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重生

0重生

忙年忙年,忙着忙着就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了。

“琼,剩下的东西都已经发下去了,所以还有什么要干的吗?”骸坐到仓库。

琼坐在嬴宁的肩上,清扫着天花板上的蛛网蛛网。她看着骸说:“诶~这么速度啊。要不然你过来帮我打扫?”

“算了吧。”骸说这就转身准备离开,“晚饭快好了哦,等你收拾完了后就快点过来吃吧。”

骸走后,琼就继续打扫着仓库。

“喂!嬴宁!别乱动啊,我扫不到那边了!”

“这种扫除大致进行一下就行了,没必要非得打扫得干干净净吧!”

“是吗?”琼突然问,好像就是根本就不知道一样。

“喂,你该不会就没有进行过扫除吧……”嬴宁好像听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琼嘿嘿笑着说:“以前要扫除的时候我都是出去负责食物这一方面的,这些事情都交给别人了。”

嬴宁听后就蹲下身子让琼下来。

“先打扫到这里吧,去吃饭吧。”嬴宁说着就向仓库外走去,“今天是十五,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琼听后小步快走地除了仓库看了看天空中刚刚显现出轮廓的月亮。

“好吧。”琼放下了手中的打扫工具,跟着嬴宁回到了屋内。

到了晚饭的时候,琼的手机接到了来自夏尼她们的消息。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有什么事情吗?”嬴宁在得知短信发出者的身份后问。

“夏尼她说今年她跟敖丽她们在冰千鸟那里过年,据说娜尔也在那里。还有就是烬锽知道了我的身份就是珏,并且感到极度的兴奋,还说什么就算是我变回男的了,也希望能够以女装的身份去见他。”

“额……真是恶趣味呢。”在一旁吃饭的骸皱了皱眉。

“哼,谁说不是呢。”嬴宁也表示了认同。

琼苦笑着将手机放了起来。

“那么嬴宁你今年是要在这里过年了吧。”琼问道。怎么说嬴宁也是为了监视琼才过来的,所以如果琼不回去的话那么嬴宁也没有回去的理由。

“啊,算是。”嬴宁说,“这可能是我活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精钢派外面过年了。”

琼托着腮又看向了在一旁的骸,她问:“这里过年有什么特色吗?或是说都这么多年了,现在是不是有一些比较新颖的过年方式?”

“哈~新颖的过年方式吗?”骸想了一下。她能理解琼为什么会这么问,因为在珏被封印的这一千多年中,时代的进步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去年过年的时候出过那档子事,因此珏对当前时代的过年方式并不清楚。

“嗯……烟花你见过吗?”

“烟花?……是一种植物吗?”琼听后问道。

在她的想象中,烟花是一种会冒烟的花……想想也挺美的。

“嗯……烟花是模仿魂界的一种表演进行的复刻,由于叛逆监视者拒绝透露有关烟花的重要成分**的制作方法,所以我们就只能用法术进行模拟。”骸说道。

“那个**是什么很危险的东西吗?为什么要禁止其制作方法的公布呢?”琼问道。

“啊,听说在魂界那东西可以当做是武器的引发装置,好像是将或要放在一个小空间里,然后通过使其爆炸将飞弹给激发出去,达到千里制敌的效果。”骸一边说着一边吃着饭,一副闲聊的样子,“所以听叛逆监视者们说,魂界的战争不断,即便是现在也在发生着大规模的冲突,据说死者已经上亿了。”

“能够引发这么多的战争,是不是**很容易使用啊?”嬴宁在一旁问。

“听说是的,因为烟花这种东西本身就是连平民都可以参与使用的东西。所以**应该在魂界很流行吧。”骸说道,“要是有这么方便的攻击性物品存在的话,那么如果到了我们这里的话一定会出乱子吧。”

“也是呢,毕竟有了能够代替法术的东西,人族一定会为了资源而大动干戈吧。”嬴宁点点头表示理解为什么叛逆监视者不给**的配方了。

但是这时候一旁的琼一直保持沉默。

她想起了以前的那个枪击事件。

果然,**是在魂界很流行的东西,并且材料应该很常见。

琼回忆着以前问到的那股子硫磺味,她差不多能够嗅出来**的主要成分是什么,也因此明白了为什么魂界人会掌握着不同于他们的战斗思想。

琼一边想着一边碗中吮了口汤。可是琼刚喝一口汤就停下来了。

“琼?你怎么了?”骸见琼没有加入他们的对话后就很奇怪。因为平日里都是琼在主导着餐桌上的话题的。

“没,没什么。”琼用很平常的声音说。然后她从碗中挑出了一些配料,她问:“这是什么?”

“配料吧?这几天刚刚买的。”骸看着琼挑出来的东西说。

“是今天刚买的吗?还说说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琼用很低迷的语气说道。

“用了得有一周了吧……你怎么了?”骸看出了琼的一样,这家伙的状态跟往常很不一样。

难不成是受到了月圆之夜的影响?但是不对啊,月圆之夜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一次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正在骸还在疑惑的时候,琼放下了碗筷。

“我先回房间了……”琼说着就打算离开,但是在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突然回头,“再见……”

说完,琼就离开了。

嬴宁和骸看了看彼此,他们都听见了琼说的那句“再见”。但是今天晚上是月圆之夜,如果打扰了琼的话说不定会造成很糟的后果,因此嬴宁和骸没有一个人敢去找琼问一下到底是什么一次。

琼离开后,骸跟嬴宁就一直在考虑琼在走的时候说的那句“再见”的含义。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后,嬴宁才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琼说的那句再见是不是意味着今天就是她的……”

“消失的时候吗?”骸也有着和嬴宁一样的猜想。

“要去看看吗?我有些不放心。”嬴宁这么建议着,但是还是缺乏那么一点勇气。

骸或许也觉得这样下不不是办法,毕竟琼的状态很反常,所以她就说:“好吧,跟我去看看吧,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还请你快点跑。月圆之夜的琼可是特别偏爱于攻击你。”

在上个月的十五的时候琼因为喝了太多的咖啡而导致了失眠,这也让她的那个样子在骸的面前展现了出来。

到了琼房间的门口后,还就轻轻敲了下门。

“琼?你睡着了吗?”骸小声说,但是门里面没有回应,取而代之的是像是野兽一样的喘息声。

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骸和嬴宁所共同想到的。

“琼!”骸一下子推开了门,但是她在看到里面的景象后就惊呆了。

变成那种非人状态的琼如同金蝉一样地抓着墙将自己挂在上面。她没有穿衣服,不过这也是另有原因——她的后背裂开了一道口子,像极了正在蜕皮的蝉。

那口子如同被人用砍刀砍了一下一样,断裂的肌腱清晰可见,流淌的血液在地板上如同一个水洼一样。

“这!”骸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景象对她来说有些恐怖。

而一旁的嬴宁更是拿出了飞羽银华时刻待命着。现在琼是处于极度不稳定状态的危险个体,要是失控的话嬴宁就要担负起与银白之灾战斗的可能。

就在嬴宁将飞羽银华插在地上的时候,飞羽银华的刀刃跟地上的血碰到了一起瞬间发出了“呲呲”的急速蒸发的声音。

嬴宁疑惑地看着手中的飞羽银华以及地上的血。理论上来讲,飞羽银华和琼的血应该是来自同一个源头的,不应该出现彼此针对的情况。

就在这时候,琼的身体又有动静了。

一块像是脊柱一样的东西从琼背后的裂缝中挤了出来。伴随着脊柱的出现,琼发出的如同野兽般的声音也开始免得模糊,甚至夹杂着一些如同被水呛到一样的喘息声。

“……琼是在……蜕皮?”骸小声说,但是她很快又反应回来了,“她是在变成珏?!”

骸能够透过当前琼的身体位置以及露出的骨骼判断出此时琼体内的骨骼形状已经变为了男性的骨骼。

骨骼开始往外移动,并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白花花的骨骼向外慢慢蠕动。虽然很耸人听闻,但是这块骨骼确实是在自己运动。虽然这骨骼上附着着很薄的一层肌肉,但是相较于整块骨骼的运动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这骨骼在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骨骼肌提供动力的情况下向外移动,总有种看恐怖片的感觉。

骨骼开始向外伸出,更多的血液向外喷溅着。琼那裂开后背上的皮肤开始坏死,她的手臂以及脚上的鳞片被突然暴涨出的血管给顶开,一种看上去很恶心的肌肤覆盖着琼的手。

“啪嗒——”

突然,从琼背上的裂口处调出了一些东西。

骸在见到这东西后直接吐了一地——那是肠子以及肝脏。

如同溃烂一般的肠子和肝脏掉到了地上,那上面还有一点都不健康的化脓白斑以及溃烂的洞口,同时,一股恶臭从这些腐化的器官上撒发出来。

就在嬴宁和骸还在因为这个极具视觉冲击的场面而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又有什么声音传了出来。

像是两片肉之间夹杂着流动的水流一样“啪啪”的声响,并且还有很惊悚的撕裂声。

只见琼的后颈出现了明显的凸起,然后就有什么东西“啪!”地撑开肉并从琼的身体里伸了出来。

“这是……”嬴宁惊恐地看着那个东西——一个头骨。

这头骨上面还粘着面部的一些肌肉以及从上面伸出来的动静脉。着头骨还保留着琼的眼睛,那眼睛看上去并没有精神意识,但即便经历了无数修罗场的嬴宁在跟它四目相对后也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压迫感。

嬴宁看着那两个无神的眼球,他也想和骸一样好好吐一下,但是他担心自己在吐完后会变得脱力,因此他就没有选择对释放自己心里的压力。

这堆骨骼就这么挂在琼的背上,如同蜕皮中的蝉一样。这骨架的胸腔内,有一个发着淡淡血光的心脏在不断跳动。

不知道是不是人们的心理作用,嬴宁他们总是能够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在他们耳中回响。

骨骼开始向外突出,琼身体里的内脏落到了地上。

最终,伴随着一声极为恶心的肉体撕裂的声音,琼的骨架落到了地上。

嬴宁和骸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治疗还是静静地看着。

就在这时候,琼的肉体开始消散,就如同灰飞烟灭了一样;骨架上面仅有心脏和血管,并且这血管像是藤蔓一样缠绕在骨骼上,根本就没有正常生物的身体应有的构造。

琼的骨架这时候突然开始运动,它像是牵线人偶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与此同时,肌肉开始在骨架上修复。

而此时,嬴宁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骨架已经不再是琼的骨架了,那是珏的!

珏,他回来了。

此时,琼的意识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是……”琼看着空荡的周围以及那扎眼的方尖碑。

“小可爱,你在看哪里呢?”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让琼不禁颤了一下。

琼打算回头,但是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脸上。

“珏……”琼看着身旁站着的男性。然后她又看了看四周,“这,这里是……”

“欢迎来到,央首。”珏微微一笑,然后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

琼听后马上看了看四周。

“……来了……”琼捂着嘴,她的眼中含着泪花,“终于进来了!央首……”

“好了,小可爱,别哭了。”珏抱着她,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哦?~来了个不得了的小东西啊~”在琼的身后有一个四肢修长如同枯木枝一样,并且全身覆盖着如同干尸一般皮肤的东西出现了。

“呀——!这是什么啊!”琼被吓到了。

“这是失礼啊。”那东西说道,“明明我都为了修复央首的通道累了。再说了,我都是为了把你接回来的。”

“你是……惩戒?!”琼在听出了对方的身份后就很惊讶地说,“我本来以为你会是跟暗影一样的……”

“啊,以前倒是这样,但是随着这家伙力量的提升,我的实体化越发明显。”暗影将手放在珏的头上好好搓了搓,弄乱了珏的头发。

“你这家伙啊!”珏一下子就拍开了暗影的手,“别随便把我当小孩儿啊!别看你身子大,但是我还是要比你大。”

的确,虽然看上去珏的身体要比身高近四米的暗影小上不小,但是珏的年纪还是要比暗影大上很多的。

琼看着四周,然后兴奋地说:“央首原来是这样的啊!真是好开心啊!”

“你这妮子怎么回事儿?”珏笑着说,“这里明明要比外面萧条多了。”

“不!待在这里要比在外面安心多了!我想要一直在这里!”琼抱着珏,眼睛里满满的渴求,“就让我住在这里吧!我不想在出去了!”

珏看着善变的琼,然后捏了一下她的脸,他说:“这是肯定的啊,毕竟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啊。”

“诶?恢复了?”琼看着珏身边的暗影,在暗影点头表示确定后她又看向了珏。

“不知道怎么了,女性化的效果好像消失了呢。”珏笑着说道。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的身体就是男性的了?!”琼问道。

“对,应该是吃了什么导致身体出现了自行解除女性化的现象了吧。”暗影这时候在旁边说。

珏对琼笑了笑,然后就摸了摸琼的头,之后就走向了最中央的方尖碑。

“那我先走了。”珏说道,“也是时候该控制一下这个身体了。”

“嗯!一路平安!”琼说道。

珏站在方尖碑前,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从央首穿送到了别的地方。

在将要消失的瞬间,珏看到暗影正在教琼一些事情。

“听好了,新人。在这里你要注意几点。首先就是永远都不要打扰那边的那个珏……”

珏看向方尖碑。

我回来了。

推荐阅读:

古仙飞升传 维度之间 仙子,请别打扰我修行 我和女帝的故事 魂穿女修后我搅翻修仙界 神豪:开局亿亿兆资金,我无敌了 战龙出狱,我的倾城未婚妻 爱丽丝小姐不做梦[咒术回战] 凡人修仙,夺天一道 救下小奶团后,霸总以身相许 将军夫人重生后 被坑去相亲,婚后甜如蜜虐爆继妹 日积跬步,我步步登仙 被赶出娘家当天,我和首富闪婚了 崩坏:最后一课看哭钟离!名场面 港综江湖巨人 末世:开局避难所,召唤第四天灾 一人之下:我凭逆生去通天 驸马今天也在装恩爱 谋卿 军嫂有钱有颜,军官老公放肆宠 神诡复苏:我从诡村开始进化 火影:我成了九尾人柱力 我在九零靠宠物成神探 长生,从大明开始时空搬运 带上空间穿七零为祖国献上资料库 夫人她天天想赎身[娱乐圈] 我在最闪亮的地方等你 玉米地里 无双丹帝陈玄王千语 兵哥哥是我的总裁老公 开局吐槽白莲花,真千金豪门团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