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交易

0交易

深夜,琼跟随着女仆穿过了不知道多少个昏暗的走廊。

最终,琼来到了耶纳华的房间。

“老爷,人给您带来了。”女仆恭敬地说。

“好,辛苦你了,你可以休息了。”耶纳华说道。

这里是耶纳华的卧室。不得不说,耶纳华和娜尔在性格上还真有可能合不来。

因为耶纳华的卧室极尽奢华,足足六平米的巨大床铺,带有镂金挂坠窗帘,水晶的灯座……

琼看了看耶纳华,他半坐在床上,身上的被子还盖着抱在他左右的百莲和纳莎。

“没有打扰到你睡觉吗?”耶纳华柔和地说。

“不,我本来就很容易醒。”琼这么说着,但是她的内心对耶纳华大半夜叫她的行为很生气。

耶纳华眯了眯眼睛,然后就哼笑了一声说:“算了。”

“那么您这次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呢?”琼问,“总不会是打算趁现在跟我发生关系然后劝娜尔收手吧。”

听着琼开的玩笑,耶纳华摇了摇头,他说:“如果我真的那么想的话早就行动了。你很美丽,但你也应该注意到你的美丽已经到了原罪的地步了。作为一个有一定经验的人,我要劝你——美丽的花朵必将因为它那艳丽的外表而惨遭毒手。”

“真是学到了呢,感谢前辈。”琼说着就鞠了一躬。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呵呵……”这时候,在耶纳华身边装睡的百莲发出了笑声。

琼皱了皱眉,她不明白为什么百莲会对她的话有这样的反应,是自己在哪里说错了吗?

“琼,你现在不需要再装下去了哦。”纳莎也用带有笑声的语调说。

“装?我不明白您们的意思……”琼心中一紧。

难不成她们已经知道我是银白之灾了?!

琼低着头,她不希望自己那渐渐被杀意给掩盖住的眼睛被旁人看到。

耶纳华接过了纳莎递过来的一个文件夹,然后就扔给了琼。

琼见到手中的文件夹后就打开看了看。

文件夹中有一叠关于珏的资料,资料的时间区段是从珏和古通认识到现在。

“这个……好像是我哥哥的资料呢。”琼这么说道。

“哥哥?真的是这样吗?”耶纳华立刻问道,“你是没睡醒吗?难道没有详细看看这资料吗?”

是啊,拜您所赐我真的没有睡好呢……

琼一边在心中抱怨着,一遍仔细查看了一下手中的资料。

在折叠资料的里面,有着对珏变性更成为琼的记录。

“您都已经知道了吗?”琼看完后就将资料给放好。

耶纳华点了点头,然后说:“别小瞧了贵族的情报收集能力。”

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啊!是百兵阵的时候夏尼找到我时说的话!

“你就是珏,百兵阵真正的冠军,不过最后你放弃了选择武官这条路,而是当起了文官,现任的龙族掌司。版南国的事情你处理的结果很好……你的工作方式是效率第一,但有些不考虑过程,或是说你过于相信你自己的办事能力而不计后果地选择成功的捷径。不过前几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了女性。”

“您说完了吗?”琼听烦了,于是就歪着头问,“您这次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会就为了向我说明您的发现吧?”

耶纳华看向窗外,问:“你觉得你能够一直充当女性吗?或是说你就这么接受你现在的性别了?”

琼看着地面,这个问题真的是难道她了。

琼是珏的另一个特殊人格,是完全按照女性的人格进行设定的,这也是觉哉变成琼之后能够那么坦然地接受穿着和身体上的变化。可以说现在的琼是个有着珏全部记忆的女性。

因此,耶纳华的提问可以认为是对一个男的说你要不要当一个女的。

“性别什么的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您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琼试探性地问。

“娜尔暂且不提,”耶纳华说,“但是夏洛特、冰千鸟甚至是公主殿下。我把这些女性放在一起说,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琼没有说话,因为在她还是珏的时候就看得出来。

“都说国王的女儿不愁嫁,但真的如此吗?”耶纳华叹了口气,“地位越是高的女性,对其配偶的要求就越是苛刻。”

“但我的身份您也应该知道吧——与其说是没有倒不如说是可疑。”

“这一点我知道,只不过就目前来说你是最好的人选。没什么比一厢情愿更可怕的了,而你就是被一厢情愿的对象。知道敖丽殿下在计划中的婚约者是谁吗?”

琼没有说话,因为在她的脑海中还真找不出来一个可疑和敖丽般配的人。

“没有?这就是你的答案吧。”耶纳华仿佛看出了琼的想法。

“计划中真的没有吗?”琼问道。

“没错,在计划中真的没有。因为殿下的年纪真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神王和魔王都是比殿下大一大轮还多的,本来是打算跟没有结婚的神王联姻的,但没想到凯罗门陛下已经给自己选择了配偶。”

啥?!凯罗门那家伙结婚了?!谁啊?!那个混蛋还真的有喜欢的类型?!他不就是凡是女的都是他老婆主义者吗?是什么完全体的女性才能入他的法眼?

琼在得到凯罗门有配偶的消息后很是震惊。

“如果没有你的话,那么原定的计划是让殿下在吾王完成他的基业后在自己选择丈夫。”耶纳华说,“只不过吾王的基业可以说是无法完成。”

“建立一个没有威胁的世界吗?”琼说道。以前和敖丽聊天的时候不是没有谈论到这样的内容。

“这也是烬锽提出的后路——让殿下去找魔王借种。”

“与能够对抗龙族的魔族建立联系吗……真是个阴险的手段。”琼说。

她知道,对王种来说这个只是个看血脉的世界,拥有一个有着强大血脉的孩子是很重要的。也正因为如此,中高阶种中的一部分女性与某个男性发生关系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婚姻,她们的目的是为了洗练家族的血脉。

这,很王种。

琼在心中想。

“但是我个人认为现在的这种血脉说法已经不值得依靠了,而且……”说着,耶纳华就拍了拍身旁的纳莎和百莲,“自打上都毁灭,前几年叛逆监视者们开始宣扬魂界的思想后,我们这边的女性就开始将生殖权的天平向真正的爱情移动了,不再像从前那样了。想必敖丽殿下也是这么想的吧。”

啊,确实,那妮子好像脑子里面有桃花瓣……

琼回想了一下平常敖丽的种种表现,总感觉敖丽像是个喜欢别人的小学生一样——通过给别人找麻烦来凸显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今天晚上您找我过来仅仅是为了谈一下新生代龙族女性的择偶观的话我想还是算了吧,毕竟我现在有些困呢。”琼说。

耶纳华从床头柜上拿出了一张照片亮在琼的面前。

“这么看来,你还是个男人的时候长得还可以啊。”

“您什么意思?”

“我很好奇,是什么让那些身价这么高的女性对你如此着迷,仅仅是因为长相吗?还是因为你才是百兵阵的冠军?我个人是不打算否认她们是出于喜欢强大男性的本能而喜欢你的可能。”耶纳华说着就亮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和胸肌。

见到此景的百莲和纳莎都不自主地将手放到耶纳华的身上。

“我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呢?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琼问道,“莫非您真的想让我也喜欢上您吗?”

琼这么说着,但此时的她已经将耶纳华的目的猜的差不多了。

“别说那么恶心的话,对我来说你只是个女装大佬。”耶纳华尴尬地一笑,“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那么多优秀的女性喜欢上你,也很想搞明白你身为一个人的价值,或是说身为一个丈夫候选的价值。”

“你想让我干什么?”琼眯细了眼睛看着耶纳华,她的语调平稳但又藏着一丝丝的阴谋感。

“证明给我看,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比烬锽还要优秀。”耶纳华半起了身说道,“我的家族需要能够帮助奥兰多的人,因此一个有着商业头脑的人是非常重要的。我手中的资料上说过,你好像是出身于某个商宦家族吧,那么经济头脑你也是有的吧。”

“我为什么要因为你的任性而证明这件事?”琼冷眼看着耶纳华。

在她看来,耶纳华的要求很无礼,也很荒唐。并且琼不喜欢多余的麻烦事情。

“抱歉,我就是这么任性。”耶纳华说完就又依着床,“如果你成功了那么娜尔就是你的……哦,前提是你得在变回男的。”

琼咬着牙,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被人利用,被人无理由的利用!无法逃脱的囚笼,没法挣脱的枷锁!狡兔死良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这一次!这一次也要像以前那样吗?!

琼在心中嘶吼着,但是她的嘴不自觉地要开始答应。

她咬着嘴唇,将嘴唇要穿,用牙齿锁着自己的嘴唇不去说话。

我错了,珏!我真的错了!这!我改不了我的坏毛病……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央首的外面了……我……我不能在随便答应别人了!珏!求求你!把我,把我给再次关起来吧……我,我不想再让我们受苦了……

琼的眼底灌满了眼泪,嘴唇的疼痛和心中不好的回忆让她开始畏惧和害怕——她怕自己再次因为随意的答应而被人利用。

耶纳华或许就是在利用她。将琼调查的那么细致的耶纳华一定从琼的身上压榨出应有的价值。

珏!救救我……

正当琼的精神即将崩溃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心中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好舒服……

琼感到自己的内心像是突然释怀了一样。

“当然了,”耶纳华补充了一句,“听说你在研究法器,拿东西很浪费资金吧,所以如果你帮我的话,那以后你的法器研究的资金就交给我就好了。”

“当然可以!”琼猛地抬起头,根本就不管自己已经破了的嘴唇。

幸亏琼的嘴没有张得太大,再加上晚上光线不是很好,使得耶纳华没能看清琼嘴里的血。

但是这不代表耶纳华没有注意到琼的变化——耶纳华发现琼的眼神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明亮了,像是在洁净的水中滴上了一滴米醋一样,虽然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总给人一种不是很干净的感觉。

像死人一样……

耶纳华想,但是现在他并没有管那么多,他说:“这样吧,我们玩一个游戏:我给你一笔钱当做创业基金,你在半年内给我赚出足够的资产,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你要多少?”琼问道。

“三枚紫金。”耶纳华举着三根手指头说,“明天出发。”

“三枚吗?明白了。”琼一个华丽的转身再接上鞠躬行礼,随后她就离开了。

琼走了以后,百莲小声说道:“真是个孩子呢……三枚紫金,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或许吧,但是既然她连紫金是什么都没有问的话,就证明她知道紫金是什么了吧。胸有成竹?或是自不量力?”纳莎也小声说道。

紫金,三界中货币的最高计量单位,同时也是一般人一辈子也见不到的货币类型。平常人们能够见到的最大的货币单位就是金币了,但上面的白金和紫金则是正式**易的货币。白金多用在大型商会间的大型交易中,而紫金更是国家与国家间的交易才能用到的。

耶纳华所给的题目是“三枚紫金”,并没有说是“三枚紫金”同价值的物品。也就是说即便琼真的能够赚到相当于三枚紫金的钱的话,也得想办法将这些钱换成三枚紫金。可是紫金的罕见已经上升到了国家的地步。

所以,琼这次接到的任务不仅仅是赚钱这么简单——她要想办法跟国家进行交易。

耶纳华一直盯着关上的门看,没有回应他的妻子们一句话。

他在想,为什么刚才琼的眼神会变得那么怪异,是什么致使了这种异样的产生。

“喂喂喂,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琼她人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发呆干什么?”纳莎见耶纳华半天没有动静就不耐烦地说。

“嗯?抱歉,时间确实是不早了呢,该睡了。”耶纳华说着就要去关灯。

但没想到的是百莲和纳莎同时按住了他的手。

“现在我们可是醒着的,好不容易睡着了,被你这么一闹可真是清醒了不少呢。”百莲妖艳地说。

“这件事情不能让娜尔知道啊。”耶纳华苦笑着说。

“不过你确实是吵醒我们俩了吧?”纳莎又说,“你得想办法将我们给哄睡了才行。”

耶纳华明白了这俩人的意思,于是说:“好吧好吧,不过明天我还要早点起来个琼那小子准备一下她可能用到的东西,所以不可以闹得太大,明白了吗?”

说完,耶纳华关上了灯。

第三天,琼早早地起来了。

“嗯?”琼睡眼朦胧地看着身边的娜尔。

啊,昨天好像是在一起睡的……

琼从娜尔的床上起来,趁着娜尔还没醒就把自己的睡衣换了。

说起来娜尔这妮真的是心大,即便对待原先是男人的琼也根本不慌,反而邀请她和自己睡,更有意思的是还特意给琼准备了一身可爱的兔子睡衣。

“嗯……要是去热的地方的话穿得清凉些会比较好吧……”琼在镜子前挑选着衣服然后将其放入行囊。

“琼?你要去哪?”或许是琼收拾东西的声音吵醒娜尔了,娜尔现在正揉着眼睛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会龙城?”琼问。

“这个……不好说,我是打算过几天偷偷溜出去的,毕竟回来了的话就不能轻易出去了呢。”娜尔说。

“那好,”琼将自己的行李准备好了后说,“你帮我转告龙城的各位,说我是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

“你要去哪?!”娜尔暗觉不妙,“老头子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我只不过和他达成了一个协议。”琼说着就要去打开门,“我们明见会再见到的,到时候你身上过的婚约自然就没了。”

琼打开门后,一名管家已经在门口等候了,他手中拿着一个小钱袋。

“琼小姐,这是老爷给您准备的白金四枚,祝您成功。”

说着,琼就接过了管家手中的钱袋。

“谢啦!”说着,琼就离开了房间,“那么娜尔,再见啦!”

门关上了,琼就这么离开了,没有任何的预兆,没有任何的头绪。

娜尔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房间中,她总觉得琼好像为了她做出了什么牺牲,但是她找不到证据。

先……现在睡一觉吧……

娜尔这么想着就又躺在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推荐阅读:

爽爆!全星际都是我的死敌 航海:我的组合果实让大佬们怕哭 莲花 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 反清:从金田起义开始 千年之恋 请正确对待攻略系统 海洋末世,开局一艘核潜艇 重生之远见 川风送玫归 开局险成炉鼎,我成了幕后黑手 御兽从成为德鲁伊开始 穿书后,水灵根变成了全灵根 海军:赤旗飘扬 三国:虎牢关前,开局斩杀关羽 怪谈求生:我能预知正确的规则 神族监狱 凤凰落地不如鸡 帐中春 诡异横行,我也不做人啦 变成丧尸后,我要环游世界 综武:人在离阳造反,请皇帝赴死 东风那惜小眉弯 捡漏欧美:我要拿回所有国宝 斗罗:我唐叁,开局夺舍唐三 等到青蝉坠落 先知剧情,我决定在影综里成神 重生表白校花失败,我走她哭什么 灌篮:开局黑篮抽卡,天胡赤司! A成这样还装纯0! 拜师通天:开局仿制开天斧 满级大佬的蜜月旅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