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双面

0双面

由于半天都没有反应,于是夏尼她们就自己打开了门。

打开门后,夏尼她们都惊呆了。

珏和欧阳踏雪正躺在床上,欧阳踏雪紧紧抱着珏,床单上也有些许的血迹。

这对夏尼她们来说简直是个不得了的冲击,惊得她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可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珏和欧阳踏雪都穿着衣服躺在床上,血迹也是从欧阳踏雪身上以一种模涂式的方式粘在床单上。

“啊!”珏感受到了来自夏尼她们散发出来隐约的压迫感后马上惊醒。

珏起来后看到的是正用像是在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珏看了看夏尼她们,又看了看身旁的欧阳踏雪和血迹。

“额……什么都没发生,这妮子来生理周期了。”珏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并进行了解释。

敖丽听后问:“真的不是因为你昨天喝错了药而强迫欧阳踏雪干了什么吗?”

“没有。”珏说完就起身走到欧阳踏雪的另一侧,然后当着夏尼她们的面对欧阳踏雪进行了一次搜身。

这让夏尼她们看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当敖丽拿出法符娜尔拿出匕首打算好好收拾一下珏的时候,珏起身说了句:“看来这妮子身上的女性用品用完了啊……那为什么昨天没有去买?晚上因为看了恐怖片而不敢出去也就算了,那么下午为什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珏说着就将视线移动到了敖丽她们身上,因为昨天就是敖丽她们带着欧阳踏雪东奔西走的。

珏的眼神吓得敖丽她们根本就不敢动。

珏看到现在话语权在自己手里,就说:“算了,这种小事也只能怪这小妮子自己没上心罢了……那么,你们过来干什么呢?”

意识到了事情的本质是没有什么问题后,夏尼她们也就向珏进行了自己前来目的的阐述。

期间,欧阳踏雪一直都是熟睡的状态,这令夏尼她们在心中感叹欧阳踏雪的优秀的睡眠质量。

只不过欧阳踏雪的睡姿真的不敢恭维,十分的泼辣奔放。看到珏身后的欧阳踏雪的睡姿的夏尼她们对珏在版南国是怎么忍住不对欧阳踏雪动手很是好奇,娜尔更是怀疑珏是不是一个不行的男人。

在谈话过程中,欧阳踏雪几次表现出干呕或是轻微的抽出的状况。

“珏,”看到这样欧阳踏雪的夏尼问,“为什么欧阳踏雪会出现这种症状?她体内的禁断真的会产生这样的影响吗?”

“啊,你听说禁断的事情了?”正在看夏尼带来的文书的珏抬眼看了一下夏尼,“禁断是一个法器,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将她体内的禁断给激活罢了,但是禁断本身依旧处于一种半睡眠的状态,很多能力都没有开发出来。因此禁断的进化还是要在欧阳踏雪体内进行的,所以你们现在可以将欧阳踏雪看作是一个孕妇,只不过她体内的胎儿是禁断罢了。放心,这种不良的反应过了半年就好了,半年后禁断的能力全部激活后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哦……”夏尼半信半疑地应了一句。

“对了夏尼。”珏这时候突然说道,“精钢派的武技中有没有适合镰刀的?”

夏尼听后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欧阳踏雪,然后说:“有的,精钢派第七式就是。你想让我锻炼一下欧阳踏雪吗?”

“嗯,是的。现在的她还不能够将禁断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所以我想让她得到锻炼,更进一步的升华。”

“在这里的话我倒是可以教她……”夏尼说。

“可以拜托你吗?”珏问,“顺带以后照顾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毕竟我个男的也不了解该怎么去照顾她。”

夏尼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好的,乐意至极……不过珏你这样可不好啊,要是有了女朋友该怎么办?推给别人照顾吗?”

“那就找个能够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人,毕竟这妮子太拘谨了。”

于是,欧阳踏雪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珏给推给了夏尼。

安排完所有的事情后,珏就去找道龙了。

“嗯?主上?”欧阳踏雪在珏走后慢慢爬了起来。

她揉了揉还没睡醒的眼睛,然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房间中的夏尼她们,还多了个红头发的煞羽。

“你们!”欧阳踏雪反应过来后先是从床上跳起来,然后立刻召唤出禁断进行防御。

“别激动!欧阳踏雪!”夏尼护在众人前对欧阳踏雪说,“是我们。”

欧阳踏雪眯了眯眼睛,然后认出了夏尼她们。

“是你们啊……你们怎么在这里?主上呢?”欧阳踏雪问。

“珏他现在出去工作了,不过他说你现在要跟我去进行训练,现在你归我管了。”

“归你管?”

“对,说是要我对你进行镰刀战法的强化。”夏尼看着欧阳踏雪手上的禁断说。

欧阳踏雪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禁断,因为她差不多猜出来了如果是珏的话确实会这么要求。

“那么首先,我们先给你换一件衣服吧。”夏尼指了指欧阳踏雪身上那沾有血渍衣服说。

珏走后就去找道龙了。

“又来新的法器了吗?”珏问。

“嗯,新的。”道龙看着正在慢慢卸下来的货物说,“这次算是最后的一批货物了吧。”

“最后一批吗……”珏也掐着腰看着那些法器。

两人沉寂了一会儿,然后道龙问道:“珏,你说低阶种和王种间可以繁衍出后代吗?”

“……嗯?啥!?我没听明白?你是说低阶种和王种间的繁衍问题?”珏先是一愣,但在大脑整理了自己所听到的内容后还是很震惊地大声问道。

“……崩要和姬芸结婚了。”道龙缓缓地说。

珏听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差不多沉寂了得有三四分钟后,珏开口问道:“为什么问我?”

道龙歪了一下头,像是在看珏一眼一样,他说:“你的阅历应该比我丰富吧,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说不定你以前遇见过低阶种和王种间的爱情故事,应该对这件事情有什么认识吧……”

珏听后立刻回应道:“王种和低阶种间的生理构造完全不同,就算是长相相近,其身体散发出来的信息也不一样,理论上是不会产生爱情的。”

“仅仅是理论吗?但是这里有一个事实啊。”

“我知道。”珏叹了口气,就像是在怜悯什么一样地说:“可是如果两人在某一点同时对对方动情的话,就不一定了。他们的生物感知会将对方身上的信息素认为是可接受的物质,因此他们会对对方产生感情。”

“听上去很模糊啊。”

“就像是老虎和狮子一样,都是大型的猫,只不过不属于同一种生物。可是在混养的情况下依旧会对对方发情。”

“诡异的比喻,但是很准确。”道龙说。他已经对珏的思维方式有了些了解。

珏瞥了道龙一眼,嘴里面小声念了句:“崩和姬芸发展到要结婚的地步了啊。”

两人的对话再次中断,不过这一次的中断时长要短一些,不久以后珏就说道:“嫦娥和后羿就是一个例子。后羿是魔族,嫦娥则是人族,两人倒是在最后走到了一起,只不过……算了,反正我也不清楚到底王种和低阶种间可不可以产生后代。但是我觉得如果想要达成这个目的的话,需要从外界一些帮助,法术上或是炼金术上的帮助。”

“你的意见很有参考价值。”道龙说着就走到卸下的货物那边了。

珏也走过去检查货物,只不过在检查的过程中,有一个小家伙闯了进来。

“哇!这里好大啊!”小女孩的声音在仓库的外面响起。

婉莹拖着手中的一把油纸伞在仓库里跑来跑去。

虽然其他研究员虽然对闯进来的婉莹有些反感,但毕竟人家是龙族的雨龙将军,所以那些人也不敢说什么。

在这里没有人管的婉莹撒了欢的跑来跑去。

“不用管管吗?”珏一边收拾着面前的法器一边头也不回地说。他早就感知到了婉莹的存在。

“算了,小孩子,只要她不碰什么东西就行。”道龙回头看了眼婉莹,然后就决定放任不管。

虽说是不管,可是她过不过来骚扰是婉莹自己所能决定的。

在狂奔的婉莹一下子撞到了珏的身上。

“玩的时候注意一些。”珏为了防止婉莹这小家伙在闹下去,就礼节性地回头说了一句。

婉莹瞪着大眼睛看着珏,然后就兴奋地说:“哇!是那个大哥哥!”

“嗯?你认识我?”珏见到婉莹还认识他就略感兴趣地说。因为在珏的记忆中,婉莹就和他见过一两次。

“嗯!大哥哥的眼睛很吓人,所以我就记住了。”婉莹天真地说出了伤人的话。

“啊,这样啊……”珏听后不知道该回什么。

就在这时候,煞羽和温德斯从仓库外面走了过来。

“婉莹!你怎么能在这里?!这里可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温德斯在看到了抱着珏的腿的婉莹后就直接责怪道,“快回来!”

“嗯,调皮。”煞羽也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训斥着婉莹。

婉莹见到温德斯和煞羽来了后,就躲在珏的身后。

温德斯这时候看到了婉莹身边的珏,“珏……啊,你回来了?”

“不然呢?”珏面无表情地说。

珏很讨厌别人问他这些事实摆在眼前却明知故问的人。

温德斯见婉莹没有要过来样子,于是打算走过去。

正在这时,道龙开口了:“等一下,这边还要有东西放下来。”

伴随着铁链以及转轴的声音,一个像是门一样的东西被慢慢拉到了这里。

“这是什么?”珏一边拨弄着婉莹头上的呆毛,一边问。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道龙将这件物品上面的布给扯了下来。

一面巨大的镜子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珏看到这面镜子后慢慢走了过去,然后将手放到了镜子上面。

“原来如此,是这个啊。”珏通过探知的能力了解了这个镜子的工作原理。

“这是什么?”温德斯走过来问。

“秦镜。”珏说,“听说是能够辨别一个人的忠心以及查看病情……当然了,我认为这个断定忠心是假的。”

“试试不就知道了?”道龙说着就打开了秦镜。

镜子中,珏。温德斯以及婉莹的镜像被投射到了镜子里。

“你们对吾王都是忠心耿耿的吗?”道龙在一旁问。

“是。”

“当然啦!”

温德斯和婉莹异口同声地说。只不过珏闭口不言。

温德斯和婉莹的镜像没有任何的异样,只不过珏的心口处出现了一个跳动的模糊光点。

道龙看后摇摇头说:“毕竟你现在不是正统的龙族啊。”

珏听后耸耸肩没说什么。但是珏知道,自己对龙王并没有敬畏之心。

“机会难得,再看看现在的你们身体状况怎么样吧。”道龙说着就要打开秦镜的诊断病情功能。

“别!”珏和温德斯异口同声地说。

可是道龙的手要比珏他们快,道龙已经把秦镜的功能给调过去了。

“喔……”在场的人在看到秦镜的反应后都大吃一惊——

珏的身体各个部分都被标记了起来,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没有标记的。

“珏,你的身体没事吧?”温德斯见到这个场景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珏无奈地笑了笑,“没什么,不用担心……”笑着笑着,珏的表情变得僵硬,然后又有些阴沉。

他死盯着镜子中婉莹的镜像。

“温德斯。”珏小声问道,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可怕。

温德斯看着镜子中婉莹的镜像,然后就将脸给沉了下来。

没能看清楚婉莹镜像的研究员们很好奇是什么让珏他们散发出这样的沉迷感,但迫于手中的工作,所以他们就没再关心。

煞羽盯着镜子中的影像,她虽然看不懂,但还是能够感觉出事情的严重性。

镜子中,婉莹身体里血管的透视纹路出现在了珏他们的面前。

血管的纹路清晰可见,并且骨髓处的纹路特别清晰。

“哇!婉莹的身体在发光啊!”婉莹见到镜子中的自己出现了不同于温德斯的样子后,就很是好奇地说。

“我……抱歉……”温德斯看着活泼的婉莹,然后像是要逃离一样地走开了。

“哥哥?”婉莹明显感知到了温德斯的异样,于是想要追上去,但她被珏拉住了。

“道龙,”珏看着镜子,“把这东西给封起来吧。”

同样看到镜子内容的道龙默默地将镜子给裹了起来。

“煞羽,照顾好婉莹。”珏撂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

珏跟随着温德斯的步伐来到了学院的一处晨读林中。

“你跟过来了?”温德斯走到一半感知到了珏的存在。

“你一开始就知道吗?”珏问。

温德斯听后看着天空,然后长叹一口气说:“这是我们家族的疾病。”

珏默默地听着,没有说什么。

通过镜子,珏能看出婉莹身体内的血管发生了严重的畸变,随着身体的长大,想必血管会被越拉越细,到最后会死于痛苦的缺氧中吧……

“斯托木家的血之诅咒,而且只会在女性成员中发病。”温德斯缓缓地说。

“遗传病?随性遗传?”珏低语道。

温德斯转过头来看着珏,然后说:“没错,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到了婉莹这一代……”

“你见到过你家族的人犯病吗?”珏问道。

“见过……”温德斯小声说:“母亲就是这么去世的。”

母亲?珏一愣。我记得温德斯的父亲是斯托木家的上任家主的……

“你们家……同族结婚?”

“母亲是来自旁支的……我们温德斯家不敢让自家的这种遗传病到外面去,因此在被查出来有这种病情后就严令禁止氏族的人爱上其他氏族的人……特别是男性,如果女性的就要求男方入赘过来。”

“可是婉莹她的病情……”珏欲言又止。

“要比先前的病例严重的多,是吧。”温德斯说出了珏要说的话,“一般来说,其他患有疾病的人都有机会活到结婚生子后的年龄,但是婉莹她……撑不了几年了吧……”

珏闭上眼睛没有回答,但是他不否认温德斯的话。

【“珏……”

月下花海,一名女性依偎在珏的怀中。

她脸色苍白,语气微弱,看上去像是患了严重低血糖一样。

“怎么了……”珏不知所措地看着她。他的手还在使用着最强的治疗法术,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算了……别浪费体力了……”那女性将珏的手轻轻推开,“我知道,我没救了……”

“不,别这样!”珏焦躁地说,“我,我一定会救你的!一定!”

女性摇摇头,然后看着面前的花海说:“珏,虽然一开始不太喜欢你,但是……我现在在你怀里很幸福……”

珏感到自己心头一紧,鼻子一酸,他想哭,但是忘了怎么哭了……

“珏,你能闭上眼睛吗?”女性用手抚摸着珏的脸。

珏听后咬着嘴唇闭上了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闭上眼睛的珏没有感受到女性任何的动作。

他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一个想要吻他但却死去了的她。

珏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他想要歇斯底里地大声嘶吼,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在他看来,她只是睡着了。

可是,珏的幻想改变不了现状,他咬破了嘴唇。

我!一定不会再让人因为这个病死在我的面前!】

“婉莹她……没见到过她的生母啊……”

“嗯?”听着温德斯突如其来的话,珏从恍惚中一下子跳了出来。

“我们的母亲在圣地孵化还在蛋中的婉莹的时候,死在了那里……婉莹还是被在那里的飞龙帝给帮忙孵出来的……”

珏听着温德斯讲述着他们的故事。

听着听着,珏就摸了一下胸口。

这是什么?!我,我竟然……对他们有了一丝怜悯?!

珏惊讶着自己心中所产生的一丝属于良知的情感,同时他也有了一个违背自己人格的决定——拯救婉莹!

推荐阅读:

我老婆总想让我这个大明星吃软饭 神龙战神 救世主上线,请多关照 领主:从成为巨龙饲主开始 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 都市太危险:我苟在村里成神 水浒之开局掳走扈三娘 直播:这个天师似乎不正经 似锦鎏年 白月光他回国后,画风好像不太对 美漫:从生化危机开始 娱乐:我评分选美,女星们都嗨了 别打电竞 1988,摆摊成为万元户 震惊,老祖宗也得上幼儿园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狼心狂奏 我被小仓鼠娇养 [崩铁]被上司读心后 只对你有兴趣 她能弯弓射大雕 华娱1993:我是歌手 原神:直播间-开局曝光神秘博士 崩铁:悠哉种田,从贝洛伯格开始 横滨星露谷物语 宫斗想赢?苟不如癫! 诸天:从港综九龙城寨做领主开始 我,薯条,苏联英雄 玩野了,霍总的小娇妻是真大佬! 从骷髅开始的疯狂进化 无限末日:我靠空间囤货虐渣 第五博弈[电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