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当工具人

0当工具人

夏尼带着珏去找冰千鸟,路上两人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你现在在凌云干什么?”珏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以后我是要接管武龙领的,所以我现在在凌云担任烬锽的秘书,同时也借这个机会完成未完成的学业。”

“这样啊……”珏说。

“是啊,不过你可真是给了我不小的压力呢。”

“压力?”

“我虽然是烬锽的秘书,但同时也担负着补充的作用。我所补充的位置是你的位子,我可是帮你干了不少的工作呢。没想到你的工作量那么大,而且烬锽吊儿郎当的,老是喜欢把工作放到我身上,真是累死人了。”夏尼说着就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在哪儿都一样。”珏说,“我在版南国也是忙这忙那的。”

夏尼会心一笑,然后就没再说什么。

珏在周围看了看,然后哼笑了一下,说:“千鸟还是用这样的香水吗?不,还是说她的体香就是这个?”

夏尼听后一脸嫌弃地说:“珏,你记住了千鸟的体香了吗?好,好恶心啊……”

“嗯?”珏转过头看着夏尼,然后说:“算是吧,毕竟要是眼睛坏掉的话就要靠声音和气味进行判断了,顺带说一下,你身上以及敖丽她们身上的气味我都记住了。真是难以相信,王种不愧是王种,身上的体味都是香的。”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夏尼摆出了一副算不上是真心厌恶的表情说:“你还真是恶心啊,怎么?凡是个女龙你就要闻一闻?好恶心啊,别被别人当作是变态啊。”

“被人当作变态吗?也罢,无所谓啊……不过不仅仅是女的,我说的是你们,包括嬴宁和烬锽。”珏理所当然地说。“顺带一提,嬴宁身上有种椰子的味道,虽然我觉得嬴宁那家伙喜欢吃椰子罢了……嬴宁喜欢吃椰子吗?”

夏尼听后整个人微微打了个寒战,说:“你这家伙啊……嬴宁哥倒是没吃过椰子。”

这时候,从街角正好走出来了一个金发女子。

“嗯?”金发女子冰千鸟看着珏,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

“你是……珏?”冰千鸟揉了揉眼睛。

“对啊,活着的。”珏张开手说。

“你回来了?!”冰千鸟不敢相信地问。

冰千鸟表现得很兴奋,要不是碍于夏尼在旁边的话估计早就抱上珏了。

但是和夏尼相类似的,冰千鸟在看到珏的手之后眼睛中就闪过了失神的情感。

珏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找冰千鸟要证明。

“开个证明呗。”珏说。

“证明?什么证明?”冰千鸟问。

“啊,进入仓库的证明。”珏说。

“一回来就被道龙当成下手使唤了?”冰千鸟拿出纸张,运用法术在上面浮空造字。

“别这么说,我个人也是很喜欢干着活的。”珏说。

冰千鸟看了眼珏,然后问:“那么我现在要走一下程序。是谁让你去仓库的?”

“道龙。”

“目的是什么?”

“参加法器的鉴定以及危险排查。”

“你在龙城的身份是什么?种族是什么?啊,种族的话我替你写……人族了,可以吧?”

一听到人族,珏的眉毛跳了一下,夏尼也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地失落地低了一下头。

“可以……我的身份是掌司。”

冰千鸟点了一下头,然后说:“好了,办完了,你可以拿着这东西去找仓库的管理人员了。”

珏接过了冰千鸟递过来的文件,然后微微一笑说了句谢谢后就离开了。

珏走远后,夏尼和冰千鸟相互看了看彼此。

夏尼看了眼冰千鸟,然后问:“千鸟,你为什么不在办公室?这时候你一般都会在办公室里窝着吧?明明现在是最忙的时候……”

冰千鸟自嘲般地笑了一下,然后说:“听某个爱骑老虎的元气妹说有个通缉犯回来了,于是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啊没想到……”

“你也看到了?珏的手上……”

冰千鸟用手指抵住了夏尼的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夏尼也明白了冰千鸟的意思,于是停住了要说的事情。

或许,对现在的夏尼和冰千鸟来说,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吧。

珏来到了原先被拦截的关卡处,然后在出示了自己的通行证明后成功地进入到了仓库里。

来到了魔导学园的仓库后,珏微微感叹了一下这里。

仓库是和版南国图书库一样的构造,是一个垂直结构。并且存放的物品也由物品的危险程度向下排列。

这里已经有一些魔导学园的人在研究东西了。

珏瞥了几眼这里的东西,然后轻蔑地笑了笑。

这些东西的构造和工作原理都太简单了,没什么挑战。可是这里的研究人员还在不断地研究着这些法器或是药剂的构造或是原理,这让珏有种再看孩子胡闹一样的感觉。

这时候,珏看到了道龙的背影,他正在和一个人进行着交流,看上去好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这件法器的构造有些矛盾,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多出来这么一个没有用的回路。”研究院抱着一个法器说。

“既然神族是这么设计的,那么就有它的道理吧。”道龙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法器。

“当然是为了防止大量的法术能量流入同一个干路而导致暴走啊。”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在后面说。

道龙听后转过头去看着珏,然后喜出望外地说:“你可算是回来了!”

“哟,老不死的,你还真是没我想象的那么优秀啊。”珏毫不收敛地讥讽着道龙。

“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我……来帮我看看这个东西吧,我想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道龙说着就将那个法器放到了珏的手上,然后他还嘱咐身边的人将其他的人也给叫过来学些学习。

珏看着手上的法器,时不时地敲一敲或是锤一锤。

“说说吧,刚才你是怎么解释这个分支回路的?”道龙问。

珏看着法器,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就是那个回路,太短了的话,烧掉了,然后就坏了,暴走,完毕。”

听着珏这样笼统的描述后,周围的人都看傻了,那些研究人员都僵住了手,停止了记笔记。

“额……你能说清楚一些吗?这里的人多少都是凡域这边法器领域的佼佼者,你不能这么敷衍啊,我多少也是在他们面前吹过你的。”道龙说。

珏听后有点不耐烦地挠了挠头,说:“好吧……”

差不多过了近一个半小时,珏将手中的粉笔一扔,然后问:“怎么?听懂了吗?”

现在这帮人在魔导学园大学部的教室中,原先的研究员们坐在教室的内部。在珏的身后是被写了满满八块黑板的法器理论。

这些研究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安全不制造该怎么办。

既然道龙说要讲的详细一些,那么珏就照做了。于是珏就带着这帮人找了间教室,然后对他们就法术回路干路荷载;理论进行了简单的讲解,但是没想到这所谓的“简单”讲解,也到了这般恐怖的地步。

一开始,还有一些在这里上自习的法器系的学生在听说了有个大师要在这里讲课后很兴奋地留下来打算旁听,但是仅仅过了几分钟后就被珏讲课的高难度给劝退了。

其实那些研究员何止不是打算逃走了呢?但是他们多少都是高才生出身,而且道龙也在这里,想走也走不了啊。不过有些摸鱼的女研究员倒是出于看珏而在这里继续接受煎熬的。

“那个……珏……等一下,‘珏’是您的姓氏吗?”有人举了一下手问。

珏摇摇头,说:“不,我叫珏,单纯的珏罢了,没有姓氏。叫我珏就行。”

“好吧……那个,珏。我想问一下这个法器回路空间节点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和设计冲载没有关系?这和我学的不一样。”

“不一样吗……”珏看了眼道龙,然后说:“以你们现在进行的五级法器来说的话确实是正确的,因为五级法器的运作主要是看设计冲载能不能保证力量能顺利地沿着回路进行运作,也就是看回路的结构能不能承受住能量的冲击;但是五级以上的法器就不一样了,它们的能量回路主要是看能不能承受住更多的力量的冲击,看的就不再是原先的结构原理,而是看回路的本身了……明白了?”

研究员听后还在反应着,这时候又有另一名研究员提问了。

“那么这个回路的冲击取决于什么?”

珏打了个响指,说:“好问题。这个冲击主要看的是材料的选择与融合。当然了,在这里我不能给你们解释,毕竟就算是要简单解释的话也要花近三年的时间才行。”

“但是,”又有一名研究员问了,“神族给的法器是属于三级的法器,但是为什么会有五级以上法器的设计?难道说神族已经掌握了五级以上法器的制作了吗?”

听了这名研究员的提问后,其他的研究员都看着珏,珏的回答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珏看了看将桌上的法器说:“理论上来讲神族离着五级法器的突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起码她们走得比你们远。只不过他们对法器的认知和你们是相似的,因此并不能突破五级法器的瓶颈。”

听了珏的话之后,人们开始议论了。

就在这时,有人举了一下手。

“珏大人,我想问一下,既然您对法器有这般见解,那么您,是否研究出了五级以上的法器了呢?”

这人的话令全场瞬间安静,所有人包括道龙都在看着珏,等带着珏的回复。

珏倒是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淡淡地说:“到饭点了,我先走了,下午再聊,拜拜~”

说完,珏就离开了教室。

“什么嘛!到底有没有研究出来啊!”人们不满地看着密密麻麻的黑板。

道龙却在这时呵呵一笑,然后起身说:“是到饭点了,该走了。”

见到道龙也没有追究此事,研究员们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不过,写有珏笔记的黑板被秘密运送到了青龙寺进行保存。

珏又回到了仓库中进行鉴别。

“垃圾,垃圾……垃~圾。”珏看着身边的法器不屑地说。

“珏大人,您能看一下这个法器是怎么运作的吗?”

“珏大人,请问一下这个药剂的成分可能是什么?”

“珏大人,这个回路的设计是出于什么原理?”

先前的研究人员接二连三地询问着珏关于送来的东西的问题。

珏虽然很不耐烦,但还是详细地讲解着关于这些东西的事情。

经过了好几个小时的煎熬后,珏终于得到了一个独自挑拣的机会。

珏看着这些东西,然后他的眼睛突然被一件物品给吸引了。

“这个是……”珏从箱子中拿出了一个像是水晶球一样的东西。

透过精灵眼的他看到了水晶球中的复杂的回路结构,但是珏却从这回路中看到了这个水晶球并没有杀伤的功能。

啥?为什么没有杀伤的功能?明明这是一个七级的法器啊!

可是珏一想,神族明明是不会将五级以上的法器给送出去的,所以这个应该不是神族送过来的。

“那会是谁送过来的呢?”珏自言自语道,他打算启动这个水晶球,看看这里面到底放着什么。

根据珏的推断,这里面应该是存放着一条信息才对,但是这里面的信息量超大,应该是类似于一种故事一样的东西……

正当珏要打开的时候,道龙过来了。

“这里的东西可是要在以后放到我们这里进行使用的,现在你还不能使用哦。”

珏盯着道龙看了一会儿,然后放下了水晶球。

道龙看了一会儿,然后问:“怎么?这个是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珏点了点头,然后说:“七级的法器。”

“七级法器?!”道龙听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七级的法器可算得上是凤毛麟角了。

珏推开了水晶球说:“先别激动,这东西只不过是个非杀伤性的法器罢了,没有任何的实战作用。”

“那也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啊!”道龙说道。

百兵阵时候的那些件暴走的魔法弓虽然也是超出了五级法器的东西,但因其危险性而被永远封存在了青龙寺地下仓库的深处。

“随你的便……”珏随口说道。,然后珏就打算离开。

“对了珏,有件事情想要询问一下你。”道龙叫住了珏。

珏回头看着道龙,示意他问想要问的事情。

“你,会创造五级以上的法器吗?”

经过观察珏的种种表现,道龙越发地认为珏是掌握着五级以上法器创造技能的人!

而且……

道龙回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的历史——亚特兰蒂斯首席法器工程设计师:那个创造出了无数八九级法器的人,法器原理的鼻祖!

“你猜呢?”珏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拍掉了上面的灰尘后就走了。

道龙看着珏远去的背影,他有种预感——自己离着揭开珏真正的面目不远了。

珏、银白之灾……果然,相比于银白之灾,我还是更喜欢和你呆在一起啊……

道龙摇摇头,从地上捡起了那个被珏称作是七级法器的水晶球。

叛逆监视者送来的法器吗?得亏这一次他们送来了一个正常的法器啊……以往送来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法器。玄冥吗?真不知道叛逆监视者选她当做领导人是好是坏……反正叛逆监视者是带来了不少的好东西,不过坏东西也不少啊……

道龙将手放到了水晶球上,但是他明没有从叛逆监视者那边得到关于这个水晶球的任何信息,也不清楚这东西的作用以及使用方法。

意外中,道龙将水晶球内部的机关给触发了,他启动了水晶球!

伴随着水晶球中出现了像是星云一样的流动物体后,道龙的精神进入了恍惚。

几秒后,道龙缓过神来,他惊讶地看着水晶球。

这个!这!

道龙的手颤抖着,他认为这件事情必须向龙族上层以及龙王反应——关于水晶球中封藏了一部分有关珏过去故事的事情!

推荐阅读:

一心成为黑月光,娘娘她步步高升 原神崩铁:我第二任开拓星神 被我杀死的前夫也重生了 全球沙化,我能操控沙子 神奇宝贝:逆袭 霸道人生 影视庆余:开局召唤不良帅 无尘仙师 路人阴暗批她狂点语言天赋 骑士:开局成神,打造至高世界 兽世娇宠:生下福崽崽后我躺赢了 吴北良三界新圣主 反派:学姐竟是未婚妻 排球:春高冠军黑狼日 封神从女娲宫加点开始 穿越三国之魏主曹昂 禁止诱哄小可怜反派[快穿] 关于我cos织田作却变成魔法少女在异世界出道这件事 我在日本战国当领主的日子 偏执沉沦 带着逆水寒手游系统穿到咒回 作为系统,必须敬业[GB] 从炼蛊开始肝成道君 沧海一粟非尔尔 龙珠:从拯救赛亚人开始 泼刀行 网游武侠之开局武大郎之我欲逆天 影帝他总想亲我 神交系武道 多日,多情 书籍1424584 什么,我当责任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