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归来

0归来

版南国这天的早朝有些奇怪。

“奇怪,我没记得欧阳家来得这么慢过。”姬拓看了看时间说。

“没错,欧阳寻大人一般来说是不会迟到的。”田文座说。

“是不是成为公爵后变得骄傲自满了?”其他贵族开着玩笑。

这时候,柯恩和林风眠推开门走了进来。

“好,人齐了,准备上朝。”柯恩在确定林风眠入座后说。

“柯恩大人。”田文座说,“欧阳寻大人还没有来。”

田文座的话是很多人的疑惑,他们也很好奇为什么欧阳寻没有来。

柯恩听后阴着脸,林风眠的表情也有些不好。

“欧阳家家主来不了了。”另一个声音从门外处传来,一名银发男子推开了门。

大家见到珏之后都大惊失色,要知道,当时可是没有人认为珏能活下来!而现在珏正好端端地站在众人的面前!

欧阳踏雪静静地跟在珏的身后,她看上去状态不太好,像是吃坏了肚子一样捂着肚子路都走不稳,时不时地还做出了干呕的小动作。

“珏大人!?您!您没事了?!”田文座惊讶地站起来,仿佛已死之人又回来了一样。

珏走到自己原来坐的位子上说:“啊,你何时听到过我已经死了的消息了?”

珏看了看林风眠和柯恩,并且向两人点头示敬。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大人。”姬拓看着珏,他表情凝重地问:“欧阳家出什么事情了?”

珏哼哧一笑,然后才能够虚空中拿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看上去不是很大,也就是一个鞋盒的大小。

珏将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朝廷上的人都看着这个盒子但是没人敢动。

“殿下,要回避吗?”柯恩低声问身边的林风眠。

林风眠摇摇头,他低声说道:“这或许就是作为一名王的义务吧。”

柯恩听后欣慰地一笑,然后朝着珏点了一下头。

珏接收到了柯恩的示意后就在身后欧阳踏雪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欧阳踏雪先是有些排斥,但还是按照珏的要求打开了盒子。

在欧阳踏雪打开盒子的瞬间,如同杯子洒了一样的血液从盒子里淌出来。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有种不好的预感。

盒子被打开了,所有人都被震惊了——盒子里面是欧阳寻的头颅!

欧阳家家主被杀害了?!这是谁干的?!这和珏突然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关系?!珏到底知道些什么?!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疑惑,但是单凭欧阳寻的死就足以让他们宕机一会儿了。

人们看着盒子里欧阳寻的头,又看看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样的珏。没人敢说话,没人敢问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姬拓开口了:“珏大人,欧阳寻大人是被您给……”

珏点点头。

珏这一点头像是点燃了火药桶一般让所有的官员讨论了起来。

田文座和姬拓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林风眠虽然也像是收到了很大的打击,但并没有周围的人那样如此震惊;柯恩则是蛮有兴趣地看着珏。

人们相互讨论着,他们不敢相信杀害欧阳寻的人竟然会是珏!平日里这两人的关系是那么好,但是什么让珏不顾虑一切后果而对欧阳寻痛下杀手?!

“您为什么要杀了欧阳寻?”姬拓问。

珏听后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身后的欧阳踏雪说:“先前我的东西差点就被欧阳寻给毁掉了,要是一次的话我就忍了,但是欧阳寻在前几天竟然敢将欧阳踏雪给绑起来杀死!为了救我的东西我收到了重伤。”

“您身上的伤……是被欧阳家打出来的?”田文座焦急地问。

珏点点头。

其实珏说的是不对的,他身上的伤是被不知名的势力给打出来的,但是珏必须要将自己的动机给说明白。

“伤害龙族使节是什么结果你们应该知道吧。”珏冷冷地说。

会议室瞬间静悄悄的。

如果珏向上级报告的话,那么龙族就很可能以龙族使节受到攻击为由对版南国法器灭绝式的进攻。到时候本在版南国境外进行武力压制的龙族军队会在瞬间变成灭绝一切的终焉军队!

虽然龙族一般来说不会仅仅因为一个使节二发动一场战争,但是珏的身份不一般,他可是与龙族高层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如果他向龙族提出申请的话,那龙族很有可能顺从珏的要求。

版南国的存亡需要牺牲一些人来换取。

不过说到这里也有人会好奇,为什么欧阳寻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以欧阳寻的思想来说的话是不会随便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的,因此这次欧阳寻在珏眼皮子底下绑架欧阳踏雪这件事情怎么想都不正常!

可是既然珏已经说了此次袭击是欧阳寻先动的手,那么就没有再去怀疑欧阳寻事件疑点的必要了。

“还有什么疑问吗?或是说还有什么要否定的吗?”珏将自己的令牌放到了桌子上,他的眼神犀利可怕,他藐视着周围的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狂放的笑声打破了周围的寂静,柯恩在那边咯咯地笑着。

人们看着柯恩,他们不清楚为什么柯恩会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中大笑。

“精彩!太精彩了!”柯恩鼓着掌。

完美!珏果然是个狠人!

柯恩打心底佩服珏。

原本柯恩以为珏会用经济、政治、法律甚至是诽谤的方式来将欧阳寻打倒。可没想到珏竟然直接提着刀去找欧阳寻算账了!没错,珏如果是一个干政官的话确实没有干涉版南国内政的权利,但珏是干政官的同时也是龙族的高官,龙族上层社会女性的夜明珠,单单靠这些就可以让珏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了。

柯恩没想到,他真没想到珏竟然是这么狠的人。

珏啊珏,还好你不是版南国的国王,要不然王种的存活说不定都成问题了。珏!我现在越来越想得到你了……

珏看着为他的柯恩,然后不算太坏地笑了笑。

紧接着,田文座和姬拓开始鼓掌。虽然其他贵族诧异地看着鼓掌的三人,但是这三人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差不多鼓了一分钟的掌之后,柯恩停住了,他说:“那么,今天就让我们展开讨论——关于太子林风眠登基的各项事宜。”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珏在这次会议期间一句话也没说,甚至全程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快要结束的时候柯恩轻轻碰了一下珏。

“登基仪式,你会来吧。”

“……应该吧,登基结束后我就走。版南国太子登基的话要有人来见证啊,要不然龙族是不会承认的。对了,边境那边的人怎么样了?那些龙族得到登基事情的通知了吗?”

“得到了,但是他们说全权交给你处理了。”

“真是得到了信任了啊……”珏苦笑着说。

“对了,珏。你真的考虑来我们这边吗?”柯恩问。

“可以啊,不过先和边境的龙族商量一下吧。”珏笑着走开了。

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收拾东西准备在登基仪式结束后离开。

珏事先说过不要欧阳踏雪收拾,于是她只好呆在一边。欧阳踏雪在房间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珏。

她伸出手,在手中凝聚着禁断的力量。虽然身体的不适感依旧存在,但是欧阳踏雪已经开始习惯了。

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欧阳踏雪看着手中的黑气,她这几天总是有一种冲动——自己是一个工具人,自己是禁断的灵魂,而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再次回到自己的缔造者,自己的的主人手中。

欧阳踏雪看着珏的背影。

珏好像也察觉到了欧阳踏雪再看他,于是回头看向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和珏四目相对,一时间,片段的回忆出现在欧阳踏雪的眼前——

【昏暗的天空令人有种压抑感,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铁腥味。

“这是最后的准备了。”身边的女性说。

身边的女性穿着一身纯白的衣服,她的打扮像是一个神圣的巫女,她那美丽的面孔是那么的惊艳全场。

“嗯……”如此低声地回答着,但是心中很是不安。

或许是对这个世界的一点留恋吧,我问了一个问题:“我们,真的会赢吗?”

身边的女性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面前平原上浩浩荡荡的军队,然后缓缓地说:“或许吧,但是……”

她看着走在那军队前面的人,说:“敌人,很强啊……”

放弃了,真的不想干了。可是……为了抵挡入侵三界的敌人,我必须做出牺牲!

我拉起她的手十指交叉,然后看着她,“开始吧。”

她点了点头,然后她将力量进行了汇集。

我能感受到庞大的力量透过手掌流进了我的体内。为了法阵的运转,我必须将我的力量如数地还给她。

我的力量也流向了她。

法阵开始运作,我们的力量开始充斥整个平原,天空的气流开始紊乱。我知道,最终的审判即将到来。

敌人的头领好像也意识到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那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天空,然后他举起了握紧拳头的手。

这像是接到暗号一样令他身后的士兵摆好了架势,准备应对将要到来的审判。

不愧是敌人的头领……我这么想。

虽然离着很远,但是我能辨别出他身体的轮廓——好雄壮。而且我也看到过他的相貌,是那么的帅气。

我没有爱过,没有品尝过爱是什么滋味。他带着的军队打破了我原有的平静生活,而为了我们的生存,我必须做些什么!

这是一个强大的法术,其威力足以达到诛灭级,所以这一次我们绝对会赢!哪怕是——牺牲我的生命……

法术得到了催动,磅礴的力量从天空降下。

“天空陨落”——这种灭绝一般的法术没有生命可以抗住……

我的嘴角流出了血液,我能感受到法术反噬给我带来的伤害:像是无数把剪刀将我的内脏剪碎一样。但是事实也是如此,我的内脏已经被完全打成肉末,我知道,我活不成了……

但是……

敌人在他们头领的命令下抗住了这一次攻击!他们将自己的法术连接起来用来对抗这攻击!他们的头领甚至一个人抗住了七八成的伤害!

但是在这股力量的宣泄下地面也扛不住了,巨大的爆炸发生了。他们的头领被炸飞了,他们虽然想要拯救他,可考虑到这股力量的存在而不得不先保护自己。有一个长着金发的人好像在哭嚎着,她想要去拉头领,不过被她身边的人给拉住了。

啊,真好啊……朋友吗?

我在弥留之际这么想。

就在我打算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他在天空中飞着,但是他正看着我和我身边的人。

他那双血红的眼睛中充满了怜悯与同情。他不曾感受到恐惧,或许对他来说强大的他根本不顾及死亡的恐惧。但是他的眼睛深处藏着不安,是那种生死两别的不安。

你,在可怜我吗?

我这么想,同时我也在疑惑——你,又在牵挂着谁?】

“欧阳踏雪?”珏在欧阳踏雪面前打着响指。

“诶?!主上?……”欧阳踏雪回过神来,看着珏。

“没事吧?”珏看着欧阳踏雪。

“啊,呵呵,嗯……没什么……”欧阳踏雪尴尬地笑了笑。

经过了半个月的准备,登基仪式终于开始了。

珏来到更衣室,找到了林风眠。今天林风眠的穿着很是华丽,有种说不出的庄严感。

“珏是吗?”林风眠看着到来的珏。

“我是该叫你殿下还是陛下?”珏微微一笑说。

“现在还没有登基,算不上是陛下……你来干什么?”林风眠问。

珏微微一笑,他感觉现在的林风眠比起一开始要更加的成熟与稳重,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

“我是想问一下,你到底打算怎么管理国家?”

“管理方法吗?”林风眠想。

“当初喝酒时你说的是真的吗?”珏问。

“你是说废除奴隶制和去除男尊女卑吗?”

“没错。”

“……是的,我是这么想的,即便是将一个女奴隶当成王妃来当表率。”林风眠看着珏郑重地说。

“是吗……那么欧阳踏雪可以留在你这边吗?只要能在我打算试用她的时候将她借给我。”珏说。

欧阳踏雪的事情他考虑过了,最终的结果是他发现想要将欧阳踏雪带进龙城很难,还不如留在版南国。

“珏,你能考虑一下欧阳踏雪是怎么想的吗?要我说你有些自私啊。”

珏听后怔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对了,珏。”林风眠说,“你不打算来版南国吗?”

“连你也过来劝诱我吗?我说,虽然欧阳寻死了,但是你还有柯恩吧,他也是个人才,辅佐你足够了。”

“你是个人才,我们都这么认为,所以我们需要你。”林风眠说,“而且柯恩的作风我也听说过,我不是很认可。”

“你这家伙啊,那也要好好和他相处啊。”珏笑着说。

“我知道,虽然他活了很多年,但是我认可他的能力。”

珏没有说话,他保持着沉默。林风眠的话让他回想起了从前的一段经历。

“对了,你是怎么看我的行政方式的?关于如何改变奴隶制和男尊女卑。”

珏看向窗外,然后说:“现在国家内部的矛盾依旧存在,贵族派的绥靖只是受势所迫。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动战争了吧……”

“战争?”

“对,战争。”珏依旧看着窗外,“用战争转移矛盾,同时在战争过程中消灭有反叛嫌疑的贵族,然后再用战功的理由慢慢将奴隶制去除,最后再在战后男性数量削减的社会局势后进行女性社会地位的提升工作。这是最稳妥的办法,毕竟周边的国家没有几个能打过版南国的,而且你们一旦发动战争的话还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不用担心那些国家会突然凝聚起来,有龙族在外面看着,就算是你们发动攻击了,其它的同盟国也只能干看着。所以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了吧……不过最终选择权在你手里。”

林风眠看着珏好一会儿,然后说:“真是个好注意呢。但是……将战争的伤害强加给平常人不是一个优秀的王该做的,因此我不打算走你的建议。我要考和平改革来解决。”

“和平解决吗……”珏微微一笑,然后说:“真是很天真呢。”

“但是我有信心。”林风眠自信地说。

珏看着林风眠,然后微笑着转过头离开了。

走廊上,欧阳踏雪正走在回房间的路上。

禁断的后遗症还在,珏说至少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消退,所以欧阳踏雪只得默默忍受着身上各处的撕裂痛和恶心感。

“嗯?诺晓依?”欧阳踏雪看着面前的女性。

今天诺晓依穿的不再是一直不变的哥特式女仆装,而是一身看上去很有科技风的紧身衣。她的背上背着一个半人多高的金属箱子,她的脸上戴着着一个像是由玻璃盖上的面具。

虽然诺晓依打扮得这么怪异,但是欧阳踏雪还是一眼看出了诺晓依的身份。

“你是要干什么呢?”欧阳踏雪问。

“啊,有些事情要处理。”诺晓依笑着说。

“事情吗……”

“不多聊了,先走了。”说完,诺晓依就戴上了面具准备离开。

“请等一等!”欧阳踏雪拉住了诺晓依。

“嗯?还有什么事?”诺晓依问。

“我想问一下……”欧阳踏雪有些羞涩地问:“你满足吗?只分得了一点点的爱?”

诺晓依听后歪了一下头,但在反应过来后她摘下了面具,她灿烂地笑着说:“当初我说的是哪怕一点点的爱,并没有说一定会得到一点点的爱。我现在过得很幸福,他很爱我,我与我的闺蜜共同享受着同样的爱,所以我很幸福,我的生活很好。”

欧阳踏雪听后欣慰地笑了笑,她说:“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诺晓依看了一会儿欧阳踏雪,然后微微一笑后走了。

欧阳踏雪走回了房间,她正好看到了刚回来不久的珏。

“主上。”欧阳踏雪看着珏。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放起了为林风眠登基而准备的礼花。绚烂的礼花在天空中爆炸,美丽的景色仿佛在与太阳争夺天空的主角。空中弥漫着彩色的纸屑与人群的欢呼。

“有什么事?”珏看着外面的景色头也不回地说。

珏没有见到过烟花法术,因为烟花法术是在这一千年内发明出来的,不过他已经被那美丽的景色给深深吸引。

“我……我想要追随于您!”欧阳踏雪大声说。

她确定了,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确定了自己的向往,现在的她打算确定自己的归宿。

“追随于我?”珏听后很是诧异,他回头看着欧阳踏雪,然后他说:“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欧阳寻死了,你就是欧阳家最后的血脉,你可以继承欧阳家,这不很好吗?别忘了,欧阳家现在可是最大的贵族啊。”

虽然欧阳寻死了,但是欧阳家的宝贵资源还在,因此现在的欧阳家依旧是版南国最大的贵族,只不过目前是由王室接管罢了。

“但是……”

我知道您给的路是条好路,不过我还是,我果然对您……

“我是你的所有物!我想要跟随于您!我想要一直在您的身边!”欧阳踏雪大声说。“这是您对我说的!”

只有在您的身边,我才会感到温暖,才会感到安全……

珏捂了下额头,他说:“……”

推荐阅读:

人类败北前如何自救[星际] 绝世青城 九龙归一诀小说 步步索爱:强宠小娇妻 悄悄苟了亿万年,我已无敌手林宇赵雪晴 明月应怜我 捡到一个封神榜 我的城堡我做主 少女情怀总是诗 霸道凌少的小妻子 文娱:从演配角开始 纯白至尊 女配自救联盟 倾城颂 女巫的优雅[主元气少女缘结神+奈奈生中心] 尖叫天堂 全球偶像派 命剩两年,九个姐姐把我赶出家后悔终生 重生后我靠直播算命当团宠 逆流2000创业时代 泰拉瑞亚之大反派 游戏舱拯救世界 女配重生逆袭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 你喜欢漫画吗 全民御灵:开局超级进化 港片:东星龙王,海陆空爆兵! 假面特摄:修练吞噬星空法被曝光 金榜现世,从龙虎老天师开始盘点 人生游戏自走棋 神帝传人 诸天幕后魔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