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破裂

0破裂

琼跟林风眠走到了会议室中,而嬴宁由于对战斗很感兴趣,并且跟莫青相见恨晚,所以就待在了训练场。

琼坐在沙发上。她说:“那么陛下,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其实我这次来版南国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向您推销这批法器的。”

“既然那样的话为什么不一上来就跟我说呢?”林风眠听了琼的话之后就懵了一下。

琼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因为好玩啊……”

“好玩?”林风眠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实琼这句话是真的,因为她在来的时候真的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来的,要不是看着现在已经入冬,并且离过年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所以就赶忙找林风眠进行推销。

“啊哈哈……毕竟哥哥在回来后说过版南国的情况,所以我就想要是能过来捞一笔的话会不会很有意思。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琼笑哈哈地说着。

“你还真是个颠覆认知的女性啊。”林风眠举着茶杯,呆愣愣地说着。

本来就受到版南国重男轻女思想影响的林风眠自然会在潜意识中认为琼的能力不会太强。并且在他生日会的时候他也听带了一些流言蜚语,无非是对琼能力的怀疑以及她和林风眠的关系。毕竟女性在版南国的社会中并不是中坚力量,有时候甚至会被当成拖后腿的存在,再加上琼手中还有国王亲自颁发的商业许可,这都让人们怀疑琼能发展到今天是不是靠着王族的帮助。

虽然林风眠把这些当成是风言风语并在心中很认可琼的能力,但在潜意识中林风眠还是会把琼的功绩归功于他哥哥以及她的家庭背景的元以上。可是现在听到了琼来版南国的目的以及她那随意的处事风格上后,林风眠对琼的认识有了彻底的改变。他现在甚至怀疑如果自己真的跟琼结婚的话,到底能不能驾驭她。

“嗯……这是法器的单价,请您看一下。”琼说着就拿出了准备好的合约。

林风眠接过了合约看了看,然后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什么玩意儿?!这也太贵了吧!

林风眠眨了眨眼,仔细看了合约好几遍,以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看错……

“有什么问题吗?”琼见林风眠把合约来回看了好几遍,就很平静地问。

“琼小姐,这个合约……这单价也太贵了吧。”

“如果批发的话会便宜一些,这个我应该在合约中写了啊。”琼点点头。

林风眠会觉得这个法器的单价太贵是正常的,这一点琼已经考虑到了。但是这金额也算是琼故意太高了不少,为的就是有一个谈判的余地。

“但是批发的价格也不少啊……”林风眠又看了看合约说道,“能不能便宜些?”

“价格自然好商量。这批货物是哥哥给我的,也算是我的家族打算将这个货物卖给贵国罢了。不过我本人还是很希望能够多赚一些,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向父母多要一些提成当零花钱。”

“琼小姐还是这么的语出惊人啊……”林风眠苦笑着说。

琼现在已经掌握了很多的资产了,如果这次的买卖都能算是零花钱的话,那么琼的家族到底是什么?大商人?还是说琼真的是那个商业国家的王室?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身为版南国国王的我真的有能力迎娶琼吗?

林风眠越想越慌。

“你可以先考虑一下,毕竟这次的谈判并不是一般的谈判,牵扯的金额太大了。”琼说着就走到了会议室的窗前看着下面的训练场。

对于琼来说,与其看林风眠着这里的沉思表情,还不如看下面嬴宁他的战斗。

林风眠虽然很想看一下琼的背影,但很可惜,他必须要从这份合约中得到更多的情报——各种意义上的。

……琼的家族可以得到这种强大的法器,那也就是说琼的家族本身就可能掌握着很多强大法器的制作。而且从能够把这些法器给买出来的架势上看,琼的家族好像不屑于这种法器……难不成琼是来自一个很强大的家族?!是那种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法器的家族?!那也太可怕了吧。如果在凡域没有相类似的话,那么琼是来自别的世界吗?的确游艇田文座说过琼的商会与神域有着很大的贸易往来,难不成琼是神域人?

林风眠瞥了眼在窗台的琼。那美丽的面孔以及她身上特有的气质让人难以将视线移开。

而且听说她把资金向着神域的修罗领进行了调动。修罗领啊……全是些强的要命的国家……

神域的修罗领虽然被神王禁止了国家间的战争,但是修罗领本身就妖邪泛滥,所以在那里的国家自身战斗力就高的惊人,并且由于没有靠发动战争来发展经济的能力,这也导致了修罗领中的国家在商业上有着很强的处理能力。

难不成琼是修罗领的公主?……在神族主导的神域本身就有很先进的法器处理能力,所以她的家族对这些法器才不入眼吗?而且琼也说过这些法器是珏在探索古墓的时候发现的。神域里的古代遗迹有很多,这么一来也不是不可能……

林风眠合上了自己的手上的合同。

“琼小姐,这次的商品我们在购买后是可以继承商品的所有权利吗?”林风眠问道,“你的合同中没有写呢。”

琼转过头来看了看林风眠。她的眼神里好像有一把手术刀——不断解剖着林风眠的心中所想。

“当然。”琼点点头,“使用也好,转卖也好甚至是解开进行研究也罢,无论怎么处置,我都会认可。”

琼完全看出了林风眠的想法。

林风眠听后像是认输了一样地摇摇头。

果然,琼这家伙不是一般的的女人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今天就能够达成协约。”琼说着就又走到了谈判桌前。

“那么我去找莫青谈一下吧……至于价格的话,我希望能够有一个合适的定位。”林风眠说着就打算让人去找莫青。

可就在这时候,有人直接推门进来了。

“陛下。”来者柯恩说道,“您好像在谈什么项目啊。”

“柯恩?啊,你来的正好,过来参谋一下吧。”林风眠说着就把合约交到了柯恩的手中。

柯恩接过了林风眠递过来的合约。同时,没人注意到琼的表情有一种前功尽弃的感觉。

柯恩看着手中的合约。

“如果是仅仅买一两个的话还好说,但是如果想要大量购买的话还是算了。”柯恩说道。

“为什么?这样强大的法器一定可以稳住局势吧。”

柯恩没有回答林风眠的话,而是看着琼。他问:“琼小姐,请问一下这些法器您这边是有库存吗?”

“库存的话是有一些。”琼有些排斥地说,“但是如果您想要接受的话还是算了吧。”

柯恩听后叹了口气,他说:“这样的话……算了吧,抱歉,我们不能收购。”

“等等,这可是……”

“明白了。”琼在林风眠说话的时候打断了他。琼说着就站起身来对两人鞠了一躬,然后就离开了。

琼离开后,林风眠就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拒绝了?明明这么好的法器?这可以扩充我们的战斗力啊!”

“如果让邻国知道了我们购进了大量的法器那会怎么样?”柯恩问道。

“害怕吧,毕竟我们的战斗力提升了。”

“那么龙族呢?龙族会怎么想?我们突然购进了大量的法器,而且还是从神域够近的法器。”柯恩说道。

“你为什么要说神域?你也猜琼是神域人?”

“田文座的报告也会给我看的。”柯恩哼笑了一下,“陛下,您还有很多要学的呢。”

林风眠看着柯恩。的确,在国王驾崩前,他根本就没有怎么学过帝王学,并不清楚有些事情的发展会造成什么。

“如果龙族以此拒绝保护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就会迎来四面楚歌的可能。周边的国家可能认为我们在筹备战争并决定先下手为强。虽然龙族的出现阻止了联合军的攻击,但并没能瓦解他们的联盟。”柯恩表情严肃地说,“或许琼本身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了,所以才不让你来叫我吧——怕我坏了她的生意。”

林风眠听后整个人都蒙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琼终归是商人啊。”柯恩走到窗户前,看着应该是去追琼的嬴宁,“这样的女人应该会成为你未来的阻碍,我劝你还是放弃她吧……先前是我错了,我承认这次的判断是我的失误。”

柯恩说着就又瞟了眼林风眠。

“反正你也没有为琼付出过什么,不是吗?趁现在你还没有太多的损失。”

依旧沉默吗?算了,看来这应该是能够给这孩子上上一课了……也算是给我上上一课了……

柯恩想着就离开了。

回去后,琼就气呼呼地把自己锁在了房间中。

“大小姐是怎么了?”骸见到琼这个样子后就疑惑地问道。

“好像是谈生意失败了。”嬴宁看着琼房间的门,“真是很难想象她谈生意失败了呢。”

“确实呢。”骸托着腮说,“不过这家伙算是遇到对手了吧……我猜应该是那个虚虚的丞相坏了她的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

“啊,那个丞相我见过,不是一般人。”骸坏笑着说,“琼应该是碰壁了吧。”

“或许吧,反正她回来的时候心情很不好。”嬴宁说道。

“那我们最好别烦她。”骸说着就走到了一边,“琼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珏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脾气可暴躁了。”

嬴宁手中抱着茶杯并看着里面的泡沫。

骸跟嬴宁就这样放任琼不管了。

而琼倒是趴在自己的床上放空大脑。

这下子紫金倒是赚不到了……虽然总资产是够了,但要想赢得这场游戏的话几乎是不可能了。就快过年了,时间也快到了……

琼看着自己的手机上的日历。

啊……八月跟九月的时候夏尼她们还给我发的消息啊……

琼看着手机,平日里太忙的她跟本就没上心这些消息。

“中秋快乐哦,还有要早点变会男生哦!我可是等着看好戏的。”

哈~这一定是敖丽的消息吧……

琼在检查了发信人之后确定了自己的结论。

剩下的两个都是简短的“中秋快乐”,但是发送的时间基本上都是临近九月了。

冰千鸟和夏尼?能猜出来她们把这信息写了删删了写的情景。

琼看着发信人想。但是在敖丽跟夏尼她们的寄信间断里,琼看到了一个娜尔发的消息。

“娜尔给我发送信件了吗?”琼看着这个来自那儿的中秋祝福。

要知道,虽然娜尔平日里还是会跟他说话的,但是总有种隔阂感。

估计是觉得只让我在外面帮她办事儿有些过意不去吧。

琼继续看着堆积了很多的消息栏,里面的内容还是中秋节的偏多,当然也有来自敖丽和道龙的重阳节祝福,这里面甚至还有煞羽的。敖丽的那个祝福应该是开玩笑,但是道龙应该是玩真的,至于煞羽……琼也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寄出这样的消息。

中秋节啊……十五的话还是算了吧。

琼回忆着中秋那天的事情,主要还是嬴宁把她直接锁在了房间里不让她出来。不过琼本人倒是不在意,她也知道十五十六这样满月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所以就没有出来跟骸一起赏月。

月饼好像都分给那帮小姑娘们了。

琼本人是很注重员工福利的,所以在过节的时候都会进行放假以及宴会,所以夏尼她们在中秋时候送来的月饼都被琼分给了她手下的员工。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可不想看到耶纳华那张嘲讽的嘴脸……只能祈祷现在神域那边的计划能够顺利吧。

琼躺在床上想。由于今天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这也导致她躺在床上好好睡了一觉。

琼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深夜。

“嗯?”琼在睡梦中醒来,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

仓库?老鼠?不对,个头儿挺大的……野猫?像是。但它是怎么进来的?

琼在脑海中根据当前的情报进行分析,她原本模糊的头脑瞬间清醒了。

“坏了!有人!”琼猛地抬起头来从床上下来,然后她就向着仓库走去。

仓库中有很多重要的商品,其中就包括已经做好的法器。

绝对不能让这些法器被人破坏或是偷走!

琼跑向仓库。在她的猜想中,这可能是版南国为了防止她手中的法器流落到别的国家或是不希望琼再去跟别的国家做生意而派人偷偷过来毁坏法器的。

拜托!这也太阴了吧!

琼跑到仓库,然后打开了仓库门。

怎么回事儿?!

琼看着仓库内部,里面差不多有十几名像是刺客一样的家伙,他们蒙着面,看上去就很来者不善。

这些人也像是看呆了一样一动不动,不过琼能够从这帮人的低语中听过到什么“银发血眸啊”“莫非是那位大人”“传说是真的”这样的话题。

这时候,其中有一个人突然拿着一个像是****一样的东西说道:“不许动!要不然我不能确保你的安全!”

琼看着那人手中的引爆器。

这是***和****连在一起的吗?但是这东西看上去杀伤性应该没有那么大……他是打算炸死自己的同时来消灭在这里的法器吗?

“你可以先冷静一下吗。”琼小声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抱歉,我们今天只是为了这里的法器而来的,所以如果你能够把这些法器给我们的话,那我们是不会难为你的。”那人说道。

果然是版南国派来的吗?主要是为了法器而不会伤害我吗?看来柯恩还是想得很缜密啊。

琼看着这帮入侵者,说道:“实在是抱歉呢,这批法器对我来说很重要,看来我是真的不能放你们走呢。啊,如果你能够就这么离开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要是我拿我的性命进行赌注的话你们就没有办法了吧……柯恩啊柯恩,你应该没能想到我会过来坏了你的好事吧。

琼微微一笑,但是她也认可柯恩的行动。毕竟在柯恩问琼是否还有存货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他可能会晚上过来搞破坏了。

诶?既然我能猜到的话,那么柯恩不应该也能猜到吗?

琼转念一想就觉得不对劲儿。

正在琼还在考虑中的件事情的时候,这帮人中的一个人突然对着琼一甩手,将一根银针直接刺到了琼的腹部上。

什么?!

琼在考虑问题没能躲过这一针。她惊讶地看着插在自己肚子上的针。

“你在干什么?!”那人问道。

“长官!”甩出针的人说,“现在是能够获得法器为最优事项!既然这个女人阻挠我们,那么我们也不能有所迁就!”

琼一听那个甩针的人的声音,就觉得不对劲儿。

女的?!但是一般女性的话在版南国是没有参军资格的,难不成是版南国的秘密部队?

“你们敢攻击我!”琼握住肚子上的针并将其拔了出来,“就不怕我告诉我哥哥吗?”

“你哥哥?”这帮人听了琼的话之后一头雾水。

什么?他们不知道我吗?柯恩没有说?还是……他们就不是柯恩的手下?!

琼一时间晕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这帮人的来头。

“如果你还想在以后生孩子的话就不要动,要不然毒素会侵染的更深。”那名女性说道,“要是把女性什么重要的器官给腐蚀了的话就不好了。”

琼也感受到了身体的异样,她捂着肚子跪倒在地。

这毒,对我来说效果很明显……

琼很痛苦地躺在地上。

那名拿着****的人也放下了手中的控制器,他看着琼说:“虽然这只是个***,但是你在见到这东西后没有害怕真是勇敢呢。来人,把她带回去,我想头领应该有很多想要问她的话。”

说着,有几个人就要过来把琼给绑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就在这时候,有人冲了过来。

“嬴宁……”倒在地上没法儿动弹的琼看到了那个愤怒的人。

推荐阅读:

腹黑甜妻已上线 火影:从拘灵遣将开始建立冥界 武魂雷电将军,砍翻斗罗 都市玄门相师 网王:降临冰帝! 真千金重生归来杀疯了 婢女娇媚 并盛町刁民从不走剧情 女主播太美?那我把她炼成活尸 卿不负卿 人在聊斋,我成了五通邪神 李军秦淮茹 官家天下 当守寡失败以后 小犬妖拿错女配剧本        岱别藜 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 重生九零,带着空间逆袭暴富 和高冷O协议结婚后 他觊觎弟妻很久了 凡人修仙之虫魔钟吾 只对你有兴趣 浪迹诸天从四合院开始 [综英美]跳槽到韦恩庄园当调查员 九剑斗苍穹 猴子大闹天宫失败,我传他遮天法 综漫日常:摆摊之后,返乡种地 综武:人在离阳造反,请皇帝赴死 全家下凡,修渡的齿轮缓缓转动 万人嫌假少爷被豪门掌权人盯上了 表白说我不配,铠甲合体你哭什么 维克托·戴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