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交易

0交易

“琼小姐,现在你的身体没事了吗?前几天你一直没有来,可真是担心死我们了。”

吧台上的客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跟刚刚恢复上班的琼聊着天。

“多谢您的关心,我现在好多了。”琼微笑着说道,“而且这几天也受到了亲朋的照顾,感到了一些过去的美好。”

“总之是没事了吧,那可真是太好了。”

琼一边跟这些人聊着天一边寻找着一个目标。

哈,找到了!

“何老板,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吗?”琼对着刚刚到来的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性说。

“果然啊,琼小姐真的来上班了……对,和以前一样就行。”说着,那个人就坐到了空座上。

在琼的情报簿上,这个姓何的人是版南国一家高级酒店的负责人,他的出现对琼来说是完成自己目的的重要存在。

“何老板,给。”琼将调好的酒放到这人的面前。

“谢谢,”何老板说着就把酒抿了一口,“调得不错,真是没想到琼小姐的进步这么大呢,记得你刚开始来的时候连加冰器的使用都不会。”

“谁叫那时候的我并不习惯使用这种机械呢。”琼笑着说,然后就一直看着他。

“嗯?琼小姐今天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呢?我想这不是我的错觉吧?”

“何老板说的对,我今天其实有一事相求。”琼腼腆地说。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琼让吧台前面的人都目不转睛。其一是琼为什么单独向这个姓何的提出请求?是什么样的请求?其二是琼的这个表情真的很少见!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很能激起别人的保护欲。

“额……你有什么请求呢?”

“何老板您是开酒店的吧?而且还是很高级的那种?”琼问道。

“算是吧,怎么?如果想要到我这里吃饭的话我是可以给你打折或是免费的哦。”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的请求并不是这个。”琼用放酒的托盘遮着脸说,“我家这边想要开拓一下市场,所以就把目光放到了版南国,因此在版南国的我就成了代理商。而我这边有一批香料,我想问一下何老板这边可不可以收一下。”

“香料吗?”何老板听后思索着说,“那要看一下品质怎么样了,要知道,我这边的酒店是面向版南国上层社会的,如果出事了的话问题可是会很大的。”

“这我自然知道,但是还请您不用担心,我们家的产品品质是很好的!如果有问题的话您尽管找我!”琼打着包票说。

“这……”何老板看着吧台边的其他人。

在座的各位都是版南国的上层人士,他们都多多少少听说或是进入过何老板的酒店,也算得上是何老板的移动广告牌。但是现在琼当着他们的面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真是难以处理——说好吧,要是真出了事那就难办了;说不好吧,就有可能得罪这些人,毕竟大家都是抱着看琼的心态来的,要是自己成了反派的话,有谁能放过给琼献殷勤的机会?

“是什么样的香料呢?”这时候,有些看出何老板难处的人开口问道。

“嗯……我不清楚版南国这边是不是已经使用了,但是我那边的大部分人并不认识。说几个有代表的吧,蔡青、银芒您们听说过吗?”

“……那是什么啊?”何老板一脸懵逼地说,就连几个专门搞食品行业的人也彼此看看摇了摇头。

“果然没有听说过呢。”琼一脸天真地说,“这可以算是最新的香辛料了吧,两者调制出来的混合汁液对处理肉类食品很是管用,我这边有样品,您可以试一下。”说着,琼就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何老板拿着瓶子仔细看了一会儿,他说:“颜色看起来很怪异啊……黑色?紫色?”

“您可以今天让您的厨师试用一下。”琼说道,“反正我在我家那边是很喜欢这种东西的。”

何老板看了看瓶子,又看了看琼。

“琼小姐,你家里是经商的吗?”何老板好奇地问。

“嗯……算是吧,我也有跟老爹学过怎么经商,只不过是一点皮毛罢了……”琼说着就苦笑着吐了吐舌头。

“这个香辛料我可以今天试用一下,但是我想要你知道,如果想要在现在的版南国里赚钱的话,一定要有足够的能耐才行,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一般来说是得不到商会的经营许可的。”何老板这么说着,坐在吧台另一边的几个人也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一点您不用担心,”琼说着就把刚刚拿到的商会许可铺在了吧台上,“这是我刚刚得到的。”

众人一看都差点没吓昏过去,有几个人更是把酒给喷了出来。

在他们面前的是有着林风眠亲手签字的商会许可证明。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老板见到这张证明后更是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过了好久他才小声说道,“昨天晚上看到新闻,说是市面上出现了第一个经国王陛下亲自签署的商会许可……没想到这个竟然栽你手里!琼小姐!你到底是何许人也?!”

琼听后微微一笑,说:“没什么啦,这只不过是通过家里的关系得到的啦。”

家里的关系?!

人们听后都背后一凉。琼的家里到底有什么背景?!竟然能让统治着百越洲最强大国家的国王亲自签署一份证明?!本以为这个琼仅仅是个酒吧里的服务员罢了,但是这件事情也太颠覆世界观了吧?!

有些人更是在此刻都不敢直视琼了,生怕被琼这个深不可测的女人看出来自己晚上把她当成春梦的对象。

“……好吧,我今天就让人试用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在联系你的。”何老板微微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说道。

琼现在的背景瞬间变得深不可测,这事儿搁了谁身上都很可怕。想想,如果自家的猫有一天突然说话,而且还说如果不给它买高级猫粮的话它就吃了你,谁不害怕?

“那还真是谢谢您了!”琼甜美地一笑。

虽然琼拿出了有着林风眠亲自签署的证明后把在座的人都给吓了个半死,但是还是有人对琼背后的势力感兴趣。毕竟能够直接让国王妥协的势力不是一般的存在,一定是有着凌驾于国家之上的能力。并且琼本身长得就很完美,说她是另一个国家的公主也不会有人怀疑。因此有人猜测琼可能是某个商业国家的公主,但是强大的商业国家在凡域并不是很多,就算是在辉夜洲以及东北的凛冰洲有几个,但也没听说过有琼这个人。

“琼小姐,你家里是什么情况啊?”有些好奇的人问道,他们怀疑琼可能并不是凡域人。

“家里的情况算是比较奇怪的啦,没什么好说的。”琼眯着眼用很商业的笑容说道。

“琼小姐你不是这里人吧?气候还适应吗?这里虽然靠海,但是常年的高温呢。”

这个问法无疑是为了炸出琼的来处罢了,如果她说了类似在她那里没有见到过这种气候的话的话,那就证明她并没有生活在一个气候上有着明显地域性差异的地方。因为只有在凡域才有着明显的地域性气候与时令性气候结合的气候类型,像是魔域的气候是整个世界的季节发生同时变化;神域则是不同的岛屿有着不同的气候类型,一年的变化不是很大。

“南方嘛,没办法啊。”琼说道,“我并不是没有见到过这种气候罢了,我也是有见到过这样酷暑的天气的。”

“是吗……”

琼的意思是她一直在游历凡域吗?

人们这么想,但是他们都认为一个人,尤其是个女孩子一个人行遍三界并不太现实。

“那么琼小姐,问句有些敏感的话——你手里的证明是谁帮你开的?或是说是谁帮你处理好了国王与你的关系的?”有个版南国的大商人问,“毕竟你说是通过家里的关系获得的的话说服力很低啊。”

很显然,在发觉了从琼的嘴里套不出话来后他们打算直接问。

“哈,您们可真是关心我呢,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呢。”琼一边忙着工作一边说道,“但是各位大人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吗?”

人们听着琼的话,并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令他们不寒而栗。

“不过各位大人要是这么关心的话我也不能拒绝回答不是吗?”琼说着就收起了自己的杀意。

琼调出了珏的照片,然后给这些人看,她说:“这是我的哥哥,叫做珏。”

人们看着照片,然后将照片里的珏和面前的琼进行着对比。

“你们家里的人都太完美了吧!这是你兄长?!不!这真的是你兄长啊!天哪!你的父母长什么样?是什么样的夫妻才能生出你们这对兄妹?!”

人们一边看着照片一边惊叹着,琼和珏都是在是太完美了,简直不像是人!

“谢谢您们的赞美,我也认为我哥哥是世间最完美的人。”琼说着就自己看着照片,然后还微微泛着花痴相。

“琼小姐还真是喜欢你的兄长呢,但是你早晚有一天也要嫁人吧?看你的年纪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有人说道。

“对啊,这也是头痛的呢。”琼假装很头痛地说。

嫁人个鬼哩!你们这些人满脑子都是婚姻吗?!为什么每次谈到这种话题都要转到婚姻上?!全世界的人都是媒婆吗?!

“为什么头痛呢?琼小姐的话一定有不少的追求者吧。”这时候,店长突然说道。

“店长?!您什么时候来了?!”琼转身看向身后的店长。

“刚来,听到了些有意思的话题。”这个老店长看了看吧台上的那些年轻有为的商业新秀们,然后问道,“琼小姐难道没有什么中意的人吗?”

一听这话,吧台上的那些年轻人都看着琼。

这是店长给他们打的助攻。店长知道这里来的大多数年轻人并不像是那些中老年的人一样主要是来谈工作或是放松的,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多和琼接触一会儿。可以说,店长现在问的问题是在帮这些人问一下不敢问的事情。

“店长你真是会问呢。”琼说道,“喜欢的人倒是不敢说,说有归有,说没有就没有。”

“真是个暧昧的回答呢。”店长呵呵一笑。

喜欢男性化时候的自己——这话谁说的出口啊!我是有多么的自恋和变态啊!……不过珏还真的是不错呢……

琼在心中这么想着。

“但是有哥哥在的话,也看不上别的男人啊。”琼说道。

这是她的心里话,只不过换了种表达的方式。

“你的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有人问道。

“嗯……很可怕?很强大。”琼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说道,“你们应该知道前些日子的干政官吧。”

“该不会你哥哥哥就是那家伙吧?”

琼点了点头。

“不是吧!你哥哥是龙族的官员?!”人们听后大惊失色,“而且还是那个连版南国贵族都敢杀的那个干政官?!”

“嗯……他干过这样的事情吗?真是符合他的为人呢。”琼苦笑着回复这些人的惊讶。

对琼来说,她现在对珏的评定全部都是对自己里人格的评价。以琼的视角来说,她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将田武陵或是欧阳寻给杀死,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珏会那么做。

“……别的不说,就你哥哥的成就应该会吓跑很多追求你的人吧。你哥哥看上去相当年轻,但是这么年轻就成为了龙族的官员……以后的成长简直不敢想象啊。”店长说。

“这一点我并不关心,但是那家伙确实是成功地结交了一些龙族高层人物。”琼向这些人说着珏的社交圈。

琼不知道自己能够控制这副身体到什么时候,所以她要做的就是将珏的事迹尽可能多地透露出来。珏是不会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向别人展示的,不过琼认为这并不是件好事,所以琼决定将珏在龙城内的事情给说出来。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讲解后,琼看着听傻了的众人。

“如果有人说这是你的幻想的话倒也没什么,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很高呢?”

“对啊,自打琼小姐拿出的那个证明后,我认为否定琼小姐的话是件不现实的事情……”

在座的人都小声议论着,因为珏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虽然这些人对琼说的话有些怀疑,但他们骨子里并不敢否定琼说的话。

“我说的话可都是真话哦。”琼说着就擦完了杯子,然后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实在是抱歉呢,看来我该下班了,改日再聊吧。”

说完,琼就走了。

回到骸的住处后,琼就打算事先准备一些香辛料,因为她相信自己的货物一定会受到欢迎的。

“嗯?~看看是谁回来啦!”骸走进琼的房间从后面抱着她说道。

“你这家伙啊!”琼说着就将搭在自己肩上的且妄图猥亵她的手给拿到了一边。

“怎么样?今天的推销怎么样?”

琼转过身来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你还真是敢放自己的手牌啊。”

“该放就该放啊。”

“不过你把珏的事情说出来是不是有些不妥呢?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善茬,随便说出他的事情的话他会生气吧。”骸问道。

关于琼的存在问题,琼已经跟骸说过了,所以骸知道琼和珏并不能算是同一个人。

“但是他要是一直不把心里的事情说出去的话,身体一定会生病吧。”

“那家伙还会生病?!”骸傻眼地说,“在我的记忆中他就没生过病。”

“不啊,他天天都在生病,而且还在生很严重得病,只不过他一直都在忍着罢了。”琼说道,“其实啊,珏他……”

正当琼打算说出珏的事情时候,一阵寒意控制住了琼。

(你敢说出去试试……)珏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琼的耳边。

那声音仿佛是珏正拿着镰刀抵在琼的脖子上一样!

“怎么了?”

“没,没什么……”琼摸了一下自己留有冷汗的鬓角没了下文。

珏,你在哪?……

推荐阅读:

夫人和离后,少年将军一夜白头 我老婆总想让我这个大明星吃软饭 这个武圣血条太厚 穿成团宠召唤师,我给玄学大佬当外挂 奥法帝国:从附魔开始 缅北实录 亮平,工作的时候,要称书记 光之国:开局结识卡尔蜜拉 综武:和离北凉郡主,我灭门复国 跳龙门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将军莫慌,夫人的奶娃是你的崽 海贼:我的皮城科技遥遥领先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 通房娇妾有喜,勾他上位 混沌初际 你们管这叫网恋? 碎星星 城主大人,敌邦又投降了 修真界最强精神病医生诞生记 过继之中年危机 拉文克劳是这样子的 四合院:无限打卡,开局分家 半岛:我真的是咖啡店社长 社恐小侍妾 手刃仇人后,我被权臣霸宠了 朕先革了这大明 流萤煜煜赴明月 守寡暂停!亡故夫君满血归来了 刷灰太狼短视频,万界角色哭麻了 恢复玩家记忆的我发癫了 新爱来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