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尾声

0尾声

林风眠加冕后的第二天,珏就收拾着东西打算离开了。

“真的不打算留下来吗?”柯恩握着珏的手问。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珏微微一笑。

柯恩看着珏身后的欧阳踏雪,然后坏笑着说:“要是在龙族那边呆的无聊了可以来这里,我保证能让你找回当人族的滋味。”

珏哼笑了一下说:“不至于,我跟你认定自我的方式不一样。”

柯恩眺望向远方,然后淡淡地问:“在你走后,龙族的军队会在这里多长时间?”

珏耸了一下肩,然后说:“那要看龙族什么时候发现我离开这里了。”

“你这家伙啊,真是眼里什么也没有的愣头青啊。”柯恩因为珏这番无视龙族政权的话而感到无语。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找来的龙族军队,要不然我们的边境可就被毁掉了。”柯恩因为之前的袭击事件想珏道谢。

虽然已经确定了邻国联盟的撤退消息,但是版南国这边还是进行着最高的戒备。

“对了。”珏皱着眉问:“之前真的出现了入侵事件吗?”

“嗯……听莫青说是这样的。”

珏听后疑惑地小声说:“这太快了,按照我的计算应该是在我离开后或是真的出现了欧阳寻或是你死亡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我和欧阳寻死亡啊……”柯恩回想起了先前在田家的事情,他一下子就明白了珏就是在那个时候下了这一步棋。

“你是什么意思?”柯恩仔细考虑珏说的话之后觉得这后面有问题。

珏看着四周,然后说:“那帮家伙是脑子有问题吗?在版南国内部比较稳定的时候过来攻击?而且你想想,这些日子脑子有问题的是不是不少?”

“你是说辅政官?”柯恩听后立马明白了珏的意思。

珏一点头,“有人使用了能够操控很多人思维的法术!就我现在掌握的情报来说,这应该就是辅政官干的。”

根据欧阳寻在死之前说的“那位大人”以及“银白之灾”,珏认为这个辅政官就是雾!

“有什么对策吗?”柯恩问:“根据我的情报,现在朝廷内外的人都开始意识到了辅政官的存在异常性,估计是思维操控法术开始失效了吧。”

珏点点头。

柯恩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然后突然笑了笑说:“说起来你们还真没什么行李呢。”

虽然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但是珏和欧阳踏雪并没有在这里买过很多东西。

欧阳踏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傻愣愣地站在远处等着珏和柯恩聊完。

本来莫青也得到了珏要离开的消息的,但是他又从珏那边得到了其他的任务,因此就没有过来。

“你们怎么回去?”柯恩问。

就在柯恩问的时候,有人突然加着马车冲了过来。

“让开!让开!”一名女性在马车上大声喊着,可当她见到珏的时候就又大喊:“珏!快停住这东西!”

珏见到冲过来的马车后转过身看着马车,然后猛地一瞪拉车的马。

马匹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吓得僵直了。

立刻停下的马车险些讲上面的女性给甩下来。但是这名女性还是稳住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颤巍巍地从马车上下来。

“吓,吓死我了……”女性一下马车就蹲在地上说。

欧阳踏雪见这女的这么难受就过去照顾她。

珏笑着走到女性身边说:“怎么?这么多年不驾马忘了怎么驾马了?”

“差,差不多吧……”女性抬起头呵呵地笑着。

这名女性长着一张形状很好看的脸庞,她的皮肤白皙光滑,大眼睛长睫毛。虽然她有着很多能为她美丽加分的地方,但可惜的是她的脸上星星点点的小雀斑为她的美丽扣了不少分。

柯恩这时候走到珏身后问:“认识?”

“啊,她是……”

正当珏要说这名女性身份的时候,欧阳踏雪尖叫了一声。

只见那名女性抱着欧阳踏雪,用舌头舔着她的脸,还时不时地用手摸着欧阳踏雪的身体。

“你,你是……骸?!”欧阳踏雪惊恐地问道。

“嗯!不愧是我的好玩具呢!”女性骸一遍舔着欧阳踏雪的脸一遍说。

欧阳踏雪很是震惊,柯恩更是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他才挤出几个字:“珏,她是……骸?!那个怪物?!”

珏点点头说:“没错,她就是骸,只不过以前收到过诅咒才变成那个样子罢了。”

柯恩上下打量着骸,然后说:“真是没想到啊,那个怪物竟然是长相美丽身材完美的女性!虽然脸上有雀斑,但是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珏听后锤了一下柯恩,然后指了指正抱着欧阳踏雪的骸说:“别想了,这家伙是个不食男色的家伙,反倒是对女的很感兴趣。”

“不是吧?!喜欢女的?!”柯恩看着骸很是震惊。

欧阳踏雪虽然没有以前对骸的排斥,但依旧想要和骸保持一段距离。

“啊!对了珏。”骸这时候站起身来指了指身后的马车,说:“你的了,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说。”

珏走到马匹身边,然后拿过了缰绳,“以后再说。走了,欧阳踏雪!”

“是!”欧阳踏雪用富有活力的语调回答着珏。

珏带着欧阳踏雪走远了,看着珏远去的身影,骸突然大喊:“坏了!我还没回去的办法!”

柯恩看了眼发慌的骸,默默地笑了一下。

回去的路上,珏坐在欧阳踏雪的身边,而欧阳踏雪则驾驶着马车。

“主上……”欧阳踏雪小声说:“主上您在龙城的伙伴是些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珏躺在座位上玩着当初烬锽给的匕首说:“没什么,算是一群还能相处的人吧……顶多就是有几个人太直罢了。”

欧阳踏雪听着珏的描述,首先想到的就是夏尼。

是说那个“无脑妹”吗……

珏看着手中的匕首,然后舔了一下,后来又微微一笑,直接用匕首割破了手指。

“果然吗,人族的血就是不行啊……”珏看着没有愈合的伤口小声说。现在已经用不到银白之灾的血了,所以珏就把自己的血换成了人族的血。这也算是珏身上混沌脉络的好处吧,他可以将自己的血液随意换成任何一种生物的血液。

然后珏将手指放到欧阳踏雪嘴边,说:“我受伤了,给我把血添净。”

欧阳踏雪先是感到相当的排斥,但在她的心中却有一种兴奋感,一种见到珏的血液的兴奋感。

“……是……”欧阳踏雪红着脸一捋头发,然后直接含住了珏的手指。

虽然血腥味让欧阳踏雪的恶心感加重,但是她感觉自己停不下来吮吸珏血液的动作。

“喂,你是打算喝光我的血吗?”珏将手指从欧阳踏雪的嘴里拔了出来。

缓过神的欧阳踏雪发现珏的脸色惨白,像是一个严重休克得人的样子。

“对!对不起!”欧阳踏雪大声喊着,但是她还是不自觉地舔舐着嘴唇处残留的珏的血液。

“算了……”珏看着自己的手指,伤口已经开始慢慢愈合了。

珏让欧阳踏雪品尝自己的血液的目的是要获得欧阳踏雪的唾液。现在欧阳踏雪已经激活了禁断的力量,所以欧阳踏雪的身体与禁断的力量相互连接,所以禁断的一些特性会在欧阳踏雪身上体现出来。

珏之所以真么执着于禁断的原因是禁断的“背弃”效果——斩断一切脉络的力量!而珏刚才成功将自己的血液调换成了龙血致使伤口的愈合,但这也意味着禁断的“背弃”效果没有用。

不,与其说是没用不如说是作用太弱了。

在被欧阳踏雪含着伤口的时候珏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瞬间显现出来的无力感。

脉络是被切断了一瞬间,但很快就被脉络给压回去了……是这样吗?看来禁断不是最理想的武器啊……那么……

珏回想起了先前感受到的控影书的暴走波动。

是什么,让这东西再现于人世的?……

在珏走后,莫青就开始了行动。

他带着一些身穿铠甲体格高大的人来到了一处宅邸前——根据柯恩的情报查到的辅政官的所在地。

雾这个时候正在屋子里看书。

“辅政官雾!你涉嫌私自干涉国家内政,蓄意谋杀,扰乱国家,大规模贿赂!现在我们将对你依法逮捕!”莫青的手下破门而入,他们带着莫青的录音冲了进来。

雾看着面前的几十号身穿重铠的人。他并没有太过惊讶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虽然他的眼睛没有睁开,但是他的目光中满是兴奋感。

“隆!你做到了!不愧是你!”雾合上了书,然后伸出了双手。

黑色镂金的铁爪出现在了雾的手上,黄昏血爪的力量开始迸发出来。

“但是,请允许我反抗一下!”雾说着冲向了敌人,他的速度飞快,堪比一阵风。

他弯下腰,照着离自己最近的卫兵的腰部就是一爪。

本来雾打算杀了这个卫兵后再去杀另一个的,但是在他一击中卫兵后表情就变了——这卫兵身体冰凉僵硬,没有任何活人的感觉!

完了!中计了!

雾大惊失色,他瞬间意识到了面前的卫兵是具死尸。

死灵术?!隆!你果然还是用了!你知道吗?那是禁忌!

就在雾在心中对珏发着牢骚的时候,他面前的卫兵一下子打碎了一个瓶子。

瓶子中银白色的尘埃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雾在吸入这些银白色的灰尘后大声咳嗽。

然后雾手上的黄昏血爪开始消失,戴着白色手套的雾的手失去了黄昏血爪的庇护。

“隆——!”雾仰天大喊着,他喊得是那么的撕心裂肺,是那么的痛苦。

雾睁开了他的眼镜,但是此时雾的眼睛已经不再是原先的金色兽瞳了,而是一双人的眼睛。

不过雾的眼睛满是血丝,眼眶处还有严重的淤青以及红肿,看上去就像是丧尸片中被严重感染了的人一样。

雾捂着眼睛往后撤,那些卫兵开始靠近雾。

就在卫兵将要触碰到雾的时候,一声巨响从稍远处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发着光的物体从天而降,一下子就将那个卫兵的手给打断。

雾凭借着感觉突然抓住面前的卫兵,然后一个过肩摔将其抛到了后面。

再看此时的雾。他的眼睛充血严重,严重膨胀的静脉和动脉开始从眼睛处向外扩张。雾的上半截脸已经被膨胀的血管给填充着。

“隆!那是你羽毛的碎屑吗?!”雾一边扇着周围的尘埃一遍大喊,他躲到了桌子后面。

“你是打算害死我吗?!”雾狂吼着,他从自己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疫苗一样的东西,然后照着自己的太阳穴就是一针。

在这一针下去后,雾脸上的血管密集程度往下降了不少,但是他眼睛的充血依旧严重,他甚至开始流出血泪。

周围的卫兵机械式地拿出武器,走向雾。

雾一边招架一遍躲闪。与此同时,远处的人一直在开枪为雾打掩护。

远处,诺晓依正在一栋房子的屋顶上进行着狙击。她手持半人多高长的重型***,每一发子弹都伴随着强大的反冲以及震耳欲聋的枪声。

她脸戴战术面具,头戴精神干涉电波发射器。

面具将周围的一切数据投影在屏幕上,包括湿度、气温、风向、光线强度,甚至是诺晓依当前的生理状态。同时,战术面具还在为诺晓依提供战略支援,它标记了雾的位置以及卫兵的位置包括被墙壁遮挡的人,并且雷达系统将周围所有物体的位置全部精确地显现出来。

珏并没有考略到诺晓依的存在,因为在珏看来诺晓依就是个普通人,而且就算是她是雾的手下的话,仅凭一个人的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珏,他低估了诺晓依的力量。他忘了考虑诺晓依是来自魂界人的可能!他没有考虑到诺晓依会使用来自魂界的强大科技!

诺晓依,来自魂界的女性,隶属于御天旗下的圣十字军特别军队星域级特殊战略部署军队——一个在全宇宙执行特殊任务的部队,各种政治暗杀,机密盗窃活动都有这些人来处理。可以说,诺晓依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天承!等着我!我过会儿就去救你!校长!请保佑天承不要有事!

诺晓依反复进行着上膛,开枪,退弹的过程。

她的身下是堆叠成山的弹壳和还未使用的**。

雾一直躲在桌子后面,他不停地用疫苗注射着自己来遏制自己病情的扩张。

该死!该死!该死!雾擦着自己脸上流下来的血。

隆!隆!这是,这是足以杀死全部人类的病毒!你是想干什么!你疯了吗?!混蛋!混蛋啊!!!

终于,外面的枪声停了。

只见一个钩锚打中窗户框,然后诺晓依顺着钩锚上的钢丝划过来。

“天承!”诺晓依摘下了头上戴的精神干涉电波发射器。

“诺晓依?……啊……想起来了……是我让你帮我改变那段记忆的……”雾将头转到一边,有气无力地说。

雾早就知道了珏会派人过来杀他,但是为了历史的正统性,雾必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因此他让诺晓依将自己的记忆消除,同时让她在远处保护自己。

诺晓依没有摘掉战术面具,而是直接带上了橡胶手套,从自己的腰包中拿出了一个针管给雾进行注射。

“这是昨天校长给我的,说说最新的药,可以进行长效抑制。好了,快走吧!”诺晓依扛着雾向外走,她尽可能地不触碰雾的血液,甚至连他皮肤上的汗液都进行回避。

雾走出了房间,然后他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

诺晓依放下了雾,关心地问:“怎么样了?”

雾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金色的兽瞳,原本膨胀的血管也瞬间消失。

“好多了,谢谢你,亲爱的。”雾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说。

“哪里,应该的。”诺晓依见雾恢复了之后将头贴在雾的胸口处。

雾捋着诺晓依的头发说:“再次谢谢你……”

诺晓依哼哼一笑,说:“那今天晚上……”

“不行哦,这样的话对爱丽丝不公平,不是吗?”

诺晓依听后气呼呼地鼓着嘴,然后说:“忘了当初的约定了!那样的话……你亲我一下!”

看着扬起脸求亲吻的诺晓依,雾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样对爱丽丝也不公平呢,但是……”

雾弯了下腰亲吻着诺晓依。

迄今为止,事情的发展都按照雾所得到的剧本进行着。他用精神干涉装置控制了周边国家领导者的思维,让他们包围版南国,从而加速版南国内部的各项改革以及为版南国接下来的林风眠改革提供一个外部环境选择,毕竟雾也认为想要完成那样的改革的话最好的手段就是发动战争。同时他又用这个装置控制了欧阳寻的思维,然欧阳寻挑起欧阳踏雪事件,这好让珏加速激活欧阳踏雪体内的禁断以及将他体内的戒指拿到手。甚至是让诺晓依在海祭结束前对珏进行的狙击和在欧阳踏雪被绑架后的狙击掩护。至于欧阳踏雪被绑架的狙击事件,是雾出于对欧阳踏雪生命和贞洁的保护以及推进下一步计划的准备。每个人都在他该站的地方进行着表演。

隆,这仅仅是个开始,今天的事情,算是我还你的……

就在珏离开的这天夜里。

在神域摘星阁的花园里,凯罗门正看着练剑的阿克西亚。

他盯着阿克西亚看着好一会儿,然后说:“阿西亚,过来。”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凯罗门开始叫阿克西亚叫做阿西亚。

阿西亚收好了剑,然后走到凯罗门身边。

凯罗门坏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腿,然后说:“坐。”

阿西亚盯着凯罗门看了一会儿,在发现自己拗不过凯罗门后只得很害羞地坐在了凯罗门的腿上。

凯罗门从后面抱住阿西亚,然后说:“啊~过几天要去凌云开会呢,你也一块儿来吧。或许你能见到龙族公主。”

“龙族公主?!”阿西亚一时间不知所措,上一次见魁魇的妻子的时候可是把她搞得够呛,这一次又要见龙族的公主,那不是要要了她的命?!

“没事的,龙族的公主平日都被敖业关在凌云,没见过什么东西,就算是你说一些比较平常的话的话她也会感兴趣的。”

是深闺大小姐吗?……

阿西亚想。

就在这时,凯罗门突然小声说:“阿西亚,我问你,你的剑术是谁教你的?为什么这剑术这么熟悉?”

“嗯……是在认识你之前结交的一个人,一路上照顾了我不少。”

“哦?那真是要谢谢他呢……他长什么样?”凯罗门问,从他的口吻中听不出什么嫉妒或是生气,只是单纯的好奇。

“嗯……银头发,然后还有一双很吓人的血色眼睛。”

“嗯?!”凯罗门很是惊讶地小声吭了一下,然后又问:“他,叫什么?”

“珏,他叫珏。”阿西亚说。

“珏?!”凯罗门听后声音变了,变得很可怕。他怀抱阿西亚的手臂开始用力,勒得阿西亚喘不上气来。

“怎么可能?!”凯罗门低语道:“他明明……”

就在凯罗门打算否认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先前在龙城见到的银色身影。

“凯罗门?”阿西亚小声问,她没想到凯罗门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看来这次是必须要去一趟龙城查个清楚了……”凯罗门低语道。

而与此同时,在魔域的光华殿。

魁魇翻开了自己手中的《无名法书》。

“这是……”魁魇看着《无名法书》中的内容——《无名法书·灾典——天之篇》

“虚无生混沌、混沌生万物。一切皆可归于混沌,但创造混沌之人并非混沌,而生于虚无,其为造世者。

造世者是完美的,其余万物皆有瑕疵。造世者观察着自己创造出的东西,但同时又因为自己创造出的物体不去相信自己而感到愤怒,因而,它们选择了一个方法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灾。

在代表了造世者的意志,代表了造世者的强大,同时也忤逆着造世者,反抗者造世者。

不过造世者以此为乐,他们默认了灾的肆意妄为,他们渴望着灾能够成长到能够与自己对抗的地步。

但是他们没能如愿,因为被创造之物永远都不能超越其创造者……”

魁魇皱了一下眉,然后就将《无名法书》给合上了。

什么“灾”不“灾”的,灾难不是自然形成的吗?

就在这时,有人走到了魁魇的身边并伸出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还没睡?或是说我吵醒你了?”魁魇问。

“不是,只不过正好在中途醒了。”手的主人魋烨华问,然后她看着魁魇手中的《无名法书》,“怎么,又在看《灾典》吗?”

“嗯,”魁魇点了下头,“有很多不解的地方啊……看来是要去一趟龙城了……”

自然,这次熬夜的人并不止这么几个。

在三界的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大人,您还么睡吗?”有人站在一名女子的身后问。

这名女子打理着自己由黑变为银白色再转为透明的头发。

“嗯,现在要好好打扮一下呢,到时候要见夫君呢。”女子说。

“那您能与他相认吗?”

“不知道。”女子无所谓地说,“但是总归要去一下啊。”

“您以前是都不去这种回忆的……看来您真的很重视您的丈夫啊。”

“是啊!”女子笑着说:“龙城吗?……我得有一亿多年没去吧了……”

推荐阅读:

全家穿越后爹娘只想种田养猪 日居月诸! 皇帝竟是我老婆?! 深山修道的我被女主播曝光 从一人开始的配角 扮演塔寨东叔卖冰糖,戏假成真了 影视:长的太凶,开局反擒拿汪新 我,截教大师兄,加入聊天群 漂亮哥哥住隔壁 风流国医 盘点崩铁原神短视频:全员破防 护短娘亲:极品儿子妖孽爹 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 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国师,公主又见鬼了 鲜血王朝 在顾神心上狙一枪 科学修仙时代 说好人死如灯灭,你转生不死? 遥想当年青衫薄 枭雄巅峰之路 今天领导高兴了吗?[穿书] 西游归来之都市鬼仙 妄想打金团 末日之最强觉醒者 召唤圣人 倾城第一懒妃 和结婚对象成为室友之后 俗主 狐尾女提刑 神农仙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