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变化

0变化

再回去的路上,珏一直在想关于婉莹的事情。

在那之后,我也有研究过这个疾病的根治办法,但是……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得到正解了……不行,还缺少材料。

珏没有将自己想要治疗婉莹疾病的事情告诉温德斯。

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做实验材料的东西吗?……这种病很罕见,实验材料也很少……

走着走着,珏就听到了来自转角处的怒吼声。

“我跟你说了!不要一直对我的未来指指点点!我有自己的安排!”

是娜尔的声音?

珏听出了旁边正在发怒的人的声音,那种尖锐愤青一样的声音绝对是正在无能狂怒的娜尔。

珏走过转角,正好看到了刚刚挂断电话的娜尔。

“嗯?你听见了!?”娜尔瞥了眼珏,没好气地说。

珏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如果否定了的话,一定会被娜尔进行盘问时攻击的,那样只会让娜尔的愤怒转移到他的身上。

“……不问问是为什么吗?”娜尔见珏承认后没有反应,就没好气地问。

“那你希望我是问还是不问?”珏这么反问道,因为娜尔这家伙叛逆性极强,无论怎么答都有可能触雷。

“该死的老东西!”娜尔没有理会珏的反问,而是像是在对着什么东西发火一样地咬牙说了一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跟你父亲吵架了?”珏差不多猜出了娜尔生气的原因。

“……对,没错。”娜尔抱着胳膊说,“有这样的父亲谁不想离家出走啊!也就哥哥那个乖孩子一直在那里!”

珏静静地听着娜尔的抱怨,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你呢?”说着说着,娜尔就将话题转到了珏的身上,“听敖丽说你也是从小一个人就在三界乱晃,是不是也是离家出走的啊?”

珏听后垂了一下眼睛,然后用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说:“我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我的父亲……可是他不见了,在我很小的时候。”

娜尔听后一愣,但是正处于生气的她没有那么多的情商,她直接问了句:“怎么?是死了吗?”

“也许吧……”珏勉强地一笑,然后他说:“真羡慕你呢,还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亲人……好好珍惜你的家人吧……”

说完,珏就快步离开了。

在离开的时候,娜尔好像听见了珏小声说了一句“没人知道我的痛苦”。但没人知道这是说给谁听的,他又是为什么这么说。

此时的娜尔才反应过来自己踩了珏的雷。虽然很想向珏道歉,但他已经走远了。

没想到那家伙还有那样的表情啊……

娜尔回忆着珏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的表情——表面上故作坚硬,但在他眼睛中的深处,藏着他内心中最软弱的部分。

离开娜尔之后的珏快速转到了一个小巷子中。他用手抵了抵自己的眼睛,同时也揉了揉自己的脸。

珏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将自己心中的情感表达给娜尔,也很后悔就这么将自己最懦弱的一面随便给别人看。

珏静静地倚着墙,他猛然发现自己的心中有一种喜悦感,一种久违的如同被人原谅了一般的喜悦感。

这,就是所谓的袒露心声?

珏扪心自问,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夏尼她们,因为她们都有亲人,都有一个可以保护她们的人;就算是欧阳踏雪也有自己作为她的后盾。可是我呢?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了,没有任何的一个地方可以当成港湾一般的地方了,道龙他们已经知道我就是银白之灾的事实了,对我痛下杀手是早晚的事情……

珏不敢想了,他突然发现现在的自己好懦弱,好缺乏安全感,好多愁善感。

珏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都这个点了吗?要快去上朝啊……

珏动身向着凌云走去。

多少都回来了,所以还是要去上一次早朝的。

走到朝中后,珏就被嬴宁给逮住了。

“喔~你的行动还真是快呢。”珏看了嬴宁一眼。

“你现在可是重点监视对象,你以后在龙城的行动可都是由我进行监管的。”嬴宁贴近了珏的耳边小声说。

这本来是一句提醒的话的,但当嬴宁离远了珏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珏的脸有明显的骚红,并且他的神情也有点怪。

“喂!你怎么了?”嬴宁从没有见到珏出现过这种情况。

珏也对自己的变化不知所措,他用手贴着脸试了试:“不清楚,但是刚才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嬴宁见到珏这个样子就又往后退了几步,因为现在的珏简直就是一个有着女性灵魂的男人。

我可不想有什么奇怪的性取向……

“老头!老子可跟你说白了!我是不会听你的话的!那家伙不是我的菜!别乱点鸳鸯谱!”

这时候,从内殿中传来了烬锽的咆哮声。

“怎么了?”嬴宁好奇地问。

“还用看吗?”珏凭借多年的阅历看出了烬锽因为什么而生气了,“他家人给他搞了什么婚事了呗。”

“烬锽吗……”嬴宁听后表情有些嫌弃,“烬锽这家伙听说有很多的情人呢……”

“哼,又是个‘种马丞相’吗……”珏嘲讽道,因为自打他从封印中苏醒过来后,就一只见到一些作风不太好的丞相。

但愿别被卷入什么奇怪的事情上去……

珏在心中想。

“……嗯?珏,你来了……”烬锽挂断电话后就看到了在一旁的珏,他向珏走了过来:“怎么?和夏尼换班了?”

珏点点头。

“唉,说起来夏尼那家伙的办事能力真的没谁了,竟然可以那么高效地处理事务,看来以后的武龙领会变得更加强盛吧。”

听到烬锽的叹气声后,珏有些疑惑,他问:“那有什么不好的吗?”

“不是说不好,只是……”烬锽靠近了珏,然后小声说:“夏尼她家和龙族王室的孽缘你应该知道吧。以前雷比翁可是革命派的人,当年可是逆反过吾王的。”

“怕功高盖主发生反叛吗……”

烬锽听后就靠的珏更近了一些,然后搭着他的肩将他带到一边说:“精钢派的战斗力不是龙族能够小瞧的,而且现在的龙族没有发生反叛的事情不代表以后不会。龙族统一的时间不长,所以人们的忠心还是很强的,但……”

“依我看,夏尼是不会有反叛的想法的。”

烬锽微微一笑,说:“那就要看你拿什么来保证了。”

珏一挑眉毛,他从烬锽的话语中听到了阴谋的声音。

“如果,我是说如果龙族给了你爵位的话,你会不会和龙族的贵族千金成亲呢?”

“为什么这么说?”

“……版南国的那些人跟你说了什么我都听到了,所以我也怕优秀的人才流失啊。”烬锽看了看西南方向的天空。

“可我是银白之灾,这你知道的。”

烬锽趁珏将声音放大之前抵住了他的嘴,他说:“这我自然知道,而且根据道龙的研究,你也和我们不是一个物种的吧,所以让你和龙族联姻确实是对不起和你成亲的那个姑娘,但是……”

烬锽看了眼在稍远地方的嬴宁,他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说:“现在不是有现成的吗?冰千鸟是不可能背叛的,所以你和她怎么样我都不管,但是夏尼是个不确定的因素,武龙领也是唯一一个和龙城在一个地方的贵族领地,所以……”

珏越听越不对,于是就问:“有谁和你说了什么吗?为什么你会这么怀疑夏尼?”

“这不是怀疑。”烬锽看着珏的眼睛,“这是必要的手段,你不知道夏尼在龙族所处的地位,你不知道嬴氏和奥尼尔所结合生出的后代的危险——嬴氏和奥尼尔都是有过反叛千前科的血统,他们的后代反叛的可能更大!”

夏尼身为一个龙的潜力珏是知道的,如果夏尼有所成长的话,那么她去挑战龙王应该不是问题。而烬锽所说的“反叛基因”珏也不是没见过。

“那你就这么相信我?认为我可以将夏尼束缚在龙族的控制中?你不怕我反叛吗?”珏反问道。

“因为你这家伙不喜欢背叛。”烬锽如同引诱一般地低语道。

没人注意到此时珏的耳根已经红了。

“那也要看你们值不值的我先出忠心。”

烬锽听后比较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放开了珏并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吧,我们龙族值得信任,实在不行就把冰千鸟送你……不,反正都是你的。对了,听说过几天你常去的那家商店要出新款的巧克力棒,所以你还是准备一下钱吧。”

珏无语地看着远去的烬锽,并且无奈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朝会主要是说峰会的事情,而珏这边安排的工作也比较多,看来龙族完全把珏当成了一个工具人了。

下朝后,珏遇到了崩。

“珏?你回来了?”崩看到珏后喜出望外地说。

“嗯,回来了……听说你真的要和姬芸结婚了?”

“怎么?你以为那一次我去她家是过去玩的?”

王种和低阶种间的爱情吗……

珏看着面前的崩,然后就问:“崩,你是怎么看姬芸的?在你的眼中,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或是说她是个什么样的生物?”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要照顾一下她,但慢慢地就发现姬芸身上有很多不错的地方,于是就把她当成一名女性看待……”

珏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那你应该知道和她在一起的话基本上是不会有后代的吧……”

“这我知道。”

珏听完后就像是一名老父亲一样地长叹一口气,说:“那你什么时候结婚?”

“放心吧,会有你的请柬的。”崩说完就走开了。

珏转身朝着自己住宿的方向。

请柬吗……这年头低阶种和高阶种间的矛盾真的被削减了吗?……世道无常啊。

珏在回去的路上想。

光是今天早晨的事情就够多的了,珏已经累了。况且,珏感到今天的自己状态不是很好,有些晕晕乎乎的。

好想睡一觉……

珏大清早就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看上去很是颓废。

“欧阳踏雪,今天你就……”珏推开门,打算给欧阳踏雪一点钱然后让她自己找吃的就行了。

“啊,没在吗?……被夏尼带走了啊……”珏在想起了自己把欧阳踏雪交给夏尼训练后就一头栽在了床上。

怎么想都是今天上午那帮小妮子的缘故……明明还没有睡醒……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珏被人给叫醒了。

粗糙且如同砂纸一般的东西在珏的脸上来回地摩擦着。

“嗯?……”珏朦胧地睁开了眼睛。

“珏?珏!快醒醒啊!”敖丽的声音在稍远的地方传来。

珏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可是刚一爬起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儿——眼前的景象像是信号不好的视频一样时断时续,并且很是模糊,自己的思维也如同将处理器拉到满的电脑一样迟钝无比。

“敖丽?”珏捂着头说。

身旁的素风见到珏醒来后就用胡须在珏的脸上划来划去。

珏隐约中判断出了身旁的是素风,因此就用手扶着素风的身体。

“有什么事情?”珏问。

“你是喝醉了吗?”见到珏醒过来的敖丽走近了,“你今天晚上到嬴宁的房间里睡觉吧,现在没有多余的房间,你和欧阳踏雪两人在房间中睡觉实在是有些危险,因此这个房间就先让给欧阳踏雪吧。”

“嗯……”珏将身体慢慢移动到素风的身上,之后整个人都躺在了素风的背上。

“为,你该不是想要素风带你走吧?”敖丽眯着眼睛问。

珏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睡了过去。

见到睡着的珏,敖丽也不敢过去,于是只能让素风驼着珏离开。

晚上,嬴宁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额!?”刚一打开灯的嬴宁在见到躺在自己床上的珏之后被吓了一跳。

这时候夏尼的电话正好打过来了,并将事情的经过跟嬴宁叙述了一遍。

“这样吗?好的,我知道了。”嬴宁应着挂断了电话,然后走到珏的身边碰了碰他。

在珏还没分配到房间的时候嬴宁就是和珏一起睡的,因此对珏的睡眠反击有了一定的了解。

只要不做出类似攻击和不抱有敌意的话就不会收到珏的反击。并且嬴宁也发现随着珏在龙城生活的时间的增长,珏的睡眠反击的触发条件也在上升,也就是说他在睡着时候危险性正在下降。

见到珏没有反应后,嬴宁只能认了。不过两个男的睡一张单人床实在是有些挤,而且嬴宁的块头也不小,因此嬴宁就延续了以前的传统,将珏移动到了地上。

嬴宁今天在珏退朝后就被冰千鸟叫去练兵,因此也累了一天了,于是他就没再做什么,而是直接睡了。

可是,当时的嬴宁也不能想到第二天会发生那件脸珏都一脸懵逼的事情。

推荐阅读:

在精灵世界狩猎 末世之进化为王 白月光 退休后,我养成了最强救主魔女 从龙族开始趋吉避凶 星沉战史 影视:人在庆国写日记截胡司理理 侯亮平你敢查我?直接深入钟小艾 娱乐:姐姐!我真不想当弟弟啊! 丧尸闻了闻你的恋爱脑 我的抗战有空间 降临崩坏世界,只有我知晓剧情 在木叶当校长的我,默默成神 生死纪 穿越亮剑卖武器 八零糙汉教官,追着亲懵小孕妻 四合院我成了傻柱 黑莲花他自带攻略系统 东宫宠妾 我明明是个内奸却当上宗门老祖 被白月光绿了,三孩都不是亲生的 灿烂如他 末日真的不来了? 千树物语 我的御兽是天空霸主 夏禹 带上空间穿七零为祖国献上资料库 东京斩妖:我会随机附体王者英雄 徒儿你太强了,下山去吧 相柳这一世我们必会长相守 灌篮:开局黑篮抽卡,天胡赤司! 九叔,大帅的儿子也得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