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狂欢之夜

0狂欢之夜

这天晚上,欧阳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进入休息状态。

“我们在等什么?”看门的卫兵问。

“不知道,但说是个不好惹的家伙。”另一人回答。

此刻,在欧阳家的门前聚集了大约五十人的卫队。而这么大规模的卫兵群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辅政官在当天傍晚对欧阳寻提出的警告——今夜会有人攻击欧阳家。

虽然欧阳寻对此半信半疑,但他还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并且对可能向他发动攻击的人进行了排查。

令他感到不解的是他没能找到一个最可能攻击他的人,这让欧阳寻对辅政官的消息产生了怀疑。

夜深了,今天是月末。本就没有月亮的天空在阴云的掩盖下变得更加死沉。

“那是什么?”一名卫兵看到前方有人影。

大家都警戒了起来。

一名身材苗条的人正向这里缓缓走来,在她的怀中,有一把比人还要高一点的双头镰刀。

那人走近了。

“那是……欧阳踏雪?”认出欧阳踏雪身份的人十分吃惊。

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感到奇怪。欧阳踏雪胆敢一个人来欧阳家?!她是疯了吗?

其实不然,此时的欧阳踏雪看上去精神恍惚,目光呆滞。

在欧阳踏雪的身后,跟着一名头戴斗笠的人,他是珏。

“怎么办?”卫兵问。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卫兵长将手中的长枪对准了欧阳踏雪,他说:“就算是欧阳家的人,在没有邀请的情况下也不能进入这里半步!要是欧阳踏雪还敢往这里走的话,那么就杀了她。”

虽然听了卫兵长的话,但依旧有些士兵不想把武器对准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已经被抓起来了,现在出现在这里的话,就意味着她是越狱者。所以单从法律这里来说也不能放过她!”

卫兵长说完,所有的士兵都将武器对准了欧阳踏雪。

欧阳家的人是无罪的,但是欧阳踏雪是有罪的。

“哦~看来已经准备好了欢迎仪式了啊……”珏在欧阳踏雪身后缓缓地低语道。然后他用手扶着欧阳踏雪的腰说:“现在,这里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不会多管闲事,所以,去吧,我可爱的欧阳踏雪哟。”

欧阳踏雪听后挥舞着双头镰冲向了那些人。

“攻击!快攻击!”卫兵长大喊,同时他也排了人去通知欧阳寻。

“哼!女辈之流,怎么能够和我们对抗?!”一名卫兵这么说着。

但是他低估了此时欧阳踏雪的力量。

她快速挥动镰刀,将那人在一瞬间腰斩。

飞溅的血液喷射到了欧阳踏雪和其他卫兵的身上。恐怖的场景刺激着每一个人,就连目光呆滞表情呆板的欧阳踏雪也表现出了肉眼可见的害怕。

但是欧阳踏雪并没有留给那些人喘息的机会。她有一次挥动镰刀,一下子勾住了三人,并将他们在一瞬间开膛破肚,敲碎内脏。

鲜血从欧阳踏雪手中的镰刀上滴下,滴到了欧阳踏雪那惨白的脸上。鲜血的惨红色与欧阳踏雪此时尸白色的脸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沾了血的白玫瑰。只能这么形容欧阳踏雪。

再看欧阳踏雪手中的双头镰。那把双头镰除了刀刃是反射着寒光不明材料的刀片外,其他地方通体黑色。镰刀的上面刻有神秘的图腾,龟裂的纹理从镰刀的柄上向外扩展,并且一直延伸到刀体上。从镰刀龟裂的缝隙中还散发着隐隐的黑气。

这边是禁断,被排除在僭越者法器之外的强大法器!

欧阳踏雪自然不会放过那些卫兵欣自己与观察禁断的机会。她抄起镰刀对着那些人就是一顿恐怖的攻击。

当援军赶来的时候,欧阳家的大门已经被欧阳踏雪打碎,遍地的尸体与血液让人害怕,杀戮的气息从欧阳踏雪的身上流淌出来。

而珏则是像一个观光客一样缓缓地走进了欧阳家的大门,然后一边欣赏着欧阳踏雪的攻击,一边记录着禁断的状况。

欧阳踏雪继续机械式地攻击着欧阳家的护卫,她就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械。

其实,早在来的时候珏就已经掐断了欧阳踏雪的意识,现在控制着欧阳踏雪身体的是禁断,而非欧阳踏雪。

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将欧阳踏雪心中的“恶”给激发出来。

这是禁断得到进化的必要条件!

欧阳踏雪提着双头镰走着,她的所行之处燃起了火焰,着火焰开始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摧朽拉枯之势快速燃遍了整个欧阳家。

一路上,欧阳踏雪见谁杀谁,就算是以及前同为侍女的人也不放过。

一时间呼喊声与血液铺满了天空。

“欧阳踏雪!你是怎么了?!”一名长者拦在欧阳踏雪面前。

欧阳踏雪无神的眼睛看着那个人,但是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在欧阳踏雪内心的深处是认识这个人的——他是欧阳家的侍卫之一,是一名超越者,以前欧阳踏雪还在欧阳家的时候他没少帮欧阳踏雪。

珏见到这两人后慢慢地走到欧阳踏雪身边,然后说:“看来是见到认识的人了。”

“欧阳踏雪变成这样是因为你吗?!”那老人预期冰冷,从满杀气,就像是一个父亲在面对绑架自己孩子的绑匪一般。

“不,这是她自己的选择。”珏将手轻轻放到欧阳踏雪的脸上,抚摸着她的脸并涂抹着她脸上的血液。

“把你的脏手放下!”老人吼道。

珏听后稍微抬了一下自己头上的斗笠,他那双血红的双眼看着那名老人,然后珏咧着嘴一笑,他搂着欧阳踏雪的腰,将脸慢慢靠近欧阳踏雪,然后用舌头舔着欧阳踏雪脸上的血。

“你这家伙!”老人非常愤怒,在他看来珏的举动是**裸的挑衅和猥亵!

欧阳踏雪没有排斥,也没有顺从,她像一个木偶一样接受着珏的这种行为。

珏摇摇晃晃地向后退去,然后坐到了装饰水池的边缘。

“来吧,你和你所重视的欧阳踏雪打一打,看看谁能活下来。”珏又将斗笠拉了下来。

“你这家伙!”老人刚想要向珏攻击,他就被欧阳踏雪个拦截了下来。

“欧阳踏雪?”老人看着面无表情的欧阳踏雪,他难以相信以前那个柔弱的女孩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力量来与他抗衡!

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成了现在的样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她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老人用手中的利刃弹开了欧阳踏雪的压制,但是欧阳踏雪并不打算就此罢休,而是又一次向老人发起了进攻。

欧阳踏雪的动作很快,老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接住了欧阳踏雪的攻击。

太……太诡异了!欧阳踏雪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老人紧紧盯着在一旁看戏的珏。

珏一直在旁边静静记录着什么,看上去很悠闲。

老人发动法术,他手中的利刃像是覆盖了一层寒气一般。这股气息开始渗透周围的空间,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包括光芒。

“无论是物理层面还是精神层面都可以进行攻击吗……这是个不错的决定,但是……”珏看了眼欧阳踏雪。

只见欧阳踏雪手中的禁断开始向两边伸展出利刃,并且开始对称弯曲,最后变成了一个如同转轮一般的东西。

禁断的刀刃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流淌着血液,着血液在刀刃中扩张着,流淌着。隐约的心跳声从禁断的刀刃中传出来。禁断的刀刃再次转变,本应该圆滑的刀刃变得如同锯子一样令人恐惧。

珏见到这样的情景后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禁断的效果——四刃。

继承了四种不同力量的刀刃可以应付任何情况。

漆黑的火焰开始遍布刀刃。

这种力量珏是明白的,那是四刃之一的邪·朱雀,给予炙热的力量并将一切化为灰烬。

欧阳踏雪与老人开始了战斗。老人剑上的寒气吞噬着欧阳踏雪武器上的火焰,但是欧阳踏雪武器上的火焰却在吞噬着那股寒气。

“欧阳踏雪!快醒一醒!”老人大声喊着,他试图让剑上的寒气透过欧阳踏雪的七窍进入她的体内,但是被欧阳踏雪身上的火焰阻止了。

可恶!

老人死盯着欧阳踏雪手中的武器。

就在这时候,援军来了。

大批的援军向欧阳踏雪冲过来。

欧阳踏雪见后向后面移动,移动,然后就与这些人保持距离。

“收手吧,趁现在我们还没有攻击。”老人说。

欧阳踏雪将禁断狠狠地向地面上砸去,将大地直接打裂。

碎裂的大地渗透除了黑色的气体,这些气体分成了许多股,然后开始凝结,最后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欧阳踏雪的复制体。

四刃效果之二:邪·白虎,能够创造出自己的复制体。

欧阳踏雪的分身冲向了援军,它们在战斗上毫不手软,大量的敌军死在了欧阳踏雪的分身手中。

“嗯……能力激活地很快,并且‘四刃’的运行效果很好。”珏观察着战况,看着被屠杀的卫兵。

欧阳踏雪幻影的动作飞快,并且也继承了邪·朱雀的力量。

珏在本子上记着,根本不去管正在和老人战斗的欧阳踏雪。

老人在看到欧阳踏雪的分身对着卫兵大杀特杀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一点——欧阳踏雪已经变了,已经变得嗜血与残忍。

他要亲手了解了欧阳踏雪的生命!

欧阳踏雪在认真起来的老人面前显得无力对抗,她被一直压制着。

珏的余光注意到了陷入困境的欧阳踏雪,但是他并不焦急,而是静静地记录完了迄今为止欧阳踏雪的种种表现,然后他和上了笔记本。

珏用自带的小刀划开了手指,黑色带有浓烈气味的血液从他的手上低落。

欧阳踏雪嗅到了这股血的味道,然后如饥似渴般地到冲了珏的面前。随后她跪在珏的面前将镰刀双手供奉在珏的面前。

珏微微一笑,然后将手指放在镰刀的把柄上涂了一下。

珏的血被镰刀瞬间吸收,强大的力量从禁断的里面迸发出来。欧阳踏雪的暗影分身一个个像是疯了一样地欢呼着,它们高举着禁断的幻影大声呼喊着。

珏看着面前的场景不免感到高兴。

禁断的另一个力量——癫狂。

在癫狂的作用下,持有禁断的人可以变得没有感知,不会受到痛觉的影响而影响战斗力。

欧阳踏雪舞动着手中的禁断,然后看着面前的人。

周围的分身回到了欧阳踏雪的身上,这令欧阳踏雪身上的危险气息暴增。

“别散开!”老人说。

欧阳踏雪提着镰刀向那些人走过去,同时珏也打开了手机准备录视频。

老人剑上的寒气变多了,他的杀气也变浓了。

就在老人打算向欧阳踏雪发动进攻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个人影。

欧阳踏雪出现在了那群人的身后!

好快的速度!

卫兵们在心中想,他们根本跟就不上欧阳踏雪的动作。

邪·青龙,让持有者在一瞬间展现出极为可怕的爆发力。但是代价是对持有者的身体会产生极大的反噬。

欧阳踏雪挥动着自己的镰刀,老人身后的卫兵全都被腰斩。

老人惊恐地看着身后的人间地狱,他也惊恐地看着那个本是胆小怕事文文静静的女子。

欧阳踏雪机械式地转过身子看着老人的身后。

珏缓缓地走向了老人,然后拍了拍他的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老人死盯着珏的脸。

珏没有回答。

珏和欧阳踏雪离开了,留下的是老人的尸体。

欧阳踏雪一路上砍杀无数,血液铺满了欧阳家的地面,让水池都染上了血红色。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欧阳踏雪统统不放过,就算是欧阳家的看门狗也被欧阳踏雪残忍杀害。

最终,欧阳踏雪突破了正堂的防线,杀死了欧阳家最后一个护卫。

两人进入了欧阳家的正堂,欧阳寻在里面淡定地喝茶。

他抬眼看了一下欧阳踏雪,然后平静地说:“看来是我低估您了,珏大人。”

欧阳踏雪身后的珏摘掉了斗笠,然后走到欧阳寻的身边坐了下来。

欧阳寻指了指珏身后的欧阳踏雪,说:“我们欧阳家现在已经没有人了,就算是侍女也被杀死了,所以让您的奴隶来适逢您吧,茶杯的位置她应该知道,请便。”

珏打了个响指。欧阳踏雪听后立马行动起来找到茶杯并给珏倒了一杯茶。

“看来您真的将她**好了。”欧阳寻喝了口茶说。

“算是吧。”珏闻着茶香,然后缓缓的说:“今天我们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欧阳寻放下了茶杯,“是我算错了,没想到您竟然是这样的人。对于自己的利益来说大局都不是重要的事情吗……”

“原先的大局是和我的利益一致的,所以我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你我的利益冲突了。”

“是欧阳踏雪吗?因为我要杀了她?”欧阳寻说。

“没错,现在的她是我的所有物。”珏喝了口茶说。“你不跑吗?”

“不了。”欧阳寻看着门外的惨像,“如果我跑了的话,那么就是我向罪恶屈服了,因此我就违背了我的教条。我还要整顿版南国,还要打击国家中的犯罪,不能因为这点事情而逃。”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珏说。

“但那样有违我的名声。”欧阳寻说,“再者,如果是珏大人要来杀我的话,我不得不死吧。”欧阳寻叹了口气。

“为了版南国以后和龙族的关系吗……看来你不是那种小人啊。”珏又喝了一口茶,然后向欧阳寻敬了一敬。

欧阳寻一回敬,然后说:“我不后悔做的任何事情,现在版南国已经走向正轨,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是的。”珏说,然后他喝光了茶杯里所有的茶并起身说:“你是我见到过最优秀的几个人了,但是世事难为,为了我的目的,你必须要死。”

“是吗……”欧阳寻也和完了茶,他倚着靠背说:“能帮到您真是太好了——银白之灾大人。”

珏听后皱着眉头表情严肃地问:“是谁告诉你的?”

欧阳寻一耸肩说:“某位大人,他说您不是人……不,他说您根本就不是已知的生命,或是说您根本就不是生命体。我说对了?银白之灾,灾大人?”

“还有谁知道?”珏问。

“就我了,我跟别人说,告诉我的人也不让我跟别人说。”欧阳寻平静地说:“这也只是我能告诉您的最后一点情报了,你可以动手了。”

珏闭上了眼睛,然后他拍了拍手。

欧阳踏雪像一只野兽一样一下子冲过去扑倒欧阳寻并骑在他的身上掐着他的脖子。

“抱歉啊……”欧阳寻低声对发狂的欧阳踏雪说。

欧阳踏雪的动作变得迟缓了不少,欧阳踏雪本身的意识正试图苏醒。

“要是我能早出生几十年就好了……”欧阳寻用手摸着欧阳踏雪脸上的血并将其擦去,“到时候我一定会眼里打击犯罪,一定不会让你的母亲遭受那样的待遇……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受到不法者的伤害了……”

欧阳踏雪的眼睛深处出现了一丝光芒,她的眼泪流了下来。虽然欧阳踏雪的意识是已经开始苏醒了,但是她掐欧阳寻的力气并没有减少太多。

珏已经发觉出了欧阳踏雪的意识开始恢复的情况了,但是他相信欧阳踏雪是不会做出违背他想法的事情的。

欧阳寻看着欧阳踏雪身后的珏,然后他费力地说:“欧阳踏雪,就拜托您照顾了……”

珏走向欧阳寻,然后他说:“欧阳踏雪是个纯净的人,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一个纯粹的人,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在珏说话的时候欧阳踏雪的意识已经完全苏醒了。她流着泪,抽泣地看着欧阳寻。

欧阳寻盯着欧阳踏雪看。

“呐,欧阳寻。”欧阳踏雪开口了,“对你来说,我到底是什么……”

欧阳寻闭上了眼,他说:“你是欧阳踏雪,欧阳家的败笔,欧阳家的污点,欧阳家得罪人……同时也是与我有着难舍难分孽缘的姐姐。”

欧阳踏雪听后留下了更多的眼泪,她也闭上了眼睛,可是她流着泪笑着说:“什么嘛,到头来还是不让我省心的弟弟啊。”

欧阳踏雪锁紧了手,她将欧阳寻给掐死了。她想要救救欧阳寻,但是没有办法,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她不能回头了。

杀死欧阳寻的欧阳踏雪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杀了人。

“主上……我……”欧阳踏雪捂着嘴往后退,但是当她发现自己手上全是血的时候她被吓到了。

她看向外面,发现的是惨败不堪四处着火的欧阳家。先前的家园被欧阳踏雪亲手化为了废墟。

珏此时张开了双臂,然后邪魅地笑着说:“干得好,我可爱的的孩子。现在,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充满了杀戮、欲望与罪恶的世界!”

推荐阅读:

帝王将相别想抢我直播 家道中落,我重生狂赚千亿 ABCDO 您完全不害怕是吧? 欢颜如梦:总裁爆宠无度 全民觉醒 星光逆旅 LOL:盘点英雄战力,诺手第十 二战活阎王,元首劝我冷静! 综漫:人在地错,开局牛了贝尔 霡霂 山有嘉卉 捡来的师兄入魔了 我用家谱考古 兽世顶级娇娇雌性,雄性们爱疯了 综武:我,张三丰师兄董天宝! 盛唐美人 Mafia干部前女友怀孕后 减肥博主爆改锻体大师[GB] [原神]和林尼扮演假情侣后 NBA:从创立洛杉矶湖人队开始 从海岛领主开始 狂仙出狱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快穿之养反派我是专业的 人在北凉,悟性逆天,建无上仙朝 我以蛇身证道长生 诸天俱乐部 永恒主宰重修 迷雾求生:我有解析之眼 什么?玩游戏也能救老公 无限末日:我靠空间囤货虐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