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去看看

0去看看

出来后,琼就带着嬴宁到处闲逛。

但是去的地方让嬴宁很不舒服——赌场、黑市以及拳击场。

“琼,”嬴宁实在是受不了了,然后说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逛逛的话不应该是找一些能让人放松的地方吗?为什么要来这里?”

“谁说要让你到那些闪亮亮的地方啦?”琼拿着从黑市上买来的材料说道,“我呢,经常到那些地方里去,让你熟悉一下那边的地方,到时候抓个人或是逃跑的话都有余地。”

嬴宁听后叹了口气。什么琼是珏的另一个人格啊,终归还是珏的那个死脾气。

或许是看出了嬴宁的想法,琼将手中的材料给收了起来,然后说:“算了,以后还有的是接触的机会……先到你所希望的地方玩玩吧。”

说完,琼就将自己的钱袋子交到了嬴宁的手中。

“嗯?干嘛?”嬴宁被琼的行为搞得一愣一愣的。

“还能干嘛,当然是在玩的时候你付钱啦。这里物价高你也不是不知道,而且现在已经有些人知道你是我的保镖了,所以你付钱是天经地义的吧。”琼说着就走向了一个路边摊。

嬴宁拿着钱袋摇了摇头。

一路上,琼在很多摊位都有停留,并且买了很多的吃的。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喂!琼,你不是要跟米歇尔大人玩赚钱的游戏吗?为什么还花这么多钱用来买吃的?”嬴宁在休息的时候小声提醒着琼。

“啊,没事没事。”琼摆着手,然后又将大量的食物填到嘴里,“我活着也是要用能量的嘛。”

“可是你不是有时候不吃饭都行吗?”嬴宁立马说道,“而且你吃的也太多了吧?”

琼现在和嬴宁正坐在一个公园的长椅上。近两米的长椅上放着四样东西——琼、嬴宁、食物以及食物包装。

在琼的身边放着近百根烧烤签,大约五十张用来垫包子的牛皮纸以及小半米的小纸碗。

“有吗?”琼一遍吧唧嘴一边看着嬴宁。

这货怎们跟仓鼠似的。

嬴宁看着腮帮子被食物盛满的琼想。

其实,周围的人也都被琼这惊人的食量给惊到了。这个看上去挺柔弱的小姑娘,竟然这么能吃!同时还有些人有点同情嬴宁,毕竟要想养活这么个食量的姑娘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反正你吃的比我多。”嬴宁说道。

嬴宁自认为他的食量在精钢派的同龄人里是名列前茅的,所以在面对比他食量还大的琼来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顺带一提,在嬴宁的同龄人中夏尼的食量也是很惊人的,甚至被一些年纪大一些的人说夏尼这样的姑娘很难养。

“没办法啊,其实女性有时候要摄取更多的能量。”琼咽下了口中的食物说道,“用来进行生长、发育、繁殖。”

“不,那三条男性也需要吧。”

“但是确实是嘴停不下来啊。”琼继续吧唧着嘴说,“就是想吃东西。”

“说白了就是馋呗。”

“有意见啊?”琼瞥了眼嬴宁,“又不是花你的钱!”

哈~又来了,无名火。

嬴宁疲惫地看了一眼琼,然后又望向了远方。

差不多过了几分钟吧,琼把吃的收好,把食品包装给整理了一下并让嬴宁扔掉。

“怎么?吃好了?”嬴宁问道。

“不是。”琼擦擦嘴站起来,“该来的麻烦家伙来了。”

正当嬴宁还一头雾水的时候,有人过来了。

“琼小姐……果然是珏大人的妹妹啊,长得如此的像。”田文座带着人走了过来。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琼。”琼站起身来对着田文座行礼,“您就是田家的家主田文座大人吧。”

“哦?我的事情你知道?珏大人跟你说了?”田文座听后问道。

“是,兄长已经跟我说了您的事情了。”琼直起腰来看着田文座,“您这次过来是为了跟我商量冶炼厂的事情吧。”

“没错,我也不是什么闲人,自然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瞎耗。”田文座还是跟以前一样冰冷地说道,“虽然很唐突,但既然国王陛下让我过来跟你商量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也就要拿出应该有的态度……车辆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赏脸去一趟王宫吗?”

“啊呀,确实是很唐突呢。不过既然您都来了的话那真是恭敬不如从命了。”琼说道,“骸这家伙的行动力可以啊,这么快就跟你们谈好了。”

“只是大概罢了,并没有交代细节部分。不过你能在这个时候向我们提出冶炼厂的合作事情还真是感谢你。”田文座微微一笑看了眼琼身旁的嬴宁,然后说:“感谢你。打扰你的约会真是失礼了,但是我这边也是抽不出时间啊。”

这话应该早说吧!

嬴宁在一旁想。

但是琼并没有在意田文座如此傲慢的态度,而是对田文座伸出了手说:“我并没有约会啦,这位是我的护卫。不过田大人可以将我护送到车上吗?我的护卫已经跟我奔波了一天了,一定也有些累了。”

田文座听后摇了摇头,说:“实在是抱歉,我这边并不能确保在谈完后能够有时间安排你回去,所以你还是带着你的护卫吧。”

“那……好吧。”琼笑着说道。

田文座这才接过琼递过来的手,带着她走向了马车。

生气了……

嬴宁看着琼的表情。根据他跟珏打交道的这一年的经验,嬴宁看出来了琼的那个表情好像是生气了。不过也是,琼都递出手给田文座了他还不接,做了这么不给琼面子的举动琼不生气才怪呢。

去的路上嬴宁和琼是在不同的车子里的。

这家伙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吗?还特意准备了一辆车?也就是说他们这次不仅仅是过来找琼的?还找我?但是又为什么要分开座?难不成另有企图?……算了,就算是对付超越者的话也不是完全不行。只要管好自己就可以,琼她不用担心。

嬴宁看着自己座的车后想。

现在的嬴宁已经有这同时对抗复数个超越者的能力了。在珏去版南国的这段时间里,嬴宁被送到了特殊的机关中进行训练——为了能够在将来对付珏的暴走。因为嬴宁是跟珏走得近的人,而且他不但天赋很高,还是少有可以承受住飞羽银华所带来的侵蚀的人,所以他就被当成了预防银白之灾出现的最佳人选。训练的主教官是雷比翁,道龙和空他们也参加了对嬴宁的训练。

虽然嬴宁进步很快,但是到了道龙这边就有些捉急——本来打算让身为巨龙的嬴宁学会使用低级的恢复性法术拿来救急的,但谁知嬴宁连最低阶的法术都学不会,简直就跟法术八字犯冲一样。这让道龙他们这些教法术的很是头痛,但也没办法,只能放弃让嬴宁学习法术的念头。

珏……早晚有一天,我要超越你!

嬴宁看着前方。虽然有车子的四壁阻挡,但是嬴宁依旧能够透过隐约的力量感受到琼的位置。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行进后,他们来到了版南国的王宫。

“好了,护卫的话就请先在这里休息吧。琼小姐,我希望今天就可以把该谈的事情给谈完,可以吧。”田文座说道。

“当然,那会是我的荣幸。”琼说着就跟田文座走进了一个房间里。

嬴宁则被安排到了另一个房间里。

嗯……不愧是南方最强国家的王室,甜点不错啊。

嬴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吃着甜点。

这时候,有人进来了。

“嗯?有人在吗?”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这个是……好像那天晚上见到过。

嬴宁看着对方,他记得自己在找到琼的时候好像见到过这个人,他应该在那个看上去很虚的人身边。

“啊,你就是那天晚上过来找琼小姐的吧,我叫林风眠。”林风眠在见到嬴宁的时候说道。

“啊,我叫嬴宁。”嬴宁一愣一愣地说,毕竟一个陌生人这么自来熟,真的让人感到不安。

“你是龙族吧?”林风眠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啊,可以。”虽然林风眠坐在了另一个沙发上,但嬴宁还是稍微往旁边坐了一下,“你知道我是龙族?”

“啊,毕竟我是版南国的王嘛,有龙族来到这里也很快就知道了。”林风眠说道。

毕竟平日里高阶种们都呆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不出来,就算是出来了也大多进行化人处理,所以三界内的很多人都没大见到过王种。因此如果有人看到王种的话那就跟中奖一样。当然了,像是珏这个一醒来就遇到敖丽这样王种中的王室的几率近乎为零。

“那么你过来是为了什么?堂堂王族不至于过来跟我聊天吧?”嬴宁问道。

“啊,说得对。”林风眠一笑,“琼小姐真是有能力啊,这么快就在我国的餐饮业以及重工业得到了一席之地。所以这次的商业会谈带你过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调查一下琼小姐的底细。”

“餐饮业倒是先不说,但是这重工业……她现在只是获得了一个冶炼厂罢了,没什么吧?”嬴宁问道。

在出去游玩的路上嬴宁就从琼那边听到了关于她商业状况的一部分消息。

“哪里,你还不清楚我国的情况啊。”林风眠有些轻蔑地说,“现在虽然我国还有些人从事着重工业的活动,但是真正更能够步入正轨的厂家没有几个。因此此次琼小姐能够与我们进行重工业的合作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听上去你么也不需要因为琼的贡献而感到开心啊。”嬴宁眯着眼问。毕竟刚才林风眠说过现在他们国家还是有人从事重工业的,那么何必因为一个小姑娘的加入而感到开心呢?

“琼小姐的此次融资,代表着我们的工厂债务可以得到分散。”林风眠微微一笑,“没有人敢跟我们国家合作重工业的原因正是债务连带。由于先前的罢工事件,很多工厂不得不支付因工期延期而出现的违约金,国外的还好说,但是国内的违约金实在是太多了,因此我们国营的工厂欠下了太多的资金。”

“琼如果跟你们合作的话,就意味着她要和你们一同承担债务吗?”嬴宁听明白了。

“正是。或许只有琼小姐这样能够从此餐饮业拨资的人才有能力跟我们合作吧。”林风眠点点头,“你问完了?是不是该我问了?”

“啊,抱歉刚才都是我在问。”

“没事,你问我,我问你,咱俩两清。”林风眠座正了说,“琼小姐到底是什么人?她有着什么样的背景?”

“她是怎么跟你说的?”嬴宁问。

“她是珏的妹妹。”

“啊,她说得对。”嬴宁点了点头,。

“你认识珏?但是珏是人族不是吗?跟你这个龙族的话……”

“年龄上不对是吗?”嬴宁一笑,“珏算是我中途认识的,也就几年的时间吧。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有进入到龙族的势力范围中。那时候的我是个游离龙族,没有成为谁的眷属,因此我就听从珏的指命。”

“等,等等!珏以一个人族的身份命令你个龙族?”林风眠不敢相信地说。

要知道,王种的力量可是强得惊人的,怎么可能听命于一个人族的指令?!

“有些人就是有他的魅力啊。”嬴宁苦笑着说,“后来龙族以我为桥梁将珏收编了。但是珏的妹妹跟珏不一样,两人的性格差别很大。”

虽然嬴宁看上去挺老实的,但是说起谎来可不是盖的。

“啊,有这种感觉。”林风眠听后说道。

嬴宁点点头,继续说:“琼这妮子并不受限于某个环境,因此她就整天在三界内瞎跑。这也让珏这个做哥哥的操透了心,想尽办法不让琼跑出去。但是你也看到了,琼又跑出来了,因此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把琼给抓回去。说实话,珏这家伙挺妹控的。”

“那么说这一次琼小姐是离家出走了?”林风眠问道,毕竟像琼这样的女孩看上去挺;老实的,怎么可能会做出离家出走这么叛逆的事情呢?然后林风眠又紧接了句:“那珏和琼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呢?既然能生出这么厉害的兄妹的话,他们的父母也一定是一对很厉害的人吧。”

“他们的父母我倒是没有见到过。”嬴宁一耸肩,“或许是很可怕的人吧。”

毕竟能生出银白之灾这样吊的一批的东西,一定不是一对平常父母吧……

嬴宁在心中想。

“那你会把琼小姐给带回去吗?”林风眠试探性地问。

“看情况吧,毕竟这不是我第一次过来抓她了,早就习惯了。而且如果珏知道我已经跟琼碰面的话也就不会那么急着找她了……毕竟珏对我跟琼在一块很放心。”嬴宁说道。

“这,这样吗……”林风眠明显是被嬴宁的话给打击到了。

就在这时候,琼过来了。

“走了,嬴宁。”琼掐着腰说道。

“啊,琼小姐,你跟田文座谈好了吗?”林风眠见到琼之后说。

“啊,谈好了。”琼一撩头发,“以后就请多指教了。行了,嬴宁,走了。”

嬴宁起身走到琼的身边,然后对着林风眠行了个礼。

林风眠也没有再说太多,最多是亲自把琼给送了出去。

路上,琼小声跟嬴宁说:“你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嘛。”

“你都听到了?”

“啊,虽然那个房间都是隔音的,但是仅仅是对于一般的生物罢了,我还是能从空气中的细微震动里听出点东西的。只不过你那个‘珏是个妹控’这句话多余了。”

“什么意思?”嬴宁听后一愣。

“版南国里有些人对于我是珏的时候所处理事情的能力很满意,因此他们打算让我成为他们的官员。这不我走了,所以他们就打算拿我开刀,让国王娶了身为珏妹妹的我,好以此来圈住珏。你刚才的那句话相当于给那帮人一个正解提示,证明了他们的方案是正确的……你也能看出来为什么林风眠要来找你了吧?”

“他把我当成情敌了,所以要过来打探一下我对你的了解?”嬴宁听后觉得不太妙。

“没什么,小事儿,问题不大。”说着,琼就抱着嬴宁的胳膊,“你越是能把我的背景吹的厉害些,他自己退缩的可能就越大。大不了我就假扮一个心有所属的人。”

推荐阅读:

我,S级向导,换个男人怎么了? 开局陪葬?娘娘她拉着王爷祸乱后宫 老爸,请再努力一些 凡尘仙缘 潜风唐 弑月神 我在时空开客栈 白月光他回国后,画风好像不太对 影视:诸天从截胡范若若开始! 我,祁同伟,开局骂哭侯亮平 南岛不见旧时风 娇软试婚小丫鬟 精神体是幻想系如何贴贴 转生成饮月君然后天下无敌 人在截教写日记,通天被玩坏了 修仙家族指南 快穿:特种站姐从八卦系统开始 LOL:红温AD,主宰游戏 人在庆国,我李莲花签到大雪龙骑 综武:纳妾李寒衣,我以称號无敌 娱乐:演唱会,观众竟要关原声? 从魔改九门开始:掀起万古变局 粤圈太子爷,霸总人设崩塌了! 综漫:魔人布欧,加入聊天群 四合院之系统逼我当反派 联盟翻译:台词比游戏还有魅力? 我在最闪亮的地方等你 吕布千金在民国 苏占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 欢颜 家族修仙:开局绑定家族资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