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第二天

0第二天

【在一个巨大的殿堂中,嬴宁跪拜在王座之下。

“嬴宁。”王座上,一名青年用冰冷地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

“臣在。”

“现在我认命你为我军的最高元帅。”王座上的人语气平和,没有一点的情感波动,像是心死了一样,“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局势是什么吧?我们当前处于上风,就算是小孩子也能将这场仗打完吧?所以你如果给了我没有必要的失败的话……算了,愿你能够将胜利带给我。”

“遵旨。”嬴宁说着就朝着那人进行叩拜。

殿堂两边的文武官员都转身朝向王座,然后同时叩拜在地大喊“吾皇英明”。

那青年站起身来,他冰冷的眼神扫视着整个殿堂,他身上强大的压迫力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害怕。

青年离开了,他头也没回,走起路来一点声音也没有。仿佛是故意希望这世间的人不会发现他一样。】

“啊?!”嬴宁身子一颤突然惊醒。

刚才那个……是什么?!

嬴宁抹了下脸。刚才的回忆令他背后发凉,同时还赐予了他一种悲怆感。更重要的是,那个王座之上的人的相貌他真的看不清,可是他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好像经常听一样!

早上了吗?

嬴宁看着透着光的窗帘。可是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了意见不得了的事情。

“诶?我?在哪?!”嬴宁扫视着整个房间,发现自己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就这嬴宁还在犯愣的时候,他身边的动静吸引了他。

在他的身边,有人正蜷缩在他身边。那人的脸被被子给盖上了,但是那一头银发令嬴宁瞬间锁定着身旁人的身份——那人是琼。

琼!?琼为什么会在我身边?!这个!这发生什么了?该不会昨天发生了什么了吧……

嬴宁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昨天晚上嬴宁喝醉了,他在琼手下的怂恿下喝光了整整一桶的烈酒,要不是龙族的身体的话估计嬴宁早就喝死了。

但是嬴宁回想了半天也会想不到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很害怕自己昨天晚上真的对琼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道龙说过,如果想要琼恢复到珏的状态的话,就必须确定琼的身体是最原始的状态,也就是说琼身体的任何器官必须保持原始的状态。

要是真跟琼发生什么的话,那大小姐要是知道的话对她来说岂不是杀夫……不,大小姐的话还不至于杀了我,但是冰将军知道的话……

嬴宁撩开了盖在琼脸上的被子,发现她睡得正香,而且令嬴宁在意的是平日里谁叫不大脱衣服的琼此时竟然一丝不挂!

玩完了!昨天真的发生什么了吧!那!那样的话如果当时是违背琼的意愿的话岂不是还会被琼给杀死?!

嬴宁感到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他明明是过来给琼给送东西的!没想到第一天就犯错误了?更让嬴宁感到不爽的是就算是真跟琼发生关系了,也一点印象都没有!这算个什么事儿!

嬴宁看着琼。熟睡中的她有种文静的魅力,这种文静让嬴宁的保护欲被无限激发出来。这种如同小动物一般的可爱令嬴宁无法自拔,他越来越想触动琼。

不同于珏,熟睡时候的琼并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嬴宁看着琼,那细长的睫毛让人看得出神,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合让人想亲吻上去,极具美型的锁骨是那么的性感,一直延伸到被子里面并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胸部……琼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集聚着吸引力!更要命的是琼的细腿正缠着嬴宁的腿。

嬴宁体内的男性本能开始驱使着他将自己的手伸向琼。

“嗯……你大清早的挺有精神的嘛。”琼的声音突然传来,这可把嬴宁吓得魂儿都快掉了。

“琼……你,你醒了……”嬴宁磕磕绊绊地说。

“不然呢?”琼上下打量了一下嬴宁的手,然后说:“虽然我这人喜欢睡懒觉,但这几天真的是忙得我不得不早起啊……你的手在要哪放呢?”

“这!”嬴宁马上将自己的手给撤了回来。

琼在见到嬴宁的反应后坏笑了一下,她妖媚地说:“没事啊,珏的记忆我还是有的,所以对男人平日里的冲动还是很理解的,你要是想要摸的话可以哦。”

“还别开玩笑了……”嬴宁感到很无语,但是在自习揣度了琼的话之后,嬴宁就有了新的疑问,“诶?珏的话平日里也是对异性有感觉的吗?”

毕竟刚才琼说了,珏的记忆里也有男性的冲动。

“嗯,有的哦。”琼说道,“而且相当强烈呢。”

“不会吧……”嬴宁听后震惊无比,就跟听到了心灵高尚的圣人会看小黄书一样,他马上说,“平日里他对女的看上去完全没有兴趣啊,而且先前冰将军都那么勾引珏了,他也不为所动……他真的在平日里对异性很有感觉吗?!”

“额……与其说是很有感觉,倒不如说是尽力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啊……”琼苦笑着说,“其实有好多次夏尼她们就差点被珏给袭击了,但是好在珏的理性要更强一些。啊,顺带一提,凡是异性他都有感觉,就算是动物也不例外。平日里他的那些贤者言辞都是他的理智面说出来的,如果他陷入狂暴的人格深渊的话,那么迎接他身边女性的应该就是那个了吧……”

听琼说了一通,嬴宁感到自己对珏的认识还是太少了。

“啊……果然啊,如果是女性的话对自己的身体是提不起兴趣来的。”琼说道。

“毕竟自己会接纳自己啊……你在干什么!?”嬴宁本来打算回着琼的话的,但是在他低头的时候一下子看到了琼正在摸着自己。

“做个实验呗,到时候也算是给珏留下点不错的回忆啦。毕竟在这里可以认定我是个雌性的银白之灾啦。”

“照你这么说的话,你是可能会被珏给强奸啊……”嬴宁开着玩笑。

“哈,如果我能见到他的话,就算是把他给打惨了也要和他交配!”琼天真地笑着说。

这句话让嬴宁真的感到不舒服——自己干自己?这算什么?

“哈!”琼这时候正好动了一下,然后碰到了嬴宁的身体,“说起来你的身材还真是不错呢。”

“别这样了!”嬴宁说道,因为再让琼说下去的话就会暴露出更多下流的话。

“你真是的,”琼嘟着嘴,“其实你也对我的身体很感兴趣是吧?你看我的眼神的深处可是藏满了欲望俩字!”

嬴宁马上捂住了琼的嘴,然后问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该不会我这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琼疑惑地看着他,然后用手移开了嬴宁的手,她说:“昨天晚上你不记得了?你喝多了,但是也不能让你就这么睡倒在这里啊,于是我就把你给扛到这里了。对了,收回先前对你身材的赞美,你真的很沉。而且也没有多余的地方放你了,于是我就把你扔到我这边了……就当做是我还在凌云你房间的人情吧。”

“那你为什么脱了衣服睡?珏时候的你都是喜欢穿着衣服睡的。”嬴宁追问道。

“啊,我的衣服被人给吐上东西了,所以我就将衣服给脱了。”琼看出了嬴宁的担心,然后坏笑着说,“怎么?你就这么胆小?”

嬴宁听后舒了口气。不过在看到现在的琼之后嬴宁就有了新的疑问。

“琼,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不对,是珏为什么睡觉的时候不脱衣服?”嬴宁问道。

“啊,这个问题啊。”琼无所谓地说,“你等等啊,我看看珏让不让我说出来……”

琼的话让嬴宁一头雾水。

什么叫做珏让不让你说出来?他的意识还在你的体内吗?可那样的话珏为什么不将身体给变回来?要是珏控制了身体的话,他是不会保持女性的身体吧。

“嗯……看来珏自己好像见你们没有问就也没说。”琼再发了会呆后说道。

“那个……你可以联系到珏吗?”嬴宁问。

“也不算是啦。现在他们和我的意识间出现了阻断,但是珏的力量可以穿透这个阻断将信息传给我。虽然传过来的信息很难判断内容,不过信息里的情绪是可以判断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杀意的话就证明珏这边是默认的。”

听琼吧啦了一顿,嬴宁更晕了,于是他决定直接跳过琼的发言内容问自己想问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百闻不如一见,你就看看吧。”琼说着就从此床上坐了起来,这可把嬴宁吓得闭上了眼。

“你还真是清纯呢。”琼在一旁笑道,“昨天晚上我把你的衣服给脱了都没偶感到害羞,你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对了,顺带一提,你发育的不错,而且习武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全身都是肌肉……要是把你炖了的话一定都是些咬不动的肌肉吧。”

“你的脑子里倒是有原始的记忆啊!所以就算是看到男性的身体的话也有心理准备了吧!我不一样啊,我对女的还没有那么细的了解啊!还有!不要开我的玩笑了好不好!”

琼在听到嬴宁的话之后发出了嘲笑般的哼笑,然后说:“好吧,等本小姐遮一下吧。”

过了一会儿,琼拍了拍嬴宁的身体说:“行啦,看吧。”

嬴宁睁眼一看,惊住了——琼的身体上有龟裂的纹理!而且那龟裂所散发出来的血红色的荧光与琼雪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感到极度不适。

“就像……裂开了一样……”嬴宁看呆了。

那龟裂如同从中间打碎的玻璃一样从琼的心脏处扩散开来,覆盖着琼的身体,一直蔓延到锁骨和肚脐下一指。

“这是怎么回事儿?”嬴宁指着问道。

“原因的话珏拒绝告诉你,只能跟你说这种现象在快睡觉的时候以及醒后的一段时间内会出现,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脱了衣服睡觉的原因。不过放心,这不是病,也不传染。”

嬴宁盯着琼身上的龟裂。他记得好像以前在哪里见到过这种情况,而且还是在书上看到过,只不过想不起来了。

“喂,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琼冷眼看着嬴宁。

“啊!抱歉!”嬴宁被琼说之后就变得惊慌失措,一下子滚到了床下。

琼看到嬴宁滚下床后就平静地说道:“算了,你就先别起来了,我穿个衣服,省的你再不知道看哪。”

说着,琼就跳下了床找起了衣服。

“对了,我要你给我带的东西你拿了吗?”琼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啊,拿来了。”嬴宁在床底下没敢起身地说。

“是吗,拿来了就好……”琼说完后就没了下文。

窸窣的穿衣声让嬴宁不自觉地幻想,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偷看。这种被自己给强制约束的行为简直是最强的刑罚。

过了一会儿,有什么东西盖在了嬴宁的身上。

“诶?这是……”嬴宁将自己身上的布给拿了下来看了看。

“给你做的衣服,穿穿试试吧,看看合不合身,也不能让你一直光着啊。”琼坐到床边翘着腿说。

嬴宁拿着衣服丈量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帮我做的?”

“不然呢?都那么晚了上哪里去给你买衣服啊?!顺带一提,你原来的衣服在你昨晚上发酒疯的时候被撕碎了,该!”琼冷眼看着嬴宁说。

“额……还有这事吗……”嬴宁看着自己的衣服有些羞耻地说道,但是他突然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等等!要是我上衣被撕破的话,那你给我换下来的……”

“你的裤子啦。”琼的脸微微泛红,然后用脚点着嬴宁的头说,“你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嬴宁向后移动了一下,然后把衣服给换上了。

正当嬴宁要跟琼搭话的时候,他被琼的装扮给惊到了。

琼穿着一身清爽的连衣裙,特制的布料让这件连衣裙看上去轻飘飘的,同时琼那两条被白色丝袜所包裹起来的脚上还带着两个挂着小铃铛的脚链。怎么说呢,这种清新纯洁的装扮令人想要无限向往的同时又产生了一定的距离感,要是想要进行形容的话只能用“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来形容。

见到嬴宁看自己看入神了,琼就原地转了一圈问道:“怎么样?我的这一身?”

“太美了……”看呆的嬴宁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那就好。”琼说着就走到嬴宁的身边,然后说:“那样的话你可不可以快点准备一下?既然你人都来了还住在我这里,不给我干活怎么能行?过来听工作啦。”

嬴宁站起身来走到了琼的身边。

“嗯……你这样的话说是我找来工作的也不会有太多人相信,所以你就过来给我当保镖吧,这样一来我一个女儿身在外面乱逛也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并且你也不用干累活,怎么样?”

“听上去我就是个吃干饭的……”嬴宁有些沮丧,毕竟琼自己的实力就能够碾压他的了,这个保镖当的……就跟游泳运动员身边的救生员一样。

“不,你是过来撑门面的。”琼说,“真要是出事了我是不会插手的,所以你还要保护好我哦。”

“这样啊……”

“对了。”快要走到门口的琼居然回头,“在外已经有人知道我跟珏是兄妹关系了,所以如果有人问到你的存在的话你还是说你是珏认识的人吧,毕竟我看昨天林风眠来了。”

“那又怎么了?还有,林风眠是谁?”嬴宁一头雾水地说。

“林风眠是版南国的国王,刚登基的。我还在版南国的时候就是我扶他上位的。我在这里经商,就必须要获得许可,因此我就借着珏的人情让他给了我许可。但是那家伙怎么看都像是看上我了,因此你过来当个看门狗也不错。对了,版南国是百越洲里最强大的国家,手里面一定养着一些强大的超越者,所以你是龙的身份一点被看出来的话就用珏来当挡箭牌,明白了?”

嬴宁点了点头。

“好,走吧,你现在就是护花使者,而我就先把自己的防卫能力给关啦。”琼一蹦一跳地说。

“这玩意儿也能关的吗?”嬴宁无力地吐着槽。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混乱了,自打珏变成女性后就没消停过,龙族管理层在不断下达命令,那些女性们又在跑来跑去不让人消停,自己还要训练以便在必要的时候能有所用处……结果好不容易都快处理完了,碰到的琼比珏还不靠谱。

推荐阅读:

让你做交易,你引领了时代常一 每次都在走错剧情 重生英伦,从黑帮到财阀 赤虹剑 不想修仙的我,开局被大帝追杀 咸鱼太后的第二春 柯南里的不柯学侦探霞空 吾儿杨戬有大帝之姿 都市之盖世英豪 闪婚后祁先生一宠成瘾 赶海:无边大海是我的黄金渔场 吾家有女三十岁 官家天下 三国之从小兵崛起 苍道霸帝 龙氏闻秘录 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 年代文里做极品 我一个古董店长,会点法术很合理 真的吗?我不信 四合院:我还没出手你们就倒下了 全民穿越只有我可以使用指令 七零:疯痞夫妻赢麻了 抗战:我毒士,吓哭鬼子天蝗 八零:受气包华丽转身 四合院:从乡下开始当大佬! 修真从经营大湾村开始 黄昏议长 龙藏 打金主被封杀后我转行当天师 拜师青城山,师兄余沧海 闪婚后疯批少爷被救赎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