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修罗领

0修罗领

在神域摘星阁的一处花园中。

“哒哒啦哒哒~想不到吧!老子大招好啦!”

“啥?!”

伴随着凯罗门一通中二要命并且没啥卵用的吟唱,在他对面的凛灼输掉了游戏。

“淦!要是我不急着放我的三技能的话就输不了了!”凛灼说着就捶了一下桌子。

“嘿嘿,你个垃圾,还想跟老子打?”凯罗门十分嘚瑟地在凛灼的面前跳来跳去。

“你这家伙……”凛灼咬着牙说着,同时他的身上透发出大量的寒气。

“愿赌服输哦,”凯罗门坏笑着说,“你‘老婆’归我了!”

“该死!”凛灼欲哭无泪地说,“看来我有必要进行谋反了!”

就在这时候,奢比尸在一旁说道:“至于吗?为了一个模型?”

“那叫手办!”凛灼大吼着。

“好好好……”奢比尸听后就喝了口茶,“烛九阴和英卡洛斯呢?”

“烛九阴出去检查各个贵族去了,英卡洛斯在跟他的老婆创造下一代。”凯罗门说着就又和凛灼开了下一局。

“这事儿你怎么知道……”奢比尸一边对凯罗门吐槽一边看了眼正在旁边跟侍女一起刺绣的阿西亚。

“……奢比尸有什么事情吗?”阿西亚发觉了奢比尸在看她,于是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儿。

“对此你没什么发言吗?”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个……呵呵,已经习惯了。”阿西亚看了眼旁边还在玩游戏的凯罗门。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会跟以前一样对这种事情做些评价啊。”奢比尸有些失了兴趣地叹了口气。

阿西亚刚来的时候还是经常对凯罗门做的各种无厘头的事情进行吐槽,但最近她已经对凯罗门以及他身边人的行为习以为常了,所以就完全不再评价这些事情了。

哈~连阿西亚都已经适应这货了吗……最后一个能够订正凯罗门行为的人已经沦陷了啊……

“对了,”正在打游戏呢,凛灼突然对阿西亚说到,“你们俩的婚礼什么时候准备?具体事项呢?”

“这种事情待定。”凯罗门盯着屏幕说道。

对此,阿西亚只是笑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一旁的奢比尸坐不住了。

“还待定,魁魇和英卡洛斯都在尽心尽力地创造下一代,你倒是够清闲的啊,别忘了你可是神王的最后血脉了。”

“这我知道,”凯罗门看着写有游戏结束的屏幕,他移开了视线看着奢比尸,“我其实是想等一个人。”

“等谁?神王的面子都不给吗?”

“啊,”凯罗门一笑,“少有的,连神王面子都不给的家伙。”

一听这话,奢比尸和凛灼都停住了手头上的活儿,他们看着凯罗门。在他们的眼中,有一种不敢相信和激动的情感。

“凯罗门,你是不是见过谁?”奢比尸问。

就在这时候,烛九阴过来了。

“那个……凯罗门在吗?”烛九阴推开门随意地说道。

“啊,在。”凯罗门没有回答奢比尸的提问,而是直接去找过来找他烛九阴。

“给,这有一个给你的消息。”烛九阴说着就把一封信递给凯罗门。

“送信?”凯罗门感到疑惑,“这年头了谁还写信?”

毕竟信息的交流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到限制了,模仿魂界而制造出来的手机等器物大大提升了当前人们的交流能力。像是写信这种事情只有老一辈的人或是又有强大力量的人才会这么做——毕竟这种方式他们比较喜欢,而且他们还可以在信件上施加法术以确保内容的保密性。

“这不是一般的信件。”烛九阴看了看在花园里的其他侍从。

“你们先下去吧……”凯罗门突然严肃地说道,“阿西亚你也先回避吧,奢比尸跟凛灼留下……英卡洛斯的话如果你们敢去叫他的话就去叫他。”

人们都退下了,偌大的花园中只有凯罗门他们四人。

凯罗门打开了信件。

“你开过看了,是吧?”凯罗门在打开信的时候察觉出了这个信件已经被人打开了。

“啊,以防万一我先看了看。”烛九阴承认道。

“其实你就是想先看看吧。”这时候的凛灼在一旁说。

“哈,那也是我先看到的,”烛九阴在听到凛灼的话后瞪着他,“要是你的话一定会很随便地带过来吧,可玩意是危险品怎么办?没脑子的东西。”

“你说啥?!”

“想打架吗?!我告诉你!现在英卡洛斯可不在!没人救得了你!”烛九阴的眼睛开始失去人应有的样子,变成了一个全白一个全黑的样子。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凛灼的身上透发着寒气,他脚下的地面结出了一层霜。

正当这两人快要掐起来的时候,有人介入了。

“你们……真的活腻了?”奢比尸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同时凛灼脚下地板上的霜像是受到高温一样开始汽化。

“……错了。”凛灼在试图用力维持脚下的冰霜失败后,不甘心地说。

“我也错了……”烛九阴低着头并将眼睛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说——因为奢比尸的手指已经微微刺破了烛九阴的后颈皮肤。

不过在他们闹的这段时间的里,凯罗门已经读完了手中的信件。

“嗯……这只是个简单的商业信件吧,有人打算跟我们进行商业交流……这种破事交给当地的领主就好啦,给我干什么?”凯罗门拿着信件满是疑惑地说道,“当地的领主是谁?让他的手下完成,这种破事儿不要给我好不好?”

烛九阴听后摆正了姿态,然后说道:“问题就在这里。”

烛九阴指了指信中的一部分,说:“你看看地址,请求交易的地址。”

“嗯……希望能够在……”凯罗门读着,“‘修罗领’啊……那确实是要把这个信件给我啊。”

神族的皇帝已经是处于一种满员的状态了。神域一共七个浮空岛,每个岛都相当于凡域的一个洲,并且都由三位神族皇帝来控制。不过在神域中央的浮空岛,也就是神族首都所在的这个岛上,有一个神族皇帝的领地处于王室的直接管辖——修罗皇的领地。

由于神族的修罗皇战死,所以修罗皇的领地就由凯罗门直接接管……虽然平日里他本人是不大管这个领地罢了,可在修罗领中出现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按照法律都是应该由凯罗门管理的,因此这次的商业请求也应该交给凯罗门。

顺带一提,凯罗门为了避免麻烦,曾下令在修罗领中禁止出现任何战争事件,一旦有那个国家挑起战争,那么神族军队将会将整个国家的所有生物送到黄泉的彼岸。因此修罗领也是神域最和平的领地,每个国家都处于一种国富民安的状态。

“看上去也没什么问题啊……”凯罗门仔细看阅读着信件,“什么?‘银莲’商会?凡域的啊……无妨,既然有能够进行跨界贸易能力的话,那么信誉上应该可以吧。”

“这封信,”烛九阴打断了凯罗门的话,“这封信在修罗领的领主宅邸中。”

一听着话,凯罗门直接蒙了,奢比尸和凛灼也用很不好的神情看着烛九阴。

“在去修罗领巡查的时候,我路过了领主的宅邸,本来打算把院子里的杂草什么的清理一下就好了,但是……宅邸建筑的门被人打开了。”

修罗领的领主宅邸是个占地十几平方公里的巨大建筑群,但草坪花园这样观赏类的土地类型占了大部分比例。因此平日里修罗皇的宅邸都是当公园使用的,不过进入宅邸的人也要遵守保护宅邸环境的职责。

可虽然宅邸是开放的,不过建筑是禁止别人进入的,并且建筑的入口还被凯罗门施加上了封印,一般的人是无法进入建筑的。而建筑的钥匙则在凯罗门和已故的修罗皇手中,所以要是有人打开了建筑的门的话,就意味着有人破坏了封印或是找到了修罗皇手中的钥匙!

“封印被人破坏了吗?……”凯罗门问道。

“封印十分完好。”烛九阴摇摇头说,“是被人打开的。信件就放在书房桌子的上面。而且……”

说着,他就从口袋中拿出了两块碎掉的火漆。接着,烛九阴就将火漆给拼了起来。

“这!”凯罗门他们看到这个火漆的完整形状后,直接惊呆了。

火漆上显现的是一个乌鸦羽毛和指骨相交的纹章。

“修罗的……家徽……”奢比尸看着火漆上的纹章。

凯罗门蛮有兴致地看着烛九阴手上的火漆。

这家伙还真敢这么找我啊。

“凯罗门?”烛九阴看着坏笑着的凯罗门。

“看来有必要要去会一会这个银莲商会了。”凯罗门说道,“我亲自会一会这个商会。”

几天后,来自凡域银莲商会的代表来到了摘星阁。

“老,老板……我没听说……我们要和神王直接对话啊……”在骸身旁的人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哎呀,怕什么。”骸倒完全不慌地说道。

跟着骸一起来的主要是还自己的那个商会里面的人,同时为了交流考虑,还骸从琼的酒吧那边借来了一名比较活跃的人。

只不过在进入摘星阁后这帮跟着骸的女孩儿们就一个个怂的要命。

“唉,也难怪,像你们这样的人族一般来说也不会见到什么高阶种吧……不,说不定连中阶种都没能见到过……”骸小声吐着槽。

来到神族的会议室的门口时,骸突然对这帮女孩儿们说道:“听好了,主要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剩下传递资料这样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放心,神族的那帮人不会吃了你们的。”

说着,骸就让门口的卫兵打开了门。

大门打开了,映入这帮女孩眼帘的是偌大的庭室和巨大的圆桌。

“各位小姐们好。”坐在主坐上的凯罗门在见到骸她们后说道。不过凯罗门自己带了个面纱遮挡着他的脸。

但在他的身旁还坐着阿西亚。

“您就是神王纳德比西·凯罗门·谱尼殿下吗?能够一睹您的尊荣真是感到荣幸。”琼说着就摆了个神族见面时候的贵族礼仪。

神族和龙族有着不同的政治体系,他们的政体更类似于骑士贵族政治体系,也就是有神王分封神族皇帝,再有神族皇帝分封神族大公……总得来说就像是地球中世纪的欧洲的那种“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这种感觉。

也正是如此,神族人在思想方式上不像是龙族那样崇拜力量,他们敬重礼仪和荣耀,因此他们的礼学很是麻烦。

“啊,人族啊,不必多礼。”凯罗门说到,然后他又介绍着阿西亚,“这位是我的眷属,同时也是我的未婚妻——阿克西亚·提亚斯·谱尼。如你们所见,这位是个转生神族,先前还是个人族。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她。”

“真是有劳陛下费心了。”骸说道。

骸看出来了,这是凯罗门为了不吓到身为人族的她们而特地把原先是人族的阿克西亚给叫过来当一个情感上的调和剂。

“请坐。”凯罗门一伸手表示允许骸坐下。

骸坐到座位上看了看四周。

看来谱尼神族对神族的控制还挺好的,没有出什么乱子啊……当初听说谱尼神族把索伦森神族给推翻后我还以为神族要完了呢。

“想必凯罗门陛下已经知道我此次来的目的了吧。”骸说道。

“大致了解。”凯罗门接过从阿西亚手里递过来的文件,“我个人也是对你的商业计划很感兴趣。”

在经过了凯罗门对文件的窥探后,他说:“这样吗?可以,当然可以。剩下的细节就跟那边的的代理领主——修罗领联合国代理官说吧。”

“您,同意了?”骸不敢相信地说,毕竟她这次来可是抱着与凯罗门进行谈判恶战准备。

像骸所经营的百莲商会这种外来商会要想突然介入一个地区的经济体系的话,那么这里原本的经济生态就会收到干扰,总得来说是个危险的事情。更重要的是骸过来的目的是为了让凯罗门以神王的身份帮她进行前期的介入,要是搞砸了的话就全是凯罗门的错了,这种危险的事情一般来说没人敢冒这个险。

凯罗门发现了骸的疑惑,于是就解释道:“我明白你的疑惑,但是我有一个疑问。”

说着,凯罗门让阿西亚将信件交给骸。

“这封信你有印象吗?”

骸拿起信件看了看,但是她对这封信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在仔细审视了字迹后,骸突然反应过来了。

先前琼说的一切都交给她解决是这个吗?

早在这之前,琼就跟骸讨论过关于将商会的势力移植到神域去的计划,但是骸对神域的商业体系并没有明确的了解,所以疏通关系这种事情就全交给了琼。

“这封信可能是我们商会的真正东家——琼所写。”骸说道。

说不定是琼的熟人……不,应该是珏的熟人。

“果然吗……还真有脸在向我提要求……”凯罗门小声嘀咕道。

由于座位的距离比较远,所以骸没能听清楚凯罗门在说什么。

“好的,我明白了。”凯罗门说着就站了起来,“有机会在了解一下你们的东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吧,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正当凯罗门打算离开的时候,骸叫住了他:“凯罗门陛下!还有一件事情希望您能够帮忙!”

凯罗门停下了脚步,他转身看着骸。

琼曾经对骸说过——如果凯罗门提到了信件的事情并且对此次会谈没有太强烈的反对的话,就可以提出下一步的要求。

“能不能请您……”骸说出了她的请求。

凯罗门听后思索了片刻,然后问道:“理由呢?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琼说过,如果是您的话,一定会帮助她的。”

“呵。”凯罗门听后呵呵一笑,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啊,如果你们的东家真的有这种向堂堂神王提出要求的胆量的话,我就以答应她作为我的赞赏吧!”

“那真是感谢您。”骸说着就垂下了头。

真是不敢相信,琼……不,珏这家伙竟然能让神王妥协。珏这家伙,虽然已经老相识了,但还真是想问一下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骸一边送着凯罗门,一边在心中赞叹道。

推荐阅读:

爆宠萌妻:帝少的心尖宠儿 火影之穿成佐助 明羽.残殇 拐个皇帝回现代 一宠到底:帝少头号私宠 异世之魔道修士 呆萌日志:我的老婆是兔妖 洪荒之证道不朽 绝品护花狂少 东大妖怪民俗课 祸害大清 殇世绝恋 医品高手:美女师姐求我下山 明末烽火 日耳曼全面战争 远征 从县令开始逐鹿天下 画说 傲神九天 重生嫡女巧当家 恐龙大军在异界 霸武 造化仙帝 长生从宗门杂役开始 花开怎堪折 贫僧戒色,王爷请自重 皇叔没节操,殿下请小心 林逸林苍夜辰寒 神三群聊:三国 放弃我,抓紧我:下 秦羽秦子均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新版.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