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欧阳踏雪和夏尼

0欧阳踏雪和夏尼

“就这点力气吗?看来珏还是训练你训练得轻了。”夏尼站在欧阳踏雪面前说道。

此时的欧阳踏雪已经没有了力气趴在地上。她满身是汗喘着气,禁断也随便扔在地上。

“夏尼大人,您的,您的训练在强度上……有些吃不消……”欧阳踏雪擦着汗说道。

“在我们那边,就算是人族也可是受得了这种强度的训练哦。”夏尼扛着和欧阳踏雪手里面相似的双头镰刀说道,“也许你并不适应这种强度的训练吧,但那又有什么办法?珏说让我训练你,那我就要将你训练到最好。”

欧阳踏雪听后抬着眼睛看了看夏尼,心想:你丫就是故意的吧。是不是怕我抢了你的男人啊。

夏尼没有看到欧阳踏雪那满是意见的眼神。她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也练了一上午了,休息一下吧。天这么热,中暑了就不好了。”

说完,夏尼就放下了手中的镰刀坐在了欧阳踏雪的对面。

欧阳踏雪也坐在地上,正对着夏尼。她发现夏尼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您好像有什么事情要问我。”敏锐的欧阳踏雪觉得夏尼好像有话要说。

夏尼听后就扭捏地说:“你……是怎么看珏的?”

这也太直白了吧……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欧阳踏雪在听到夏尼的提问后险些将自己心中的惊讶给表现出来。毕竟如果是提问感情问题的话,多少要含蓄一点吧。

“不要害怕啊,直接说出来就行,我是不会告诉珏的。”夏尼小声说道。

不不不,我怕的是你到时候在我背后里捅刀子。

欧阳踏雪在心中吐槽着夏尼,她不是没听说过那些女性侍从在男主人在结婚后遭受过怎样的对待。

“没事啊,说吧,真的没事。”夏尼微笑着说道。

或许是夏尼身上的气场太强了吧,欧阳踏雪在与夏尼对视了一会儿后,就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警惕。

“怎么说呢……主上他是个很优秀的人吧,虽然说他的缺点不是我这个身份应该做的,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性格确实是有问题。怎么说呢……有些一阵一阵的?就好像是上一秒还挺正常的,但是下一秒就突然像是疯了一样。该不会他有精神分裂吧?!”

夏尼看着不断吐槽珏的欧阳踏雪,然后微微一笑。

“欧阳踏雪小姐还真是对珏观察的仔细呢。”

一听夏尼的话后,欧阳踏雪停住了对珏的吐槽,然后看着夏尼说道:“您刚才……对我是什么称谓?”

“小姐啊,这在你们人族很常见吧,对未婚女性的称呼?”夏尼不明白为什么欧阳踏雪会如此在意那件事情。

“在版南国……从来没有人真正正视过我……我只是一介下人,或是卑微的奴隶……”

“但是这里是龙城,不是吗?在这里可没有奴隶一说。”夏尼将侍从递过来的毛巾披在欧阳踏雪的身上,“这里的人都是平等的,即便是女性也可以骄傲地抬起头来。放心吧,这里是凡域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公平的地方。”

欧阳踏雪听后一怔,她蜷起身子说道:“……也是呢……虽然我是奴隶,但主上对我很好。他从来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也不会对我自身的利益加以侵犯……我真的很幸运能认识这么好的主上!”

夏尼没有打断欧阳踏雪。夏尼听说过在奴隶制下生存的人是处于一种什么状态,同时同位女性的她也为那些女奴隶感到不幸。

“但是……”欧阳踏雪说着说着就想到了欧阳家的那个夜晚。

“怎么了?”夏尼见到欧阳踏雪不在说话后就很疑惑。

“……不,没什么……”欧阳踏雪将头低下说。

欧阳踏雪并不明白为什么珏要让她亲自杀死自己原先的亲友,可是她能确定自己的确是在那一天留下了心理阴影。但最终欧阳踏雪还是放弃了将这个事情告诉其他人,并且决定忘记这件事情。

为了缓解尴尬,欧阳踏雪转而问道:“夏尼大人跟主上有婚约吗?”

“婚约!”夏尼听后先是发了会儿呆,然后又慢慢地说,“我个人倒是认为我们有婚约的,但是他这么不这么觉得就不一定了。”

“是您一厢情愿啊……”欧阳踏雪小声说道。

夏尼见欧阳踏雪没有缓过来,于是就将精钢派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哦……所以说主上现在不仅仅是龙族掌司这么简单,他还是精钢派的现任掌门?……等等!您本来就是精钢派的下一任掌门吧!那现在……原来如此,是这样吗?”欧阳踏雪在听后感觉自己的思路乱乱的。

“就是你认为的那个样子哦。”夏尼微笑着说道。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欧阳踏雪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马上跪在了夏尼的面前。

“诶?你在干什么?就算是这样的话也不会减轻训练强度的。”夏尼说着就要去扶欧阳踏雪。

“如果您真的会成为主上的妻子的话,还请不要嫌弃我,请不要对我的存在感到不满。我并不会接入到您的生活中的,我……”

欧阳踏雪在说话的时候被夏尼制止了,她抬起头来看着夏尼。

夏尼苦笑着说道:“还没到那个时候呢,而且我也说过,我们龙族是不会用有色眼镜看别人的,而且你一定要记住——在这里,你不是奴隶。明白了吗?”

欧阳踏雪看着夏尼,她颤抖着嘴唇没有说话。对欧阳踏雪来说,她真的很害怕以后的生活,她很希望这样的生活能够就这么继续下去。

“不过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夏尼托着腮对欧阳踏雪说道,“珏现在身边都是高阶种,而我们都是将珏当做半龙来看的。而且敖丽问过道龙并且根据现在的情报来看珏体内流有人族的血脉的几率很大,因此珏结婚后的后代问题也是应该注意的。”

“后代?”欧阳踏雪听着听着就红了脸。

早在来龙城之前,她就听说过王种对血脉的重视,因此欧阳踏雪理解夏尼这段话的深层含义。

“嗯哼……现在对你说这种事情还是早了些吧,毕竟这应该是针对于珏未来妻子的种族来看的。”夏尼说这就站起身来伸出手说道,“今天的训练就先到这里吧,走吧。”

欧阳踏雪看了看夏尼伸出的手,然后抓着它站了起来并收起了禁断。

“我们去哪里?”欧阳踏雪问。

“到凌云里走走吧,毕竟你来了得有一个月了,可是有时候你都会迷路。”夏尼说道。

谁跟你们龙族一样空间记忆那么好,这里跟迷宫似的,我哪能记过来?!

欧阳踏雪在心中无力地吐着槽,她发觉自己跟这位龙族妹子的脑回路真不是一类。

“哈!夏尼姐发现!”敖丽的声音传了过来。

“敖丽!?”夏尼猛地转过头,然后将手一下子按在了敖丽胯下素风的头上。

“啊!夏尼姐!”敖丽大叫着从素风身上翻了下来。

“真是的。”夏尼摸着素风的脑袋说道,“明明都明令禁止不能在凌云骑素风了。”

“嘿嘿,这些禁令怎么能够控制住我呢。”敖丽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说道,“本公主可是个自由的个体!”

“那你跟吾王去说自由吧。”夏尼冷眼看着敖丽。

“哼,等本公主执政了,一定要好好整治你!”敖丽说着就走到夏尼面前揉着她的脸。不过走到夏尼身边后敖丽才发现了欧阳踏雪的存在,她说:“诶~真是珏的那个……额……啊!欧阳踏雪吗!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了。”

“您是……龙族公主?”欧阳踏雪瞪大了眼睛说道。

“哈!对啦!真是忘记了呢。我是敖丽,现在的龙族公主,龙族王位的第一继承者。先前忘记自我介绍了真是抱歉啊。”

“真的是公主?!活的公主?!”欧阳踏雪颤抖地说道。

敖丽听后瞪着大眼睛看着她,然后说道:“你应该是跟着珏在版南国的贵族层里面呆过一段时间的吧?为什么在见到王室的人之后跟从没见过一样这么惊讶?”

“龙,龙族的下一任王……”欧阳踏雪小声说,“很可怕……”

敖丽听后跟夏尼对视了一会儿。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哦。”夏尼摇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说?”敖丽问,“我自认为我还是蛮平易近人的。”

欧阳踏雪听后小声说:“在以前……大概是国王遇刺之前吧,应该是去年百兵阵的时候。那时候有一名流浪预言者来到过版南国,说龙族下一任的王必将成为改变世界的存在。”

“诶~?听上去不像是在骂我啊……那个人长什么样?”

“不清楚,这是我从我弟弟那里听来的。”欧阳踏雪微微摇了摇头,“不过那人说过,龙族下一任的王将会是个被蒙蔽双眼的人,这位王会将三界的各个势力连接在一起,然后在一场属于那位王的葬礼上将三界作为陪葬,最终三界会在一场浩劫中重生。”

“这都是什么鬼玩意?”夏尼听后坐不住了,这么侮辱龙族简直是不能忍的事情!

欧阳踏雪显然是没有想到夏尼能这么生气,她被吓到了。

“夏尼姐,好啦好啦,消消气,我都没这么生气。”敖丽摇着夏尼的手说道,“放心吧,你看这么可爱的我像是那种暴君吗?一定是那些人的疯言疯语啦。”

夏尼见敖丽不计较这件事后,就深吸一口气。她转过头来看着这欧阳踏雪,她说:“抱歉啊,欧阳踏雪,刚才吓到你了。我还请你希望不要在意那什么预言不语言的,我相信龙族一定不会出现这种君王的。”

“是……”欧阳踏雪十分胆怯地说道。

“嘻嘻,夏尼姐把欧阳踏雪给吓到了。”敖丽走到欧阳踏雪身边,然后说道,“没事的,欧阳踏雪。”

“明白了,我绝不会再将刚才的事情说出去的……”

“不用这么恭敬啦。”敖丽抱着欧阳踏雪,“我叫敖丽,叫我敖丽!”

“你也可以不用再在我的名称后面加上‘大人’二字。”夏尼说道。

“是……明白了……”欧阳踏雪说道。

这时候,敖丽突然贴着欧阳踏雪的耳朵低语道:“欧阳踏雪,虽然不明白珏是怎么看你的,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让珏跟你在一起的话,就给我听夏尼的话。给我记住,一切的优先权全部都是夏尼姐的……”

敖丽的话如同一把刺客匕首般直插欧阳踏雪那敏感的神经。那种冰冷且带有杀意的语言令欧阳踏雪感到胆寒。

“对了敖丽,你过来干什么?今天不是你要补习吗?”夏尼问道。

“啊……哈哈哈,这个……其实我刚刚想去问一下道龙对珏性变的研究进展得怎么样了……夏尼姐要不要也来啊?”

夏尼自然是同意了,于是她带上欧阳踏雪跟着敖丽去找道龙了。不过虽然夏尼同意跟随了,但是她还是没打算放过又逃学的敖丽。

“嗯……虽然你这么建议了,但是我还是要在跟道龙确定完研究进度之后将你送到煞羽那里。”路上,夏尼这么跟敖丽说。

“煞羽姐啊……算了吧,之前我来的时候刚刚看到温德斯去找煞羽姐了。”

“嗯?温德斯开始追求煞羽了吗?他应该知道煞羽的真身是凤凰吧。”

“煞羽姐的身份温德斯是知道的,只不过我总觉得温德斯对煞羽姐的态度很奇怪……怎么说呢?他好像接触煞羽姐的目的是让煞羽姐照顾一下婉莹。”

“毕竟是没有父母的人啊……怪可怜的……”夏尼听后摇摇头说道,然后她又问,“对了,那千鸟和娜尔呢?”

“千鸟姐现在应该尝试将烬锽给关起来让他工作吧。娜尔姐的话应该还在她老家吧,也不知道琼怎么样了。”

“奇葩啊,娜尔还真敢带着琼回去。明明是两个女生。”夏尼感叹道。

“哼,娜尔姐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不是应付婚约谁知道?”敖丽撅着嘴说道,“自打那一次珏醒过来之后跟娜尔姐来了个嘴对嘴的撞击后,娜尔姐就有些怪。”

夏尼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皱了一下眉。

“嘻嘻,说不定夏尼姐你有新的对手啦!”敖丽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道。

“敖丽!别闹啦!”

看着路上有说有笑的两人,欧阳踏雪不免有些孤单和尴尬,毕竟这里只有她这么一名人族。

来到青龙寺后,敖丽直接就去找道龙了。她闯过了许多平日里不能随便进入的研究所或是实验室,最终找到了道龙。

“道龙!道龙!”敖丽一蹦一跳地来到道龙身边,“你对珏那件事情的研究怎么样啦?”

“果然,能这么闹得也就只有你了。”道龙放下手中的活儿看着敖丽说道。

然后他看了看敖丽身后的夏尼和欧阳踏雪。

“还行吧,现在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进展。”道龙说到,“不过珏为什么会变成女性这一点真的有待商榷。我并不能确定其原因真的是因为珏喝了那东西。如果是的话,就应该可以进行术式上的逆推。”

“这样吗?看来还要一段时间呢……”敖丽说道。

其实,道龙这边根本就没有研究过关于珏性转的事情。在龙族上层看来,珏变成琼是一件好事——琼的稳定性要高于珏,失控的几率要更小一些。因此,在他们看来,没有将珏变回来的必要。

“不过那边的……你就欧阳踏雪是吧。”道龙叫住了那边的欧阳踏雪。

“啊!是!”

“你手上的禁断我们这边想要研究一下,可以吗?”道龙问道。

“这个……”欧阳踏雪虽然有种不愿意的情感,但还是点了点头。

此时,嬴宁已经踏上了前往版南国的路上。

关于珏的事情他已经告诉雷比翁了。令嬴宁感到惊讶的是雷比翁对珏变成了女性这件事情并不惊讶,反倒是只关心夏尼现在的状况。

但是在嬴宁走的时候雷比翁特意嘱咐了他一句:“嬴宁,你要时刻防备着。”

雷比翁可能已经知道珏是银白之灾了——嬴宁这么推断。

嬴宁驾着马前往版南国,他要过去监视珏,同时也有种要保护珏的心情存在。

推荐阅读:

钓系玫瑰 极品浩劫 九州衍神诀 特战荣耀(杨洋、李一桐主演) 如何将超人喂养成正直好少年 回家过年,我在亲戚窝里杀疯了! 我有一本不良册 师兄,别抢我反派角色 人在御兽,挂机就变强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诸天答题:只有我知道正确答案 无赖天尊 轮回诸天做圣师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数据化修仙游戏 命剩两年,九个姐姐把我赶出家后悔终生 清蒸大排档 我为万古共主 我徒弟都是主角 一出场就无敌了 妖怪收集者 邪恶爪牙做骑士 黄金海贼王 变身万能萌妹 火神战记 大唐秋官 明日方舟之萨卡兹求生录 航海:我有氪金三国杀,嘎嘎乱杀 奥特曼之被居间惠捡回家 悍妻谋略 我的海贼不一样 看老婆洗头被骂?我选择离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