碟子虚弱地说。

珏调试试剂一共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而从他咬破手指到银白之灾的血液完全被做成了试剂则有一个半小时之久。欧阳踏雪从昏迷到再次醒来也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这足以见得银白之灾血液对人体的伤害。

“好了,把衣服脱了,我要在你身上画些东西。”珏端着手中的碟子说。

“把这东西,涂在我身上?”欧阳踏雪颤巍巍地问。

珏点了点头。

欧阳踏雪咽了口口水,虽然她看上去像是下了决心,但依旧没有行动。

“放心吧,现在这东西没有任何会令人感到不适的气味。”珏说着就把手中的碟子端到了她的面前。

欧阳踏雪见到原先那散发着难闻气味的东西到了自己的面前就马上采取回避动作,可是仔细一闻就察觉出了这碟子中液体是没有味道的。

“真的没有味道啊……”欧阳踏雪小声说。

珏点了点自己的衣领,然后说:“纹理的主要地方在你的后背,所以你可以光露出后背。”

“早说啊,害得我误会……”

“啊,我可没说前面不会给你画上纹理。”珏一句话又让这个问题的矛盾回到原点。

“诶?”欧阳踏雪一愣。

珏没有理会欧阳踏雪,而是自己在地上用碟子中的试剂画来画去。

欧阳踏雪看着珏在地上画的图案。

像是个……法阵?

欧阳踏雪看着地上的图案想。她以前看到过关于法术的书籍,里面有过对法阵描述的文献。

珏画完了法阵后看向欧阳踏雪,然后说:“走,去里屋,我来给你身上画上纹理。”

说完,珏就起身离开,走向了里屋。

欧阳踏雪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红着脸跟着珏进了屋。

过了比较长的时间后,珏和欧阳踏雪出来了。

珏手中的试剂已经用完,而欧阳踏雪则是用毛毯将自己身子裹得紧紧的。不过她露出的手臂上可以隐约看到有法术回路在上面。

珏回头看了看欧阳踏雪,他总觉得欧阳踏雪气呼呼的,没有平日里对他的尊敬。

“怎么了?”珏问。

“没什么……”欧阳踏雪小声说,然后她微声叹气,“唉,要是谁当了主上您的女人的话,一定会很辛苦吧。”

珏差不多猜出了欧阳踏雪的话中话了,但是他还是选择沉默。

其实在珏给欧阳踏雪涂上纹理的时候,珏只是说了句:“身材不错。”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其间珏并没有对欧阳踏雪的女性魅力做出表态。

而欧阳踏雪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非常在意珏对她的那种毫不关心的态度。她认为今天的她不像是自己。而且令欧阳踏雪感到不安的是在她发现珏对自己的身体不感兴趣时的那种失落感以及挫败感。

今天的自己绝对有问题!

欧阳踏雪是这么想的。

“快走啊,别在那里发呆。”珏叫了欧阳踏雪一声,因为她停住了脚步。

“是……”欧阳踏雪跟了上去。

“其实……”珏边走边说:“我坦白,之前我看到过一次你的身子……虽然只是上半身罢了,而且还是正面。”

欧阳踏雪愣了一下,但这次的反应要比以前轻得多。

“……反正我是您的所有物,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那是一次意外,不信你可以问诺效益。那一次是你昏迷了,所以是我的错。”珏平静地说。

欧阳踏雪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做。她认为,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遵从珏的一切安排。

“站在这里。”珏指着地面上法阵的中央说。

欧阳踏雪慢腾腾地走到了法阵的中央。

珏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然后说:“事先声明,这一次的激活仪式会让你有很多的不适感。比如身体出现剧烈疼痛,或是感到头晕恶心。以上都是推测,但是皮肤有种撕裂感是肯定的,尤其是在你身上纹理的部位。”

欧阳踏雪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智商这么低,连珏说什么都听不明白。

总之就是会很难受是吧……

欧阳踏雪想。

她站在法阵的中央,准备着所谓的仪式。

珏站在一边看着手上的笔记本,他转了一下笔,然后问:“准备好了吗?”

欧阳踏雪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珏看了一下欧阳踏雪和地上的法阵,然后噘着嘴点了点头。

欧阳踏雪见珏半天没有动静,就打算问一下,可谁知她刚要开口,地上法阵就开始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时间,欧阳踏雪感到自己的肌肤如同撕裂一般剧痛无比。

受不了这般疼痛的欧阳踏雪跪在地上喘着气。

“果然出现了剧痛的情况吗……看来我的预测应该不会错,那么接下来……”珏在一旁那这本子进行着记录。

欧阳踏雪难受极了,刚刚的剧痛还没有退去,她的胃又传来了种种的不适感。

好难受……

欧阳踏雪捂着嘴,胃部的痉挛让她有种想吐的感觉,头部的眩晕加剧了这种痛苦的感觉。

好难受……谁能帮帮我……主上……

欧阳踏雪试图向珏求救,但是珏一直在自己的本子上进行着记录,根本没有打算理会欧阳踏雪。

“嗯,激活程序进行到……三分钟?好吧,二分四十秒的时候出现了头晕恶心的不适感……”珏一边看着手机上的秒表一边说。

欧阳踏雪感到自己的视野恍惚,珏的声音也越来越混乱。

这是哪?我又在干什么?……

欧阳踏雪的意识开始消退,她慢慢习惯了身体各处传来的不适感。

“额?!”欧阳踏雪的意识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这里一片黑暗,空无一物,但是欧阳踏雪却有种在水中的感觉。

“哗啦——”

诶?

欧阳踏雪一惊,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伴随着抓握她的东西施展力量,欧阳踏雪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这股力量牵引着,并且快速向上移动。

“哗啦——!”

鲜红的液体从欧阳踏雪的脸上流下,欧阳踏雪再一次见到了光芒。

一个人,有一个人正抓着欧阳踏雪。

那个人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以及一双血红色的眼眸。他长相十分英俊,身材虽然没有壮汉一般魁梧,但在男性中也算是个不错的身材。

主上?……

欧阳踏雪看着面前的人,她永远对不会忘记的那个人就在她的眼前——珏。

欧阳踏雪认为仪式已经结束了,于是就想要找珏问一下情况。

但是她发觉自己没办法喊出声音!不,倒不如说自己根本就感受不到嘴更加贴切一些。

她只能干看着珏。

但是让她感到更加疑惑的是珏好像也没有注意到她,只是单纯地将她带走。

发生了什么?欧阳踏雪有些害怕,这一切都太突然了。

这时候,珏将欧阳踏雪放到了一边,就像是放置一个物件一样地将欧阳踏雪放到了一边。

诶?发生什么了?

欧阳踏雪想要动身体走向离开的珏但是失败了。

欧阳踏雪环视四周,隐约中,她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在这里——物理层面的。

刚才欧阳踏雪所在的地方也被她发现了,那些鲜红的血液全部是妖邪的血液。巨大的血泉上方悬挂着许多妖邪的尸体,那些尸体还在不断向下滴落着血液。

而在这血泉的倒影中,欧阳踏雪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这里有的仅仅是珏和他的实验器械,以及一把像是由在空气中被氧化血液制成的双头镰刀。

欧阳踏雪判断出来了,如果按照自己的位置所在的话,那么她就是这把镰刀。

哈?!为什么我会是一把镰刀!

欧阳踏雪不免感到困惑。

就住在欧阳踏雪还在因为自己是一把镰刀的时候,有人进来了。

“哟,珏。”进来的人跟珏打着招呼。

那个是……主上?

欧阳踏雪看着进来的人,那个人和珏一样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但是他的眼睛并不全是血红色的,他的眼黑是白色的,而眼白则是血红色的。

他和珏长得很像,或是说两人除了眼睛以外其他的都一样。

“啊,堕天啊,正好,来试试我新研制的武器。”珏放下手中的活儿对来者说。

那个人——堕天跟着珏走到了欧阳踏雪的身边。

“这个吗?”堕天看着面前的镰刀。

“嗯,”珏从一旁的桌子上找着设计图,然后说:“绝对完美的设计!里面的法术回路安排完美,材料优秀……”

“效果是什么?”堕天将珏递过来的设计图纸轻轻推开,然后苦笑着说:“你把这东西给我看了也没用。”

珏听后并没有生气,而是微微一笑,他说:“可以切断脉络哦。”

“切断脉络?”堕天一皱眉。

切断脉络这种事情很简单做到的,毕竟想要切断王种体内的脉络的话仅需要用相应的材料进行攻击就行了,但为什么珏会做这种东西呢?堕天进行着揣测。

“你说的脉络……该不会是所有的脉络吧?也就是说除了地脉海脉以及天脉,这东西还能进行脉络攻击,是吧?”

“没错!”珏抓着镰刀说:“就算是星脉这种原理不清的脉络也可以将其切断!也就是说……”

身为镰刀的欧阳踏雪自然感受到了珏的抓握。

啊哈~主上的手,好温暖……

欧阳踏雪不能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但这正是欧阳踏雪所要的——为了防止自己这种被抓握后的享受的情感流露出来。

“可以斩断造世……不,叛逆者的虚空脉络吗?”堕天有了点兴趣。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珏自信地说。

这里的主上看起来好自信活泼啊……

欧阳踏雪将现在的珏和在版南国的珏进行了一下对比,从一个人的角度上看的话她还是觉得此刻的珏更好一些。

“好吧。”堕天接过了珏递过来的镰刀。

诶?主上?!别!别不要我!

欧阳踏雪对堕天触碰自己感到很排斥,但是她发表不了任何情感。

“嗯……看来武器也是会挑主人的啊。”堕天将镰刀在手上掂了掂,然后又用自己的手指再镰刀上划了一下。随后他便将镰刀还给了珏。

“怎么了?”珏看到堕天讲镰刀递过来后不解地问。

“这把镰刀变重了,而且我能感觉出来这把武器对我的排斥。”堕天呵呵一笑。

“一件武器而已,怎么会有自己的思想呢?”珏感到不解,但是见堕天不打算用就也没说什么抱怨的话。

“能给这东西起个名字吗?”珏问。

“我来吗?……”堕天有点犯难,但是在看到珏那满是期待的眼神后就说:“既然是能够斩断脉络的话,就应该去斩断更多的东西,包括胜利与亲缘,不如叫禁断吧。”

“禁断吗……好吧,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叫这个叫做禁断吧。”珏耸耸肩说。“本来这东西的枝干使用梅花枝做的,我还想叫这东西叫踏雪呢。”

“很有诗意哈。”堕天轻轻碰了一下珏。

踏雪?我的名字?

欧阳踏雪听着两人的对话。

就在这时,有两个女性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珏!堕天!别在里面谈了!快快快!龙族那边说凡域已经出现了叛逆者现身的迹象,圣大人降下诏令,说这会是下一个自由之战,所以你们俩快出来啊!”

“请,请快一点……”

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珏和堕天看了看彼此,然后珏拿起了禁断就和堕天出去了。

当欧阳踏雪见到外面的阳光的时候,她的意识再一次恍惚了。

过了几秒,欧阳踏雪又恢复了神志,不过在此时她看到的是一个跪在地上哭泣的人,他头上的银发被灰尘遮掩,他那白色的眼黑被血红色眼白渗出来的血给侵染了。

欧阳踏雪认得那个人,他是先前见到的那个叫做堕天的人。

此时的天空灰暗阴沉,大雨从天而降,泥土遮盖了欧阳踏雪的视野。

主上呢?

欧阳踏雪凭借极小的视野看着周围,但是她没有发现珏的踪迹。

雨水顺着堕天的脸滑了下来,他表情僵硬,没有任何的情感。

“抱歉,珏。”堕天用冰冷的,心如死灰的声音说,“你留下的东西,我一个都没能保护好……”

正当欧阳踏雪还在揣测堕天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禁断已经被打成了碎片散落在这里的每一个地方。

再堕天的面前,是一个已经被消灭了的巨大怪兽。

突然,有一个高跟鞋踩着冰的声音从欧阳踏雪的身后处传来。

欧阳踏雪没办法回头,所以只能静静等待着那脚步声的主人的现身。

过了一会儿,一股寒流从欧阳踏雪的身后传过来,地面上的湿泥被冻得结结实实。

“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

欧阳踏雪只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高跟凉鞋的女性的腿走在冻土上。欧阳踏雪记得那个声音,是那一次过来叫珏和堕天的两个女性中的一个。

“用法术将地面冻上……这有什么原因吗?”堕天头也没回地说。

“被泥土弄脏鞋的话我会很头痛的。”女性说。

“这样啊……你还真是有闲心情啊,明明现在体力是那么的珍贵……天南还没有被完全消灭,现在我们的工作还很繁重。”堕天动都没动过地说。

“这样吗……”女性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说:“那么……你还要去追寻珏的步伐吗?”

“不了。”堕天心如死灰地说,他看着地上碎裂的禁断碎片,然后说:“我已经没脸见他了,我弄碎了他留下来的最后一件法器……”

禁断碎裂的碎片遍地都是,诉说着刚才战斗的可怕。堕天身上的血迹则在诉说着刚才战斗的惨烈。

“是吗,放弃了吗……但是……”

“珏还没有死是吗?但是他现在收到了永世的诅咒!他认为跟着我们只会拖累我们!他离开了!”堕天看着那女性,然后又看着禁断说:“我……如果我……”

堕天哽咽了,他的声音变得微弱,“如果我能够拿着他做的法器去接他的话,我就可以骄傲地说:‘没事的,有你的法器就已经可以帮到我们了,我们有能力对付一切灾难’……但是……但是他留下的最后一件法器也坏掉了!一切都完了!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他?!难道别人不会以为我是为了法器而去找他的吗?!我……我想留住我们间的友谊罢了……”

说罢,堕天失声痛苦。

女性蹲下身子轻轻捡起了地上的碎片。

欧阳踏雪看着面前的女性,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好美丽……

欧阳踏雪想到的只有这个词。

虽然这名女性那双黑色眼白与金色眼黑的眼睛有种难说的诡异感,但这和她那美丽的的外表相互配合后,反增她一种神秘的美感。

“你说是吧,小可爱。”女性笑了笑。

“额?!”欧阳踏雪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躺在床上了。

“醒了吗?”珏这时候站在床边,拿着笔记本说。“仪式结束三十分钟,实验体苏醒……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有的话说一声。对了,接下你身上的那种呕吐感应该还会存在极长的时间……也算是当做你的生育练习了,毕竟那种感觉会和孕吐差不多,我是觉得和孕吐差不多。还有,你现在体内的法器已经被活化了,恭喜。”

“主上?”欧阳踏雪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是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先前的记忆回流让欧阳踏雪自认为很了解珏,但是这一次的残像让欧阳踏雪有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珏。

“怎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珏听后就拿起了笔。

并且,她也有一个疑问。

“主上。”欧阳踏雪小声说,“我,到底是什么?”

“嗯?”听了欧阳踏雪的询问后珏表示不解。

“我想问一下我的存在,我到底是什么?我,是人吗?”欧阳踏雪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安与恐惧。

从刚才的残像中,欧阳踏雪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她就是个法器罢了,一个有意识的法器,或是说她是一个法器的转生。

珏盯着欧阳踏雪看了还一会儿,然后他将手盖在欧阳踏雪的脸上,他说:“这一点你可以问你自己……对了,你,还要复仇吗?”

“要……”欧阳踏雪冷冰冰地说。

“那好。”珏轻轻地点了一下欧阳踏雪的额头,“我给予你杀戮的权利,这是我的命令……”

推荐阅读:

去他妈的爱情 上恋综后,假千金闪婚千亿继承人公孙小月 蜀汉大崩盘 夺舍在诸天万界 少爷,你的节操掉了! 天龙之代天罚世 大唐皇爷 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 我只想种田修仙 新婚夜,王妃扛着火车连夜出逃 邪魅仙主,命犯桃花 这个大佬是凡人 黄泉杂货铺2:阴阳天师 卖T恤起家的大帝 突然开了挂 傀儡天师 神武御天 横财天降 灵气复苏:开局强吻裂口女 西游:刚上封神榜,收割诸天香火 星海之别让我叫增援 从斩妖司地牢杀成仙王 我的家族模拟器 飘渺踏天传 翼世界 诸天最强大玩家 这个妖怪很危险 我当天道员工的二三事 从算命先生开始的无限模拟 天龙任逍遥 手套与球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