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搞错了

0搞错了

这一天将近结束,珏的法器检查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他坐在法器堆中研究着最后一批法器。

“珏。”道龙这时候出现在了珏的身后。

“有什么事情?”珏问。

“啊,这边刚刚运过来了一批药剂,但是根据运送的人说,如果要进行检查的话就快一点,因为这些药剂需要快速保存起来,不然会变质。”

“负责药剂检查的人下班了?”珏问。

“啊,他们还有学院的工作要做,所以下班了。”

珏从法器堆里站起身来,然后对新进的药剂进行检查。

或许是因为在心里过意不去吧,道龙也过来帮着珏进行检查。

“哦~这是谁送来的东西?”珏吹着口哨说。

“怎么了?这是神族送给叛逆监视者的东西,打算借这次机会给叛逆监视者们……这批货物怎么了吗?”

“你可以看一下清单。”珏说玩就把手中的一两瓶药物放到了桌子上。

道龙拿出清单看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

“没想到神族什么都做啊。”

“或许是叛逆监视者要求的。”珏检查者其他的货物,“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现在叛逆监视者的老大脑子有问题吧?竟然那么随便。”

道龙点了点头,然后说:“是啊,现在叛逆监视者的统领者是玄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玄冥?”珏抬起了头,“确实,以她的性格……”

“嗯?你认识玄冥?”道龙从珏的话中听出了什么。

“啊,她……诶?!”珏突然感到自己脑海中的回忆景象变得模糊,他好像记得玄冥但又不认识玄冥……

【“我,我一定会救你的!”

“求求您!圣大人!救救珏吧!我愿付出一切代价!”

“现在……你变成了这样了吗?……算了,多少我的目的是达到了。我爱你,亲爱的,但是现在就让我们先分开一会儿吧,等到你成长到以前的样子的时候,我再回来……”

“司命大人,珏就拜托您了……”】

玄冥……这名儿……好熟悉……

珏揉了揉眼睛。

“不,我好像不认识玄冥。”珏说。

“是吗……”

珏起身走向另一边的货物进行检查。

道龙对已经被珏检查完的货物进行记录,然后进行着对这些货物进行封存的准备。

这时候,敖丽她们冲了过来。

“道龙!珏呢?”敖丽冲过来问。

“在……嗯?”道龙话说到一半就看着被娜尔拎过来的欧阳踏雪。

道龙走向欧阳踏雪。

“你的身上,有一股不纯的力量,在你身上有什么?”道龙问。

欧阳踏雪胆怯地看着道龙,然后微声说:“不纯的力量?是,是禁断吗?”

“禁断?”道龙看着欧阳踏雪,他没有听说过禁断是什么。

“道龙大人,所谓禁断是僭越者法器之一,只不过没有被人所记住罢了。”夏尼解释道。

“是这样啊,明白了……”道龙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但他的反应并没有太大。

毕竟道龙知道——珏掌握着很古老的智慧。

“你可以演示一下吗?”道龙问。

“可以啊。”欧阳踏雪说着就抬起了手,然后再手中汇聚着力量。

一团黑气出现在了她的手掌心,然后她像是在甩东西一样,将胳膊甩了一圈。

黑气伴随着欧阳踏雪手部的移动而留下了一条路线。接着,这路线就开始凝聚,然后固化。

最终,一把双头镰刀就出现在了欧阳踏雪的手上。

禁断的刀刃反射着夕阳那微弱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染血的刀刃一样。

“这个……”夏尼她们微微颤抖着。,就像是收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

道龙也在一旁凝视着那把双头镰,虽然不明显,但是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这对于刚刚获得再次现身于世间的禁断来说,这是它第一次与王种见面。而受到了禁断“背弃”的效果影响,身为王种的夏尼她们自然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没想到珏说的是真的,我当初还以为是他的疯言疯语呢。”敖丽看着禁断的刀刃,不敢放大声音地说。

一旁的夏尼也幅度不是很大地点了点头,像是害怕做出什么大动作而惊动了那把镰刀一般。

“啊!这!这把武器!”道龙这时候用颤抖的声音说,“没想到能亲眼看到最高级的法器!这!这件法器太完美了!”

道龙慢慢挪步到欧阳踏雪的身边,打算触碰禁断。

可是这时候欧阳踏雪却如同脱力了一般地跪倒在地。她用手握着禁断,将禁断当做支撑物以免自己倒在地上。此时的欧阳踏雪喘着气,脸色苍白,如同死人一般。

“实在抱歉……”欧阳踏雪说完就把禁断给收了回去,随后就瘫倒在地上,“我,我现在的体力已经不能支撑禁断存在这么长时间了……”

夏尼和冰千鸟走过去扶着欧阳踏雪,让她勉强站了起来。

道龙虽然有些失落,但也明白欧阳踏雪的不容易,因此仅仅叹了口气就说:“算了,多少有点收获。”

说到这里,或许人们忘记了这里的一个捣蛋鬼的存在。

敖丽趁着人们谈话的时候看这看那。只能说,拥有龙王血脉的人就是不一样,不但受到禁断的影响特别小,恢复得也很快,很快就能满仓库乱跑随意探索了。

“嗯?”敖丽这时候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一瓶药剂。

这个药剂用一个粉红色的瓶子包装给装了起来,但是在瓶子上面贴了两层标签——正面那层写着一些奇怪的东西,让敖丽根本就看不懂,不过看起来很温馨的样子;反面则是贴满了危险标志,同时还在男女性的标志上打了个叉,然后特意在男性的标志下打了个叹号。

“道龙,这是什么啊?”敖丽对这东西很好奇不过她能够猜出来一些关于这东西的作用,应该是和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有关的,毕竟上面的标识和烬锽给的游戏上的包装很像。

道龙看了眼敖丽那边,然后大声喝道:“别乱动!”

敖丽被道龙突如其来的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夏尼她们也好奇地看了过去。

道龙快步走到敖丽那边,然后将瓶子放到了另一个桌子上,说:“这是媚药。”

听了道龙的话之后,敖丽她们显然是没法接受,好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反应过来。

“啥?”敖丽一脸疑惑地歪着头问。

“我说过一次了,你应该听到了。”道龙说。

“为什么会有着东西啊?!”夏尼在一旁微微红着脸问。

道龙指了指瓶子,说:“叛逆监视者是对抗像是邪天最有效的人了,但是他们那少得可怜的数量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根据魔族和龙族的调查以及叛逆监视者自己的供述,我们认为是因为叛逆监视者们对异性的感觉太少了,他们出现了性冷淡的状况,因此叛逆监视者的整合者才会向神族提出炼制媚药的要求。”

“这,这样吗?”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夏尼还是多少接受了这个事实。

此时的夏尼和冰千鸟不知所措。欧阳踏雪更是对这件事情不感兴趣,因为这种东西她在版南国不是没有听说过,虽然有点都市传说的味道并带有一定的罪恶在里面,可在欧阳踏雪看来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一旁的娜尔和敖丽倒是兴致满满,她们想要触碰到那个药瓶,但被道龙拦住了。

“我说了,别乱碰!”道龙将手中的禅杖横在面前,挡着敖丽她们。

“诶?~碰一下都不行吗?”敖丽嗲声嗲气地说。

“难得能碰到真货,让我看看!”娜尔倒是有种要闯过去的架势。

道龙见自己拦不住敖丽和娜尔了,于是就用手中的禅杖照着两人的头就是一下。

被打到的敖丽和娜尔捂着头,眼里含着泪花看着道龙。

“这东西不能随便乱碰!龙性好淫,就算是女性也不例外。所以你们要是乱动而导致激发这药剂的功效的话,出于未来考虑,我到时候只能将你们给囚禁起来直到药效失效为止!”

听着道龙的严厉警告,敖丽和娜尔都收敛了不少。但是收敛归收敛,本性这种东西是难以改变的。

“这东西对所有种族都有用吗?”敖丽举了一下手问。

“理论上是这样的。”道龙虽然感到敖丽问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她的提问。

“那这个东西的药效会受到使用者力量的影响吗?比方说王种的上位和下位服用这种东西的话,会有什么不一样吗?”敖丽又问。

“这种东西激发的是身为生物的本能反应,再强的人也会受到本能的驱使的。所以如果有人服用的话,那么能不能抗住药效就要看个人的意志了。”

敖丽听后眼睛几乎放光地说:“也就是说,如果这东西给我叔叔使用的话,那么他就能找一个妃子了?!”

对敖丽来说,敖业能够找一个女性繁衍后代立下太子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这样的话她就能找个理由离开凌云,过一个悠哉快活的普通人的生活了。

“虽然你的提议很有建设性,但以吾王的意志来说的话,他是会压制下去吧。”道龙考虑了一会儿后说。

“呵,确实呢……”敖丽听后突然阴着脸说。

可就在这时,听了敖丽话后的夏尼和冰千鸟不约而同地小声说了句:“要是用在珏身上呢?”

话音落后,夏尼和冰千鸟彼此看着,然后尴尬地笑了笑。

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心意,可奈何珏对所有人都没什么兴趣,所以夏尼和冰千鸟都考虑过一种过激的手段——生米煮成熟饭。毕竟以夏尼和冰千鸟的立场来说,独自养活自己的孩子不算什么难事,因此单纯地出于血统考虑而不考虑婚姻的话,用这种手段也不是不可取。

不过夏尼和冰千鸟对对方尴尬地笑上可以看出,两人对这种想法的考虑仅仅出于幻想,并没有真心想过付诸实现。

就在这帮人还在讨论着这个药剂的时候,仓库处传来了一声巨响。然后剧烈的爆炸把什么东西从里面的仓库中给喷了出去。

那东西一路上将很多东西给冲碎,包括放着药剂的桌子。

“怎么了!?”敖丽她们很是惊慌。

只见在房间的一角,珏正像是死尸一样地倚着墙壁。

“珏!”夏尼想要冲过去看看珏的情况,但是被道龙给拦下来了。

“现在不清楚楚爆炸的原因是什么,有可能是因为触发了什么高危物品,因此不要随便过去!”

说罢,道龙就向珏那边走了过去。

珏倚着墙,垂着头,身后的墙壁已经出现了龟裂。

道龙慢慢走过去,然后用法术进行了检查。

“怎么样了?”冰千鸟焦急地问。

“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只不过他身上的药剂混得太厉害了,我并不清楚现在的珏会受到什么影响。”

珏因为爆炸而沾了一身的药剂,同时飞过来的时候也冲碎了不少的药剂,因此现在的珏浑身都湿透了。

敖丽这时候看了看珏,然后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那个……珏是不是把那个给喝了啊?……”

刚一听敖丽的话,人们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人们就发现了敖丽说的话的意思——珏的头顶上顶着破碎的媚药瓶。粉红色的液体从珏的头上流淌下来,并顺着珏的脸颊慢慢地流进珏的嘴里。

人们还在讨论的时候,珏醒了。

“额……”珏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然后扶着腰猛地一扭,将断掉移位的脊骨给复了位。

“珏,你没事吧?”道龙问。

“嗯……算是个失误吧。没想到那两种溶剂在混合的时候会发生爆炸,这一点我忘了,呵呵。”珏甩了甩身子,将身上多余的液体给甩了下去。

“靠,还得洗澡啊……”珏看着湿透了的衣服小声说。

然后珏指了指道龙身后的仓库,说:“不过不用担心,我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多少将剩下的药剂进行了保护。”

道龙看了一眼后说:“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珏微微一笑,然后一边甩着衣服一边看了看一旁的夏尼她们。

“哦,你们来了?干什么啊?这里不是你们这些不懂法器的家伙该来的地方啊……”珏说着就看到了欧阳踏雪,然后就苦笑着对夏尼她们说,“你们的行动力可以啊,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快地找到欧阳踏雪。”

就在珏一边说一边走向夏尼她们的时候,夏尼她们却躲在道龙身后往后退。

“嗯?你们怎么了?”珏见到夏尼她们的反应很奇怪后就满是疑惑地问。

“那个……珏,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敖丽小声问。

“不舒服?什么不舒服?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天天都不舒服。”珏莫名其妙地说。

“比方说,”娜尔在后面探出头来,“身体发热,精神兴奋,内心展现出很强的攻击性。”

珏听后皱了皱眉,然后说了句:“怎么听上去像是在说那种情况?”

夏尼见到珏的状态有些懵后,就微微向前走了一步,说:“珏,你好像把一些药物给喝掉了……”

珏听后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砸了咂嘴,随后马上摆出了一副吐东西的动作,“靠!怎么把那东西给喝了!”

“你知道啊……”娜尔在后面小声说。

珏拿出手帕,然后一个劲儿的擦嘴。等擦的差不多了,就对夏尼她们说:“没事啊,我多少是可以抵抗这种效果的,所以不要担心。”

虽然珏是这么说的,但夏尼她们还是有一种很矛盾的表情。

珏也没有再去管太多,于是就看了看手机,说:“时候不早了,该撤了。那啥,道龙,这些东西你就自己收拾吧,我明天再来,几点到的话……看我的心情吧。”

说完,珏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打算离开。

“走了欧阳踏雪。”珏在快要走过正在发呆的欧阳踏雪的时候用手刃轻轻打了一下她的头以示提醒。

可就在这时候,珏被夏尼和冰千鸟给拦住了。

“珏,有个问题我很想要问一下你。”夏尼说。

“是什么呢?”珏问。

“你手上的戒指。”回答珏的不是夏尼,而是一旁的冰千鸟。

“什么?这个吗?”珏将戒指亮在了夏尼和冰千鸟的面前。

第一次细细审视戒指的夏尼和冰千鸟,甚至是一旁吃瓜的敖丽,都看的入迷了。

这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了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高台、欢呼、宏大雄伟的宫殿、成群的人群、一名帅气并带有威严的青年以及一份难以言表的敬仰爱慕之情。

“多少算是我的一个饰品吧,怎样?好看吗?”珏问。

“嗯?啊……好看是好看……”反应过来的冰千鸟精神恍惚地说。

“但是……”夏尼像是在询问期末考试成绩一样地问道,“你手上的戒指仅仅是为了好玩吗?不是带有什么特殊意味戒指吧……”

珏摇摇头表示否定。

夏尼和冰千鸟的不安的源泉珏差不多猜到了,不过珏并不打算澄清自己对夏尼她们的心意,因为经过了噬刃事件的洗礼后,珏的心有了些许改变,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向着好的方面转变,而是对如果当一个人渣的感觉产生了好奇感——既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那么有爱情转化为恨意的力量是否是强大的呢?他想要看到当夏尼她们心中的爱意转化为恨意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现象。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珏拍了拍欧阳踏雪的后背后就离开了。

珏走远后,敖丽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地说:“对了!如果我们当初找到欧阳踏雪的时候是在珏的房间,那么是不是说明欧阳踏雪是跟珏睡在一起的?!”

“那!不得了啊……”冰千鸟听后震惊地用折扇遮了下嘴,“现在的珏可是喝了那东西啊!今天晚上不会出事吧?”

“可欧阳踏雪也不是不知道珏喝的是什么啊?那么她为什么没有反对或是提出异议?”夏尼听后大惊失色,认为不妙。

“人家是奴隶,像是侍寝这种事情也是分内的吧。”娜尔依着墙玩着手机懒散地说。

“……嗯?你们怎么了?”娜尔说完话后让夏尼她们沉默了好一会儿,这让娜尔觉得怪怪的。

没有人回复娜尔,因为她们明白在娜尔这句随意的话中所藏着的含义。

推荐阅读:

大宋女君记 奶萌天师,团宠七宝有点甜 1510我的环球航行 我在SCP当仓管 大明:从教朱元璋做事开始! 大莫帝姬 潜行1936 械瞳 CSGO:开局白银误入地球局 盗墓平行记(盗墓笔记同人) 开局废系统,顺风顺水顺财神! 洪荒:直播问答,开局问通天 空降级一[校园] 我直播科普精灵,缔造宝可梦时代 黑化鸣人,打爆佐助,小樱求饶 掀桌子!归来嫡女要立威! 秀女后宫升职记 诡异横行,我也不做人啦 世子她上阵杀敌,主母他谋略过人 重生成首辅白月光 演唱会坐我旁边那个男生 综漫:从巨人开始签到诸天 抗战:我毒士,吓哭鬼子天蝗 旺仙鱼 太吾绘卷之伏虞剑 最后的穿越 一票人都有金手指,那我干嘛? 我的未婚妻风华绝代 不必在乎我是谁 随缘的日记 玄幻聊天群悟性逆天,柳神姨姨 原神:璃月天枢真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