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找欧阳踏雪去

0找欧阳踏雪去

事情发生在珏从冰千鸟那边得到证明之后。

冰千鸟和夏尼只见没有任何对话,两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着。

就在这时候,敖丽骑着素风冲了过来。

“夏尼姐!千鸟姐!你们在这边?!”敖丽没有从素风身上下来。

“敖丽?你又在凌云里瞎跑啊?真是的,你应该注意一下,要是撞到人了怎么办?”夏尼对着敖丽就是一顿说教。

可敖丽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听夏尼把话讲完,她挥着手说:“我找到了,找到那个叫欧阳踏雪的出处了!”

冰千鸟和夏尼听后相互看了看。

欧阳踏雪这个名字她们并不陌生,毕竟是打珏去版南国后她们听到的第一个女性的名字。

三人就这么去找欧阳踏雪了。

根据敖丽刚刚得到的消息,有一名叫做欧阳踏雪的人以珏家属的身份住到了珏刚分到的公寓中。

“如果人家真的是珏的家属怎么办?”夏尼问。

“到时候再说,还有啊,别老是抱着那么乐观的心态看问题,你忘了当初接电话的女的是怎么说的了?说珏是她的主上!”冰千鸟像是要去吵架一样地说。

敖丽在途中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她的表情很微妙,好像很期待夏尼或是冰千鸟能和那个叫做欧阳踏雪的人吵一架的样子,而且有种幸灾乐祸的气氛围绕在敖丽的身边。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途中,她们遇到了娜尔。

“你们这么急是要去哪?”娜尔看着在路上狂奔的三人。

平常能够在凌云中撒欢跑的人除了小孩就是敖丽或是骑在素风背上的敖丽了,夏尼和冰千鸟平日走路都是很稳重的,并不会想现在这样疯跑。

“娜尔姐,你也来吧!”敖丽边跑边说,“我查到了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谁啊?”娜尔一愣,毕竟当初进行弹壳检查的时候她并没有在场。

“就是当初那个接电话的女的啊。”

“来嘞。”经敖丽这么一提醒,娜尔直接反应过来并跟上来了。

此时,娜尔和敖丽都有同一种幸灾乐祸的气氛。

“到了!”敖丽刚一停下就让素风站在她的前面充当掩体。

虽然看上去挺傻的,但夏尼她们都已经习惯了敖丽的做事风格。

现在,一行人站在珏被分配到的公寓楼前。

在珏的房间内,欧阳踏雪已经打扫完了。

“这样就差不多了吧……”欧阳踏雪一扭手中的抹布松了口气说。

欧阳踏雪刚来到房间的时候就被那厚厚的一层灰尘给吓到了,虽然珏的房间是刚分配的,但这个房间在被分配给珏之前可是没有任何住户的,差不多被闲置了几十年了。

欧阳踏雪不得已只能打扫房间。有过侍女经验的她很快就把房间给打扫好了。

但是有些事情让她甚感奇怪——珏如果是龙族的官员的话,为什么他的房间在被分配的时候没有进行打扫?那不成龙族还打算让珏这一介官员亲自打扫不成?再者,欧阳踏雪在进来的时候发现珏的行李就和么被随意地扔在地上,完全不象是经过轻拿轻放的样子。

主上在龙族到底是什么地位?明明在版南国被吹得挺厉害的……说不定他在龙城混的很不好?不对啊,那样的话当初龙族是不会派军进行压制的……搞不懂……

欧阳踏雪放好了抹布,打算先休息一会儿,毕竟这几天她累得够呛。

可她刚打算休息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嗯?会是谁?主上吗?

欧阳踏雪一边应着一边打开了门。

“你们是……”欧阳踏雪刚一开门,就看到四名女性正堵在门口。

“你就是欧阳踏雪?”敖丽见到欧阳踏雪后问。

“是我没错……你们是……”欧阳踏雪环视着身边的女性们。

夏尼微微前进了一小步说:“我叫嬴·夏洛特·奥尼尔。”

“嬴·夏洛特·奥尼尔……不是嬴·夏洛特·雷比翁吗?”欧阳踏雪小声问。

“嗯?当初是你接的电话吧?”夏尼诧异地问。

欧阳踏雪点了点头。

“我当初是这么介绍自己的?说我叫嬴·夏洛特·雷比翁?”夏尼问。

欧阳踏雪点点头。

“我还查了好几天看看有没有雷比翁这个姓来着……”欧阳踏雪低声说道。

夏尼愣了一会儿,她也试图回想一下自己当初是怎么进行自我介绍的。虽然想不起来,但她记得当初自己确实是挺慌张的,难不成说错了名字?

就在夏尼还在回忆的时候,敖丽挤过来将手放在欧阳踏雪的脸上揉来揉去。

“喔~!这没想到啊,竟然还有这样等级的人族!你这是天生的吗?天生长这样的?”敖丽眼睛放光地说。

“啊,这是我天生长得,而且……可以往后一下吗?”欧阳踏雪轻轻推开了敖丽。

对于根本就没有认识的人来说,欧阳踏雪很不喜欢这种肢体接触。

“欧阳踏雪,你好。”冰千鸟说。

“啊,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珏的……珏的上……”冰千鸟说着就皱了皱眉,说真的,她还真的不好定义自己和珏的关系。

真的,这么说一点暧昧的成分都没有,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欧阳踏雪以外的人都没法给自己与珏的关系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因为珏压根就没有说过自己和她们的关系定义,从珏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就像是这几人的侍从一样,连朋友都算不上。

“珏是我门派的掌门,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聊一聊。”夏尼说道。

欧阳踏雪听后不失礼貌地笑了笑,然后说:“实在抱歉,我这边还有工作要做,没时间回复您的邀请。”

说着,欧阳踏雪就打算把门关上。

“诶!等等!”敖丽赶忙伸手打算拦住欧阳踏雪的关门。

“很危险啊!会挤到手的!”欧阳踏雪用门轻轻夹住敖丽的手说。

“你明知道很危险还用门夹?!”敖丽大声说,她的手部皮肤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痛。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有什么事情请找主上谈!我只是办事的!”说着,欧阳踏雪就稍微用了点力。

“啊!!疼疼疼!”敖丽眼里泛起了泪花。

“还请回吧!”欧阳踏雪说,但是她的门怎么也关不上了。

冰千鸟正一只手撑着门不让欧阳踏雪再用力关门,敖丽则借此机会将手拿了出来。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明明知道危险还要关门?!你想夹断我的手吗?!”敖丽一边搓着手一边说。

“明明是你们的不对!初见之人,为什么这样套近乎?!是不是有什么坏事要做?!”欧阳踏雪在门里大喊,“你这个年纪的人应该去好好上课,而不是干这种事情!”

“你这家伙!连你也说我又翘课的事情吗?!”敖丽听了欧阳踏雪的话之后很是激动。

“诶?”听了欧阳踏雪的话之后,夏尼她们才反应过来欧阳踏雪把她们给误认为是坏人了。

“欧阳踏雪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夏尼这时候探过身子说:“我们都是珏的同伴,所以你不需要害怕。”

“让主上跟我说,要不然我是不会相信你们的!”欧阳踏雪依旧用力关着门,但奈何她的力气根本就赶不上冰千鸟的力量。

“欧阳踏雪小姐,请看我的眼睛。”夏尼瞪着,屋内的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看向夏尼,她的力气瞬间小了不少。

“你是……龙?!”欧阳踏雪一屁股坐在地上,她颤抖着身体看着面前的夏尼。

“不仅仅是我,而是我们。”夏尼指了指身后的冰千鸟她们。

冰千鸟她们眼睛上戴着的化人瞳给拿了下来,一双双龙的眼睛看着欧阳踏雪。

“你们……”欧阳踏雪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夏尼她们身上的压迫力了。

身为低阶种的欧阳踏雪自然承受不住来自龙族这样王种的强大压迫力。

欧阳踏雪坐倒在地,她惊恐地看着夏尼她们,说起来这一天还是欧阳踏雪第一次与王种进行接触。在这个遍地都是王种的凌云,欧阳踏雪的处境就像是在大象群中的老鼠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接受这来自龙族的压迫力。

“你不要怕,我们只不过是想要和你聊聊。”夏尼说着就想要将欧阳踏雪扶起来。

“别说废话了,干脆直接把她带走就是了!”娜尔的耐心显然已经到了极限,她打算冲过去直接把欧阳踏雪给拉起来。

“别过来!”欧阳踏雪伸出手进行防御。

无意中,欧阳踏雪的自我保护欲激发了体内的禁断。

强大的黑气冲击从欧阳踏雪的手中喷射出来,一下子就将夏尼以及她身后的冰千鸟她们给冲倒。

欧阳踏雪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扶着额头勉强站起来的夏尼她们。

“额……刚才是什么?”娜尔皱着眉问。

“不知道,但是好不舒服……”敖丽用手揉着太阳穴,“身体飘乎乎的,但是又好沉……”

冰千鸟和夏尼虽然很快站了起来,但脸色也很苍白。

“千鸟……”

“啊,脉络被切断了……”冰千鸟像是犯了低血糖一样垂着身子说。

欧阳踏雪看着自己的手,同时那种常有的撕裂痛和恶心感出现,但是这一次要变本加厉一些。

欧阳踏雪捂着嘴缩着身子,看着很是痛苦。

两方人就这么僵持着。过了得有一个多小时,夏尼她们身上的脉络再次连接,欧阳踏雪也从副作用中恢复了回来。

“好吧,欧阳踏雪,这次我再一次邀请你与我们谈一谈。”夏尼说。

欧阳踏雪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点了点头。

几人来到了一处咖啡屋,夏尼她们为欧阳踏雪点了一杯咖啡,但是欧阳踏雪并不是很领情,她一直坐在座位上直愣愣地盯着杯中的咖啡,一句话也没说,一点动作也没有。

敖丽她们趁着欧阳踏雪发呆的时候说起了悄悄话,主要还是对欧阳踏雪相貌的评价。

夏尼她们相互看了看,然后夏尼用勺子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杯子,吸引了欧阳踏雪的注意力。

“额……再次介绍一下,我是嬴·夏洛特·奥尼尔。”

“我是冰千鸟。”冰千鸟紧接着夏尼说。

“我叫敖丽。”

敖丽说完后就是一段时间的空白。

为了缓解尴尬,敖丽轻轻碰了一下玩手机的娜尔。

“啊?!啊,”娜尔反应过来后说,“我是查理·娜贝特·米歇尔……虽然我是过来蹭吃的罢了。”

欧阳踏雪环视了一下说:“我叫欧阳踏雪。”

话题又一次中断了,看来欧阳踏雪对夏尼她们的警戒很高。

“那个……”夏尼说:“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一下。”

“是什么呢?无……夏洛特小姐?”欧阳踏雪说。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思维,刚才欧阳踏雪差点就把夏尼叫成了“无脑妹”。

“珏他在版南国怎么样?”

“传奇人物吧。”欧阳踏雪说,“听小道消息说版南国的上层还打算让珏留在版南国,对此还开出了丰厚的承诺。”

“丰厚的承诺?”夏尼她们看了看彼此。

“是什么呢?”敖丽问。

“很多,都是一般人不能拒绝的东西,什么金钱、地位、权利、爵位亦或是异性。”欧阳踏雪平静地说。

冰千鸟点了点头,然后称赞道:“不得了啊,珏竟然连这些东西都能拒绝。”

“主上是个寡欲的人。”欧阳踏雪像是拆冰千鸟的台一样说。

“这一点我知道。”冰千鸟或许是听出了欧阳踏雪的目的,于是立刻接了一句。

看着快要吵起来的人,娜尔这时候转移了一下话题,“欧阳踏雪小姐,你先前打出的黑气是什么?”

欧阳踏雪听后看着她们说:“这是主上收留我的理由,他说我体内拥有着一件僭越者法器——禁断。”说着,欧阳踏雪就在手中凝聚起了黑气。

“禁断?僭越者法器中没有这个法器啊……”冰千鸟疑惑地说。

敖丽和夏尼看看彼此,然后异口同声地说:“还真有?”

“嗯?你们知道禁断是什么吗?”冰千鸟听到夏尼和敖丽是这个反应后就转过头去问。

“啊,只不过是听珏说过这件事罢了。”夏尼说。

“嗯?什么时候?”冰千鸟追问道。

“是……以前的妖邪事件罢了……”夏尼说。

“哈~妖邪事件啊……”冰千鸟发出了酸酸的声音。

敖丽和娜尔这时候像是吃瓜群众一样看着微微不满地冰千鸟和尴尬地笑着的夏尼。

就在这时候,欧阳踏雪身上的后遗症出现了。她紧锁眉头并捂着嘴,一副想吐的样子。

“你没事吧?”夏尼见到欧阳踏雪的异样后赶忙过去扶她。

“没什么……习惯了……”欧阳踏雪蜷着身子微声说。

“你先前在公寓的时候也是这样,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医院呢?”冰千鸟这时候也走了过来。

娜尔也有要上去帮忙的趋势。不过只有敖丽皱着眉头,有些忧虑地看着欧阳踏雪。

或许是注意到了骚动,店长过来看了看。

店长是名老年人族男性,他过来看了一下,然后说:“别在地上坐着,地上凉,怀孕的人不能坐在地上的。”

“诶?”听了店长的话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只有敖丽抱着头大喊着“我就知道”。

夏尼看着欧阳踏雪,然后颤巍巍地问:“这……真的吗?你有……珏的孩子?”

“说起来珏的手上还戴着戒指,所以是不是……”冰千鸟也说着她注意到的东西。

“不是吧?珏那家伙出了趟差就当爹了?”娜尔瞪大了眼,她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该吃瓜。

“我没事……”欧阳踏雪蹲在地上说。店主听后就嘱咐了几句以前他妻子怀孕时候的注意事项后就离开了。

“真的没问题吗?”夏尼问。

虽然现在的夏尼宛若受到了晴天霹雳,但她还是关心着欧阳踏雪的状况。

“不是……”欧阳踏雪捂着嘴站了起来,她微声说:“我没有和主上发生关系,身体的不适是由于提取禁断而造成的。至于主上手指上的戒指,你们还是问他吧。”

“诶?不是啊,吓死了。”敖丽听后趴在了桌子上。

夏尼和冰千鸟也像是松了口气一般。

欧阳踏雪看着夏尼她们,然后问:“请问你们和主上的关系是什么?看上去你们好像都很关系主上。”

听着欧阳踏雪的发问,敖丽、夏尼以及冰千鸟都哑语了。不过在一旁高喊“我对那家伙没感觉”的娜尔被她们给晾到了一边。

欧阳踏雪看着夏尼她们。

“那么欧阳踏雪小姐呢?”娜尔受不了这气氛,于是向欧阳踏雪发起了攻击。

“你是什么意思呢?”欧阳踏雪有些不解。

“欧阳踏雪小姐又是怎么看待自己与珏的关系的呢?单纯的主仆?如果珏和另一个女性结婚的话你的立场又何在?”

听了娜尔的提问后,欧阳踏雪显然陷入了迷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娜尔的问题。

敖丽见到这个机会就偷偷地从座位上下来,然后叫来了素风。

“敖丽!你要干什么!?”冰千鸟见到敖丽的举动后大声问。

“额……去,去找珏……”敖丽受不了突然投来的目光,只能老实交代。

“一起。”夏尼起身说。

推荐阅读:

蓬莱指路人 宠妾灭妻?侯爷重生后太惧内了 手握剧本的我拐跑了男主的贵人 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 苍天授箓,道爷我成了 ABCDO 我,北凉王一统九州 这个三国不对劲 变身白毛御姐,女朋友更兴奋了 开局一把斩魄刀,打造最强雾隐村 教育专家出现后,母爱凋零了 李承乾李世民 直男穿书后被迫养男老婆 直播打造帝皇铠甲,国家疯狂打榜 开局绑定万界买菜APP搞玄学 完美:悟性逆天,在仙古创无敌法 火影:我尼卡不是唐僧,别咬! 死神:我的斩魄刀是电锯恶魔 第一提刑官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花神不花小王公 你们管这叫网恋? 位面育婴师 活爹!让你术前禁食,不是进食!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大宋小商圣 穿越之家有赘婿 欢颜如梦:总裁爆宠无度 穿成Omega后被猫标记了 绑定老祖宗,五旬老太在音综杀疯 女穿男之我被男反派撩翻了 春棠欲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