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换血术

0换血术

“骸!她人在哪里?!”琼来到医院后直接看到了在门口焦急等待的骸。

“我带你过去!”骸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拉起了琼的手,“没想到会出这档子事。而且这俩人为了能在一起可以说是私奔了。所以出了事儿之后男的根本就不敢联系家里的人来帮忙,于是就找了我。”

“真是会麻烦人啊。”琼一边跑一边说。

“不是,是我让她有事联系我的。”骸说着就拐到了另一个走廊中,“快到了!”

骸拉着琼走到了一个病房前,正好从里面出来了一名医生。

“医生,这里的那名女性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骸见到这医生后马上问。

“情况很糟,看来是得了很罕见的‘分血症’,理论上讲她这个年纪是不会发病的,但这次的发病很突然,没有先例。估计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法术没有用吗?”琼这时候问了句。

“对付这种情况法术医师也无能为力啊。恢复性法术是将身体变回到原来的样子,可是分血症本身就是身体天生的缺陷所造成的,即便是再强的法术也不能将这种疾病给救回来啊。”医生无奈地说,“对此我很抱歉。”

说完,医生就离开了。

琼和骸走进了病房,发现了那对夫妻。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骸小姐。”跪在病床旁边的男性见到骸之后就看着她,他的眼眶湿润,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医生说她可能会死……”

骸没有说话,她知道即便是安慰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她看向了一旁的琼。

琼一言不发地走向了病床。她看着床上面如纸色的那名女性。

琼发动猎人眼,通过对这人体内血流的变化进行诊断。

果然是分血症导致了身体的极限吗?体内的部分血管有拉断的情况,而且还有局部的小型出血……是那里的毛细血管被扯断了吗?肌肉的话……果然,大腿和臂膀的肌肉有拉伤的情况下。

“喂,你是她的丈夫是吧?”琼看着那个男性。

男性点了点头。

“我问你,她是不是进行过什么剧烈运动?或是说执行过下地干活儿一类的事情?”

男性想了一下,然后说:“对了!我前几天感冒发烧了,所以就没有时间准备用来烧的柴火。但是当时家里面柴火不多了,所以她好像出去过……当时我发烧烧迷糊了,也不知道她出去干什么了。难不成她自己出去劈柴了?”

琼听后点了点头,说:“有可能,她的身体经受过大量的体力劳动。”

“我明明因为她的身体而特意嘱咐过她不要干重活儿的……”男性失神地说着。

琼打眼看了一下在哪里的男性。她能感觉出这名男性心态的变化。在琼她们刚一进来的时候他是带有对命运不公的愤怒,因为此时的他认为他的妻子生命是命运的安排;但现在他有种对自己恨铁不成钢的悲愤和懊悔,应该是感知到了他妻子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他。

真是个不错的男人啊……

琼想。然后她又看着病床上的女性。

“你爱你的妻子吗?”琼问。

“不爱的话怎么能与她结婚?!”这名男性说。

“这样啊。”琼往后退了几步,她稍微离开了病床,然后说:“我现在有一个可以救她的机会,但这只是个实验性的治疗,如果成功了,那么不但她没事儿,就连你们的后代都可以摆脱这个分血症的诅咒;但失败了的话,等待你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和孤独。”

男性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琼,他不知道琼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看向了一旁的骸。骸只是单纯地看着他,并没有做任何的表态。

“或许她不接受我的治疗的话能够再活一段时间,或许她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助。但也许这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琼直勾勾地看着那个人。

那双血红的眼睛好像囚禁着什么东西一样,但在这双眼睛的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摇着。

那人看了看琼,又看了看床上病危的妻子。

“好的,您一定能够要把她救回来!”

琼听后小声哼笑了一下,然后她就看着一旁的骸。

“骸,你在这里协助我。至于这边这位先生,就请你先离开这里吧。还有,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琼说道。

男性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毕竟他本人对这两位小姐并不了解,所以他有些担心。

“你怕什么啊?这里是封闭的房间,到楼下只有那个门可以走出去,再加上我们都是女性。放心,没人会伤害你的妻子。”琼见着家伙有些迟疑后就不满地说。

“啊,好,好的!”那人说着就快步走了出去。

骸看着走出去的男性叹了口气。她说:“差点就失去了治疗他妻子的机会啊。”

“关心自己的爱人,这是每个人的基本美德。”琼说着就把那名女性的两只手腕给露了出来。

“好了,你要怎么治她?”骸问道。

琼看了看门外,然后从衣服里面拿出一把匕首。

“哈~一把匕首啊。是什么法器吗?”骸问道,“可以用来治疗吗?”

“不是。”琼摇摇头,“这只是把普通的匕首而已。”

“诶?”骸愣住了。既然是普通的匕首的话,那么琼拿出来干什么?

琼在手中舞动着匕首,然后对着病床上的人伸手释放了法术。

“你在干什么?”骸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要眼疾手快一些罢了。”琼说着就将自己的袖子挽了起来。

骸跟着珏也有一段时间了,一般来说如果珏开始打算用实际行动来对一个问题进行解释的话,那么就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只见琼拿着匕首在那女性的手上直接就来了一刀。被划开腕静脉脉的手腕开始流淌出血液。

“你在干什么!?琼!”骸惊慌地说道,毕竟对方本就缺血,现在再来这么一下的话不就是将对方命置于万劫不复之地嘛。

“没什么。”琼说着就把女性的另一只手拿了出来,“你先把她的那个伤口给按住止血。”

骸虽然还不明白琼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跑过去止血,毕竟止血这样的指令琼是对的。

这边骸刚刚按住了伤口,那边琼就把人家的腕动脉给割破了。鲜血迸溅了出来,然后琼用法术将其给聚合了起来,就像是个浮空的血球——像极了百兵破所用的法术。

“琼!你到底在干什么啊!”骸惊慌地说。

“你急什么?”琼看着骸,然后就将匕首给收了起来,“放心,刚才我用法术将这孩子的意识给封住了,现在她是感受不到痛的。”

“安乐死可以被禁止的。”骸说。

“谁要干那个了。”琼说着就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在一瞬间,琼的手腕上好像出现了两个光圈,接着,琼的手腕就突然爆裂了。

“琼!”骸见到琼的手腕开始迸射出血液后大惊失色。她本人不是没有听说过银白之灾血液的可怕,所以她很害怕会出现污染的的情况。

“别怕嘛。”琼说着就将自己的血液汇成了血球。

“这是你的计划?”骸问道。她见到过这种将血液汇集的技术——吸血鬼族的控血术。

“差不多。”琼说着就将那人的血液给接引导了自己的腕静脉中。接着,她又将自己的血球注射到那人的腕静脉中。

就这样,琼和那人的血液完成了在两人间的循环。

“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用你的身体帮助她洗刷血液?”

“差不多……我要现捕获她的基因,然后再对她的致病基因片段进行改造。并且我还要用这个血液对她身体里没有长出来血管的地方进行后天血管建设。”琼一边控制着两个血球一边说道。

血液如同丝带一般连接着琼和那个人的手腕。琼则控制着这血液在她们的身体里流动。

骸只是听说过吸血鬼族有一种特有的能力——换血术,一种可以对血脉进行更换的能力。

琼就在进行这样的事情吗?

骸看着面前正在进行血液洗练的琼,她不禁有了新的疑惑。换血术听说只有真祖才能够使用,并且就算是使用的话也会受到来自这个世界“规则”的强烈冲击。但是为什么琼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个世界是有造世者创造的,所以他们对这个世界进行了规则约束。凡是在《无名法书》中被允许的事情就可以做,凡是不被允许的事情就不能做。谁要是打破了这个规矩的话就要遭受来自这个世界“规则”的仲裁。

据说,在这个这个世界,也就是三界出现之前也有过别的世界,但最终都被毁灭了。骸曾经在一些特别古老的非官方文献中了解到,在上一个世界中有一名叫做灵王的强大个体,他就是违反了那个世界的“规则”而导致了那个世界的毁灭。

虽然有这些书籍的记载,但骸并不是很担心。毕竟因为违反“规则”而导致了世界毁灭的情况没有可靠的记载——上一个世界的毁灭就意味着这个世界是一个新的开始,不能够有关于别的世界的任何情报。所以在骸看来,上一个世界的事情无非是那些想出名的人编出来的故事罢了。

但是骸并没有看到过《无名法书》,而且截止到现在,也并没有多余的执法者意识到《无名法书》中新出现的篇章。所以,他们对于一些隐藏得很深的事情并不知情。

如果琼会使用换血术的话,那么就说明她有着与吸血鬼真祖相同的力量吗?但是吸血鬼真祖的力量是依靠自身的血统才能决定的,单凭一个人的努力是无法到达真祖级别的……珏这家伙到底隐瞒了什么?

骸紧盯着专心于治疗的琼。她本以为以前一起冒险时候的羁绊可以让她与珏没有秘密可言,但现在她觉得自己错了,或许对珏来说将自己变成银白之灾及其以后的事情告诉琼已经是极限了。

我在期待这些什么啊……到头来还是这样的坏脾气啊,珏。

在床上躺着的病人身体渐渐恢复了血色,原本在健康时候就很苍白的肌肤开始变得红润。

“这就是把那些没有生长出来的毛细血管给后天冲刷出来的效果吗?”骸问道。

“没错,不过令我惊讶的是那些没有血管生长的地方竟然被脂质填满,在打通的时候真是省了不少的力气。”琼拍着手笑嘻嘻地说道。

“这就……治完了?”骸不敢相信地问。

琼将属于那个女性的血球给灌输到了她的体内后就用法术将其手腕的刀口给封住了。

“除了适应血型比较麻烦以外,剩下的都还好。”琼甩甩手。

在甩手的时候她将自己的一些血液给甩了出来。

“你倒是快封住自己的伤口啊。”骸急忙走上前去帮琼压住伤口。

她用恢复性法术进行恢复,但是令她惊讶的是这样一点用都没有!

治愈法术……对琼的身体没有用?!为什么?!

骸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琼。

琼似乎也意识到了骸的疑惑,然后就把手给缩了回去。与此同时,骸看到琼手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恢复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骸很好奇,在与珏失联的这几年中,珏到底经历了什么?

琼走到了那女性的身边,然后将使其沉睡的法术给解除了。

“醒醒,喂~醒醒。”琼晃着她的身体说道。

那名女性微微睁开了眼,然后看着面前的琼不知所措。但或许是琼的长相过于出众,致使人只要看一眼就会在脑海中留下印象,所以她一下子就认出了面前的琼是在骸那里见到过的女性。

“你是老板那边的那位……”

“看来脑子还好使。”琼将她的病床给调高了点,然后说:“现在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比如说呼吸困难?像是全身无力以及头痛就不要说了。”

“啊,除了乏力以外就没有别的不舒服的了。”

“那么。”琼拿出手机在上面点了点然后就拿给对方,她说,“这上面的计算题你能算出来吗?”

女性看着面前手机屏幕里的计算题。

珏在解除封印后了解到,在现在的社会中近乎没有文盲,而且每个人都会掌握一些计算能力,这跟珏出生时候的那个时代相差甚远。

“啊,知道……”女性说出了答案。

“好,看来脑子也没问题。”琼说着就站起身来对她说:“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好消息。恭喜你,现在你痊愈了。”

“痊愈……”

琼看了骸一眼。在得到暗示后,骸将门打开,然后让外面的丈夫进来。

“剩下的有什么疑惑就问他吧,我就先走了。”琼说着就向门口走去。

在走到她丈夫身边的时候,琼突然说道:“放心吧,分血症已经被彻底治愈了,以后你们的后代也不会受到这种病的影响了,真是太好了呢。”

说完,琼就闪过了病房的门,消失在了走廊中。

真是个不得了的家伙呢……这个死傲娇。

骸看着试图寻找琼身影的男性笑了笑,然后她就嘱咐了几句注意身体后就离开了。虽然事后分血症得到治愈这样传言在整个版南国国都穿的沸沸扬扬的,但那女人的丈夫也不是傻子,在见到了琼那个不打算多说任何事情的样子后就没有说出任何事情。

回到商会后,琼就看到了来自德雷古特的使者并完成了法器的交易。

“这家伙还真的能听出我不待见他的话啊。”琼握着手里的三枚紫金说道。

“琼,这样的话你就该回去了吧?”嬴宁在她的身边问,毕竟琼这号人物实在是太危险了,要是让她一直在外面乱晃的话也很不让人省心。

“是啊……差不多了……”琼看着一旁的骸,“现在我们的总资产有多少?”

“啊,总资产的话在你推行食品平民化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质的突破,再加上我们现在已经在神域那里得到了足够的话语权——如果要收网的话已经足够了。”骸看出了琼的目的,于是就将她现在能够得到的所有情报都拿了出来。“而且……”

在听了骸的报告后,琼露出了坏笑。

“喂,琼,这样不太好吧,要是……”嬴宁听后对琼的计划很担心,所以就想要提醒一下,但是琼根本就没打算听。

“不过现在有一个不错的时间节点呢。”一旁的骸实在是看不下去嬴宁这个有些类似于求情的样子了,因此她决定给嬴宁解围,“快过年了呢,要不然过完年再说吧。”

琼一想也是,于是就打算按照骸的建议来进行。

可是,正当琼正和骸他们谈着过年的安排的时候,一个声音在琼的心中响起。

(差不多了……时间,快到了……)

推荐阅读:

年代:开局娶女知青还带小姨子 攻略美强狠反派[穿书] 女霸总捡的辟邪男友 网王:降临冰帝! 金龙九脉 重生到异世,带着宠物飞升成仙 头顶气泡,在线吃瓜 安如磐石 大庆:扮演徐凤年,大雪龙骑入京 晚年大成圣体,我能穿越洪荒世界 玄幻,我乃长生伏妖大帝 综漫:时停催眠,你跟我说是勇者 诸天:每个世界都能刷新天赋! 精灵:重生小智,世界第一 在冬季说爱我 当我在时光中称王 贞观合伙人 斗罗:穿成唐三姐姐后我封神了 三界之内皆炉鼎 献给反派的礼物 那个丧心病狂的反派不会是我吧 小师妹改投新门派,师兄们哭什么 外室登门,我当场改嫁纨绔小叔子 凡人:重生张铁,以杀证长生 妹妹说:我哥人渣,烂泥扶不上墙 人在庆国:先绿庆帝,后绿范闲 港综:枭雄崛起之路 历史国战:开局黄巾起义 酒剑仙:模拟修行,出世即无敌 疯狂且合理 兽世好孕:娇软兔兔被大佬们狂宠 乱世琴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