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加上龙族的女子谈

0加上龙族的女子谈

就在凯罗门和魁魇还在对琼进行百般骚扰的时候,魅水月她们正和阿西亚聊天。

“看来你已经适应王族的生活了嘛。”魅水月看着阿西亚说。

“算是吧,不过我还是很怀念以前的生活啊。”阿西亚看着腰间的那两把剑——一把是自己以前那伤痕累累的剑,另一把是珏帮她获得的剑。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阿西亚问。

“当然是等龙族的伙伴啦,这也是王的妻子应该做的。”

“与其他国家的重要女性建立联系吗?”阿西亚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那个……龙族的女性是什么样的?是不是都很凶啊,或是说都很恐怖?”

“嗯?为什么会这么想?”魋烨华放下茶杯好奇地问。

“因为在神域的传说中,龙族都是很可怕的东西……”

“哦……呵呵……”魋烨华优雅但又尴尬地笑了笑,“是这样吗,也难怪,以前神域可是被龙族闹得天翻地覆呢。”

“那么,龙族的女性……”阿西亚想了一下,在她的印象中只见到过冰千鸟,不过冰千鸟当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是危险,虽然事后凯罗门也说过龙族在脉络上是克制神族的,所以这是本能反应。但阿西亚知道这是一种特有的情感,应该是从心底里展现出来的一种愤怒。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诶?”说话间,魋烨华看向了外面。

“怎么了?”阿西亚问。

“外面,好像有什么动物……老虎?不对,是白虎?”

“龙城怎么可能有老虎这种动物呢?”阿西亚笑着说。

可是魅水月却在旁边说道:“魋烨华的感知能力可是很强的,如果她说有老虎的话,那么就一定有老虎。”

阿西亚还半信半疑之时,有人就骑着老虎冲了进来。

“啊!素风!快慢下来啊!”素风身上的敖丽大喊道。

“停下!”看着失控的素风,魋烨华对着它伸出了手,然后大声喊了句。

素风在听到指令后马上就停住了脚步。

由于惯性,敖丽直接飞了出去撞到了阿西亚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阿西亚被敖丽压着,她好不容易起身后看了看敖丽,“哪里来的学生?今天学校放假吗?”

“谁说上课啦!?”敖丽听后马上抬起头来。

被敖丽长相美呆了的阿西亚没有反应过来,而在此期间,魅水月她们已经跟敖丽打起了招呼。

“敖丽殿下是吗?见到您真是荣幸。”魅水月说道。

“各位就是魔王的妻子门吧,给各位请安了。”敖丽说着就对魅水月她们行了个礼,然后她看着还坐在地上的阿西亚,“请问您是哪位?”

“诶?”阿西亚在发现敖丽是在问自己后就马上站了起来,“我是阿克西亚·提亚斯·谱尼,神王的未婚妻。”

“您就是阿克西亚小姐吗?幸会。”敖丽说着就向阿西亚伸出了手。

“啊,幸会……”阿西亚一脸惘然地和敖丽握了握手。

不过这次龙族来的人可不仅仅有敖丽一个。

阿西亚正在考虑着该怎么和敖丽搞好关系呢,夏尼她们就过来了。

突然现身的龙族女性彻底颠覆了阿西亚对龙族的基础认识,夏尼她们美貌将阿西亚对龙族错误的认识打得体无完肤,她们优雅的举止让阿西亚自愧不如。

当阿西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她和夏尼她们打完招呼后了。而此时的她也悲惨的发现自己好像被孤立了——龙族和魔族的人因为有着长久的寿命,所以她们的脑电波更容易对上,说的事情也都牵扯到近百年以前,这让阿西亚感到如坐针毡。

不过阿西亚转念一想,自己好像正需要这种安宁。

就在阿西亚默默感受着属于自己的安稳时,有人闯了进来。

“夏尼大人!主上出什么事了?!”一名棕发女子冲了进来。

“欧阳踏雪?”夏尼显然是被突然闯进了欧阳踏雪给吓到了,毕竟现在可是重要的场合,如果有人随便闯进来惹了神族或是魔族王后们不开心的话,这可是会上升到政治问题的!

“欧阳踏雪……”冰千鸟打开扇子遮着自己的脸,然后悄无声息地走到她的身后,“你现在可是到了不该来的地方啊……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应该被封锁了才对。”

“这你不用管!告诉我!主上怎么了?!”欧阳踏雪的情绪很激动,她的眼角含着泪水,“本来是打算回去见一见主上的,但是……他不见了……遇到别人问的时候也什么都没问到,那个嬴宁说主上事情的时候也是磕磕绊绊的,像是在隐瞒什么一样……说!主上他怎么了!”

“那个!欧阳踏雪!你先冷静!”夏尼站起来稳住欧阳踏雪的情绪,因为要是再让她闹下去的话,要是当着阿西亚她们的面拿出禁断就不好说了。

阿西亚和魅水月她们看着事态的发展,她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珏没有事的,所以放心好了。”夏尼说。

“那,主上在哪?”欧阳踏雪问。

“我过会儿带你去找他,好吗?”夏尼觉得稳住欧阳踏雪才是最重要的。

欧阳踏雪听后深吸一口气,然后说:“好吧……”

终于,欧阳踏雪这边算是稳住了,没想到的是魅水月她们沉不住气了。

“夏洛特!”魅水月大喊,“你说珏?!那个珏!?他长什么样?!”

夏尼现在显然是被搞得头大了,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机。

“呐,给你。”敖丽从自己的手机上调出了珏的照片给她们看。

魅水月她们先是看了一下,然后马上抢过手机,七个人就挤在一起盯着屏幕看。

“怎么样?帅吧?不过本公祖事先声明,这家伙可是龙族的财产,不给你们哦。”敖丽很贱地说。

阿西亚在听到珏的名字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认识的珏。

没想到珏这么厉害,竟然和龙族的高层结交了关系……真是个不一般的男人啊……

阿西亚抱着验证的心态打算也凑过去看一看。

可是当她靠近魅水月的时候,她发现魅水月她们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着,一滴滴的泪水从她们的脸上留下来。

“……着……”魉姝文用颤抖着声音说,“他还活着……”

看到这个情况,魔族以外的人都看傻了。

“额……你们……认识珏吗?”冰千鸟问。

魅水月捂住嘴流着泪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她说:“是的!我们认识!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也是……”

魅水月的下半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她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您知道现在珏在哪里吗?”魉姝文插着眼睛询问着。

“那个……他现在……”敖丽难以启齿地看向了夏尼她们,“他现在还好?”

真的,这的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些人说珏已经变成了女性这件事情!如果说出来的话真的会影响现在的气氛。

夏尼见到敖丽犯了难之后就出来说:“如果可以的话,能跟我们讲一下珏的故事吗?”

没办法,这件事情还是等魔族的这帮姑娘们的状态调整过来再说吧。

魅水月抹了抹眼泪,点了点头说:“好吧。”

再说琼那边。

好不容易摆脱了凯罗门和魁魇纠缠的她找了个地方歇了歇。

“真是没想到啊……能在这边看到他们。是我大意了,没能探知到他们的存在。”琼往自己的衣服里扇了扇风。

现在是夏天,天气本身就很热。而且女性的身体皮下脂肪很多,这让原本是男性的珏在运动后感到比以前热。

要不然开一下法术调节一下周围的气温吧……

琼这么打算着。不过现在的琼还面对着另一个问题。

啊呀!现在这个谎越来越难圆了!干脆我想办法档子凯罗门他们的面自杀算了,说不定就让他们彻底忘记我了。

琼对当前的局势感到很头痛,因为她不想要神族或是魔族知道自己还活着。

“为什么不让我进入央首啊!你们是不是在央首里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让我进去吧!别介意我是个女的!大家都是同一个人!”

琼对这天空咆哮着,她很希望能够想珏那样得到在了暗影的一些建议。当然了,她本人是很讨厌暗影的。

就在这时候,有人出现在了琼的身后。

“哈!没想到你真的变成女的了!”一个勾人的女性声音在琼的身后响起。

琼回头看去,发现了一名有着金色瞳孔黑色眼白,头发是由黑变白在变透明的美丽女性。

“玄……哎?”琼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名字,但仅仅是闪过罢了,很快就消失了。

“嗯?”玄冥一歪头,她等待着琼叫她的名字。

“您……哪位?”琼问,她能够感受到面前女性身上的强大力量,并且对这股力量很是熟悉,只不过她根本就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啊呀,讨厌啦!是我啦,玄冥!你可爱美丽的妻子啊!”玄冥把琼说的话当成玩笑。

“妻子?不,抱歉,我不是人您……啊!您就是玄冥啊,叛逆监视者的整合者?幸会!”琼说着就伸出了手准备和玄冥握手。

“不对!”玄冥见到琼这样就慌了,“你有没有看到水晶球?!有没有?!”

“水晶球?什么水晶球?”琼歪着头问。

“这……怎么可能?”玄冥如同受到了打击一样失神地向后退了好几步,“龙族没有把这个水晶球给你吗?这是骗人的吧?!”

“那个……您还好吗?”琼见到玄冥的状态不是很好,就关心地问。

玄冥看了琼一眼,然后说:“没事的,这只是暂时的,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一定要等着我!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想起我的!等着我!”

说完,玄冥就如同烟雾般消失了。

琼呆愣愣地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小巷子,然后马上检查了一下自己怀中的巧克力棒个数。

“没有丢,太好了……叛逆监视者的整合者吗?真是个可怕的人……”琼回想着从玄冥身上感受到的强大力量。

“如果是珏的话,早就灭她几百次了吧……”琼自言自语着拿出了一根巧克力棒放在了口中。

此时,凯罗和魁魇这俩货已经通过天音找到了琼的所在,只不过天音对琼的事情一点儿意不清楚,所以在查出来有琼这个人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得到琼位置的凯罗门他们马上就去找她了。

然而,在魅水月她们还不知道凯罗门和魁魇去找琼的事情。

“珏他也算是魁魇的好兄弟吧,只可惜最后他的爱人和兄弟都被银白之灾给杀了……”魅水月看着茶杯中的泡沫讲完了故事。

“等等,珏那家伙竟然还和一个女的谈过恋爱?!”敖丽不敢相信地说,“他平日里都是一副‘女的和老子没关系’的样子,特别性冷淡!”

“嗯?他是这样的人吗?”魖眸听后一惊,“看来那次事件让他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啊……”

“对莲田那么上心吗?对那件事情那么悲伤吗?果然,爵士个好男人啊……”魉姝文感叹道。

“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吧……”冰千鸟听到这种话之后就酸酸地说。

“不是不至于哦。”魑佳音说道。

敖丽看着跟小孩子一样的魑佳音,心想着魔王怎么这么鬼畜,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珏可是向莲田姐求过婚的哦!”

魑佳音的话让龙族那边的女生们瞬间失语。

求婚?!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啊!这可是人生大事啊!珏!珏竟然还来过这么高难度的操作吗?!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珏还要躲着你们?”娜尔在一旁问。

“因为魁魇喜欢珏啊。”魅水月微笑着说。

“啥?”包括阿西亚在内的女生们一脸惊讶地问。

“对啊,因为魁魇喜欢珏啊。”这时候,魍静很有精神地说,“魁魇和我们睡觉的时候总是会被我们惊醒,但以前每次珏进去找他商量事情的时候,都是珏去叫醒谁教的魁魇的,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即便是进门也不会吵醒魁魇的。”

魁魇难以入眠的原因在场的龙族和神族人多少有些了解——年幼的魁魇为了不被奸人伤害而养成了有一点动静就会醒的习惯。

夏尼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脸懵逼。

因为她们怎么也没能想到珏竟然和魔王魁魇有这般深交!

“果然吗?难不成魔王也这样?”这时候,阿西亚说话了。

夏尼她们又看向了阿西亚。

“我第一次跟凯罗门提到珏的时候,他的态度也很奇怪呢。虽然他满嘴都是‘那个混蛋’,但我能感觉出来他对珏的思念。”阿西亚说着就一笑,“那种傲娇的表情真是没谁了!他还说如果珏是个女的,那么他一定会娶珏的。”

“哈!凯罗门也这么说吗?魁魇上一次跟我们开玩笑的时候也是说什么‘如果珏是个女的话,我才不会娶你们呢’。”魍静说道。

看着神族和魔族的女子们开着玩笑,夏尼她们的表情不是很好。

“你们怎么了?”魅水月看出了夏尼她们像是吃坏了肚子一样的表情,于是就满是关心地问。

“那个……”冰千鸟阴着脸,“如果珏是个女的,那么凯罗门大人和魁魇大人去追求珏的可能性有多大?”

“百分百吧,毕竟珏本人的能力在那里,又能打又能治理的,挺厉害的。”魅水月说。

虽然魔族那边没有反应过来,但欧阳踏雪反应过来了,她马上问道:“主上他!主上他是不是变成女孩子了!?”

“变性的法术吗?这个不太可……”一直沉默的魃沐潭说着说着表情就凝固了,“确实,如果是珏的话什么东西都能搞出来,说不定他还真的搞出了变性法术了……”

敖丽无声地将手机里琼的照片递给魔族女性们看。

魅水月她们在看到照片后不禁感叹娘版珏美丽的同时也感到了一种极强的危险感——搞不好琼真的会让魁魇神魂颠倒。

阿西亚更是快沉不住气了,她将手按在自己的剑柄上,差点就冲出去了。

“我,我要去砍了勾引吾王的人!”阿西亚低语道。

“女生的嫉妒还真是可怕呢……”欧阳踏雪看着蓄势待发的阿西亚说道。

明明一开始还很敬重珏的,但一得到琼的消息后就变得暴躁无比。

推荐阅读:

星穹铁道:巡猎副官的开拓之旅 吐槽节目:我怒怼百万家长 幸运属性点满:你拉我万界游戏? 提瓦特的第八执政 开局:获得一颗目尘珠 我,大汉使臣,请万邦赴死 萝莉的魔兽世界 都重生了谁还不是神豪啊 一世豪婿 给植物人总裁冲喜,玄学大佬被娇宠了 林逸林倩霸下该隐 少女的镰刀 嫁给真太监后她怀孕了 爱上寂寞 最牛附身系统 聂离聂雨 都市剧:我姐安迪,外公何云礼 穿成年代文恋爱脑女配 从福威镖局到射雕三部曲 一统江湖:他只是一个小虾 诸天黑化从火影开始 腰软知青下乡嫁最猛糙汉赢麻了 天道贰之末日求生 巨星调教指南 五年后,她带着三个幼崽炸翻全球 洪荒武祖:遇难呈祥 穿书师尊是个大反派 修真大佬称霸现代 moba:世界第一进攻型AD 重生不做舔狗后,校花前女友疯了 在冬季说爱我 倒追我的老婆用出了屠魔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