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屁孩儿?

0小屁孩儿?

魂界·伏羲星界·y182h3星域·银河系·太阳系·地球

空间时代·1432年5月28日18:39(地球本初子午线标准时)

“一号座,现在重启水电力系统。”

“了解,三号座,现在启动热核供能系统,预计三秒后完全启动电力系统。三、二、一,电力系统以重启,负载正常,通路正常,网络正常,必要机组运行正常。”

“故障排除完毕,完毕。”

“了解,辛苦各位了,完毕。”

伴随着能量的再次供应,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厦再次恢复了原来灯火通明的状态。

“哎呀我靠,总算是来电了。”一名青年从地下室里爬出来说。

这名青年是亨瑞·沃森·迈尔斯,先前提到的御天。

“欢迎回来,长官。”这时候,一名男性对着他伸出了手,将御天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个男性看起来年近中年。他相貌伟岸,虽然体格健壮但看上去非常的绅士,下巴上的一撮山羊胡也相当的性感。

“元贺成啊,你回来了?”亨瑞握住元贺成的手站起来说,“怎么?家里面的事情解决了?”

“我倒想问呢,雾那家伙跟你说什么了?为什么这里的人都以为我孩子早恋了?他才上小学啊。”元贺成一脸疑惑地说,“还有,您的衣服怎了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亨瑞倒是没有理会元贺成的提问,只是说了句:“你等雾回来后再问他。”后就拿起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生命特征稳定住了是吗?好的,好的……不,不用更换营养液,那里面的营养液刚刚更换过,对,是的……嗯,有什么状况就跟我说或是跟叶少英说就行了,对,让他好好睡一下吧……嗯,注意他的脑电波频数,好的。”

元贺成见到亨瑞没打算说这件事后就四处看了看。

这座大厦内部只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原因有两点——第一,这里真的是金碧辉煌,镶金的承重梁,整块白玉制成的地板,以及大量地球上没有的外星稀有矿石作为装饰;第二,除了用金碧辉煌来进行不加修饰的形容的普通阐述外,就没有什么词可以拿来进行形容的词汇了。

而这里则是御天的总部,坐落在一个不知名海岛上的建筑群,只有全宇宙的顶尖精英才有资格知道这里的位置。没错,即便是精英也只是单纯地知道这里的位置罢了,他们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

“这里怎么了?”元贺成问,“我来的时候怎么停电了?这里不是自主供电吗?不会停电不是吗?”

“你过来。”亨瑞说着就朝着一个地方走了过去。

元贺成虽然内心有疑问,但还是跟着亨瑞走了过去。

“拿上这个。”亨瑞说着就把一把枪递到了元贺成的手上。

见到元贺成拿上枪后,亨瑞刚要走,然后又回过头来说:“哦!对了,还有这个。”

说着,他就给元贺成递上了一个防毒面具。

之后,亨瑞就带着一脸懵逼的元贺成走到了一扇隔离门前。

“我靠……这……”元贺成盯着面前的隔离门。

门上面有着危险的标识,并且还贴着星际危险生物的标识。

亨瑞戴上了防毒面具后掐着腰看着元贺成。

反应过来的元贺成马上带上了防毒面具。

见到元贺成准备完毕了以后,亨瑞拿出了一张身份卡片在门上刷了一下。

大门开启,亨瑞打开了一个小缝,然后顺着小缝进去了,元贺成则紧随其后。

“长官!”门内,一群身穿完全防化服的人想亨瑞行礼。

“忙你们的,不必在意我和小元。”亨瑞点着头说道。

就在这时候,人们听见了像是杀猪一样的声音。

“那是什么?”元贺成一皱眉,“我记得以前我们听到过这个声音。”

“呵呵,当然了。”亨瑞说着就向前走去。

跟随亨瑞和元贺成前进的,还有一群拿着重型武器的防化士兵。

走过了一段寒冷的走廊后,一行人来到了另一扇玻璃门前。

“原来如此,好几没见到了。”元贺成点着头说。

在门内,有一个看上去像是电影里异形一样的东西被铁链给绑住了,并且大量的液氮正喷向这东西身上。

“叶少英的实验体跑出来了,把电线给咬断了,真是麻烦死了。”亨瑞不耐烦地说,然后他眯着眼看着玻璃门前的介绍牌,“仙女座生物群界多颌门腐皮纲六足目类异形科巴里特斯种……这破介绍能短一点吗?!直接叫‘雷狗’不就行了?!”

“人员伤亡呢?”元贺成问。

“没有,第一次见到这东西跑出来的是个妹子,那妮子直接被吓到了,所以好好攒了一顿这东西。然后这玩意就逃到了地下室的配电室里,把电线给好好咬了一顿。”

“怪不得,所以是这雷狗被吓到了是吗?怪不得那么暴躁,我记得这东西平常是很听话的。”元贺成点点头。

“不同于古董电影哈,这东西还挺可爱的。”亨瑞趴在门前说,“不过这东西放出来的屁可是有毒的,也算不上是宠物啊。”

“那现在怎么办?这东西要想冷静下来的话可是很麻烦的。”元贺成抱着胳膊说,“这东西当初走私花了多少钱?”

“算上抓捕、运输、勾结海关……差不多两千万币吧。”亨瑞说。

“两千万币?!”

在现在这个地球加入星际联盟的时代中,“币”是当前星际间的物价衡量标准,其价格差不多是一千克砭金的价格。至于砭金可以看做是星际间的高品质铝合金,不过既然都是星际间的货币了,那么其基础价格一定不是地球上优质铝合金的价格。

“要是杀了它的话叶少英一定会伤心的吧。”亨瑞说。

就在这时候,有人进来了。

“父亲,您明天的行程安排……”

进来的是一名女性。她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女士商务西服,长相上有种成熟御姐的味道,扎着一个能垂到腰后的高马尾。虽然她看起来很漂亮,但如果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她并非是人类——她的领子里能够看到覆盖着青黑色鳞片的锁骨,她的眼睛是如同蜥蜴一般的橙色竖瞳眼,她的耳朵后面也覆盖着鳞片。

涅羽面部并没有太多的表情,给人一种高冷女王的感觉。但实际上,她不大说话的原因是她不希望别人看见她口内那除了磨牙以外的牙齿都是类似鲨鱼那样的牙齿,而且相当锋利,极具攻击性。

“啊啦啦啦啦!”亨瑞一听到身后女性的声音后,马上推开门将屋子里面的雷狗给击毙了。

“两,两千万……报销了?!”元贺成不敢相信地说。

亨瑞大口喘着气,就像是刚刚完成什么剧烈运动一样。然后他看向那女性说:“哦,我卡哇伊的涅羽啊,你来了?”

这名女性的登录代号是叫做裂空,真实姓名是叫古月涅羽。从某种意义上讲,她是亨瑞的女儿。

“您在干什么?”涅羽看了看亨瑞身后还在流着血的雷狗。

“没什么……你们女生不都不喜欢腐皮纲的动物吗?”亨瑞说道。

腐皮纲是外星生物的一个归类,大致的特征就是有着一身如同腐烂了的稀软皮肤,并且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流脓,是特别不着待见的一类生物。

“啊……谢谢父亲。”涅羽像是理解了一样地说,然后她又拿出了一个全息信息板,“这是您明天的行程安排,请您过目。”

亨瑞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信息板,然后又狠狠地给了身后雷狗的尸体好几枪。

“您又在干什么?”涅羽不解地问,因为那只雷狗早就挂了。

“我好好的假期就在抓这东西上浪费了?!老子今天下午爬上爬下,在地下室里为了抓这东西花了多长时间!”亨瑞说着就拎了一下裤脚,“这东西吐出来的口水把我的裤子都被腐蚀掉了!”

的确,现在的亨瑞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那可真是可惜了这套衣服了呢。”涅羽面无表情地说。

亨瑞摘下了防毒面具,然后接过了涅羽手中的信息板。

“虫王,你在吗?”亨瑞说道。

“先生,您有什么要求?”一个电子一样的声音从天花板上的监控仪上传了出来。

“帮我预算一下当前我可以支配的时间还有多少?”亨瑞一边看着手中的信息板一边说道。

“时间不算很多,但是如果您打算潜逃的话我可以帮您安排一个最优的路线。”虫王说道。

“机智的东西。”亨瑞苦笑了一下说道。

虫王是目前全宇宙最强大的人工智能,以最先进的量子计算机作为运算支持,拥有同时操控上万机械士兵进行综合性战斗的能力。而虫王也是当前控制着整个御天内部机构运行的核心。

“虫王,如果你敢放任父亲的话,那么我就想办法把你的主机给砸了。”涅羽听后说道。

“……先生,您听到了吧,您的那位好像脾气有点爆啊。”虫王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是怕了。”

“啧!”亨瑞砸了下舌头。

就在这时候,虫王突然说道,“先生,爱丽丝小姐的电话,给您的。”

亨瑞听后就从身边的一名士兵的耳朵上摘下了蓝牙,然后说:“接进来。”

电话接通了,亨瑞点着耳朵跟爱丽丝进行对话。

爱丽丝,现任联合帝国的领导人,是控制帝国的依道尔家族的现任家主。

“什么!?你现在没空?……哈?看一下孩子?不是,你忙就代表我不忙吗?我比你还忙好不好?!……不是啊,你跟雾的小杂种为什么要我来看?……行吧,行吧,但是我只能确保那俩孩子的安全,好吧。”

亨瑞挂断了电话后叹了口气。

“怎么了?”元贺成问。

“爱丽丝要参加星盟的会议,说是把孩子交给别人看不放心,所以就让我过来帮她看一下。”

“你答应了?”

“不然呢?一个是帝国的统领人,另一个是雾,这俩孩子都是我一手带大的,你说呢?就算我在莫得感情,也要帮忙看一下吧。”亨瑞说到。

听到了雾的名字后,一旁的涅羽有些明显生气的样子。

涅羽的感情变化逃不过亨瑞的眼睛。他看着涅羽,然后坏笑着说:“吃醋了?放心,你才是我最可爱的孩子!来,让我亲亲。”

涅羽看了一下旁边人的视线,然后就红着脸很害羞地向亨瑞靠了过去。

亨瑞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周围的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并没有对此进行评价。

不过很难想象,看上去像是同龄人的涅羽和亨瑞竟然会是父女的关系。

“那么现在就将这里的控制权移交给元贺成了,我还有去玩,就先走了。”亨瑞说着就把手中的信息板交到元贺成手中,然后打算离开。

不过涅羽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亨瑞,她站在亨瑞的面前挡着他。

“喂,我卡哇伊的女儿啊,你能不能让一下,趁现在我还有时间好好玩几把游戏。”亨瑞说道。

“如果我像是上一次信您的鬼话的话,那么这一次您又会逃到哪里去呢?难不成黑色星域?”

“那鬼地方谁要去啊!”亨瑞很不满地看着涅羽,然后说,“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跟着我。”

“正有此意,顺便在您玩游戏的时候跟您商讨一下科研部门从上次递交给您关于全息意识游戏开发的上市提案。”涅羽一本正经地说。

亨瑞看了涅羽一眼,然后坏笑着说:“当然可以,只不过我听不听就不一定了。”

“那就在您睡觉的时候也说。”

“额……那我就应该把你扔到床上好好收拾你一顿。”亨瑞说着就上前走了一步,跟涅羽前胸贴着前胸。

“发育得不错嘛,我可爱的女·儿。”亨瑞歪了一下头。

涅羽此时的脸已经红了,她移动着眼球回避着亨瑞的视线。

“哼。”亨瑞像是赢了益阳地绕开了涅羽。

涅羽见亨瑞走后,马上追了过去。

“您别想离开!”涅羽说道。

“哦?”亨瑞蛮有兴致地转过头去,他说:“有时候我就会想,你是不是上瘾了呢?古月涅羽?或是说……”

亨瑞用特有的声调说出了另一段不属于任何一个地球文明的语言——那是卡罗星语,话的内容是涅羽的名字。

涅羽红着脸扭扭捏捏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猛地摇了摇头。

一旁的元贺成看着这里俩人,然后拿出烟盒点了支烟。随后他转过身去对身后的人说道:“没你们的事情了,都散了吧……或说要想活命的话都给我散走。”

卫兵们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元贺成也再猛吸一口烟后掐灭了烟离开了。

元贺成他再次见到亨瑞是在第二天早晨的大厦门前了,只不过他身边的涅羽走起路来倒是有些不稳,像是肚子被谁给狠狠踹了一脚一样。

“昨天晚上你们闹大了吧?”元贺成叼着烟问。

“这小婊砸没白养,只能这么说。”亨瑞竖着大拇指小声说道。

“你当初收养她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卡罗星人留有最后的血脉吗?你就这么对待最后一个纯血的卡罗星人?”元贺成将亨瑞拉到一边小声说。

“那又怎么了?”亨瑞也小声说道,“当初是你们这帮混蛋给我们俩下的药,要不然谁会当鬼父啊。”

说话间,一些跑车组成的护卫车队护送着一辆漆黑的加长轿车停在了大厦的门前。

车刚一停下,跑车上的保镖就马上下来了。

黑色轿车的人从车上下来,在确保周围都是安全后打开了轿车的后门。

“这里明明是最安全的地方,为什么这群人都是些榆木脑袋?”亨瑞不满地小声说。

“程序问题,别在意啊。”元贺成虽然语气平稳,但是听上去也有些生气。

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了两个小孩——一个是金发碧眼的文静小女孩;一个是黑发活泼的小男孩。而且这俩孩子都是三四岁的样子。

“叔公好!”

“叔公好!”

两个孩子跑到亨瑞的面前一蹦一跳地说着。

“嘿,两个小王八犊子,你们过得怎么样?上一次见到你们应该是……额……诶?好像是上周来着……”亨瑞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给说愣了。

“是姐姐啊!”

小孩们没有有管亨瑞太多,而是直接跑到了涅羽的身边一蹦一跳着。

“喂,这家伙的腿是我的东西。”亨瑞见到这俩孩子抱着涅羽的腿后就用脚将这俩孩子给挪开。

“叔公!抱抱!”

这些孩子对着亨瑞提出了要求。

“哦哦,好好好。”亨瑞蹲下来抱起了两个孩子,“这么轻吗?你们的妈妈有没有关心你们啊?”

就在这时候,元贺成接到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他就在亨瑞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啥?……好吧好吧。”亨瑞放下了身上的俩孩子,然后说,“正好,给下一任幼小的依道尔家家主好好上上一课。什么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推荐阅读:

当西门庆遭遇鬼畜攻 全能天尊 全球冰封:冷艳女神求收留 李青古大师 至尊归来一腹黑言灵师 名门淑媛 江湖不好混:郡主娘娘闯天下 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 殇宫劫:替身宠妃 天才剑仙 综闪亮的配角 风流巫眼在都市 嗨我在这呢 偷心大少,休要逃! 生化王朝2 仙神珠2之踏天 狐狸哥哥离我远点 醉酒笑红尘 茅山道事 权欲门徒 我为斩圣仙 豪门灰姑娘:恶魔奶爸找上门 村妇清贫乐 重生之宁舒 重生六零甜军嫂 艳鬼 我与军营教官的那些日子 一个勺子 超级都市法眼 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赵括公孙龙 校花的超级高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