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林风眠生日?

0林风眠生日?

经过几天的休息,嬴宁可算是将自己的心态给调整回来了。

嬴宁起来后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那天晚上真是太可怕了……

嬴宁回想起了那天晚上——发狂的琼对着嬴宁挥出利爪,险些将嬴宁的心脏给掏碎,不过好在嬴宁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楼梯的栏杆给拽了下来,并对着琼的后脑勺给予了一记重击。

要是被抓住了,估计就死了吧……

嬴宁换下睡衣走出了房间,他要去寻找琼。

根据昨天穷在嬴宁手机里的留言,他今天在醒来后应该去找琼。

来到琼的房间门口,嬴宁就直接推门进去了,毕竟平日里琼都是为了避免麻烦而让嬴宁直接进的。

打开门后,嬴宁看到琼正在看他带来的银白之灾战斗录像。这次的录像还包括了先前夏尼她们与银白之灾战斗的录像。理论上讲这些录像都属于机密级的,但嬴宁现在是御史加身,有能力调集这些资料。

“琼,今天……”

“啊!”琼在听到嬴宁的声音后像是被吓到了一样震了下身子。

“怎么了?”嬴宁歪着头看着琼,因为平日十分冷静的琼能够表现得这么惊慌实属罕见。

“啊……没什么……”琼说着就把屏幕里的战斗录像给关上了。

看着脸泛红的琼,嬴宁有种不好的预感。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可以……去工作了吗?”嬴宁试探性地说道。

“那个……等一会儿可以吗?”琼坐在座位上没有要走的意思。

嬴宁看了一下她,然后说:“你……没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琼听后脸一阴,说:“这种公开处刑真的好吗?”

“额……你喜欢就好,我下次会敲门再进来的。”嬴宁说这就握着门把手关门,“我在外面等你。”

嬴宁走到外面后就坐着等琼。

“哟,大个儿,怎么?琼呢?”骸出来见到嬴宁后问。

“在自己房间里。”嬴宁看着别处说,“她在那里看银白之灾的视频。”

“啊,所以你先出来了。”骸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嬴宁。

嬴宁听后看向了骸,然后疑惑地说:“你知道什么?”

“琼一定把珏当成情人了吧。”骸坏笑着说,“琼和珏可不是一个人哦。”

“这我知道,但是……”嬴宁看了一下走廊,在确定琼没有出来后就小声说,“自己对自己发情,这难道不恶心吗?”

骸在一旁如无其事地接过了侍女倒的茶,说:“都说了他们算不上是一类人啦。而且对琼来说银白之灾才是和自己同种族的吧,能找到一个同种族的生物的话那不是好事吗?”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

正当嬴宁打算反驳骸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好像没有跟骸说过琼就是银白之灾的事情,只是说了银白之灾的视频罢了。但是为什么骸还能把话题接下去?

“你……知道什么是银白之灾吗?”嬴宁问。

“啊,不是你们龙族喜欢把这东西叫做银白之灾吗?珏的真身化形态?”骸先是一愣,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说,“啊,银白之灾刚出来的时候还是一千年前的上都战役啊,你那时候也就刚出生吧。那时候我还在给上都旅游,结果没想到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个那么个玩意儿,真是吓死我了。”

“你在上都快要毁灭的时候去那儿旅游?!”

“毕竟先前我的长相不是人类能够接受的。”

“但是那一次应该是银白之灾的直接现身吧?你应该没有见到过珏吧。”

早在龙王任命嬴宁担任御史的时候,他就把从第一次出现到现在所有关于银白之灾的资料全给看了一遍。

“珏跟我说的哦。”骸说道,“有一次聊天的时候跟我说了。”

“是吗,珏跟你说了啊……”嬴宁回应道。

嬴宁没有想到的是珏竟然对骸毫无保留并且主动跟她说自己的事情。这让嬴宁有些失落,毕竟他认为自己跟珏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

“哦?怎么?嫉妒了?”骸见到嬴宁不说话后就坏笑着说道。

嬴宁一耸肩,无奈地说:“算是吧。毕竟那家伙什么都不跟我们说,连想要接触他的方法都没有。”

“那样的话说明珏并不想伤害你们。”骸说道,“如果有一天你们与珏分开了,那一定是他跟你们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事情。”

是吗……这就是珏总是给我一种远远的感觉的原因?

嬴宁想。

这时候琼出来了。

“大小姐,您可算是出来了。”骸见到琼出来后就坏笑着说,“新的片片好看吗?”

“说什么呢。”琼对者骸会心一笑,“太棒了。”

一旁的嬴宁听到琼的话之后很是震惊,毕竟从本人口中说出来的震撼力还是很大的。

“果然,银白之灾才是最棒的!”琼自己抱着自己说道,“啊~那强大的力量,完美的体格……真是太棒了!太完美了!啊~灾,实在是太棒了!”

看着在那边感慨的琼,嬴宁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本人对琼不是很反感,但现在的琼真的令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恶心倒不至于,但说不恶心又违背现状。

“对了琼,”骸一边查着消息一边说,“现在我们的工厂已经出了好几批货物给版南国了,你说的法器打算什么时候用?”

“这几天吧。”琼说着就从莫名的地方拿出了一个像是手套一样的东西戴在手上。

那手套上面有一些金属片,同时又有几个宝石镶嵌在金属片的缝隙中。

“这是什么?”骸问道。

琼在手套上点了几下,然后说:“新的法器啊,我打算把这东西连带着光剑一块给卖出去。”

“那要看一下它的用处了。”骸说道。

琼听后就对着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伸出了手。伴随着琼做出的握手动作,那个杯子开始震动,接着就像是被强大的压力给压到一样瞬间爆裂。

“这个!这个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了吧。”骸瞪大了眼睛,“这种法术到底是什么类型的啊!要是被人族大规模掌握的话……”

“没事啦,就买那么几个就行了。”琼说着就将手套摘下来扔到一边,“我到时候就说这是从遗迹里面找到的东西,还没有破译里面的法术回路。等到版南国的经济回复后就以高价进行销售。”

“也只有你这种怪物能够量产这种法器了吧。”骸苦笑着说。

“不过是时候该向林风眠提一些新的订单了。”琼想了一下说,“矮人族制造的武器在品质上可是很高的。如果借这个机会向林风眠提出更改军队编制的建议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接受吧。”

“你这妮子坏得很啊。”骸说,“不过也算是巧,这几天版南国那边正打算找你呢。”

“找我干什么?”琼问道。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骸把版南国给的行程发给了琼,“今天晚上有个宴会,据说是林风眠的生日,这是请柬……林风眠是打算泡你吧?”

“看出来了。”琼看着手机上骸发来的信息,“但是也不能不去啊……是要求穿晚礼服吗?你找人把我那身礼服拿过来吧,赌场的那件。”

“好好好。”骸把琼的要求记在了记事本上,“对了,你昨天说的那个事情是什么?开拓别的市场?”

“嗯,”琼一点头,“从东北和西北进行拓展,避开北方的主力战场。”

“你还真打算跟文枪商会杠上啊。”骸头痛地说到,“他们势力可是很雄厚的。”

“那又如何?”琼一笑,“既然耶纳华打算跟我玩,那么我就陪他玩到底。商会的负责人挂你的名哦,要不然文枪是会一下子把我们给消灭的。”

“有时候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别人创业都辛辛苦苦的,而你却混的如鱼得水。”骸托着腮在一旁说道,“难不成这真的是长得好看的缘故?”

“说不定哦。”琼说道,“我爹曾教导过我,长得好看可以当饭吃。”

“你还有父亲?”骸挑着眉毛问,“你这家伙能有父母吗?”

虽然听上去像是在骂人,但骸说的是事实,毕竟她跟珏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到过他的父母一眼,也没听说过他父母的事情。

“啊,养父啦。”琼说道。然后她走到骸的身边说:“接下来你就先按照我的指令进行操作就行啦。”

骸听后叹了口气,但是没有做过多的评价。

晚上,琼应约来到了版南国的王宫,嬴宁也作为相关人员跟了过来,并且龙族的身份使他不用跟一般的护卫在一起。

“怎么样?”琼在嬴宁面前展示着自己的着装。

“嗯,很漂亮……等等,我为什么要跟变成女性的你说这种话?”嬴宁说道一半就打断了自己的话。

“你其实也是对我很感兴趣吧,在凌云的时候整天目不转睛……想上自己的兄弟?你恶不恶心啊?”琼坏笑着戳着嬴宁的脸说道。

“你这家伙啊,你还好意思说。”嬴宁说道。

得益于琼的商业关系,她很快就帮嬴宁搞到了一件礼服。

嬴宁体格很魁梧,穿上礼服后身上的肌肉直接就把衣服给撑起来了,而且再加上礼服在挑选时候的型号出了点问题,导致现在的嬴宁看上去就像是个黑帮打手一样,吓得周围的一些想找琼聊天的人都不敢过来了。

“看来我真是有一个不错的护卫呢。”琼一边晃着手中的高脚杯一边看着周边不敢过来的人说。

“是我妨碍你了吗?”

“不~没有的事。”琼笑着看着嬴宁,“我和这些家伙本来就没什么交集,如果他们来找我的话,也就是泡我一类的情况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等林风眠来的时候我和你在他面前来个吻戏?好好刺激一下他?”

“在人家生日这天给这种重击吗?你是不打算在版南国混了吧。”嬴宁皱着眉说道。

“看来你还有点处事能力嘛。”琼点了点嬴宁的鼻子。

“这是常识吧,别把我当傻逼啊。”嬴宁被琼这么说了后就很不高兴地说。

就在这时候,有人过来了。

“琼小姐?啊,你会来是必然啊……”田文座在看到琼的时候先是惊讶,随即又变成了一种见到不想见到人的表情。

“田文座大人吗?啊,您会来是一定啊。”琼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加以相同的话回敬田文座。

田文座在听到琼的话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他那扑克一般没有表情的脸稍微放松了一些。他说:“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真是少呢。”

“啊呀,我就当做是您在夸我吧。”琼微微捂着嘴说道,“您以前在家里也是这样吗?……在您成为家主前?”

毕竟以前田文座都干过什么珏并不知道。

“以前?……啊,珏大人都跟你说了啊。”田文座从身旁的侍女那里换了个酒杯,然后走到琼的身边,贴近了小声说:“我这人从来都没有变过呢。还有就是要谢谢你哥哥帮我除掉了我的兄长呢,要不然我还真的坐不上家主这个位子。”

琼听了田文座的话后整个人都木了。

呀~这家伙跟珏好像啊……都是个狠人啊……

“听您的话,我哥哥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琼说道。

“你哥哥是个人才。”田文座往后退了一步,“我认为你也是个人才,而且是个不错的人才。”

“您夸人真是特殊呢。”琼一笑。

“那么……”田文座看了眼旁边的嬴宁,“你有心意的对象吗?这位是吗?”

“没想到堂堂田家家主还这么喜欢八卦啊。”琼抿了口酒说道,“就算是那又如何?”

“那样的话我会再和丞相大人在慕色一个新的王妃后补。”田文座面不改色地说。

“你倒是很老实,一下子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啊。”琼透过田文座看到了后面出现的柯恩,然后她就用自己的酒杯碰了一下田文座的酒杯,“希望以后我们的商业合作也会进行的很愉快。”

还没等田文座反应过来呢,琼就带着嬴宁离开了。

“……合作愉快。”田文座对着空气说道,只不过他内心真的是很不喜欢身为女性的琼在版南国这个重男轻女的国家中耀武扬威。

虽然很好奇为什么琼的商业路途走得这么顺利,不过田文座还是把琼放在了王妃候选的第一位。

琼的离开不是没有原因,因为琼前脚刚离开,林风眠后脚就走进了宴会厅。而这也让田文座对琼那无礼的举动有了些理解。

只不过琼的速度还真是快,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当林风眠正在跟别人打着招呼的时候,柯恩过来了。

“田大人,你刚才是在跟琼一块吧?她也来了吧。”

“啊,刚才还在,一眨眼就不见了。”田文座点了下头。

“故意躲着我们吗?看来上一次被她察觉到了。”柯恩有些后悔地说。

田文座看了下四周,然后小声说:“你要注意一下,琼好像对上一次跟着她一起的那个龙族有意思。”

“人族跟龙族?……不,也不是不可能,姬家的那个女儿就是喜欢上了个龙族。”柯恩想着。

“总之,”田文座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说,“琼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在这一天给陛下添堵……而且她也没走啊。”田文座指了一下站在阳台处看天空的琼。

“但愿吧。”柯恩捂着头说,“毕竟我活了这么久,管理国家不算难,给历代国王找配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你呢?你有戏了?”

“嗯,”田文座点了下头,“姬家的大女儿不错,我准备这几天上门提亲。”

“你够省事了。”柯恩有些不高兴地说,“算了,我也该管我的事情了……”

推荐阅读:

星穹铁道: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 食戟之灵:直播在美食的俘虏 御兽:怪谈副本,开局我是懒大王 关山孤客 私有月光 真癫,给七个顶流当妈我摆烂了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一人之下:三一门老祖归来 都市剧:小姨别这样,我是磊儿 我,有十八根触手,喜欢GIN 大秦:传承友哈,无形帝国被曝光 疯了吧,你怎么又在跟邪神谈恋爱 综漫:开局绑架时崎狂三 穿成乖软夫郎的农家书生 天仙金丹 闪婚不孕老公,两年后我揣崽火遍全网 诸天从扶持郭靖当皇帝开始 末日诡行:百万神魔的黄昏 诸天穿梭:开局荒野断腿 我的梦乡世界 一人之下:掌握风局,仙门自我始 我狙神祁同伟,实名监督沙瑞金 捡了个古代女侠为妻 禁止对神明吹彩虹屁 人在北凉,悟性逆天,建无上仙朝 姐姐,帮帮我 找乐子从生化危机开始 凌步踏红尘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全球冰封:囤货就算了你还修仙 风流万岁爷 穿越七零,大佬携灵泉空间养俩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