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再相见……只是有点怪罢了

0再相见……只是有点怪罢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今天,各个区域的统领者来到了龙城,并进行会议。

为了表示对各个首脑的尊重,龙族在这一天打开了正门。

按照安排,访问队伍是以神族和魔族为首,中阶种在中间,低阶种在后面,最后面的是各个地方龙族使节派出的代表。

魔族和神族的车队并肩行驶。

原本的安排是让叛逆监视者走在最前面的,但不曾想叛逆监视者的整合者玄冥难以捉摸,完全不理会烬锽的联系,唯一的一次联系也只是说她自己会处理的。

不得已,烬锽只好临时做出安排。

虽然很生气,但没有办法,谁叫叛逆监视者的能力很强呢?尤其是玄冥,据说她拥有着远超不朽者的力量——可惜或是奇怪的是她不是不朽者。

“哎,魁魇那家伙又在被自己的老婆们给围了。”凯罗门看了眼窗外魔族的车子,发出了哼笑。

“魔族还真是个奇怪的种族呢……”阿西亚也顺着凯罗门的视线看了过去。

阿西亚是土生土长的神域人,所以对开后宫这种事情并不能接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没办法啊,魔域虽然丰饶,但也是妖邪出现的高发地,以前很多魔族男性都出征了,这也导致了魔族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这也算是为了让魔族人口上去的一个办法啊。而且,魔王也许要足够多可以信任的人。”凯罗门看着魔族车中来回的人影。

“啊!我也想要被美少女和美女给包围啊!”凯罗门说出了心声。

阿西亚冷眼看着凯罗门。

“怎么了?开后宫难道不是每个男性的愿望吗?”凯罗门看到阿西亚的眼神后连忙说道。

阿西亚依旧没有说什么,她的眼神依旧很冷酷。

凯罗门的嘴上下张合了两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放心,神族的男女比例很正常,根本就不需要一夫多妻制的,所以……”

“我认为我可不会轻信你的神格……”阿西亚冷冷地说。

凯罗门听后僵直了身子,他说:“真是不敢相信你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阿克西亚……”

“身为王后就应该随时监控国王的思想。”阿西亚说。

“这货是谁给你说的?!”

“哈迪斯。”

“啧!那个混蛋!”凯罗门咂着舌头。

不过此时的魔族车厢中并没有凯罗门想象的那样。

魁魇倒在魍静的怀中睡着了。

这是魖眸奉魅水月的命令将魁魇给睡眠了。

“今天下午,各位应该没有什么活动吧?”魅水月问。

所有女性都点点头。

“好,那么……”魅水月说着就拿出了一个龙城的地图,“我再来的时候已经查了,龙城现在刚刚引进了一批点心,我认为我们可以先从这里入手。”

“我要去看衣服。”魋烨华举了一下手。

魖眸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希望能够去先看看衣服。

“自由行动的话可以呢,不过每过半小时就要交换一下彼此的消息。大家的手机通讯要随时畅通,到时候我们会通过群进行联络——那个群是我们自己的群,不是带着魁魇的那个,别发错了。”魅水月说道。

没错,现在是魅水月她们进行的女子会。召开的目的也是为了规划一下她们在龙城的游玩路线。不过因为魁魇一板一眼的性格,所以魅水月她们只能让魁魇睡着了再开会。

“嗯……对了,今天值班的魍佳音和魖眸要注意,你们要快点去找魁魇集合。”魅水月说。

“好~”魍佳音举了举手。

“那么,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魖眸,你可以将魁魇弄醒了。”

峰会的开幕仪式搞得很隆重。

会议期间,各国首脑就未来三届的发展进行了讨论,以敖业为中心成立的“联合议会”成立,这是三界首次成立的一个联合型政体,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压制日益猖狂的妖邪并努力将战争的发生可能压制在最低水平。议会中成立的联合法庭是目前对各国战争进行性质审判的最好的解决方案。

议会中规定,龙族、神族、魔族以及叛逆监视者为常任理事方,精灵族和未出席的妖族、吸血鬼族作为辅助方。

在这次峰会中,敖业那强大的政治手腕再次被展现出来。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我去!今天的会可算是结束了……干脆明天让阿西亚过来代替我吧!”凯罗门伸了个懒腰说。

“这样的话阿克西亚会感到困惑吧。”凯罗门的身后传来了声音——是魁魇。

“哟,面瘫男,今天和你妻子们玩的怎么样?”凯罗门转过头用灿烂的笑容打着招呼。

“别把我想的跟个没女人就活不下去的东西一样。”魁魇冷冷地看了凯罗门一眼。

凯罗门吹了声口哨,然后转过身去说:“算了……去吃饭吧。要一起吗?”

魁魇看了看手机,然后给魅水月她们发了个信息后说:“好吧。”

“切!真羡慕你能和自己的老婆们建立联系群的人!”

魁魇听着凯罗门的抱怨,没有说什么。

凯罗门这家伙什么性格魁魇很清楚,所以他不会太在意这家伙说的事情。

“总感觉龙城就是踏云和幻虚的风格给合在一起了。”凯罗门边走边说。

的确,龙城融汇了许多的文化,相较于尊崇单一文化的魔族和神族,龙族的思想要更包容一些。

“你和阿克西亚快好结婚了吧。”魁魇问道。

凯罗门看着魁魇,然后不敢相信地低语道:“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

“……”魁魇没有说话,他的脸依旧冷冷的。

“你呢?打算让谁帮你剩下嫡长子?我们在这一辈里面的人中,就你结婚早。”

“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呢。”魁魇将凯罗门的话回敬给他。

“那家伙在走之前说过,要我和魔族搞好关系……”凯罗门说,“世界将会发生巨大的变革,‘哈达瓦尔的陨落势必会将三界推向一个不正常但却健康的统一中’——那家伙在走之前这么说过。”

“他说的没错啊……”魁魇看着天空,他明白,那家伙说的都是对的。

两位王,行走在龙城的闹市区中。熙熙攘攘的人群逆着两人走过,魁魇和凯罗门都没有再说什么。

对他们来说,两人间的唯一交际就是那家伙了,是他将两人,或是神族和魔族两大势力给联系在一起。

他们身边仿佛有一个结节一样将外面嘈杂的声音给隔绝在外面——两人间没有什么多余的对话或是交流。

“人真多啊……”或许是受不了这种气氛了吧,凯罗门开口了。

“嗯,根据魅水月的情报,今天龙城的很多商店都上架了新产品,所以现在市场上的人会很多。”魁魇说着早些时候从魅水月她们那边听到的消息。

两人的对话再次结束。

不知道走了多久,魁魇停住了脚步,他说:“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是要去找魖眸她们来着,这饭局就先这样吧。”

凯罗门看着魁魇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好吧,看来今天不适合一起吃饭呢,改天吧。”

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不过,就在他们分别没多久后,一股熟悉的力量将两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住了。

在哪里!?

魁魇和凯罗门两人都开始了奔跑,他们寻找着这藏在龙城内的那个人——珏。

这一次力量的波动让他们想起了三王会议的时候感受到的力量以及看到的事情。

这让他们都确信了一件事情——珏没有死,他就在龙城!

两人按照不同的路奔跑着,他们拨开人群,越过障碍,目的地都是那个力量迸发出来的地方。

那股熟悉的力量是这两人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在前行的道路上,他们都隐约中听到了什么“银发美女”“天仙”之类的话。

前方一定发生了什么!

凯罗门和魁魇判断着。而且“银发”一词更是让两人兴奋无比。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两人从不同的道路跑到了相同的交汇口。

“哈?是你?!”凯罗门喘着气看着面前的魁魇。

“没想到啊……”魁魇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他的呼吸也是一点都不平稳,看起来他也跑了不小的路程。

凯罗门感到那股力量离自己是那么近,但面前之后魁魇,于是就很没劲儿地说:“真是没意思,吓死我了!”

虽然凯罗门这么说着,但是魁魇也有着和凯罗门一样的想法,所以他对凯罗门的话很是生气。

“你说什么?你这人很无聊啊!”魁魇面无表情地说出了极具愤怒的话。

两人的情绪都到了爆发的极限点。

就在这时候,一名女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

“呀~那个商店老板真是好人啊,竟让卖给我这么多的巧克力棒!太棒了!买到宝了!”

只见一名银发血眸的美丽女子站在凯罗门和魁魇中间的那个路口处,她的怀中抱着一袋子的巧克力棒。

或许是发现了自己身旁那不和谐的气氛了吧,琼就看了看身旁的两人。

凯罗门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琼,她的样子让凯罗门想起了以前假扮成一名女性的人的样子,他呢喃了句:“犼?”

“哈!难道说我出现的时机不对?”琼看了两人一小会儿后一拍手,“那么抱歉各位,我先离开了,吵架的话还请不要出人命哦,再见。”

说着,琼就要开溜。

“等等!”凯罗门和魁魇异口同声地叫住了琼。

琼的身上有着和珏一个等级的力量波动!

“有……什么事吗?”琼一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琼自然认识凯罗门和魁魇,但是她真的不想再和这两个家伙发生交集了,而且她也就是打算买个巧克力棒,谁知道能够直接和这俩货遇上。

“这位小姐,您叫什么?”凯罗门问。

“我的名字吗?”琼优雅而又不失礼貌地一笑,“我叫琼,琼脂的琼哦。”

“好吧,那……琼小姐?”凯罗门试探性地问,“您有什么家人吗?或是说您有兄弟吗?”

琼身上的力量波动很想珏,并且琼和珏在长相上也很像。

“那个……”琼稍微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满是戒心地说,“您一上来就问我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有些……”

经琼的话这么一说,凯罗门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

“琼小姐,”魁魇这时候和凯罗门站在了一起,他也不希望琼就这么被吓回去,“您和我们的一名好友长得很像,并且在力量上也很像,所以我们只是想要确认一下罢了。”

“啊呀,那么您的好友叫什么呢?”琼微笑着问。

“他叫珏。”魁魇说道,“双玉珏。”

“哈!那是我哥。”琼一拍手说道。

什么哥哥不哥哥的……

琼在心中给自己的刚才的表现打了个叉——她真的不希望能够和这俩货有什么交集,但没办法,自己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被识破了,与其被识破自己是男的变得而被嘲笑,还不如自己先将这件事情扔到“是哥哥”这个借口上。

“哥哥?”凯罗门挑了一下眉毛,他可没听珏说过自己有个妹妹。

魁魇地盯着琼看了还一会儿,然后说:“珏并没有跟我们说过他有个妹妹。”

废话啊,这是今天才认的妹妹啊!

琼在心中想,但她没有说出来。

“琼小姐,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和我们谈一下关于您兄长珏的事情?”魁魇说。

“你们是谁我还不知道呢,为什么要跟你们谈话呢?”琼摆出了一幅困惑的表情。

“您的兄长珏和我们是朋友的关系,所以我们想问一下他以前的事情。”魁魇很礼貌地说。

“那你问我哥哥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找我?”琼这么反问道。

如果用在他们看来已经死掉的珏来当回怼他们的借口的话,应该会让他们知难而退吧。

这一招果然有用,魁魇和凯罗门都不说话了——在他们看来,珏的死都与他们有关。如果琼这么问的话就证明琼还不知道珏已经去世的事情。

很好!这俩货不敢面对我了!

琼在心中暗喜,然后她又放出了另一招。

“哎?说起来我和哥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呢,你们既然是他的朋友的话,就应该有关于他的消息吧?他还好吗?”

琼的话一出,凯罗门和魁魇都陷入了沉默。

琼见到这俩人这样后就打算就这么甩开这俩货。

“您的兄长……已经去世了,你不知道吗?”谁知琼刚想走,魁魇开口了。

“诶?”琼很是惊讶,她不是惊讶魁魇说的内容,而是魁魇竟然敢把这话给接下去。

“他去世了……就在我身边……”

“这,这样啊……”琼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想现在是不是该装作很痛苦的样子逃走,不过自己如果抱着的这一堆零食哭着跑的话是不是太喜感了?

但琼还是要试一试。

“实在……抱歉……”琼装作很伤心的样子跑开了。

“诶!等等!”凯罗门打算追上去,但谁知琼的速度不是一般人,根本就追不上。

“靠!这家伙体能也太好了吧!竟然速度这么快!真不愧是珏那个牲口的妹妹啊……”凯罗门看着几乎是瞬间消失的琼。

就在凯罗门打算放弃的时候,魁魇从后面叫住了他。

他说:“这里可是龙城,想要找人的话只要找天音就好了,剩下的根本就不用担心。”

“那废话什么啊!走啊!”凯罗门说着就拉着魁魇走了。

推荐阅读:

开局:获得一颗目尘珠 职业天榜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1510我的环球航行 霸总是个软饭精 成为师姐的同谋后 剑出西门 娇花藏刺[追妻] 追男神这件小事 屠龙倚天前传 综武:悟性逆天,开局融合虹猫 亮平,工作的时候,要称书记 医妃强势带娃归来,爆抽渣男贱女 招摇山 名义:最强辅助,人定胜天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 一世容晴 做快穿任务被女主们盯上了 强占失败后,我被帝王抛弃了 木叶最强叛忍,从征服纲手开始 穿越:客官别摸了,您听会儿曲吧 另一种她 江曼陆行舟君九月 不列颠的吸血鬼之王 盗墓:开局被吴斜撞飞 武值之英雄崛起 何思为沈国平易子晏 乱世再嫁 天道代言人 被坑去相亲,婚后甜如蜜虐爆继妹 崩坏:开局制作游戏 霉运缠身,我献祭气运练成超凡 沈又安冯月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