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昨天十五,今天十六

0昨天十五,今天十六

“额……”大清早,琼就捂着头从地板上醒来了。

头好痛啊……像是挨了一记重击一样……

琼慢慢爬起来,发现自己身上正盖着一个毯子。

诶?我没在自己房间吗?

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走廊里,而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沾着血的木棍。

这!……昨晚不会有人被锤了吧?!看着上面的血迹,一概是被人用很残忍的方法给进行了殴打。

琼拿着这木棒想。

会不会是昨天晚上嬴宁出事了?!

琼不顾头部传来的剧痛,立刻站起身来披上毯子去找嬴宁了。

“嬴宁!”琼来到嬴宁的房间门口捶打着门。

令琼感到疑惑的是嬴宁的房间在里面反锁了,怎么也打不开。

该不会真的是嬴宁出事了吧!

琼用力拍了拍门,并大喊道:“嬴宁!快开门!你还好吗?!”

“琼?!”里面突然传来了嬴宁的声音,听上去挺害怕的,“你……醒了?!”

“啊,这不废话吗?”琼继续拍着门,“昨晚发生什么了?能不能说一下啊?而且地上那个沾着血的木棍是干什么用的?你又为什么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你都忘了?”嬴宁问道。

“啊……记忆不是很清楚……”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样啊。”嬴宁传来了很疲惫的声音,然后说,“抱歉啊,我想休息一下,昨晚没睡好……”

“到底发生什么了?!”琼继续拍着门。

“昨天晚上啊……”嬴宁打开了门。

琼发现嬴宁真抱着飞羽银华,一脸疲惫。

“以后你在满月的时候早睡觉吧,满月时候的你太危险了。”

“诶?等等……这个……该不会……”琼看了一下手中拿着的木棍,然后闻了闻上面的血。

“这是……我的血?”琼瞪大了眼睛看着嬴宁。

嬴宁见琼反应过来后就把门关上了。

琼用手指刮着木棍上的血迹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剧烈的头疼让她无法成功回忆。

看来昨天晚上是嬴宁拿这东西照着我的头狠狠地来了一记……但是为什么他要打我?还有为什么他在一听到我声音的时候那么害怕?昨天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琼颠了颠手中的木棍说道。

(哦?看来你自己没有对你的定位有个清楚的认识啊。)

暗影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令琼没有发凉四肢无力。她一下子跪倒在地。

“惩……惩戒……”琼非常害怕地说道。

(你还真敢说出来呢——我的定义。)暗影用很平静的声音说道,同时那声音中又暗藏杀机。

琼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能够出来了?)琼问道。

(出来到算不上,但多少跟你取得了联系。)

从琼的视角可以看到暗影正缠绕在她的身上。

(你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你的意识可以与我进行交流的话,那么其他的人……)

(其他的已经被珏给吸纳了。)暗影用幻化出来的如同枯树枝的手抵着琼的下巴说,(就剩下你了。真是不敢相信,你竟然会被这么无厘头的事件给激活。)

琼没有说话。在旁人看来的话她是不穿衣服只披了个毯子坐在地上发呆的变态女,但是在暗影的视角中她是留着冷汗异常害怕的琼。

(怎么?先前还说想要进入央首与我们聊天来着,现在为什么不跟我畅谈了呢?)暗影问道。

(你能听到?!)琼大声问。

(嘘~别把没有醒来的家伙给吵醒。)暗影将手一下子刺入琼的口中,(先前珏警告你的幻象是他潜意识里的自我防卫,如果你真的把他吵醒的话,那就不得了了呢。)

(珏……他醒了吗?……)

(很可惜,没有呢。)暗影贴紧了琼的身体说,(你要这怎么做?你有什么打算?我可以提醒你的是,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在珏身体中的人格定义。)

经暗影这么一说,琼震了自己的身子。

(你到底要怎么样?)琼问道。

(昨天晚上你最原本的定义展露了出来,想必这就是嬴宁为什么要攻击你的原因吧……)

(那样的话……)

(那一棍子下去……呃……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暗影的声音听上去挺不忍回首的。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琼问道。

(保持现状。放心吧,最后的结果不是坏结果。)

(可是我……)

(你被关在央首外面是那混蛋的指令,我也是奉命行事。淦,谁叫我打不过他。)暗影说,(我们不是有意将你排挤在外面的。)

(是吗……那……我可以回去吗?)

(不清楚,这样看情况了。反正现在你是回不去的,央首现在处于密闭状态。)

(是什么让央首无法对外发送信息?)

(这一点你不用管,反正是些很奇怪的原因了……对了,事先提醒你,那家伙也在央首。)

(那家伙?)琼先是疑惑,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难道说……原来如此,那些暗影军团……)

(明白就好,不要说出来。)暗影打断了琼的话,(总之,到时候你小心些就是了。)

说完,暗影的身影消失了,无论琼怎样呼叫都没有反应。

“只能让你们跟我谈话吗?”琼慢慢站起来。

她发现自己身上披着的毯子已经被身上的冷汗打湿了内层。

琼下意识地拉紧了披在身上的毯子。

但愿嬴宁那家伙没有看到我的后背……

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就走回去了。

现在琼在版南国已经是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行业帝国了。她以餐饮业为跳板拢获了大量的资金,并用重工业赚取了国家这么一个强大的后盾。

“哈,醒了吗?”骸见到琼出来后就说。

“怎么了?”琼感到还今天的打招呼方式不太对。

“昨天晚上你的那块房间里传来了好大的声音呢,还有一个重击声。”骸说道,“抓贼吗?”

“啊……算是吧……”琼捂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说。然后她又问:“对了,冶炼厂那边怎么样了?”

“是说扩招吗?”骸从桌子上找了一下信息板,“你先前找来的矮人族技师已经成功地训练出了第一批工人,剩下的还在训练,一共差不多三期学员吧。”

“是吗,看来当初找名锲是正确的。”

“名锲?就是那个整天说话必有‘哈哈哈’的矮人族老头?”骸说。

“啊,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不过听多了有点洗脑。”骸说着就走到了一边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了。

琼在看了没有理她的骸好一会儿后就疑惑地问道:“额……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吗?前几天不挺忙的?”

“距离冶炼厂出货还要一段时间。”骸叫了一下身边的侍女,让她把前几天寄过来的信件给整理下。然后她又看着琼说道:“要是你打算给版南国卖法器的话,至少要向他们输送一段时间的武器吧。”

“这我是知道的啦,只不过现在是在是太闲啦。”

“那也不是我能够解决的啊……要不你去自己找频道看电视?”骸毫不关心地说。

“那也很没意思啊,看人族玩猴儿戏吗?”

“你这么说是不是太不尊重传媒工作者了?”骸瞥了眼琼。

“随你怎么说。”琼说着就找了个地方肆意地坐着。

骸看着自己面前的屏幕,上面有刚才的那个侍女发过来的整理信件。

“哈!今天下午那个嫁出去的孩子要过来找我呢!”骸一拍手说。

“所以呢?”琼看着骸,毕竟有人过来看骸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意思。

“你可以跟着我一起看她啊,说不定你们还能能聊的来呢。”

“我……”

“我知道你和她不是一类人啦,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招人待见啊。”骸有些不高兴地说。

“你啊,一定是看到太多黑暗的东西才会变得这么悲观。今下午就跟我一块吧,看看别人的幸福时刻,好好刷新一下你的三观。”骸走到琼的身边说道,同时她也感到这琼好像没有以前那样乐观了。

不得已,这天下午琼只能跟着骸去见来访者。

下午,从骸这边出来的姑娘和她的丈夫来看她了。

由于琼实在是不喜欢这种相见的场景,因此她就找了个理由拖延了不少的时间。不得已,骸只能先一个人跟她聊。

经过交谈,骸从那姑娘口中听出了现在她的生活状况。虽然她和她丈夫的夫妻关系并不被周围的人认可,但是她们俩很幸福,并且已经做好了离开这个国家去新的地方生活的准备。

“你们好……”在聊天快结束的时候,琼以一种很路人的形式走了出来打了声招呼。

“老板,这位没有见过呢,你新雇佣的人?”那姑娘问。

“啊,她啊……对,是的。”骸用很笼统的话说道。毕竟像是性转这样的事情向人族来解释的话真的很难。

“嗯?”琼本来那随便的态度在见到这姑娘的时候就变了,要比先前更认真一些。

“怎么了?”骸见琼的神情不对就有些不安地问——毕竟琼要是露出了这种看上去如同发现猎物一般的神情的话绝对没有好事!

“没什么……”琼眯了下眼睛,然后对着姑娘说,“你的皮肤天生就这么白吗?”

“诶?这……”

听琼这么一说,骸的表情变得很糟糕,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天生的吗?比我还白,挺羡慕你的。”琼微笑着说道。

“啊,也不是啦,只不过是从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变白了。”那姑娘说道。

“那你这么白可以下地干活吗?要是被晒伤了就不好了。”琼略表忧虑地说道,“看样子你应该是农民家的孩子吧。”

那姑娘听后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体质兵不允许我下地干活,因为我的体力不是很好,身子有些弱。”

“哦?这样吗。那可要注意身体啊。”琼这么说着。

虽然琼的声音很柔和,但是她的眼睛里冒出了微弱的心机火。

而一旁的骸也僵住了脸,完全没有一开始的那种热情。

“是啊,毕竟以后还要生孩子呢。”那姑娘笑着说道。

“哈哈,像你这个年纪不忌讳这种话题的姑娘还真是少见呢。”琼笑着说,不过那笑声总像是在嘲笑。“不过还是祝你幸福呢。”

“谢谢。那么老板,我先走了。”那姑娘一鞠躬,然后跟她的丈夫离开了。

在那两人走后,琼和骸两人都站在门口没有说话。

差不多过了五六分钟吧,琼开口了:“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

“……‘分血症’……这就是你要找的患病者吧。”骸慢慢地说道。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琼咧着嘴笑着说。她的笑容很吓人。

“琼!”骸突然说,“她还能……活多长时间?”

“她多大?”琼反问道。

“好像是二十三四吧。”

“二十三四吗?”琼摸了下自己的下巴,“一个人族既然能够挺过十三岁这个坎儿的话也就能再活个五六年吧。”

“那样你可以在去找别人吗?五六年,她还想去建立一个真正的家庭,所以……”

“我想我等不了那么多时间呢。”琼转身打算离开,“我这边的人没法撑那么长的时间啊。”

婉莹的病情已经被琼用秦镜看得清清楚楚了,婉莹一定撑不过两年!

琼往后走着,她的高跟鞋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在这个静悄悄的房间内是那么的清脆。

“琼。”骸突然叫住了琼。

“嗯?怎么了?”琼停住了脚步,然后她回头看着还站在门前的骸。

“你,接下来要怎么做?”骸的声音很平淡,但平淡的太过头了。

“接下来?”琼复述了一句。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诶?我本来……本来是打算……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在今年年前给你找到新的目标的!所以……”

“是吗,那怎希望你能快一些。”说着,琼就继续走着。

“琼,我并不希望在我的心中留下对你不好的印象。”骸在琼离开的时候说道。

啊,我也不希望呢……

琼边走边想。

或许别人看不到,但是在琼的视野里门口还有一个人。

暗影在门口看了琼一眼。

(找什么?这种家伙随便杀掉就行了。)暗影说道,(只要对我们有用,哪管他的呢?)

琼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走着。

(切!)暗影砸了下舌头,(你别太得寸进尺!要你控制着身体并不代表我们那你没办法。仔细考虑考虑谁的利用率更大一些!……你个废物!)

推荐阅读:

谁给大明续命了? 一九八八之从药贩子做起 蝴蝶效应 打赢复活赛后被遣返龙族 失落玫瑰 怎么办,仙帝都以为我和他是同境李舟君苏楠 转世为魔龙,与美女领主立约 凌霄剑尊 无耻之徒,加拉格崛起 从凶神监兵开始 每次都在走错剧情 从三十岁开始自律变强 书籍1411354 救世主模拟器 航海:提拔汤姆猫,关你克比屁事 影视:从楚乔世界开始打造仙秦! 四合院:傻柱充军,权势巅峰 无意之中攻略了男配 暴富很难?我的超市通古今! 听闻风不过山 谍战风云,我的技能有属性! 杀进混沌,只为生存 肆意心动[娱乐圈] 三国之帝主刘岱 让你当裁判,你下场KO小日子? 盗墓:无上仙族,开局传授修仙法 攻略黑莲花反派后,他日日索欢 我懂得从军路上总是风吹雨打 大明女医纪事 我是一名b级向导 尽力了,魂穿都市也难逃女帝追杀 天灾游戏,但囤货躺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