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新的持有者

0新的持有者

很显然,这帮人没能料到嬴宁的出现,而且他们更是被嬴宁着雄壮的体格给吓到了。

“嬴宁,”琼费力地说,“干掉这帮人!”

嬴宁听后二话不说,直接激活了戴在手腕上的光剑。

“干掉他!”那个打头的人说道。

话音刚落,这帮人就冲向了嬴宁。他们速度很快,并且动作灵活,显然是从小就经受着高强度的训练的。

嬴宁或许是在一开始低估了这帮人的战斗力,有好几次他都对这帮人应接不暇并差点被攻击到。不得已,嬴宁只能抱起地上的琼向后面撤。

“你别一个劲儿地往后撤啊!打他们啊!要是被打退了的话他们还会把装备给偷走的!”琼被嬴宁如同拿行李一样夹在腋下,她说,“无论怎么样你都要弄死他们啊!”

“好吧好吧!”嬴宁说着就一下子抓住了一个正面冲过来人的脸,然后将其猛地按向地面。

嬴宁何许人也,他可是依蛮力著称的巨龙啊,一般人那受得了嬴宁这一下?所以那个可怜鬼的下巴直接被嬴宁给按碎了。

很显然,嬴宁这个异常暴力的操作对这帮敌人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冲击,这也让他们的行动出现了一丝破绽。

嬴宁抓住这个破绽直接用光刃将两个人的腿给砍了下来。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好快的动作!”那帮人在见到嬴宁挥剑的时候被他的速度给惊呆了。

“你们几个先把伤员带走!货物由我们来拿。”正在嬴宁得到喘息机会安置琼的时候,有几个人站在了嬴宁和伤员的中间。

嬴宁看了看面前的这几人,然后说道:“活着不好吗?趁我现在还不想将你们杀死的份儿上,你们就快走吧。”

“我可不打算把法器给你们哦。”琼像是玩偶一样被嬴宁放在墙边说,“要是想要获得这些法器的话就请你们用钱来买吧。”

“抱歉,对我们来说无论是买卖还是偷窃,风险都是一样的。”有人说道,“而且这么多法器要是被个人买走的话一定会出乱子吧,我想到时候国家可不会随便放过我们。所以相较于花钱惹麻烦,我们还是更乐意不花钱找麻烦。”

“放心吧,我对顾客的保密措施可是最高级的。”琼在墙那边说,“要不你们来买?如果你们能够给出足够的钱的话我倒是可以卖给你们。”

那些人看了看,然后问:“要多少?”

“嗯……我这边是三紫金起步的,但是量倒是可以多给你们些。”琼说道,“这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听了琼的话之后,这些人有些动摇了。

琼见这个有些转机,于是说:“我这边的大个儿你们也看到了吧?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所以你们要是想要多死些人的话我倒不介意。”

琼的话显然是触动到了这些人的自尊,于是有人说道:“虽然我认同你这位护卫的战斗力,但是我认为他是敌不过我们这些人的吧?”

“呵呵,如果他是人的话到可以这么说。”琼低声笑着说。

“如果是人族?”那些人的语气有些怪,他们好像变得更加愤怒了一些。

“这家伙是龙族哦。”琼调皮着眨着眼说道。

琼本以为她的话能够吓退一些人,但没曾想琼的话竟成了战斗的***。

那帮人像是疯了一样地冲向了嬴宁,而且他们的战斗力都有了质的提高,无论是速度还是伤害都要比先前更强。这让嬴宁在一瞬间就收到了多重重伤

“嬴宁!”琼见势不妙就大声喊道。

嬴宁显然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机,于是他直接将光剑给关上了,并一下子拿出了手中的飞羽银华。

理论上讲嬴宁觉得还是偃月刀更衬手一些,但碍于周边的空间施展不开,所以他还是换成了飞羽银华这种小型的兵器——起码一米半的长度相较于两米多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不得不说,嬴宁的特训不是白特训的,他那上升的战斗力在现在初露锋芒。

嬴宁一个横架,直接挡下了三个人的攻击,然后他又转身给了从身后进行偷袭的人一拳。

“哦~有进步嘛。”毒素侵入了琼的身体并使她不能行动,所以琼就只能像是一个布偶那样坐在墙边。

“那是!”嬴宁倒也有闲心跟琼聊天。

他说着就用脚踹开了一个人,然后照着从侧面攻过来的人就是一刀。

飞羽银华的锋利程度让人难以置信,所以嬴宁刚才的那一刀很轻易地将对方的肋骨给依次斩断了。但是嬴宁并不想将对方杀死,所以没有伤到对方的心脏和肺,甚至连主要的血管都没有碰到。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不必这样,我也没有理由杀了你们。”嬴宁说道。接着他就向周围的人展示着刚才自己受到的伤,看着快速愈合的伤口,嬴宁说道:“走吧,趁我还没有真正打算把你们给杀了的份儿上。”

嬴宁虽然习武,但是并不喜欢随意杀戮,而且对于他来说杀人还是没有干过的事情。

“混蛋!你是在怜悯我吗?”那个受到断肋骨伤害的人又站了起来,他对着伤口撒着药剂用来恢复。

琼看着这些人。

“你们跟龙族有着么大的仇恨吗?”琼在哪里瞥着眼说道。

“不仅仅是龙族,人族以外的所有种族都应该被痛恨!”那人用近乎吼出来的声音说道。

“额……奇怪的家伙啊……”琼用无法理喻的语气说道。

“琼……”嬴宁往后挪了几步,“这些家伙,好像是上都的残党……”

上都?啊,那个曾经的统一政权啊……

琼想起了先前跟龙族那帮人聊天时候听到的消息。

好像上都在信奉什么“逆教”,而逆教的主旨就是仇视造世者以及一切拥护他们的人。难怪他们会这么仇视嬴宁啊……不过要是仇视造世者的话感觉是个跟我挺合得来的教义啊。啊,不对啊,哈达瓦尔也是逆教的信奉国家啊,但当时……

“总之!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那人说着就那这武器冲向了嬴宁。

嬴宁没有躲闪,而是正对着对方。

“哼,不自量力。”嬴宁语气冰冷地说道。

只听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嬴宁将放在刀柄上的手给拿开了。

紧接着,那人的头就落到了地上,接着就是断口喷出大量的血液。

在场的敌人都看傻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居合……嬴宁已经练到这个地步了吗?!

琼在一旁惊讶地看着嬴宁。

嬴宁刚才打出了一记漂亮的攻击,那个居合简直太完美了!速度之快甚至连琼都瞠目结舌。

“你们呢?”嬴宁冷眼看着剩下的几人,“你们应该都没有超越者的力量吧,所以在面对足以碾压你们的力量面前,为什么不快点离开?”

“哼,我们才不会因为与你的战斗力相差太悬殊而后退。”这些人说道。

“是吗。”嬴宁听后缓缓地说道,“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嬴宁说着就将手放在了飞羽银华的刀柄上,然后弹开了飞羽银华。

嬴宁的语气冰冷无比,这也与飞羽银华的刀刃所反射出来的寒光相应。

琼在一旁都看傻了,她根本就没有见到这个状态的嬴宁过!

不错的表情啊……真希望你能够把这样的表情留给我……

琼看着嬴宁那满是杀气的表情想。

就在这时候,嬴宁已经杀得只剩下两个人了。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感觉糟透了。”嬴宁看着剩下被打残的两人,“很遗憾,我必须要杀了你们。作为惩罚,我将会继承这可怕的记忆。”

说着,嬴宁就举起了飞羽银华,并作出了一幅介错的样子。

呵呵,看来嬴宁也长大了嘛。

琼看着眼前的嬴宁,她不禁感到自己离着能够解脱的日子越来越近。

可就在这时候,一发完全是铁质的钢针突然向嬴宁飞去。不过好在嬴宁反应快,他一下子就将那根钢针给打开了。

“谁?!”嬴宁看着远处的屋顶,那里有个人影。

那个人没有说话,而是做出了在手腕上装填什么东西一样的动作。就在这个人打算在发动攻击的时候,有人拦住了他。

“够了,能够打断他就行了。”有个同样穿着刺客装的人突然站在了嬴宁和剩下那两人的中间。

这可把嬴宁吓了一大跳,他马上架起刀来看着那家伙。

哈~本来以为你有长进的,但没想到还是这么大大咧咧的啊。

琼在一旁看着嬴宁的举动,心中满是失望。

“我们这一次就先离开了,”在嬴宁面前的人说道。

“女的?”嬴宁在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后愣了一下。

这时候,在一旁的琼说道:“好啊,那么就请你把你的手下给带走吧。”

“琼!”嬴宁听后大声说道,毕竟这种将对方放跑的行为无疑是在养虎为患。

“你现在是打不过她的。”琼突然说道。

嬴宁听后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有超越者的气息……”

“不愧是龙族。”那人听后哼笑了一下,然后她又看着琼,“这位小姐也是龙族吗?”

琼摇摇头说道:“不,我不是。”

“哦?不是龙族?”那人在听了琼的话之后就表现出了蛮有兴致的样子,“那为什么说这句话?”

因为能够识破化人瞳或是识别超越者的只有有着中阶种以上力量的人。而那人在琼身上并没有感受到超越者的力量,也没有看出她是龙族。所以她很好奇为什么琼能够断定她比嬴宁强。

“你的体内。”琼看着她一眼,“你的体内有一个法器吧——僭越者法器之一,戈戟。”

戈戟?那是什么?僭越者法器?但是我没感受到和紫金开山斧一样的力量波动啊。

嬴宁一愣一愣地看着琼。

琼见嬴宁那样子就解释道:“没想到这么强的僭越者法器竟然到了你的手里,而且现在你还是我的敌人。如果你愿意走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当然可以。”那女的说,“能够看出我体内的法器吗?看来你不是一般人。我的人就带走了,但是我想问一句,我们可以抢走一些法器吗?”

“不行。”琼说。

听了琼的话之后,那人叹了口气,然后就和屋顶上的人抱着剩下的两人离开了。

“对了,”那女的在走的时候说,“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们会派人过来跟你谈一谈这个法器的问题的。”说着,她就离开了。

“走掉了?”嬴宁看着远去的这几人。

“多亏是走掉了……”琼深吸一口气。

“为什么说我打不过她?戈戟又是什么?”嬴宁问。

“很厉害的法器,而且还能够让持有者变得很强。”琼这么笼统地说着,然后就对嬴宁吼道,“你在这里看着干什么啊?!快过来把我背回去啊!”

嬴宁被琼这么一吼之后马上抱起了她。

“……算了,被你来个公主抱也没什么。”琼在被抱起后几面才红着脸说。

“我背上的衣服还有血迹,怕沾到你身上。”嬴宁解释着,然后他又问道,“银白之灾的身体那么吊,为什么会被这些毒给搞得无法动弹?”

“不清楚。”琼摇摇头,“解毒工作已经进行了,但这毒对我效果特别好……就像是在特意针对我一样……”

回到房间后,嬴宁就准备了琼所要的一些东西让后帮她解毒。

“……你确定要把这些东西打入体内吗?”嬴宁一边搅拌着一边问。

“没办法,这是目前能找到最好的配方了。”琼依旧像是个布偶一样嬴宁放在一边。

“对了,那个僭越者法器,是跟大小姐的紫金开山斧一样的法器吧。很厉害的那种。”

“嗯,不过也有区别。”琼在听了嬴宁的话之后说,“夏尼手中的紫金开山斧是罕见的‘实体法器’,但是那个人体内的戈戟则是被打碎的‘灵魂性法器’。要是打比喻的话就可以认为是有一个出生的小狗,这个小狗小时候可以被人随便买卖,但是小狗长大后就不一样了,它可以自己跑出去找主人。”

“也就是说那些没有实体的法器是随机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喽。”嬴宁好像听懂了。

“啊,就是说啊。”琼点点头,“欧阳踏雪体内就有一个法器,所以我才收留的她。”

“难怪,要不以你那讨厌人族的性格真的是很难收留人族啊。”

“对珏来说,没有利益就不会有行动。虽然我也差不多了。”琼看着被嬴宁拿起来的手,“直接扎到这跟血管上就行了,实在不行你就扎我的心脏。”

“扎心脏的话会下不去手的。”嬴宁物语地看着琼说道。

“人都敢杀,扎心脏不敢?”琼笑着说,“打完之后就把我放到这里吧,你可以去休息了。”

“但是那些人不会再来吗?”嬴宁不安地说,“你一个人我很担心。”

“他们的目标是仓库里的货物,不是要我的命。再者,他们既然说了会过来买就一定会过来买的,看你杀人的样子他们应该是不敢再来了。”琼说道。

嬴宁把她抱到床上,他看了看窗外说:“那我相信你的判断。”

“再说了,我要是死了的话龙族那边一定会欢呼雀跃吧,而且到时候夏尼也就是你的了吧。”琼开着玩笑。

“这样的话可不好笑。”嬴宁叹了口气说道,“让女人心碎可不是件好事。”

“那是你觉得,夏尼也好,冰千鸟也罢,她们都是一厢情愿。”

“不拒绝?直接拒绝她们一了百了多好。”

“那样我还能在龙城停留吗?或许就没有有立足之地了吧。”

“龙族可没有官僚主义。”嬴宁给琼盖上了被子,“明明有着银白之灾这样王种般的躯体,但心灵上还是人族的啊。”

琼长舒一口气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嬴宁离开了琼的房间。他在门口停留了片刻并透过琼房间的窗户看着外面。在确定没有人之后嬴宁才离开。

第三天,琼终于能够恢复原来的状态了。

“哦,大小姐醒了。”骸还是和以往一样醒的很早,“对了,有你的信息哦。”

“信息?”琼走到了骸的办公桌前看着她的电脑屏幕。

“署名是‘昨晚的不速客’?”

骸的话刚一说完,嬴宁跟琼就表现出了不同的反应。嬴宁的表情严肃,他认为这会是个陷阱,而琼的表情倒是有些抓住了一线生机一样。

“这一定是陷阱!琼你还是……”

“地点呢?有时间吗?”琼倒是做出了不同于嬴宁的反应。

“琼!”嬴宁看琼有赴约的架势后就很担心。

“没事的,利益与风险同在嘛。”琼说道,“对方是谁?”

骸看着屏幕里的名字后皱了皱眉,她说:“如果你是珏的话我会很放心地跟你说对方是谁并希望你能去,但现在你是个女的。”

“说说吧,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性格?”琼掐着腰问,一幅刀山火海在所不辞的架势。

“嗯……看你们的样子昨天晚上应该是真的出事了吧,”骸一边在电脑里输入这什么一边问。

“啊,昨天晚上有人过来抢夺仓库里的法器。”嬴宁说道,“而且还来了一个拥有着僭越者法器的持有者。”

“诶~还真是辛苦呢。”骸听后不痛不痒地说着,并且看都不看嬴宁地在电脑上差这东西。

“喂,你不会不知道僭越者法器吧!”嬴宁见骸的反应很冷淡后就不满地说。

“知道啊。”骸说这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她看着嬴宁说道,“僭越者法器可是强的很呢,就算是天选者也要畏惧其三分。但是……”骸看着一旁的琼,“你应该准备了能够保全你们俩性命的的办法吧。”

“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琼耸着肩苦笑着说,“无非就是强行释放银白之灾的力量罢了。说说吧,对方是谁?”

骸听后就将电脑屏幕转到了嬴宁和琼的面前,说道:“霍尔德·德雷古特·谢兰。一个不明出处的商人,从事的行业比较多,但是有传言说这家伙在背地里从事军火买卖,而且也包括那些违规法器贩卖……我估计这家伙是昨晚袭击你们的指派者,或是来找你们谈判的代理者。”

“还有呢?”琼看了看电脑里的资料,但是她觉得这不是骸要提醒她的地方。

“还有就是这家伙很好色。”骸说,“这家伙谈生意是不会管对象的背景的,所以你的事情他应该没怎么挺过。再加上你现在这么漂亮,估计他在见到你的时候就会把你推倒吧。而且这家伙选的时间和地点也很讲究,时间是晚上,地点的话是个会所呢——暗地里提供那种服务的。估计他是故意的吧。”

琼听着骸的描述,微微扬起了嘴角。她说:“无妨,让嬴宁跟我一起吧,反正我现在缺钱。”

推荐阅读:

退婚当天,豪门大佬拉我去领证 开局陪葬?娘娘她拉着王爷祸乱后宫 花都小医神 乡村绝品神医 魔器铸道心 半岛守护皇冠 无职转生:魅魔剑神?我不认! 开局为成庙灵 全职法师:从无限御兽开始当妖帝 阴司密令:我是阴间买命人 女明星们别润,他演的大反派呀! 我在公墓看大门 我在秦时开辟玄幻武道 [防风铃]指名相手 重生八零:养崽致富后我被团宠了 五年后,她直接带着崽崽嫁给财阀了 如何速通柯学游戏 穿越三国之魏主曹昂 魔主她不要我了 美人师兄是九尾狐 梦魔 侠客之风云传说 灵气复苏:我们是从修真界回来的 如何在提瓦特修bug[原神] 天元仙记 爱而重生 玄门大佬穿后娘开局主持白事儿 仙路多娇 全民转职:我饕餮,开局吞噬神明 四合院:融合跳跳球,于莉乐疯了 集齐神物的我苟到无敌 娱乐:我演渣男还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