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龙血

0龙血

“看来是活动过度导致了体内的严重拉伤吧。”蛊鸩在检查完了婉莹的身体后说,“总之是分血症提前发作了。”

“那她岂不是……”在蛊鸩身旁的温德斯有种不好的预感。

蛊鸩听后摇摇头说:“分血症即便是医疗水平极高的妖族和精灵族都无能为力,所以……”

“好吧,谢谢。”温德斯跪在婉莹的床前,在他看来现在能做的只有陪伴。

婉莹的病情发作是从昨天开始的,因为那天她回来后就有些低血糖。起初温德斯并没有在意,因为平日里婉莹也是跟敖丽一样满地图跑,虽然身体弱但也就是犯个低血糖吃点东西就好了,所以温德斯并没有在意。但是在夜里的时候婉莹就出现了休克的症状,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所以温德斯就急忙叫来了蛊鸩。

蛊鸩出生于龙族的巫医家族,所以一些疑难杂症都是可以交给他来解决的。

婉莹的病情温德斯并不是不知道,所以他早就有了与婉莹说再见的准备了,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看着床上那面色苍白的婉莹,温德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看着伏在床前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的素风。

“没事的,这不怪你。”温德斯用疲惫的声音说着。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蛊鸩说婉莹的犯病是因为活动过度所导致的,而这几天婉莹是一直在跟素风一起的,因此婉莹变成这样在一定程度上有素风的责任。但这真的能怪素风吗?素风什么也不知道,温德斯本就对婉莹的病情进行保密。

温德斯摸了摸素风的头。虽然温德斯是龙族的风龙将军,掌控龙族飞骑部队,但是他也有内心痛苦的时候,他的眼罩也被自己的泪水打湿了。

温德斯继承斯托木家可以说是非常早的了。他的父亲战死在了与上都的战斗中,而他的母亲则在生出婉莹后过世。因此温德斯很早就继承了斯托木家家主的位置。而当温德斯面对要和她母亲走上相同道路的婉莹的时候,当时本就是小孩的他更是心如刀绞。所以温德斯可以说是又当爹有当娘。虽然有旁支的人打算帮助温德斯抚养婉莹,但是他们都被温德斯拒绝了。因为在温德斯看来,婉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他不想让偌大的房屋中只有自己一个斯托木家的人,那样太寂寞了。

因此在婉莹成长的过程中,温德斯可以说的上是竭尽全力了。无论是什么他都给婉莹最好的,无论婉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尽力满足。

温德斯拿起了手机,然后给自己通讯录中只打过几次电话的人拨去了电话。

“喂,煞羽,你能过来一下吗……”

煞羽在接到电话后直接赶到了这里,她虽然表情上没有变化,但是从她那紊乱的呼吸可以看出她的焦急。

“婉莹在这里,你能陪她一会儿吗?”温德斯问道,然后就连煞羽回复都不看地离开了房间。

煞羽在温德斯走后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走向了婉莹。

温德斯感觉自己真的是太累了,他想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调整一下心情。

婉莹平日里最喜欢找煞羽玩了,所以让煞羽陪伴一下婉莹的话也不是不行。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

温德斯朝天空看去,他能感受到一股上位的力量。

天空中,一直体格庞大的巨龙盘旋着,它身上覆盖有一种和天空一样湛蓝的鳞片,背上则有着如同雷电一样分叉的骨骼构造的膜翼。

“米歇尔家?……米歇尔家怎么会过来人?”温德斯看着天空中的巨龙,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由于青龙寺内有一种特殊的氛围能够让龙感到内心舒坦些,所以婉莹就被温德斯送到了这里。虽然青龙寺是大多数龙都可以来的,但是这个庭院是温德斯所用的,所以他对有巨龙出现在这个庭院的上空很是好奇。

巨龙向下移动,它扇动着巨大的飞翼掀起狂风,然后停在了庭院中。

“奥兰多大人,您为什么会过来?”温德斯一行礼然后问道。

“温德斯将军,久仰大名,没想到真的有着能蒙面识物的能力。”那巨龙开口了,“我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煞羽将军通告冰将军说雨龙将军也就是你的妹妹身体欠佳,所以带着冰将军过来看看。”

说着,从巨龙化的奥兰多身上下来了冰千鸟他们。

冰千鸟一下来就问:“婉莹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在屋里面,煞羽陪着她。”

温德斯刚说完,冰千鸟和敖丽就跑了过去。虽然夏尼和娜尔跟婉莹几乎没怎么接触,但她们也跟着跑了过去。

“你妹妹还能撑多长时间?”奥兰多问。

“蛊鸩过来看了,应该没多少时间了……一天或许就是极限了……”温德斯低声说。

在来的路上,珏已经跟夏尼她们说了关于婉莹的了分血症的事情,所以判断出了此时的婉莹应该是分血症病发的可能。

就在这时候,珏从奥兰多身后走了出来。

“诶~米歇尔家龙族的真身原来是这样啊~不愧是拥有着雷电力量的家族,连鳞片都让人感到麻麻的。”珏一边揉着自己的腿一边说。

“你这家伙注意些啊!”一旁的嬴宁提醒着珏要注意场合。

“你还好意思说,看看人家,都能变化为巨龙,你呢?这么大的人了连巨龙都变不成。”珏嘿嘿地笑着。

本来在商会的时候是打算让嬴宁变成巨龙带着大家回去的,但是谁知道嬴宁竟然变不成巨龙的样子,这让人们很难相信。毕竟嬴宁这个年纪连至龙化都可以做到,那为什么平常的真身化做不成呢?再说了,现出真身明明就是龙族的特性,也就当于被动能力,嬴宁怎么能做·不·到·呢?!

就在珏在黑着嬴宁的时候,他看到了温德斯。

“珏阁下。”温德斯看着珏。

虽然仅仅见过几面,但是珏那银发血眸的长相实在是太罕见了,所以温德斯对珏的印象很深刻。

珏看了眼奥兰多,然后对温德斯说:“借一步说话可好?”

虽然不明白珏的意图,但温德斯还是跟奥兰多说了声失陪后就跟着珏走到了一边去了。

走了一段时间后,温德斯和珏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小花园(虽然从这里还是可以看到远处变为巨龙的奥兰多的脑袋罢了)。

“珏阁下,你有什么事情?”温德斯问道。

“我有能力救婉莹,你要信我吗?”珏说。

温德斯听后显然吃了一惊,毕竟这种病不是能够治愈的。按照正常人的心态一定是先训斥珏一顿让他不要开这样的玩笑,然后再将他赶走才对。但是此时的温德斯已经没有能够处理这件事情的办法了,而且在住进来的时候道龙也说过要是珏的话可能会有些建议。

因此,温德斯打算信一次珏,相信面前这个没怎么接触的家伙。

“好的,你需要什么?”温德斯问道。

“单纯的信任就行了。”珏说这就往婉莹的房间走去。

珏刚一来到婉莹的房间,煞羽就突然冲过来拽着他的衣领。

“救她。”煞羽面无表情的说。但珏能够从中看出煞羽内心的焦急。

“好好好,我知道。”珏说这就来到了婉莹的床前看了看情况。

看来龙族的身体还在起着作用,没有让她过快的死去……但这么耗着一定很难受吧……

珏想着就对在场的人说:“所有人,出去。”

“珏!你有什么办法吗?”敖丽见到珏这幅像是要做什么的样子后就急忙问道。

“啊,多少有些办法。”珏说着就将夏尼她们推了推,“你们就先别在这里捣乱了。”然后珏又看了看一旁的素风,说:“你这家伙也长了不少啊,先出去吧。”

在看到珏的态度后,夏尼她们就出去了。但是在快要离开的时候,煞羽还是对珏说了句:“信你。”

看着离开的夏尼她们,珏第一次感道有些嫉妒面前的这个小孩。

相较于我的童年,你简直不能再好了。

珏一边想着一边拿出了匕首。但同时他也在考虑另一件事情。

真奇怪,为什么煞羽会这么相信我?即便是在见到我刚一进来的时候也是,上来就说让我来拯救婉莹。再加上先前的重阳节信件……这家伙真的被消除记忆了?不,我敢确定她关于我的记忆都被消除了。

估计是从道龙那边听到了什么有的没的吧。

珏这么想着。

出了这种事情,道龙应该有过来诊断过吧(并没有),那样的话煞羽也应该询问过道龙关于这方面的事情。那家伙虽然活的时间长,但只是见识多罢了,所以会将这锅甩给我也是有可能的。哎呀~真是个令人头痛的家伙啊。

珏一边自恋的想着一边准备着治疗。

准备工作跟先前一样,只不过婉莹即便是处于休克状态,龙族的海脉也依旧在帮助着婉莹恢复着伤口,这让珏在提出血液的工作中很是麻烦。

不过好在珏眼疾手快,能够很快汇聚出血球。

虽然前期的操作比较顺利,但后期的操作就让珏感到很棘手了。

婉莹她虽然在基因上有缺陷,但怎么着也是纯血的龙族啊。其血液的龙之气息的浓度可是高的要命的。这也让体内龙气不纯的珏感到棘手。

不过发现自己不适应婉莹的血也是后话了——珏一开始忽视了这个问题。

由于如果切换到了龙血的话就会导致婉莹的身体被腐化的现象,所以珏只能用人族的血液来承担婉莹血液的调节。

当婉莹的血液流淌进珏的身体的时候,一种灼烧般的剧痛在珏体内出现。

我靠!好!好痛!这种像是用铁水灌到体内的痛真是久违了!这就是纯血龙族的血液吗?!好强的力量!不愧是三界的王种!

珏一边试图忍受住体内的剧痛,一边调节着婉莹体内的血管及血液。

血管的再造不能出现分毫差错!所以珏必须要抗住这股剧痛并且将婉莹的病从根源上治好。

珏看着自己的手臂,发现上面已经覆盖有一层银白色的鳞片了。

银白之灾的自我防护系统出现了吗?!看来不能在磨蹭下去了,必须赶在身体判定这龙血是危险物品之前搞定!

这么想着,珏就强忍着疼痛加快了龙血的流速。

终于,对珏来说漫长的治疗结束了。他很是疲惫地瘫在地上。

“珏?你还好吗?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你没事吧?”外面,冰千鸟不安地敲了敲门。

“让……”珏喘着气,“让嬴宁进来……就一个人……”

冰千鸟显然是听出了珏状态上有问题,但她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选择了执行珏的命令。

不知道是不是相处久了的原因,冰千鸟总觉得不可以违抗这个状态下珏的命令,要不然迎来她的将会是一顿凶狠的怒吼。

珏这家伙要是结婚的话会不会成为那种带有家暴倾向的丈夫啊……

冰千鸟一边想着一边找到了嬴宁。

嬴宁听后二话不说直接走进了房间,并且还在开门的时候特意不让屋内的情况展现出来。

“珏!你没事吧!”嬴宁见到珏瘫在地上后就跑过去说。

“啊……算是吧……”珏抽搐着身体费力地说到,“龙血……看来还真不是我能驾驭的……”

嬴宁看了眼珏的手臂,发现了上面的鳞片。于是他马上拿过了珏挂在椅子上的外套并披在了珏的身上。

“看来是成功了吧。”嬴宁问道。

“啊,多少算是……只不过过程没有我当初帮人族来的舒服罢了……”珏依旧抽动着自己的身体说。

由于龙血在觉得体内流淌过,所以珏身体内所有的血管壁都受到过如同铁水浇灌一般的损伤,这也导致了珏现在心脏每起搏一次都会让珏的血液冲刷到敏感的血管一次。

“可以让他们进来了。”珏说着就拍了拍嬴宁的手,“扶我起来。”

嬴宁刚扶着珏起来,一旁的婉莹就醒了。

“嗯……是大哥哥……”

珏和嬴宁在听到了婉莹的声音后都看向了她。

“婉莹,你还好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珏在见到婉莹醒来后就有些蹒跚地走向了她。

珏的步伐就像是腿麻了一样地行走。

“头晕晕的,还有就是饿了……”婉莹说道。

“呵呵,真是个可爱的小孩子。”珏摸了摸婉莹的头,将她扶起来坐在床上,然后说,“待会儿哥哥帮你拿一些东西吃。”

“嗯。”

珏接着就站起身来,然后走向了门口。

虽然看到了珏有明显的虚弱,但是嬴宁并没有过去扶。因为如果去扶的话就有些太看扁珏的能力了,而且要是扶着珏打开门的话是不是有些太gay了。

“诸位。”珏打开门,“好好欢迎一下健康版的小婉莹吧!”

在见到婉莹醒来后,煞羽一下子冲了过去抱住了婉莹。

珏或许是没能想到煞羽的反应能这么激烈,他看着如同一阵风一样跑过去的煞羽。

真跟个母亲一样。

“没事?”

“嗯!小婉莹健康无比!”婉莹在煞羽怀中笑着说。

接着,夏尼她们跟着走进了房间中。

“虽然很想看一下婉莹现在怎么样了,但以我现在的体型有些难办啊。”在庭院中的奥兰多发出了苦笑的声音。

温德斯没有进入房间,而是看着被夏尼她们给围起来的婉莹。

珏看着那个在那里发愣的温德斯,然后走了过去。

“开心些,起码你妹妹得救了不是吗?”珏说道。

“啊……跟梦一样。”温德斯颤抖着声音说道。

“先别说梦不梦的了。”珏说道,“有一件事情你得注意——你和婉莹是同父同母的吧?”

“是的。”温德斯听后就意识到了珏的意思,“我的后代如果是女孩儿的话,也会像婉莹那样吧。”

“你的家族内只有主系脉这一支有病吧。”珏又问。

“是的,旁支只是为了提供配偶罢了。”温德斯明白了珏对于这件事情的顾虑。

“明白了,”珏看着温德斯说,“明天我会去找你的,你身上的隐患也应该被消除掉才行。”

“万分感谢。”温德斯说着就向珏伸出了手。

珏看着温德斯,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导致难以直接分辨出他的情感,但是珏还是能够从话语中感受到他的感激。

真是个纯粹的家伙啊。

珏一边想着一边握住了对方的手。

对珏来说先前龙血侵蚀所导致的疼痛感还没有消失,不过管他呢,这种久违的敞开心扉的感觉对他来说还不错。

就在这时候,煞羽过来了,她拽了拽珏的衣角。

“谢谢。”煞羽像是为了完成任务一样地说完就走了。

“真是个难以理解的家伙。”珏哼笑了一下,然后他又看了眼身边的温德斯,“怎么样?这样的女人如果娶回去的话就不用担心吵架了呢。”

“确实,听说她在跟冰千鸟的吵架中还曾来没有赢过。”

千鸟?……这家伙这么喜欢吵架吗?看她平日里跟娜尔也是吵来吵去的。

“那么……你要不趁现在跟煞羽表白?”珏坏笑着说道,“反正有我的保证,你不用担心后代犯病的情况。”

“哦?温德斯还喜欢煞羽小姐吗?”在两人上方的奥兰多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或许是闲的无聊了,于是就介入了他们的对话。

“确实呢,煞羽虽然话少,但是长得可是很漂亮的,并且配合着她的少言,简直就是高冷女王啊!”珏说道,然后就将奥兰多当成墙扶着。

“珏能够对煞羽提出这么高的评价吗?那你是怎么看我妹妹的?”奥兰多说道。

“额……这个嘛……帅帅的?很有男子气概?相当有活力?”

“听上去可都不是赞美女孩子的话啊。”奥兰多苦笑着说,“不过那孩子没有接受过淑女一般的教育是我们的错。”接着,奥兰多就俯下头来在珏的耳边低声说:“就在去年你刚走的是侯我还看到那孩子穿着男性的内裤呢。”

“喂,这种事情不能随便说出来吧。”珏听后马上捂住了耳朵,然后看着一边的温德斯。

“我不会说出去的。”温德斯举起手说道。

奥兰多蛮有兴致地看着珏说:“爸爸已经认可了你跟娜尔之间的契约了,我个人也是很乐意让你叫我叫姐夫的。”

“那你知道我的种族吗?上来就是乱说。”

“你好像是人族吧?但是在后面的报告中有提到你身上不纯的龙气,所以也不排除你是被龙血侵染之后的人族——拥有半龙的体质。”

“你猜的没错,我没腐败的龙血给侵染了,是个人不人龙不龙的半吊子。这你也可以接受?”珏问。

“娜尔也知道吧。”奥兰多说,“我想她是在已经知道了的情况下才这么做的。”

“呵呵,你们这些龙族还真是心大呢。”

“所以我才不允许你再去花心呢,夏洛特、冰千鸟就算了,刚才你对煞羽的评价可是已经被我列入危险发言了哦。”

“你这家伙啊,煞羽就留给这家伙吧。”珏说着就捣了一下一旁的温德斯。

温德斯见话题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于是说:“饶了我吧。我本人可并没有将煞羽小姐当成是恋爱对象哦。”

“诶?为什么?平日里都看到你去找她的。”珏疑惑地问,他本人是对他自己的阅历很有信心的,所以对温德斯的话很疑惑。

“一开始认识煞羽是由于婉莹。当初婉莹在学院里走丢了,然后她遇到了煞羽,借着这个事件我才认识了煞羽,当时她还没有将军一职。后来我找煞羽也主要是为了让她帮忙照看一下婉莹。虽然有时候我确实是心动过,但是更多的是感到一丝慰藉。尤其是这次的事情让我知道我对煞羽小姐的感情更多的是向对待母亲一样的感情吧。”

“额……你们俩差不了多少吧。”珏说道。

“说来有些难以启齿,我跟煞羽小姐是同岁,我今年也是两千岁。”

“哦~你这家伙真是……”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咳。总之我对煞羽小姐并不是爱情,更多的应该是一种依赖吧。毕竟小时候有些缺少母爱,而且看到煞羽能够那么照顾婉莹,如同母亲一般,我也是很欣慰的。”温德斯做出了总结。

见到温德斯这样后,珏和奥兰多也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珏看着远处房屋内的煞羽。

这妮子到底都知道些什么?但愿我的猜想是正确的吧……

推荐阅读:

拿到学渣剧本后,我杀疯了 神祗:亿万倍强化的我加入聊天群 封灵少年 海贼之风风果实 相同的世界不同的你 重生转嫁病弱权臣侯门主母大杀四方苏蒹葭沈鹤亭 让你送快递,你把顾客送进去了? 微臣 孽徒今天也想表白 穿越之风流才子 穿越六零当知青,我家小院通香江 穿越兽世:她生了一个新部落! 书籍1388439 我宇宙孙连成,你侯亮平一边站着 快穿:备胎觉醒后,拿官配祭天 压寨夫人药膳发家记(美食) 从做灵植夫开始成仙! 学艺不精,祖宗显灵 诸天宝可梦吧 穿越上古定生肖 逢人不说人间事 血龙剑道 混在美恐世界里的道士 侯亮平拿着搜查令走来了 官途:救了领导后我扶摇直上 红楼:从拯救薛宝钗开始 玄学王妃医术超绝,禁欲残王沦陷了 捡漏欧美:我要拿回所有国宝 苍山有言 我在异界建立日不落帝国 我在古代开劳务中介所 斗罗:双系统?我靠内卷逆袭成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