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事情真多

0事情真多

不得不说,凯罗门他们行动还真是迅速,他们俩马上就找到了琼——在嬴宁房间的门口。

“额……你们两位很恶心哎,至于尾随我到这里吗?”琼一脸嫌弃地说。

“琼小姐!”凯罗门说,“对于您兄长的事情我很难过,但是珏平日里也帮了我不少的忙,所以如果你生活上有什么难事的话请跟我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你如果是珏的妹妹的话那么你一定也是一名业魔吧,所以一还是跟我回幻虚吧,我可是魔王魁魇!珏应该跟你说过我是他的好友吧。”魁魇语调平稳,但是怎么听都有种怪怪的感觉。

“王族就是这样的?对街上的良女百般纠缠?”琼转为了训斥的态度,“你们的老师难道没有教你们什么叫做教养吗?”

听了琼的话,魁魇和凯罗门都想起了先前珏是怎么教育他们的。

“你和你哥还真是像呢。”魁魇小声说。

什么玩意儿!

琼死盯着魁魇,然后叹了口气。

当初我不辞而别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毕竟那时候我就是银白之灾啊……

“如果你们真的是哥哥的朋友的话,那么你们的人品应该坏不了,所以就进来吧。”琼说着就打开了嬴宁的房门。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琼冲进卧室把自己的零食扔到了嬴宁的床上,然后就回头看了看凯罗门和魁魇,“都晚上了,你们应该也饿了吧……叫外卖的话实在抱歉我没有闲钱了,所以就请两位屈尊吃一顿我做的饭吧。”

说完,琼就走向了套房中的厨房。

嬴宁的厨房很干净,毕竟他平日里没有自己做饭的习惯,因此厨房一点都不乱。不过虽然嬴宁平日里使用厨房,但是厨房里的食材却定期更新,究其原因是嬴宁这家伙并不在意自己吃生肉。

由于没有给自己准备拖鞋,琼就这么没穿鞋地在厨房里工作。

魁魇再耐心等待,但是他注意到了凯罗门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两条穿着纯白丝袜踩着地面的脚。

“喂!”魁魇拍了一下凯罗门,然后小声说,“这可是珏的妹妹啊!别有什么非分之想。”

“那又怎么了!?看看美女不行啦?!”凯罗门也小声吼道,“你倒好!七个老婆!每天换着来都不带重样的,想看什么类型的都有!反正你老婆们会满足你的各种喜好吧!”、

“阿克西亚不好吗?”魁魇疑惑地问。

“……阿西亚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啦,而且在身材或是长相上都挺不错的。”凯罗门说道。

“那不行了,那你还拘泥于琼干什么?你要是把琼给欺负哭了怎么办?你对得起珏的亡魂吗?!”

“别把我说的跟要骗琼去幻虚被我玩一样。”魁魇给了凯罗门一个白眼。

凯罗门语速稍微快了些,他说:“难道不是这样吗?!你少开玩笑了!你们魔族可是一夫多妻制,你说,如果琼哪一天要嫁人了,你能在魔族给她找出一个符合她的男人吗?整个魔域有比你还好的人吗!?”

魁魇没有在说什么,因为凯罗门说的句句在理。而且他也确实是有实在不行就将琼给娶进来的准备。

争论中,琼已经做好饭了。

“你们几个,能不能不要再在这里吵了?”琼将盛饭的碟子一下子放到桌子上,“呐,诸位大人,请……酒的话可是没有的哦。”

魁魇可凯罗门闻着饭菜飘来的香味,都忍不住想吃起来。

琼站在他们的身边,然后说:“给,凯罗门大人的刀子和叉子,然后这个是魁魇大人的筷子。两位轻慢用。”

说完,琼就走到了嬴宁的房间里去了。

凯罗和魁魇都尝了一下这桌饭菜。

相当美味,而且还有当初珏做饭的味道!

“以前打仗的时候珏就是我们炊事班的头,总是能够做出让每个人都喜欢的美食……记得那时候英卡洛斯受了重伤,然后奢比尸说一定要活下来,要不然就吃不到珏做的饭了。只不过现在这顿饭里面还有别的味道……”凯罗门吃着饭,然后回忆着当初和珏打天下的日子。

“有莲田的味道……”魁魇说出了这个凯罗门没有尝出的味道,“莲田……她和她的哥哥都是我最重要的亲人,虽然我们是表兄弟的关系,但他们真的帮了我很多……莲田很久以前也喜欢做饭给珏吃,那家伙根本就不太喜欢吃饭啊……”魁魇说着就哼笑了一下,“琼的厨艺也是从珏那里学的吗?或是说珏将他的食谱给琼了?”

两人细细品尝着琼做的饭,怀念着在他们看来已经过世的珏。

而此时的琼正在房间中玩着游戏,根本就不想管这俩货。

我已经没有脸再见你们了,你们还是快点走吧……

琼很想以珏的身份说出这句话,但是她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候,嬴宁回来了。

“嗯?二位是……”嬴宁看着面前的凯罗门和魁魇。

虽然从力量上能够感受到这两人的强大,但嬴宁认为就算是强者,也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地进入他的房间。

“你是谁?”凯罗门见到嬴宁后也大吃一惊。

没办法,谁叫琼一开始没有跟嬴宁他们说明白呢,害的凯罗门他们一直以为这里是琼的房间。

“我是嬴宁,这里是我的房间,请问你们是谁?”嬴宁问。

“啊,是我叫来的。”琼这时候从嬴宁的卧室中走出来,“这些人算是我哥哥认识的人。”

“啥?哥哥?”嬴宁先是没反应过来,但在看了琼的春雨一会儿后就马上说,“啊!说起来你好像还真的说过自己有个哥哥呢,是叫珏吧。”

“对啊,不过听说哥哥已经过世了……”琼说着就扑到了嬴宁的怀中假装哭了起来。

嬴宁那受得了琼的这番操作啊,越是小声说:“喂!是不是过了,你哪来的哥哥啊?”

琼听后拧着嬴宁的胸口,然后咬着牙说:“你给我好好演!明白了吗!?”

不得已,嬴宁只得认怂。虽然有这么个美女在怀中,但嬴宁胸肌的剧痛还是盖过了心中的喜悦。而且……嬴宁对自己因为琼抱过来而感到喜悦而对自己恶心。

“琼小姐,这位名叫嬴宁的人和您是什么关系?”魁魇问道。

“哈!”琼转头看去,然后说,“介绍一下,这我男朋友,嬴宁。同时也是这间屋子的户主。”

魁魇听后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像是重新上线了一样说:“看来琼小姐也算是有天命之子了,真是恭喜啊。但愿珏能够在九泉之下感到安心吧。”

我要是能被你给咒死的话那最好不过了……

琼尴尬地笑着想。

于是,凯罗门和魁魇就不在打扰而选择告辞了。

“唔,可算是走了。”琼说着松开了嬴宁。

“刚才的那两位是……”

“魁魇和纳德比西·凯罗门·谱尼,一个魔王一个神王。”

“哦……诶?!等等!神王?!魔王!?他们为什么回来我这里?!”嬴宁马上回头看。

“他们感知到了我身上的力量。我怕他们过来叙旧,所以就拿你过来当挡箭牌了。”

“这样吗,还真是辛苦呢……诶?!你!你认识神王和魔王?!”

“算是吧。”琼收拾着碗筷,“以前和这些家伙们生活过一段时间,而且最后的结局都不是什么好结局。”

嬴宁没回琼,他已经无法处理这么多的信息了。

琼跟神王和魔王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事后也听说过魅水月她们打算见一见琼,不过都被琼给拒绝了。而且琼也让夏尼她们传话警告过她们不要将自己就是珏的事情给说出来,她不喜欢麻烦。

不过魅水月她们倒是说了句“以后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就此,三界峰会算是完美落幕了。

回去的路上,魁魇在车中看着窗外。

“怎么了?”魅水月问。

“……琼,珏的妹妹……但愿她幸福吧……”魁魇这么说着,但他的嘴角处挂着一丝微笑,就好像是见到思念已久的人一样。

车中的女性们听后都尴尬地将视线一到一边,她们真的不敢直视对一个变性人上心的丈夫。不过她们还是在期待着,期待着能够与珏再相见的机会。

而此时的神族车中,阿西亚正坐在凯罗门的腿上。

“这么说……你见到琼了?”阿西亚问。

“啊……”凯罗门微笑着点了点阿西亚的鼻尖,“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把自己给搞成女性了。”

“你都知道了?!”阿西亚很惊讶,虽然她对凯罗门说过那夏尼她们复述的话,但是他没想到凯罗门竟然自己猜出了琼的真实身份。

“各方面的情报都证明珏还没有死,所以现在出现这么一个珏的妹妹怎么想都不现实……而且那家伙跟我生活了不少时间,多少也有近二十多年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家事?只不过他的背景都是我自己查的罢了。”

“那你为什么没有揭穿他呢?”阿西亚问。

凯罗门撩着阿西亚的头发,说:“如果珏这个混蛋打算与我相见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跟我直接相见的,但是他没有,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他的难处。哼,这也是我喜欢叫他叫混蛋的原因啊——老是自以为是,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啊,我也差不多。”

凯罗门看着阿西亚,然后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嘴唇,说:“这件事情别告诉天狼他们,不能让他们心急,好吗?”

阿西亚点了点头。

“真乖真乖。”凯罗门笑了笑,然后抱住阿西亚。

珏,你这混蛋……真的让我找的好苦!

阿西亚没有看到凯罗门的眼角已经出现了泪花,但是她下意识地将手抚摸到了凯罗门的后背进行着安慰。

各国代表刚走,夏尼她们就把珏送到了道龙那边。

“这!”道龙看着琼,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太像了!娘化的珏太像造世者萍了!说她们是母女都不会有人怀疑!果然,珏和造世者有一些渊源……

“还真的变成女性了呢。”道龙说。

先前的确是听敖丽说过这件事情,但道龙并没有上心。

“那还真是抱歉呢……”琼一撩头发,“有什么办法吗?”

“你没有什么方案吗?”道龙反问道。

珏掌握着比自己还多的知识,所以珏应该比他更有想法吧。

“没有去想。”琼抱着胳膊说。

道龙转过身去把秦镜给拿了出来,然后在琼的身上照了照。

“身体构造已经完全变成女性的了吗?”道龙看着,“不敢相信啊……难道说这会是三界的一次技术革命吗?变性方案?”

“别开玩笑了。”琼低声说道,“在乱说我就把你给蒸了。”

“残忍呢……”道龙将检查报告给进行了记录,然后他就又拿了个注射器似的东西,“可以取一点血样吗?”

“如果你能取到的话。”琼说着就伸出了手臂。

“还请你把你的血给换成银白之灾的。”道龙在琼的耳边说。

在支开了夏尼她们后,道龙就用注射器那个看上去像是刀刃一样的东西划开了琼的手臂。漆黑的血液伴随着浓烈的腥臭味从琼的伤口上流出,然后就被吸进了注射器中。

不过琼的血像是太空中的水滴一样悬浮在注射器中,没有与周围的注射器壁接触。

“重力法术改造出来的,对付你的血液挺实用的。”道龙说。

琼并不在意地耸了耸肩,然后就跟着夏尼她们走了。

“祝你能早日找到解决办法。”

琼在走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虽然峰会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娜尔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什么?!要我回去!老头!你上哪里搞到的我的号码啊?!”娜尔对着电话吼道,这也招来了夏尼她们的注意。

“好!这是你逼我的!本小姐这就把自己的相好带回去!”娜尔暴扣了电话。

她猛地转过头来一把抓住了琼的手。

“诶?”琼一愣,其他人也一愣,毕竟娜尔是当着她们的面接的电话,内容什么的她们也自然知道,可是为什么要拉着琼的手?

“走!琼!跟我去见我父母!”

一群女孩都傻了眼。

娜尔的事情就此不谈,最终娜尔还是以终生的巧克力棒免费供应的方法让琼就范。

当天晚上,道龙、敖业、天音、崩以及墨华韵秘密召开了一个会议。

道龙站起身来,将得到的珏的血滴到了碧玉、秘银、钻石以及陨铁上。

珏的血都对这些东西产生了不同的反应。

“结论呢?”天音指了指些东西问。

“银白之灾的血是汇聚了不同高阶种力量的集合体,但是他的血能对陨铁产生反应,诸位不觉得奇怪吗?”道龙说道。

“陨铁能够斩断星脉,可星脉是天选者的脉络啊……难不成……”崩推断着,“银白之灾的体内还流淌着天选者的血吗?”

道龙又拿出了一个水晶球,他说:“这是叛逆监视者给的,在这里面,有说明珏的以前好像参加过对抗叛逆监视者的战争。”

“但那是一亿年前的事情不是吗?除了不朽者,没有人可以活那么长的时间。”敖业说道。

“这一点正是珏身世的疑点,他到底是什么?如果他以前是天选者的话,那么为什么现在他并没有表现出天选者身上应该有的特征?还有,这一亿年中的断层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假设珏是天选者的话,那又是什么让他失去了天选者的身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道龙给出了一串疑问。

“总之……”敖业站起身来,“珏的已知危险性被提升了。如果他有着和天选者一样的血统的话,那他后期的成长能力一定会很恐怖。崩!听令!”

“臣在!”崩说着就从椅子上跪到了地上。

墨华韵也跟着崩跪在了地上。

“告知御史嬴宁,在龙城密切监视珏的举动。而且在珏出龙城后也要严加监视!”

“遵旨!”崩说道。

会议到此结束,道龙一个人呆在会议室中,他看着一个画册。

画册上画着两个怪兽——相柳和尼格霍德。

相柳的血伴有浓烈的腥臭味,而且还有很强的腐蚀性;尼格霍德的鳞片可以将法术给退散……银白之灾的话……

道龙合上了画册。

珏,你,到底是什么?!

推荐阅读:

腹黑甜妻已上线 岁时来仪 一人之下:我三一门天下无敌! 叶开宋初函 生存游戏[末日] 女主她是地府关系户 负债百万后,炮灰在年代杀疯了 剧情开始时[丧尸] 僵约:悟性逆天,签到洪荒 宋人的骨头 神豪:炮灰女配靠摆摊成顶级富婆 梦幻西游:玄学都是真的! 打工强国,从龙凤猪开始 小侯爷的哄妻日常 冷漠的看客 我在忍界发展经济 以身为棋胜天半子 命运编织者:我能看透御兽命运! 从黑云洞开始娶妻长生 捡了个老婆是女帝 沦为邪神宠物后,在无限世界横行 梦魔 原神:我们的旅途不会结束 爱是指引未来的方向 西北行歌 只羡流氓不羡仙 宇智波少女,在木叶点燃团宠大战 逆向臣服 综武:反派皇子,血屠北凉三千里 综武,梵决融异火,铸最强锦衣卫 司少甜妻,宠定了 霸总文医生网恋到真霸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