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链接

0链接

“琼大小姐,给,从龙城过来的书。”骸让人把龙城寄过来的书籍放到她的桌子上。

“啊,谢谢~”琼在看到书之后放下了手中的笔。

虽然从林风眠那边看到了书的内容,但是由于自己并不懂基因学,所以琼就拜托龙城的煞羽,看看她能不能帮自己找一些关于基因学的书籍。

“最近沉迷于基因学吗?”骸拿着书堆上的最上层的一本书说:“这东西可是很难入门的,概念上虽然读是能读懂,但理解上……”

“没办法啊,就是要研究啊……”琼揉了揉眼睛,由于长时间的读书没有时间休息,导致了她的眼睛上出现了淡淡地黑眼圈。

“哼~好好的姑娘就这么自我摧残吗?”骸坐到琼的身边,然后撩着她的头发说道。

琼把骸的手给撇开了,说道:“不用担心,等我变回男的了你就不用怜悯了。”

“别这么绝情嘛。”骸帮琼整理着资料,“对了,你在林风眠生日会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回来之后看你的脸色很不好啊……这东西放这里可以吗?”

“给我就行了……生日会啊……算了吧,我不想说……”琼拿过了骸手中的资料后就趴在桌子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那天晚上在喝醉了的林风眠提出这样的要求后,琼本来是打算便宜林风眠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谁知就在她打算答应对方的时候暗影的意识突然控制住了琼的身体,并用法术一下子把林风眠给弄晕了。

【(没有必要吧!至于为了很随便地一个人而施放法术?!)琼说道。

(拿着珏的身体干着放荡之事的婊子,你真把自己当成这个身体的主人了?)暗影用尖锐的眼神看着琼,这让她害怕无比。

(是……)琼这个人格意识在暗影的面前是如此的脆弱,根本就是蝼蚁一半的存在。

(真不知道为什么最重要的那个人格竟然会被你所保留着。)暗影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琼,(当初就应该让珏把你给化为灰烬……但那是不可能的啊……)

(是……)

暗影控制着琼的身体翻开了手中的书本看了看。

(哦?……这就是你出卖自己节操的理由?一本破书?)暗影用训斥般的声音说道,(简直就是个被情感所束缚的废物!相较于别人的情报,自己获得情报是不是会更好?)

(但珏研究了这么多年不也是一点成果都没有吗?!随性遗传出现的一系列疾病我们都没有得出解救的结论!一定是哪里有错吧!这个基因学是我们没有听到过的名词,所以一定可以……)

(你,再说一遍……)暗影的眼神中富有杀意,(我告诉你,我虽然杀不了你,但是可以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你想要将自己控制在痛苦回忆的轮回中的话,你就继续违抗我的旨意吧。)

(是……)

(你就只会这一句话吗?)或许暗影认为琼是在敷衍了事,所以就很生气地说道。

(不!)琼一听暗影的语气变了之后,就害怕的说道,(我,我不敢……)

(切,令人厌恶。)暗影听后摆出了一个厌恶的表情,(不过知道就好)

(那么……这个书……)琼小声试探着暗影现在对这件事情的心情。

暗影控制着琼的身体将书扔到了睡在地上林风眠的头上。

(你随便,这破事我不管。但是你只要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越过底线。)暗影说着就将琼身体的控制权归还给了她,(哼,那天你对嬴宁说的那些话真是恶心到我了。)

(诶?你知道?)琼在听到暗影的话之后愣了一下。

(不然呢?啊,顺带一提,我个人对这个基因学挺淦兴趣的,你要是想学的话就继续学吧。)暗影的声音开始消散。

(嗯?)暗影这么一说,让琼觉得自己刚才的害怕像是个傻逼一样,(那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你要突破自己的节操啊……)说着,暗影的声音就消失了。

琼一个人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然后她又叫醒了在地上睡着的林风眠,并编了一个“书从书架上掉下来砸昏了你”的理由蒙混了过去,但好在这一下把林风眠给砸清醒了,。

清醒的林风眠也很大方地把书借给了琼。】

真是糟透了……还以为当初会被惩戒给撕吧了呢……

琼拍在桌子上想。

“好啦,别抑郁了。”骸这时候从后面抱住了琼,“你已经很累了吧,休息一下吧,反正神王都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了。”

“啊,起码可以轻快一些……”琼说道,“剩下的就是用法器来换取最后的承诺了吧……三枚紫金……”

“……”骸抱着琼,她的心中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呐,琼……如果你完成了目标的话,会消失吗?……”

“……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消失的……在未来的某一天……”

如果珏的话,一定会完全突破央首的信息断链吧……他的灵魂……很强大……

“你走了的话,我会很孤独的……”

听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骸说的话,琼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两人这么样呆着不动足足几分钟。

“不打扰你了。”骸说着就抬起了身。

时间慢慢流逝,琼的钻研也到了接近极限的时刻了。

果然……以我的精神还无法做到连夜不停地研究吗……

琼实在是无法对抗不断累积起来的睡意——她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琼醒来了。

嗯?……我在干什么?

琼看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正在研究着书籍。

哎?!

琼在反应片刻后马上瞪大了眼,因为在她面前的并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怎么回事儿?!我!我的身体在我的面前……学习?

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正当琼还在疑惑的时候,琼的身体放下了笔,然后伸了个懒腰。

“算是这样吧……”在伸懒腰的时候,琼的身体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像是关节间的碰撞一般。

就在这时候,那个琼突然与琼对上了眼。

“这是我们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见面吧。”那个琼笑着说。

“你……是谁?”琼惊慌失措地问道,因为在她面前的自己有着一种很可怕的气场。

那个琼将书本合上,然后微笑着看着她:“不认识我吗?”

琼看着那个人,从那个人的笑容中,她看到了隐约的病态和一个内心扭曲的人。

“珏?!……”琼捂着嘴不敢相信地说。

那个琼的笑容慢慢变得僵硬,她说:“看来央首跟另一边真的出现了一个游离的意识啊。”

琼听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

珏……已经突破央首的控制断链了吗?

“你……”

“已经出来了,不是吗?”控制着琼身体的珏说道。接着他就用手摸着自己的脸说道:“真是不敢相信,女性化的我竟然会和萍那个混蛋近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珏?”琼感到珏身上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和扭曲,似乎有什么强烈的情感要被爆发出来了。

“令人作呕。”珏说出了一串冰冷的短语。

“这……这幅长相……并不是我所能决定的……”琼像是想要逃走一样地回避着珏的眼神。

珏看了琼一眼,然后叹了口气,他说:“算了,我也知道怪你没有用……说说吧,为什么你没有进入央首?为什么你没能在我苏醒后与我回合?”

珏自己的人格在他变成银白之灾的那一刻起就被分离了,不同的人格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这也使得银白之灾在前期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但是在银白之灾沉睡的时候,暗影对央首内的各个人格进行了无差别的绞杀,并将其与珏的真正人格进行了融合。虽然有些人格也尝试逃到央首的外面,但可惜的是他们要么太过弱小无法出逃,要么被暗影瞬间消灭,或许是在那个时候,在央首中出现了一个维持秩序的存在,暗影——“惩戒”。

“我……并不清楚……惩戒大人在一开始也找到过我,但是他好像没有看到我似地直接离开了……后来听惩戒大人说我是被另一位大人给强行保护了……”

“惩戒……是指那个混蛋吗?”珏问道。

“竟然这么称呼惩戒大人?……不愧是正主大人啊……”琼有些不甘心地说。

毕竟自己可是每次都能被那东西吓得半死。

珏看了眼琼,然后说:“你先过来吧。”

琼虽然有些懵,但还是走到了琼的身边。

珏一下子拉住琼的手,将她拉入怀中。

“珏?”

“果然……同样身为银白之灾的你真是个不错的伴偶。”珏用手抵着琼的下巴说道。

“但是……如果我是个意识的话……你应该触碰不到我……”琼说道。

“是这样没错,但是……现在你是在梦境之中,使用你的身体来当做形象的现实化也算是我现在的一个力量缺陷吧——无法突破女性化身体的束缚。”珏说,“身体可以交给你再接管一段时间,但如果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话……我劝你还是算了吧。”

“我怎么敢……”

在琼说话的时候,珏将手放到了琼的腰上。

“珏?!”

“如果……你真的存在就好了……”珏低语道,“你真是……太完美了……如果你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爱上你吧……”

“但是……”琼握住了珏的手,“如果我真的跟你走到了一起,那么你一定会将我的面容给毁掉吧,毕竟这是你最讨厌的造世者的面孔……”

“没错。”珏没有否认地说道,“但……这只是虚幻……”

“也是呢……什么都是假的——即便是我……”琼用看开的语气说道。

珏没有说话,在他看来,琼也是自己的一部分。虽然他分裂出来的人格里面也有其他的女性人格,但唯一存活下来的只有琼了。虽然说起来有些恶心,但珏真的很希望现实中会有琼这个人,并能与她牵手相爱。

“你接下来要怎么办?”琼用很有母性的温柔的声音问道,“消灭我?”

“……”珏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低声问了一下,“你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事情吗?”

或许琼也注意到了珏在看着桌子上的研究笔记,她说:“你也知道吧,我想要……”

“这种事情分享我的记忆库就行了。”珏将脸埋在琼的头发中,“我已经根据你的记忆片段推整完了所有的知识,你只要拿来用就行了。”

“谢谢你……”琼转身抱住珏的头,“我果然跟不上你啊。”

珏这时候微微睁开了眼睛,他说:“如果想要成为我这样的人的话,还是算了吧。过程太痛苦了。”

“……也是呢。”琼微微一笑。

“好了,事情就这样吧……”珏说着,“我有些累了……就这样了。”

说着,珏的身影开始消失。

“啊!”琼的身子一颤,然后猛地惊醒。

琼起身呆愣愣地看着周围。

果然是梦吗?……

琼爬起身来看着桌子上的笔记。

不是梦?

琼看着书里的内容,她已经能在大脑中找到相关的解了,她从未对这些东西感到如此清晰过!

都能……看懂?

琼不断翻阅着书中的内容,她发现自己已经对这些东西完全熟悉了。

这样的话……就可以在不牺牲任何人的情况下拯救她们了!

“诶?大小姐还没睡呢。”这时候,骸推门进来了,“真是不敢相信你还真的在研究这个呢。”

“骸。”琼看着推门进来的骸。

“啊,我听人说这个书房现在还没有关灯,所以就猜你是不是还在这里,没想到还是真的……”

“骸!”琼一下子抱住了骸。

“诶?这……怎么了?”骸被琼的举动给搞蒙了。

“果然!果然珏是最好的!珏是最棒的人啦!”琼一边大喊着一边将脸在骸的身上蹭来蹭去。

诶?珏?怎么回事儿?琼她读书读到走火入魔了?

骸这么想着,不知道该怎么说琼好。但仔细一想后,骸就有了些眉目。

“是不是……珏帮你完成了这一部分的内容学习?”

“是!”琼猛地抬起头来说道,“这样的话谁都不用牺牲就可以救她们了!太好了!”

骸看着琼,虽然很开心,但是她也注意到了现在的琼更像是刚跟自己见面的琼那样——善良。

原来是这样吗?先前珏的情感或是意识流露出来了,所以你在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对那孩子抱有杀意啊……

骸抱住了琼,回想着她刚刚见到另一名分血症患者的情景。

珏,你偶尔……也挺有意思的嘛……

“对了,”琼突然抬起头来差点撞到了骸的下巴,她说,“明天要去一趟王宫,要把书给还了,顺带把法器给卖出去!”

“你这也太忙了吧。”骸苦笑着说,“啊,那个分血症要怎么治啊?”

“额……虽然有些麻烦,但不是治不了……”琼有些心虚地说道。

“要怎么治?”骸有种不好的预感。

“啊,这个……其实分血症是一种遗传病啊,这你是知道的吧。”

“啊,听说过。”

“遗传病的话就是生来就会变成这样的,实际上并不是后天的。比如说你在出生的时候就是长得跟人一样,这算是先天的,是不能改变的。”

“是这样吗……诶?那样的话你还有什么能力来治疗这个疾病啊?既然是先天的话不就治不好吗?”骸反应过来后说道,毕竟谁也无法改变先天的事情啊。

琼听后就把头撇到一边点了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治啊?难不成给人家换血?”

琼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你什么意思?”骸问道。

“啊……我是想……要是可以的话,那么就先用法术把血液给加速,然后再用加速后的血液在体内打出血管,最后进行修缮,形成后天生长出的血管。”

“听起来有些渗人……但是你的手段应该无法解决下一代的问题吧,要是生了女孩的话那该怎么办?你能保证跟着这个病患家族直到永远吗?”

“啊,这倒不用担心,我会用法术对这个人的全身细胞进行修正,然后对里面的基因进行修改。”

“细胞?基因?”骸听得一个头两个大,“那是什么?”

“细胞是组成生物的最小单位,基因是控制细胞发育状况的编码器……你没听说过?”

“谁会跟我讲这些啊?那时候我的长相你也不是不知道,有谁敢跟我说话啊。”骸说道。

的确,在骸还没有解除诅咒的时候,没人敢跟她有太过深入的交流。

“也是呢……”琼嘿嘿一笑,“不过目前来说我是有能力解决这个病的。”

骸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琼,毕竟以前珏干的事情真是让人信任不起来。她说:“事先问一下,这样治疗的话不会产生什么后遗症吧?”

“不会,我这边已经对基因有很好的了解了,所以只会修改致病基因序列,放心好啦。”琼说道,然后她就小声嘀咕了一句,“还好以前有跟吸血鬼族的人接触过……”

“吸血鬼族?为什么是吸血鬼族?”骸听到了琼的话。

“啊……这个……”

吸血鬼族在骸的那个年代不是个招人待见的种族。那个种族由于内部的不稳定以及在欲望上的过度放纵和混乱,导致当时的人们十分讨厌吸血鬼族。

看着琼说话磕磕绊绊的,骸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琼的身上。

推荐阅读:

入职当天,抓个人贩子当礼物! 职穿的快乐从落地73年港岛开始 小魔女拯救麻瓜实录 彤姐的密私 穿到末世的我日常不服 萝莉的魔兽世界 诡秘出马仙 古代种田发家日常 嫁给科举文男主的早逝兄长 寸昭 女主还是路人甲? 良辰美璟,宜赏月 守墓月胧 劝你别对我动心 逆袭系统:供应商的荣耀 影视知否农家子 不是吧?连梦境都要上交? 解霜雨 加林黛玉微信后,我被全红楼供奉 两界穿越:我的专属高武世界 七零嫁给混血丈夫后 我在末日带着妹妹艰难生存 清穿之九福晋戏精日常 今天也要好好吃饭 带着网文界书库一起重生 跟死对头重生成男主的双胞胎姐姐 长生:从与灵兽共享开始 虐骨情深,病娇小叔又疯了 从模型开始的万物合成 我和我自己签订契约 假面骑士:生而为王 盗墓:打造摸金家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