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谈生意

0谈生意

“那么可爱的我就先走啦。”琼说着就准备离开。

“好好好,大小姐,你最可爱。”骸无语地摆了摆手,“愿你旗开得胜。对了嬴宁!琼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在骸说完话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嬴宁才从屋内走出来,他说:“琼又把化妆品乱放了!这东西找起来可是很难的!不过可算是找到了。”

说着,嬴宁就那着一个背包走了出来。他边走还边抱怨道:“女人真麻烦,出个门都这么多事事儿……而且琼还算不上是真女人。”

“琼大小姐!你又不收拾屋子了是不是!”骸听后说。

“嘿嘿,别在意这些细节。”琼眨了眨眼说。

骸见后摇摇头说道:“你也算是穷途末路了吧,不然竟然会和军火商一块玩。”

“是呢。”琼推开门,“不过天不亡我,不是吗?走啦!”

琼说着就带着嬴宁出去了。

骸无奈的摇摇头坐在座位上。

琼在得到消息后就很兴奋,并且拿上让嬴宁准备一些东西后就离开了。

“还是这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吗……”骸翻着自己的柜子。

她拿出一叠信件然后翻了翻。

这些信件已经有些溃烂了,上面的字迹都已经显示不清。但是这些东西无疑是骸的美好回忆。

骸摸了摸这些信件。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这是多久以前收到的来着?已经没有印象了呢,但还是忍不住没周拿出来保养一次呢。

这些信件是以前骸的同伴寄给她的,这里面都包含着还珍贵的回忆。只可惜物是人非,现在的骸已经联系不上以前的同伴了。

骸将信件放了起来,然后有调出了自己以前和珏的合照。

要不是遇到你的话,我估计还会在噩梦中生活吧。能再次遇到你真好。

【“差不多是这里了吧。”走在前面的珏控制着光球探照着面前的洞穴。

“……如果没有错的话是这里。”在珏身旁有一个披着斗篷的人,他手里面握着一个水晶球,时不时地就看一看水晶球。

“你那破占卜能不能准一些?我们都迷了好几次路了!”在那个那水晶球人的身边还有一个背着弓箭的男性,看上去像是个猎人。

“闭嘴啊!现在我们没有地图,珏在这里又是个路痴,我多少能够提供点信息指引好不好!”穿斗篷的人虽然语气很沉稳,但还是恩能够听出他的不满。

“帮不上忙还真是抱歉啊。”珏用不服气的语气打开水壶灌了自己一口。

“现在喝酒不太好吧……”在骸身边的一名女性小声说,简直就像是个胆小的小动物一样。

“切!又被发现了吗。”珏听后砸了下舌头不满地说。

“因为你这家伙酗酒是众人皆知的,所以你要是带着水壶一类的东西的话一定是为了喝酒吧。奉劝你一句,不要喝酒了,一直喝酒对你的身体不好。”骸对珏说。

“感谢你的老妈嘴。”珏放好了水壶,“我也没有喝醉发酒疯过,你们不用担心。再说了,就算是发酒疯的话你们离我远一些就是了。”

“又失恋了?还是在赌场被人虐了?大白天的就喝这么多酒?”骸用找事儿的语气说。

“什么叫‘又’失恋了?!我就没怎么谈过恋爱好吧!”珏说着就又拿出了装着酒的水壶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酒,“最近是背了点……”

“果然是赌博的事情吗?”骸坏笑着对珏说。

“你这小娘们!”珏咬着牙,一幅想要好好惩罚一下骸但是又不能的那种跟自己过不去的样子。

看着和珏拌嘴的骸,那三人看着彼此无奈地笑了笑。】

骸回忆着从前,但是她总觉得记忆中的珏跟现在中的不一样。那时候的珏好像在身上有什么东西一样。

记不起来了呢……

骸翘着椅子回想着。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什么?!你等等!先稳住!我马上过去……对了,先送到医院里去吧!”骸接到电话后很慌张地说,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跑了出去。

刚刚,那个曾经的手下,同时也是分血症患者的那个女孩在昨天突发低血糖,现在已经近乎休克了。她的丈夫很着急,所以就给唯一能帮她的人骸打了电话。

骸一边跑着一边给琼打电话,但是琼一直都没有接。

“为什么这个时候就这么不靠谱啊!”骸像是恨铁不成钢一样地甩了甩手机。

而此时,琼正在和对方应酬。

“你完全可以再多喝一点。”坐在琼身边的男性搂着她说道。

“呵,呵呵……是啊……”琼笑着说,但是她的笑容对于熟知她的人来说是很明显的假笑。

把时间往前提一些,差不多是骸还在回忆以前的事情。

琼跟嬴宁来到预定见面的地点后就被是从给分开了。嬴宁被安排到了从者所在的房间,而琼则被带到了预定的谈判房间。

不过再琼前往约定地点的路上,有不少的人过来找琼搭讪,还有些人甚至直接向琼提出了陪夜的请求。

在与给她带路的人交谈后得知,这里还不属于妓院那种场所,而是连顾客都可以成为服侍者的特殊场所。因为来这里的人大多是为了享乐而来的,并且一些受不了男方压迫的贵族或是大商人的女性也会来这里寻求发泄,所以在这里也会出现客人与客人间的***的事情的发生。这也是为什么琼一路上会被很多人搭讪的原因——即便对方知道琼是客人,他们也会尝试从琼这里获得性的满足。

这是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琼看着周围。在这个金钱与欲望充斥的空间中,珏以前的一些不好的回忆开始蔓延在琼的脑海中。

对方找我过来是为了在谈生意的时候给我发生关系吗?看来他是代理商啊。如果不是代理上的话是不会要求我来这个地方吧。真是失误啊,没想到昨晚透露给了对方我很缺钱的信息。

琼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你就是琼小姐?”一个戴着眼镜,面部很有棱角感看上去很绅士的男性举着酒杯看着琼。他穿的很体面,看上去就像是个来自西洋的贵族一样。

“您就是霍尔德·德雷古特·谢兰先生吧,幸会。”琼说道。

那个德雷古特用酒杯指着侍从示意他把门关上。侍从对他点了下头后就走出了房间并把门给关上了。

“琼小姐,请坐。”德雷古特伸手指了下凳子说,“能知道我的名字啊,看来你用很短的时间对我进行了调查啊。”

琼坐了下来,然后她直接说:“我该怎么称呼您呢?霍尔德·德雷古特·谢兰先生吗?但是我觉得很麻烦呢。”

“叫我德雷古特即可。”德雷古特说着就将一杯酒放在了琼的面前。

琼看了看只有酒杯和果盘的桌子,然后尴尬地笑着说:“只有这些吗?没有吃的东西的话可是很伤胃的。”

“琼小姐是不懂酒吗?饭桌上谈生意在我看来无非是填饱了胃放空了脑袋,所以在这个时候谈出来的生意都带有一些庸俗之气,因此我本人很不喜欢这种谈生意方法。”

酒的话……珏应该会很懂吧,毕竟那家伙很喜欢喝酒啊。我的话根本就不懂那玩意儿有什么好喝的。以前跟敖丽出去喝的汽水到不错,挺刺激的。

“德雷古特先生原来喜欢这样谈生意啊,真是长见识了。”琼说着就端起了酒杯,“没能好好回应先生的风雅真是我的失误。”

说着,琼就微微抿了口酒。

接着就是琼和德雷古特的聊天,并且一直聊到了现在。

“原来是这样啊,琼小姐的哥哥是龙族的掌司啊,怪不得那帮人对你的印象不是很好。”

“那帮人是在指昨晚的那些人吗?”

“不然呢?”德雷古特喝了口酒,“他们可是被你的胡伟被气了个半死,再找我的时候就一直说什么‘啊,气死啦,没想到还能遇到这样的对手’一类的话。”德雷古特把嗓子变尖后模仿者女性的声音,虽然听上去很难听。

“您不是和他们一帮的吗?”琼听德雷古特的话里好像带有跟昨晚的那帮人的一些隔阂感。

“不是,我只不过负责将武器卖给他们罢了。”德雷古特用手指划着琼的手,“不够你们也真是被一些不得了的家伙给缠上了呢——上都残党。”

“他们很厉害吗?”

“那可是上都啊。”德雷古特举着酒杯,看着透过红酒的灯光。那灯光再透过红酒后变得昏暗猩红。“虽然是写信仰过剩的家伙,但确实是很危险的。他们手里有些我从未见到过的法器。”

“是什么呢?”

“这些就牵扯到商业机密了吧。”德雷古特对琼一眨眼,然后就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琼没有说话,她回忆着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在屋顶上的人——他的身上有种很不祥的味道,但有时那么的熟悉。

“不过这就先不提了。”德雷古特突然用酒杯抵住了琼的下巴,他低声说道,“琼小姐你既然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一定也知道我的为人吧。”

“听说你很喜欢女性呢。”琼毫不畏缩地看着面前的德雷古特,“雄性喜欢雌性是生物的本能,这一点我并不持反感的态度,但是德雷古特先生现在的架势对我来说并不友好呢。”

“确实。”德雷古特贴近了琼的脸,“在一开始我就听说版南国了来了一个不错的女性商人,听说她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所以我就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获得许多人的高级评价……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在这里和你谈判吧。”

琼一听觉得这家伙可能要来硬的,于是就稍微把头撇了一下,然后斜着眼看着他说:“德雷古特先生就这么谈生意的?将谈判对象作为你多余欲望的发泄者?”

“你的处境我也知道,现在你正在急着推销一批法器吧,而且你的预计金额好像还不少呢。三枚紫金?而且还是整块的紫金啊。我也是听说过你跟王室谈过并且失败了呢。不过放心,我手里倒是有这些钱。”

“你这是在落井下石!你就不怕我的家族吗!?我的哥哥可是龙族的掌司!”琼近乎是在咬牙切齿地说着。

“我本人本身就是干军火的,所以你家族的战斗力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考量。”德雷古特用手握住了琼的肩膀,然后慢慢将手转到了她的腋下,“而且人在外,身不由己。这是常识你难道不知道吗?无论你的背景再怎么厉害,等沦为别人的阶下囚的话也不是只能收别人摆布?啊~你的身体真是柔软呢,还有更柔软的部分吗?”

“你这家伙!”琼用下巴撇开了酒杯,然后对着德雷古特的脑袋就是一记头锥。

可是一瞬间出现力量将琼的头锥给挡开了。

“什么?!”琼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德雷古特。

“真是有个暴躁的小兔子。”德雷古特放下酒然后拿起酒瓶照着琼的脸泼了酒,“你的手下只有一个龙族算得上是个危险人物,剩下的都不算什么。但是可惜的是我的手中可是又好几名超越者……哈,说不定他们现在还在跟你的护卫聊天呢。”

嬴宁跟超越者在一起?!

琼感到不妙,虽然昨天晚上见到过嬴宁的表现,但是她对嬴宁的实际战斗力还并不是很清楚。

“你在一开始就是为了这种目的才来的吗?!”琼说道。

“差不多吧。”德雷古特说着就敞开了自己的衣服。

琼一看就惊呆了——德雷古特身上穿着一件如同防弹衣一样的东西,而且经过琼的精灵一看就看出了这东西是一件防御型法器。难怪刚才琼的头锥会被一股力量给挡下来。

“我个人倒是想将你变成我的宠物呢,毕竟像你这样的极品也是罕见的级别呢。”

琼想上去扇对方一耳光,但她的手被对方控制住了。德雷古特抓着琼的两只手,他的指甲刺破了琼地皮肤,甚至掐出了血。不过好在平日里琼都是用人血作为基本血,这才没有腐蚀德雷古特的手。

“放心吧,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而且要是条件许可的话我还会给你还童丹拿来保持年轻的。”德雷古特坏笑着说,“如果你是第一次的话也不要怕,我会好好指导你的。”

琼对面前这家伙咬牙切齿,但是在她的心中更多的是害怕——害怕暗影的再次干预,害怕珏的回归。

嬴宁现在也不在这里,要动用银白之灾的力量吗?

琼在心中想。应为她只是珏人格的一个分支,所以她不能使用太多银白之灾的力量,要不然就可能出现银白之灾力量的暴走,毕竟上一次的力量暴走导致阴阳两仪铠受损严重,所以要是再来一次力量暴走而导致阴阳两仪铠的破碎的话,就会出现不可逆的银白之灾化。

嬴宁!快来啊!

琼很害怕,她很担心自己把事情给搞砸了,这样的话会被珏给制裁的。

“琼!”嬴宁一下子推开门,“你没事吧!”

“嬴宁!”琼在见到嬴宁出现后喜出望外。

“你就是那龙族?”德雷古特看着破门而入的嬴宁,然后又看了一下嬴宁的身上凌乱的衣服。“原来如此啊,你难不成是高阶的龙族?那些超越者对付不了你吗?”

德雷古特说着就放开了琼,然后正了正自己的衣冠。

“琼!”嬴宁一下子就把琼拉了过来。

琼的身上被泼了酒,所以她的衣服湿透了,虽说琼是把外套给脱了,但是版南国国都靠近海洋,所以海风充斥着整个街道,即便是穿上了外套也是会被钻进来的寒风给伤到身体,尤其女性的身体不敢着凉,因此这样肯定是出不去的。更重要的的是现在琼穿的是衬衫,被酒泼上后变得透明,直接能看到她穿的内衣和肚脐。

嬴宁火冒三丈,恨不得直接把这家给手撕了。

可就在他准备对那家伙动手的时候,琼拦住了他。

“德雷古特先生,我希望这一次的事情能够就这么过去,而且我也希望在几天后能够看到你的使者过来带着钱来跟我进行交易。”琼这么说着,往前走了一步,然后照着德雷古特的脸就是一耳光,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虽然这一耳光没有被对方的法器拦截,但琼是一点都不想追究这是为什么。

嬴宁用他愤怒的眼睛瞪着德雷古特好一段时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但是在走的时候嬴宁注意到了,琼一直抓着他的手臂,而且还有些颤抖。虽然琼原本是珏,所以这样的举动让嬴宁感到很不舒服,但现在嬴宁决定有着琼的性子来。

“吓坏了?”嬴宁开着玩笑,然后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并将琼裹得紧紧的。

“你来的太慢了!混蛋!”琼说着就带了些哭腔。

“别哭啊,你要是哭的话怎么能够对得起珏的身份呢。”嬴宁忙说道。

琼听后就看着嬴宁,然后低声问:“要是我消失了,你会怎么办?”

“那当然是庆祝珏的回……”嬴宁本来是打算用个玩笑搪塞过去的,但是他猛地发现琼的眼神好像不太对——简直就像是要被人遗弃的小动物一般充满了不安。

“我,我……”嬴宁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不清楚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琼包里的手机响了。

“先接电话吧。”嬴宁抓住了这个机会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琼看着嬴宁递过来的手机看了半天,然后接过来手机。

“喂?骸,怎么回事?”

“可算是打通了!”电话另一边的骸急切地说,“那什么,之前的那个女孩儿现在突发性休克,已经送进医院了,我想问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但是她这个年纪应该不会犯病啊。”琼说着就看了看天,“……快下雪了啊……”

“啥?现在你管这个干什么!?快点过来啊!医院的地址我发给你!”骸说这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

“看来现在要快点走了。”琼说道,“有人发病了,我必须要过去。就算是人救不过来的话我也要将尸体进行研究。”

嬴宁叹了口气说:“好吧,好吧。这就带着我们的大小姐走……对了,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个人渣?”

“……我还得跟他做生意啊。虽然我是的打算在见到那家伙了。”琼小声说,“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臣服于现实啊。”

“即便是你也要臣服吗……”嬴宁说道,然后就跟着琼进入了马车中。

再说琼走后,德雷古特捂着脸喝了点酒。

真是个凶娘们儿……

就在这时候,德雷古特的手机响了。

“喂?啊,是您啊……是的,我已经获得了她的头发以及血液了。”德雷古特看着自己的指甲,在他的指甲缝中有一些看上去像是虫子喙的东西,那里面充斥着血红色的液体。“什么?破她的处?不不不,虽然有这么想过但还是算了吧,真是太危险了,搞不好命就会没了啊。”

德雷古特苦笑着说。在他控制琼的手时候,他能看到琼手臂上的皮肤出现了淡淡的龟裂痕迹,像是血管在体内裂开了一样。

“啊,好的,是……明白了,那样的话我就在明天将这次的交易完成……哈,我也希望琼小姐能够接受我的订单啊。”德雷古特对电话另一头的人点头哈腰,“是的,我一定会将最新鲜的血液交付到您的手上……是的,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够合作愉快……那好吧,后会有期,雾大人。”

推荐阅读:

江山浸海棠 神医娘亲:团宠萌娃太抢手 快穿之神级捕快系统 忤逆之神 诡异降临,开局先烧万亿冥币 唐若雪叶凡 情深似海 我在港综,开启土匪人生 盖世神医,这个女婿有点狂 绑定老祖宗,五旬老太在音综杀疯 完蛋!我被昭和美人包围了! 邪魔入侵,我召唤华夏神明镇守河山 命运纪元 娇软女主靠沙雕在霸总文里杀疯了 决胜星辰 [浴血X帮]我的爱人 野狗难驯 吞噬星空:天狼之主 千树物语 综漫日常:开局建立反派聊天群 欢喜少年:宋倩怀孕,乔英子气哭 偏执太子对我图谋已久 死对头他偷偷修改了人设 穿书成为路人N 重生香江卧底富豪 赤焱三生 异域培养手册 窃取情报,从魔门小卒开始截胡 拯救悲惨男配手册 重生当天,我甩了渣夫的绿茶一耳光 影视:大庆军神,娶妻范若若 打金主被封杀后我转行当天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