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后记

0后记

“好了,还有什么没有听懂的?”珏一甩粉笔然后对面前的学生们问。

现在珏是在魔导学园进行这教学的任务。由于珏的这个掌司的位子被夏尼接替的时间太长了,导致这个官职的很多事情都被默认为了夏尼所接管,所以经过上层再三考虑后,烬锽让夏尼接替了珏的掌司官职,并将珏调到了龙族的外交部门。

因为珏所在的外交部门让珏充当的是执行官——有点像是干政官,只不过是只有对付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候才会用的一种类似于可抛弃的使者性官员。所以平日里珏并不用上班(虽说工资有些少罢了)。因此道龙就让珏到他这里来教书。

至于娜尔家的事情已经被娜尔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在婉莹康复没多久,娜尔就用手中的紫金回收了文枪商会,并将商会的代理权交到了奥兰多的手里。之后文枪商会又和白莲商会签订了结盟条约,将两个集团的公司型资产合并,白莲商会这边则由骸进行代理。

琼的最终去向则是在珏再次出现在版南国的时候进行了完结。在白莲商会和文枪商会进行合并完成后,珏就去了一次版南国的王宫,并用感谢这段时间照顾琼的借口面见了林风眠和柯恩,借此来表达琼已经被珏抓回家的信息。

温德斯的病也得到了治疗,并且为了治疗需要,温德斯知道了珏就是银白之灾的事情,只不过他本人并不是很清楚银白之灾的事情,反倒是在看到珏身上那银白色的鳞片后误认为珏和龙族王室后什么关系。

虽然又遭到了来自柯恩的邀请,但珏还是婉拒了。

现在的珏有着从白莲商会和文枪商会两大商会的分成足以放心大胆地进行着以前由于经费问题而受到限制的法器制作试验了。虽然也被道龙调侃过有钱不拿来泡妞而用在科研上真是个直男,但珏并不在意,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培养出能够与自己抗衡的人,自己能够享受的多少的资产并不是问题。

“老师!”这时候下面的人举手了。

“啊呀~凛雪梅同学啊,有设么问题啊?”珏见到下面提问的人是凛雪梅后就有些开心地说。

凛雪梅辅修的是法器科,所以她在一开始见到珏过来讲课的时候有些排斥,但随着后来的相处,她也将这样的排斥给收起来了,转而开始接受珏讲的课。

“是这样的,过于昨天的实验课……”凛雪梅没有在意珏的开心样子,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珏听后就看着背后的黑板,在那里找来找去。过了一会儿后,他拉下来了一个黑板说:“啊,是这个。你看,这上面的法术回路呢……”

讲完课后,珏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马上离开了。

由于珏是特聘教师,所以一天只要上一节课就行了。但是由于珏手里掌握着非常详尽的法器制造信息,因此平日里还有很多专业人员过来旁听。可谁知这一旁听不要紧,一下子把珏的课给搞出了新高度,慕名而来过来旁听的人每天都很多。

这让本就打算摸鱼划水的珏很是头痛,不得已,他只能摆正了态度来进行讲解。

但是课上还不算完,课下还有人过来问问题。害的珏每次都要晚上个一小时才能回到自己的居所。

不过今天还有些别的事情,因此珏要比以前更快地收拾着手中的课本。

“老师。”就在这时候,有人叫住了珏。

珏看着面前的学生,然后又看了看还在排队的人,于是叹了口气说:“好吧,说说吧,你们有什么问题?”

于是,珏又被这帮人拦住问了近一个小时。

刚一讲完这帮学生的疑惑,珏就马上跑了出去。

今天的珏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宴会。

在龙城中有一个很高端的酒店,而珏此次来到这里的目的也是与这个有关。

刚一来到酒店,珏就被工作人员给拉走了。

“您就是珏先生吧,请到这里来,我们为你换上衣服。”工作人员带着珏到了一个房间内。

在这里,有人正在进行着化妆。

“怎么样?大男人还化妆。”珏一边嘲讽着坐在椅子上的人一边坏笑着说。

“啊,我也是近乎没有化过装啊。”崩说道。

此时的崩穿着一身新郎装,看上去很是精神。

没错,今天是崩结婚的日子,而崩的新娘自然就是姬芸了。

珏坐到了崩的身边,也参与了化妆。

珏很荣幸,他被崩请来当伴郎。所以他就也过来参加化妆和换装。

“空没来吗?”珏一边被工作人员化着妆一边问。

“嗯,还没有回来。但是海莲华已经接到请柬了。”

“这样啊,他在忙什么也不知道哈。”

“嗯……最好别问。”崩说道,“不过海莲华到时要来哦,我记得她好像过来了,而且还带着孩子。”

“这样啊……真想听一下你和空还有海莲华之间的故事。”

“呵呵,有空再讲给你听吧……你也差不多该结婚了,正值青春的时候,快找一个吧。”嬴宁说道。

珏倒是没有回答崩的话,而是打算转移话题。珏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只有他和崩。然后他就好奇地问:“怎么回事?你家里没来人吗?伴郎的话就我一个吗?”

“啊,就你一个。本来我还向嬴宁提出请求到的,但是他没有答应。”崩苦笑着说,“我是不是被他讨厌了?”

“我想应该不是。”珏耸耸肩,“那家伙今天是没有空来陪着你迎媳妇的。前几天他也跟我说过这件事情,说什么因为他今天上午有训练?不过放心,他说他会尽量抽出时间来参加你的婚礼的。”

“训练?……啊~想起来了,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啊。”崩稍加思索后就想起来了什么。

“那姬芸那边的伴娘有几个?”珏问道,“也是一个吗?她是版南国贵族的女儿,所以只要一个的话应该很难选吧。”

“是。据说有几个。”崩点点头,然后说:“据说娜尔也被请去当伴娘了。”

“哇~请动了吗?”珏有些惊讶。因为以一个人族的身份请来一位龙族当伴娘,其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好像是请过来了,而且她本人也很乐意参加……哦,对了,我还给冰将军和夏洛特她们送去了请柬,敖丽殿下也通过冰将军的途径要来了一份请柬。”

“你这家伙的婚礼倒是够气派的啊~”珏挑着眉笑着说。这还被化妆师要求珏把眉毛给降下来。

一切准备就绪后珏看了看他和崩。

“咻~不错啊,精神小伙儿。”珏笑着说。

“你这家伙倒是……为什么穿西服?看上去像是过来砸场子的一样。”崩见到珏的装扮后就笑了,因为珏的那一身西服实在是跟他穿的汉服不太搭。

“汉服很难洗的。”珏拎了拎自己的衣服说。接着他就指着崩的衣服说:“看上去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

“你这家伙啊……”崩耸耸肩,“算了。走吧,该去迎接新娘了!”

“好,跟着你老大~”

珏跟着崩去迎接新娘。

珏本人也参加过一些婚礼,并且也当过好几次伴郎,所以他在对付女方那边给出的刁难的时候都很从容不迫,所以崩很快就成功将姬芸接了回来。

不过这次婚礼过程中对珏的亮点就应该是娜尔的女装了。娜尔的身材瘦瘦高高的,所以在穿上女装后特意在胸前垫了些布,同时有没有到很夸装的程度;再加上娜尔化着一幅注重眼线以及在面部线条末端进行显眼化的装扮,这让她有一种巾帼英雄的感觉,像极了那些刚下战场还没有适应女性装扮的女武神。足以见得化妆师在帮娜尔化妆的时候下的功夫。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崩和姬芸都得到了来自亲朋的祝福。

不过有一点让珏感到很奇怪,那就是崩的家里人没有来。好在经过了烬锽的解释后珏得知因为崩是游离龙族,所以他的父母并不会关心崩的事情。

不仅仅是龙族,就算是别的王种也是遵循着这样的理念。在他们看来,没有姓氏是一种没有归属的含义,同时也意味着无限的可能。

但是这也让珏暂时扮演了崩的家属。一路上有不少姬芸那边的人跟珏说着说那的。

“虽然有想象过,但是能在这里见到珏阁下真是一种别样的感觉啊。”姬拓握着珏的手说道。

“哈,没想到姬拓大人竟然也来了。”珏握着姬拓的手说道。

“既然珏阁下是当伴郎的话就意味着你还没有结婚吧,怎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姬芸的姐姐?正好她也来了,要给你介绍一下吗?”姬拓说到。

“这个……算了吧,我没有结婚的打算。”珏苦笑着说。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开始躁动了起来,大家的目光开始集中在新娘那边。

啊,是抛花球啊。

珏看着。

伴随着姬芸的发力,花球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

照这个样子看的话应该会掉到那边的人手里吧。

珏看着花球想。

但是在下一刻花球的移动方向突然开始变得略微诡异了起来,然后直接掉到了敖丽的手。

“哎呀~看来我运气挺好呢!”敖丽抱着花球笑着说道。

“哦~大家看,拿到花球的人竟然是以为白发美女。各位有意向的男同胞们不觉得这是个机会吗?”司仪见到敖丽拿到了花球后说道。

这妮子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难怪会想要请柬啊……而且这个司仪不知道敖丽的身份吗?

起初珏还以为这是单纯的巧合,但是在看到敖丽的手上出现了法符焚烬的余灰后就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嘻嘻,实在抱歉啊各位,本小姐啊……”敖丽转了下眼睛,接着又把花球给扔到了一旁夏尼的怀中说,“大家来选她吧!”

看到敖丽递过来的花球后,夏尼一脸懵逼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几位是龙族的吗?”姬拓问到。

“啊,是龙族的。”珏转过头去不再看了,因为他知道了敖丽过来的真正原因——无非是添乱的,但还挺有意思。

就在珏这么想着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突然咋打了珏的脑袋。

“什么玩意啊!”珏被吓了一跳,他直接拿起了地上的东西准备回扔过去,结果看到地上的那个东西竟然是花球。

珏拿着花球看着一旁的夏尼。夏尼则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开始珏认为这是夏尼的傲娇行为,但是当珏看到在夏尼身边的敖丽正在坏笑的时候,珏明白发生什么了。

“看来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呢。”姬拓笑呵呵地说。

“您是说那帮龙族姑娘吗?”珏无奈地耸耸肩。

因为先前的事情,导致奥尼尔、米歇尔以及冰家三方家长被同时叫了过来进行商谈。三个在龙族有着极强话语权的家族在这里进行会谈,无疑引起了龙族内部的轰动,而这也使得龙族内部第一次意识到了珏的未来发展的威胁。

先前已经说过龙族当前的政体,也讲过以后龙族的可能发展。但是没人想到现在真的出来了一个家伙能够牵连三个龙族上层家族。这也让一些有危机意识的龙族家族感到了一种危险感——珏可能会成为龙族内政的分歧点。

不过这个事件可是让珏累了个够呛,他这几天一直接到了一些龙族贵族的邀请。

珏也知道这帮人的想法,所以也清楚该怎么处理。因此珏在这一段时间写了上百封的谢绝信。

这件事情消停的差不多了之后烬锽又找到了珏,并和他一起分析了这个问题。最终烬锽得出的的结论是希望珏能够尝试和敖丽在一起,并最终以纳妾的形式将夏尼、冰千鸟以及娜尔迎过来。

珏明白烬锽的小九九,无非是让夏尼她们家族的下一任家主能够拥有同一个父亲,而且这个父亲还是龙族的王室,这样的话对于巩固龙王政权有着非常好的效果。这样的举措也可以保证即便是龙族真的在后期出现了贵族割据,也可以凭借这几个家族的支持来保证有一个绝对的拥王派的存在。

不过珏最后还是以自己是银白之灾这件事情糊弄过去了。

珏拿着花球看着夏尼她们那一桌。

真是些有活力的孩子……

就在这时候,有人拍了一下珏的肩膀。

珏转身看去,发现对方是烬锽。

“过来一下。”烬锽小声说。

珏不明所以地跟着烬锽走开了。

两人来到天台,然后烬锽在确定没人后展开了隔音的结界。

回到家后,珏一开门就看到了向他鞠躬行李的欧阳踏雪。

“欢迎回来,主上。”

珏闻了闻房间内的味道,他问:“你在做饭吗?”

“是的。”欧阳踏雪点了一下头。

据说在欧阳踏雪就接受训练的过程中从夏尼那边得到了她曾给珏做饭吃的情报.于是她不知道是怎么了在珏回来后就开始给他做饭,也不惯着珏出去买外卖了。

珏简单说了几句后就到了自己的卧室内收拾了起来。

“主上?”欧阳踏雪在做完饭后叫珏吃饭,可是她发现珏正蹲在收拾行李。

珏看向了欧阳踏雪,然后说:“啊,有工作要做了,这次是要出去,差不多还是半年吧……”

“是出去的外交活动吗?”欧阳踏雪问,她已经知道了珏现在的工作以及其工作性质。于是她又问:“能不能带上我?”

“带上你?”珏说着就站起身来,“为什么呢?”

欧阳踏雪听后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身为您的东西……不在您的身边有些……”

“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别扭呢……”珏无语地走向了欧阳踏雪。

霎时间,珏突然一个手刃看向欧阳踏雪的脖子上。只见欧阳踏雪也用毫不亚于珏的速度挡住了他的攻击。

“嗯……看来修炼的不错。”珏在见到自己的攻击被挡下后就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我合格了吗?”欧阳踏雪问。

珏默默地点点头说:“好吧,你可以跟着我。”

吃饭的时候,珏跟欧阳踏雪讲解了这次工作的目的。

在天台上,烬锽对珏说:“听说过吸血鬼族吗?”

“知道,而且这个种族好像还没有跟龙族建交。”

“不建交不代表没有联系。”烬锽看着远方,“现在吸血鬼族正在出现严重的派系分裂,我希望你能够过去给予一定的帮助。”

“顺便在进行建交,是吗?”珏问道。

烬锽听后看着珏,然后笑着说:“你不愧是在这个位子的人。你这次过去是要帮助保守派的人。”

“但是吸血鬼族那边不是什么好地方啊。”珏思考了一会儿后说:“即便我被卷入了政治斗争死了也没事……这也是选择我的原因吗?”

“没人能够对银白之灾产生威胁,这是我们认定的真理——目前为止。”

珏看着面前的烬锽,他总感觉这家伙好像在隐瞒着什么一样。

“……这次的工作,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珏试探性地问。

“……你说呢?对于你来说什么样的危险都不怕吧。”烬锽笑了笑。

珏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攥住了烬锽的衣领,他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刚才的话中就一直透露着一种让人不安的感觉哎。”

饥荒见到珏这个样子后就举起了双手,然后说:“好吧好吧,你先松开我,好吗?”

珏松开了烬锽,然后问道:“到底怎么了?”

“这次吸血鬼族出现了罕见的‘法术连锁’。这也是吸血鬼族内部出现分期的原因。”烬锽缓缓地说道。

“源头呢?找到源头了吗?”珏问道。

法术连锁,这对于拥有法术适应性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可怕的名词。由于某些不可抗的因素,导致那些拥有法术适应性的人的器官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引发法术。那些法术对于现实的影响很低,并不会让平常的生活产生异样,但是法术的反噬并不会减轻,这也导致那些受到法术连锁的人会在没有施放法术的时候收到法术的攻击,最终被法术的反噬影响到健康甚至是生命。

“源头我们的吸血鬼族接应没有查出来。”烬锽摇摇头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人不敢过去的原因……啊,说起来那家伙好像也不行了……不过你不要担心,吸血鬼族那边已经将这次的情况给控制住了。”

的确,龙族的法术适应性很强,所以受到连锁的攻击可能非常高。

“由于先前的事情导致吸血鬼族内部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所以出现了不同于保守派的激进派。你是最好的人选,既有极强的办事能力,又有极高的法术功底,更重要的是不会受到死亡的威胁……就算死了我们也不会感到伤心。”

“最后的那一个才是重点吧。”珏哼哧一笑。

烬锽也笑了笑,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然后说:“就现在的情报来说这次的源头是一种罕见的法器。”

“由法器引发的?!”珏很是疑惑。一般来说法器引发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器本身的法力不能够引发连锁。根据珏的经验,一般来说能引发法术连锁的都是一些使用了错误法术的人。

思索片刻后珏说:“这活儿我接了。”

烬锽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

珏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一旁对着接下来的旅程感到兴奋的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是人族,所以法术适应性很弱,因此即便是在连锁反应爆发的地方也不会犯病。而且现在情况已经被控制住了,没有担心的的必要。

好吧,我已经见到了一个禁断了,那还有什么样的法器能够有这么强的力量?真是期待……

推荐阅读:

厉先生你的未婚妻跑了 龙飞罗刹海市传奇 一睁眼,甄嬛跪在我面前小产了 大华春秋,混在秦末一统天下 命定甜宠:快穿的心动瞬间 家有内裤大盗 暗黑西游:悟空 重生凡人齐云霄,竟然当上财阀? 开局为成庙灵 热辣闺蜜群穿投身滚烫事业 作文无压力:中考高考原题写作 私房催乳师 抗战:真不是军阀,就发了点小财 谍战:潜伏三年,我,特工之王 救!珍稀动物把我家当月子中心了 书籍1394150 长生武道:从炼化白虎开始 全民领主之都市天际线 京港玫瑰 穿书之被偏执狂盯上后 加钱哥的港综之旅 四合院,从弄废一大爷开始 于敬亭陈涵穗 灵气复苏:我们是从修真界回来的 北美猎魔大亨 穿成年代文拖油瓶 噩梦复苏,我有一只小僵尸 你一个玩具厂,全是军用黑科技? 从约战开始的愉悦人生 大明毒士,老朱劝我冷静! 书籍1424584 琴的黑暗六行情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