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烬锽和娜尔

0烬锽和娜尔

“等等!你的婚约者是烬锽?!”琼大声问道。

“想不到哈。”娜尔说,“我家那老头和烬锽的父亲是关系极好的朋友,我跟烬锽也是定下过娃娃亲的……只不过我们并不适合……或是说我不适合成为烬锽的妻子……”

“你父亲和烬锽的父亲关系有这么好吗?”

“你知道我们家族是拥有着三界最大的商会吧。”

“好像是叫……‘文枪’是吧……文枪?……啊!烬锽的父亲!”琼突然想起来了。

“没错,烬锽的父亲亥伯龙是八部天龙之一,曾经以强硬的手段将散打王种联合起来并巩固了吾王通知的人!号称‘文枪’!”

“那还真是头疼呢……”琼笑着说,“说实话,光是想像一下你穿着者围裙勤俭持家的样子就有些冲击力呢……”

“这样吗……”琼小声嘀咕着,然后给嬴宁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

过了一会儿,嬴宁就冲过来了。

“珏!不对!琼!你怎么过来了?大小姐呢?”嬴宁一进门就将注意力放在了琼的身上。

“先别说我,有件事情我想要让你帮忙。”琼对嬴宁说。

于是,琼就向嬴宁讲解了事情的经过。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什么!?充当娜尔的恋人?!”嬴宁惊叹着,“不行不行!琼!你不知道娜尔的家室吗?!都不是好惹的啊!龙族大公,文枪商会的领导家族,拥有着着雷霆力量的龙族啊!更重要的是……”嬴宁看了眼娜尔,“娜尔的哥哥可不是个善茬,那家伙可是有手段的。”

听着嬴宁巴拉巴拉说了一通,琼和娜尔都傻眼地看着他。

“只不过是充当一下而已,没什么吧。”琼问。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吧?!现在的问题是凡是去充当娜尔恋人的人是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毕竟我家就这样嘛……”娜尔苦笑着说,“凡是不听话的,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那怎么办呢……”琼思索着。

“你就帮帮我吧。”娜尔哀求道,“如果对方是女的话,那么还好说一些,起码老头不会为难你。”

“那还不如我去勾引烬锽呢。”琼微微一笑。

“不行!”嬴宁突然吼道。

“嗯?干什么啊?”琼问道。

嬴宁应该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就咳了一下后说:“没什么,只不过烬锽那家伙对感情不是很专一……”

琼看着嬴宁,然后就开始大笑,“嬴宁!你还怕我被占了便宜不成?放心,我可是珏啊。”

“就算你这么觉得……”嬴宁的声音变小了不少。

娜尔在一旁看着,她的表情很是微妙。

“算了!”琼站起来说,“难得变成女孩子了,就好好玩玩吧。娜尔,我去找烬锽,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琼就离开了。

娜尔没说什么,但她当看到嬴宁那副自己的女朋友要跟别人跑了的感觉后就感到很有喜感。

先前珏从烬锽哪里拿到过烬锽家的地址,于是琼就直接去找烬锽了。

烬锽的家看起来并不像冰千鸟或是夏尼的家那样很古典,而是一个极具现代性的住宅。

刚一到门口,琼就从开门的人那里感受到了和柯恩家一样的感觉——房子里全是女性。

不过在进入到烬锽的家之后琼就感到真的是沧海桑田了。

烬锽家的内部是完全的现代风装修,并且有很强的立体感和视觉冲击感。

就在琼还坐在沙发上看烬锽家的时候,烬锽从楼上下来了。

“听说有人找我……哇哦。”烬锽的目光瞄准在了琼的身上,“多么美丽的小姐啊,请问你过来是干什么的呢?”

琼站起射来,说:“听说你和娜尔有婚约?”

烬锽一皱眉,然后问:“你是……娜尔的朋友?”

“算是。”琼微微一笑。

烬锽看呆了,他从未见到过如此美丽的女性!

他走下楼,然后坐到了琼的身边。

“你过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算是。”琼再次优雅地一笑,“那么你猜一猜我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是问我是怎么看娜尔的?”

琼点了点头。

烬锽听后看着天花板,然后问:“如果我说我不喜欢娜尔,你会怎么样?”

琼沉默不语,她只是单纯地盯着烬锽的眼睛看。

烬锽在于琼对视的瞬间就被吓了回去,他看着别的地方说:“我小时候见到过一次娜尔,但是那一的回忆并不是很好……那丫头太野了,老是欺负我……”

也是呢。

琼在脑海中虚构着小娜尔见到小烬锽时候的样子。

“看来你也对娜尔一点兴趣都没有啊。”琼说。

“呵呵,‘也’吗?没想到我的魅力竟然吸引不了娜尔啊。”烬锽像是发觉自己输了一样地笑了笑。

“那么,你应该也接到家里相亲的消息了吧。有什么办法吗?”

烬锽听了琼的提问后就蛮有兴趣地看着她,然后说:“果然,你就是办法吗?”

“你很聪明。”

“让你充当我的恋人吗?也不是不行,只要让我能够从老家伙的手中脱离出来就好了……但是那老家伙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啊。”

琼听后将嘴角微微勾起,她说:“这简单,将所有的问题推到我身上就行了。”说着,琼就将身子王烬锽上面压。

烬锽看到这么主动的琼自然有些扛不住,但还是将她推开了一些距离。

“你这家伙还真是主动呢,只不过我对你这种主动的不感兴趣,我喜欢征服。”

“要我扮傲娇吗?”琼歪了一下头问。

“你这家伙啊……”烬锽邪魅地笑着,“你这么骚家里人知道吗?”

“这多少是为了朋友!你这个人渣!”琼的态度瞬间翻转,衣服嫌弃的表情。

“不错啊……”烬锽看着扮着傲娇的琼,“让我动动。”

烬锽将手往琼的脸上移动。

“别碰我!”琼这么说着,但她并没有动。

“傲娇属性转得可以啊。”烬锽对琼很感兴趣地说,“那么……”

烬锽靠近了琼。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琼在烬锽的手快要靠近她的衣服的时候制止了他,“我可不希望获得一张空头支票哦。”

“我们利害一致,不是吗?”烬锽低语道,“娜尔需要你的帮助,而我又不想和娜尔结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反悔……”

就在烬锽说着的时候,琼用她的手指抵到了烬锽的嘴,她说:“我可不会蠢到轻易相信你的话。”

烬锽听后移开了身子,他蛮有兴致地笑着说:“果然,你和我以前遇到的所有女生都不一样。”

琼在烬锽移开的时候站起来说:“等你回复我之后,我再给你你想要的。”

说完,琼就要往外走。

“等等。”

被烬锽叫住的琼回头看着烬锽。

“你为什么要为娜尔付出这么多?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你又是谁?”

琼转了个身微微一笑,然后坏笑着说:“秘密。”

看着离开的琼,烬锽只得感叹一句:“世间竟有这般女子……”

回去后的琼就这么疲惫地躺在了嬴宁的床上睡了过去。

嬴宁回来后也累得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琼,并且琼的睡姿并不好看,都睡到床边了,这让嬴宁并没有注意到琼的存在,于是两人就在这张单人床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嬴宁在一阵清香中醒过来。

“嗯?……”嬴宁摸了摸自己的身下,然后一下子就起身了。

琼被他压在了身下。早上的清香是琼头发或是她的体香。

琼应该也是受到了嬴宁搞出动作的影响而苏醒了。

“早上好……嗯?”琼先是睡眼朦胧,然后在看到了嬴宁后就清醒了不少。

“……我记得我是在自己先睡的,但是你为什么在我身上压着?……等等!我可是珏啊!虽然现在变成女的是啦……诶?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同性恋啊?是吗?不是?”琼的嘴像是连珠炮一样地说着。

“等等!琼!我!我不会那么想的!”嬴宁大喊着从琼身上下来了。

“哦?真的?”琼往外移了移身子,“念在我也是个男的份上……嗯,早晨确实会……”

“注意你的言辞,你这样很色气好吗。”嬴宁整理着衣服说。

“没什么,倒不如说变成女的真好呢。”琼说着就揉了揉自己的脸并捋了一下头发,“变成女生后就可以对自己的身体为所欲为了!”

“请不要说这种话。”嬴宁背过身去说,“如果你是珏的话只会恶心到我。”

“但我现在是琼啊。”

“有什么区别?”

“我是珏的另一个人格,也算是珏并不知道的一个人格。”琼眯了一下眼睛,“对珏来说,我就是最善良的那个。”

“最?”嬴宁听出了些不对的地方,然后转过头去看着琼,“珏,还有几个人格?”

琼摇摇头:“不清楚呢,我只不过是从长久的沉睡中苏醒了,但并不清楚现在央首变成什么样了。但是央首先在被另外的势力给占领了,我没法与里面取得联系……不对!倒不如说是央首里面的人好像不允许我进入央首。可是既然我能够接管这个身体,就证明央首里的人已经被困住了。”

央首?人格?什么意思?

嬴宁听着琼的话一头雾水,他总感觉自己离真正认识珏还很远。

说话间,琼看了看手机,然后深吸一口气惊恐地说:“都这个点了?!是不是该上朝了?!”

嬴宁一听,马上站起身来。

“坏了!该走了!要不然那烬锽又要找我麻烦了!”说完,嬴宁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跑了。

琼慢慢起身,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她看着跑远的嬴宁。

呵呵,怎么说呢?即便刚才的情况也能保持分析问题冷静的思维吗?也算是个比较有意思的人呢。

琼虽然很想在这里好好嘲笑嬴宁一番,但时间已经不允许她这么做了,因此她就快点收拾了一下去上朝了。

至于嬴宁去干什么了,琼有一点头绪了——毕竟嬴宁是龙族派来监视她的,而如今自己从珏变成琼了,这多少是要让龙族高层好好讨论一番的。

来到朝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在了她的身上。

琼可以从远处听到人们对她美丽的感叹以及关于她身份的猜测。

一种身为女性的自豪感出现在了琼的心中,这种自豪感令她感到优越无比。

虽然有很多人在看琼,但是没有人敢接近她,这让琼感到恨不自在,或是说很不爽。

早朝开始了,人们虽然还有在注意琼的,但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可是很快,人们就发现了今天文官那边阵容的不对——珏没来!

迟迟没有到来的珏已经突然出现的琼让人们的猜疑心变得更厉害了。

在上面的烬锽也注意到了琼的存在,一开始他是很惊喜的,但吧琼的出现和珏的消失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琼坐到了珏的位子上。

原本在珏身边的崩看到后满是疑惑地凑到琼的身旁,然后小声问:“小姐,您哪位?”

琼看了崩一眼,然后微微一笑,说:“我?我是琼,琼脂的琼哦……我是珏的……妹妹?嗯!我是珏的妹妹!”

啥?珏的妹妹?!在场的人听见后都大吃一惊。可是在看到琼的长相后就相信了她说的话了——她和珏都是那么的完美。

可是在这里的烬锽不淡定了——珏是什么?银白之灾啊!如果他要是有个妹妹的话,那岂不是证明世间还有一个银白之灾?!一个银白之灾就已经是噩梦级的挑战难度了,现在要是再来一个的话,那还有办法愉快地玩耍吗?!

烬锽长叹一口气,但他也在考虑能不能将这个琼给驯服并让她加入到三界或是龙族的阵营来成为对抗银白之灾的一个强大的力量——如果和银白之灾出自同一血统的话,那么力量上应该不会逊色太多吧。

不过烬锽并没有听见坐在他旁边的冰千鸟的笑声。

什么妹妹?明明就是个变了性的珏罢了,还妹妹?!

冰千鸟打开折扇掩盖着自己的笑容,以防失去自己应有的威严。

“我这次是奉哥哥之命过来接替他的工作的,所以工作中的问题还请大家多多包涵。”说着,琼就站起身来向在场的人鞠了一躬。

像这种无视朝野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随意将工作交给一个陌生人的做法明显不对,但是珏平日里工作认真负责,也帮大家分摊了不少的工作,所以也没人说什么。而且既然是珏指派的人的话应该算不上是什么无能人员吧,再说了,琼长得这么漂亮,比珏还讲礼貌,真让人讨厌不起来。

事实证明,琼的办事能力不是盖的!无论是反应能力还是判断能力,都像是个高配的处理器一样,同时解决十以内的大型文件不成问题。

下了早朝后,烬锽伸了个懒腰。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下早朝了,自打珏去了版南国之后,早朝就没有和以前一样早早结束过,上一次珏回来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琼的能力可以啊。”

“别说的跟夏尼姐是个没用的东西一样。”冰千鸟在旁边冷眼说道。

“不不不,我不是否定夏尼的能力,只不过在与珏和琼这一对兄妹相比,夏尼只能算是个很优秀的文官。”一听冰千鸟的语气不对,烬锽就马上对自己的话进行了解释。

冰千鸟一开扇子,然后眯着眼睛看着烬锽,问:“那你对琼是什么感觉?想娶她吗?”

烬锽听后身体僵直了一下——他想起了昨天琼的访问。

冰千鸟见到烬锽的反应后就问:“你现在需要一名正妻吧,法芙娜的血脉需要有人继承下去,亥伯龙大叔应该给你发消息了吧……你的婚约者,娜尔是吧。不如借这个机会用琼当一下挡箭牌如何?”

烬锽沉默了一会儿后就反过来嘲讽着自己:“前些日子还是我来安慰被安排的你,但现在轮到你来安慰被安排的我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听着烬锽的自嘲,冰千鸟笑着说:“但是我现在对我的婚约者很满意哦。”

很满意吗……但是珏也没说他是你的婚约者啊……

烬锽看了眼冰千鸟,他也在考虑要不要采纳冰千鸟的建议。

其实冰千鸟早就从娜尔那边接到了消息,并且经历过被安排婚姻的她对娜尔很是同情,所以冰千鸟决定帮一下娜尔。再加上凭借对烬锽这么多年的认识,冰千鸟也知道烬锽不是能喜欢上娜尔的人。

既然双方利害一致,冰千鸟帮起来也就没什么顾虑了——除了该怎么向烬锽解释琼就是珏这件事情。

不过烬锽在考虑了一小会儿后就摆正了态度,他说:“明天,明天就是会议的了,安保工作准备好了吗?”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绝对万无一失……”冰千鸟收起了扇子,“上一次让上都残党进来是我们的失策,但是这一次,绝对不会出岔子了!”

“很好,”烬锽点了点头,“今年龙族大事很多,务必要小心……”

“不过今年吸血鬼族不来吗?”冰千鸟问。

吸血鬼族是存在于魔域的中阶种,和魔族是战略合作关系,一般来说像是这样的大事他们没有不来的理由。

“听说吸血鬼那边在闹政变。”烬锽叹了口气,“真是个不让人安稳的种族,还好我们没有和他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你要派人过去吗?如果成立了一个新的政权的话,或是其帮助原本的政权,这可都是对我们有利的!”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毕竟我这个人不太喜欢魔王魁魇啊,那人一板一眼的。如果让吸血鬼族成为监视魔族的有力助手的话,那对我们来说可是件好事。”

“你在考虑人选吗?”冰千鸟见到烬锽的状态后就好奇地问。

烬锽听后边走边说:“对啊,这是个机会。”

说着,他猛地一回头,说:“说不定是个让珏变成贵族的好机会……”

冰千鸟自然听出了烬锽的玄外音——珏成为贵族的话,那么他就有着能够和龙族上层社会女性门当户对的能力。只不过这个门当户对并没有指向性,也就是说这对夏尼来说也是个好机会。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冰千鸟也不打算继续想这件事情了。

只可惜,龙族现在并没有关于吸血鬼族的详细情报,并不清楚吸血鬼族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了,因此后来的事情出乎了龙族的意料。

推荐阅读:

此后无余生 大中华 兽妃在上,蛇尊新婚要抱抱 七零大院来了个绝色大美人 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 山河初景 我有夜空映你繁星 大唐:开局熊孩子,举报亲爹李二 太古战王 择如歌的你 穿进古早霸总文后我咸鱼了 创世仙途 开局炼体三千层 新手村合出神器,怪物们,颤抖吧 天上掉下一群仙 重生之点亮科技树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重生九万次 完蛋!我被七个绝色师姐包围了 师姐总想暗害我 在他的心上温柔陷落 我成了皮卡丘 都市修真风水师 重生之幸福在此 当琴酒来敲门 我有一座万兽园 美漫:从疯人院毕业后做蝙蝠侠 御剑飞行不小心撞倒了魔女 朱元璋:开局看朱棣靖难直播 网游三国:开局毒杀刘皇叔 荒年怀孕被休,我回娘家赚疯了 满街大明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