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界点

0界点

“好了,到了。”珏在得到消息后就从车厢下来了。

嬴宁跟欧阳踏雪紧随其后,当时在下来后两人就惊呆了。

他们好像来到了一个小城镇,人群熙熙攘攘,看上去就像一个集市一样。但是在这个城镇中央有一个和龙族城门一样的巨大拱门。这石质的拱门如同一面镜子一样反射着里面的景象,只不过这扇门里的景象和门外的并不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传送门一样传送着另一个世界的景象。

“额……你们可以先走了,嗯,就这样。”珏对一边的卫兵们说道。

卫兵们一点头,然后就带着车队回去了。

“主,主上……那是什么?”欧阳踏雪拽拽珏的衣角问道。

“啊,那是‘界点’啊。”珏看着那个传送门说道,“你一直在版南国应该没有见到过吧。”

欧阳踏雪点点头。谁说不是呢,欧阳踏雪在认识珏之前走得最远的一次就是被骸带出了王都,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王都的郊区或是王都内生活的,哪儿见到过这样的东西啊。

可是当珏见到嬴宁也对此不了解的时候就无语了,于是珏只能将他所掌握的知识告诉嬴宁他们。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对于三界的人来说,三界是互不干涉的,彼此间有着不同的气候地形以及生态。但是不干涉不代表不能相互联系。早在造世者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就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中留下了可以跨越世界的地点,这在《无名法书》中称做是“界点”。

界点被造世者所创作,同时又被赋予了不可被破坏及干涉的能力。这也是界点能够存在于这个世界如此长时间的原因。

“如果穿过了那个门的话,就可以于魔域的另一扇门出来。”珏一边带着欧阳踏雪和嬴宁在街道上走着一边说道。

“哇~这么厉害吗?!”欧阳踏雪兴奋地看着门,眼睛里好像在发光一样。她指着门说:“果然,造世者就是厉害,能够创造出这样的东西!”

“呵呵,‘造世者就是厉害’吗……”珏一边笑着一边拍了拍欧阳踏雪的后背。

“哈!”欧阳踏雪在被珏拍了后背后突然双手抱在前一脸惊讶且羞涩地看着珏。

“嗯?怎么了吗?”嬴宁见这两人间的气氛不对,于是就很疑惑地看着他俩。

欧阳踏雪虽然很害羞,但还是直接对珏鞠了一躬说道:“实在抱歉!主上!”

“啊,没什么,那边有公共卫生间,去那里吧。”珏制这一边的建筑说道。

“谢,谢谢主上!”欧阳踏雪说着就一路小跑去了卫生间。

“额……她怎么了?”嬴宁不解地问道。

“啊,”珏走到街道旁边的小公园中的长椅上休息着,然后对身边的嬴宁说,“今天欧阳踏雪穿着后扣式的,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哈?那你刚才……该不会仅仅因为欧阳踏雪说了有关造世者的好话吧?”嬴宁不敢相信地说道。

珏冷笑着看着他,然后说:“不然呢?她不是不知道我的过去。”

“什么?!”嬴宁瞪大了眼睛看着珏,“你的过去?!欧阳踏雪整么会知道?!”

面对嬴宁的疑问,珏就在欧阳踏雪离开的这段时间给嬴宁说了一下在版南国发生的事情。

“这样啊……看来还真是一段离奇的故事呢……”嬴宁不敢相信地说道。

“虽然不是所有的记忆,但是这也能够让那妮子理解一下我吧……”珏眯了一下眼睛,“起码要是我所有的记忆都涌入那妮子的脑子中的话,她说不定脑子会被烧坏掉的……”

嬴宁对于欧阳踏雪与珏产生了记忆链接这件事情虽抱有一定的怀疑,但是再考虑到这是珏说的情况下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这也让他有了一丝挫败感。

就在嬴宁和珏聊天的时候,欧阳踏雪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实在抱歉~里面人太多了。”欧阳踏雪苦笑着说道。

“没办法,这里本来就是中转站一类的城镇,游客很多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了,你是女生啊,卫生间里人多也是正常的。”珏见欧阳踏雪回来后,就从长椅上站了起来准备继续赶路。

还不是你害人家去的卫生间?

嬴宁看着珏的背影不禁吐槽。

在准备到界点进行传送之前,珏让欧阳踏雪买了些东西在路上可以拿来吃。

看着欧阳踏雪与摊贩的交涉,珏不禁在想欧阳踏雪平日里是不是有些自卑。

“主上……我买回来了!”欧阳踏雪拎着好几个纸袋子走了过来。

珏看了看欧阳踏雪买的东西后就拿了个自己在那里吃了起来。

“欧阳踏雪,你是不是一直在害怕着什么?”珏问道。

“害怕什么……”欧阳踏雪瞪着眼睛看着珏,她大致明白珏的意思。

“你是在害怕龙族的那帮姑娘吗?”珏问道,“或是说你是在害怕与你同龄的人?”

欧阳踏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抱歉……”

“啊啊,没什么,只不过见到你平日里的表现有些疑惑罢了。”珏见到欧阳踏雪的这个态度后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于是就顺着欧阳踏雪的意打断了对话。

这妮子应该是以前一直过得不如别人,所以就产生了自卑的意识吧,难怪平日里怕这个怕那个的。

珏带着一行人走到了界点那里。

“你好,请出示证件。”在界点处的工作人员拦下了珏他们。

虽然界点的宽度差不多有百米,但是在界点的外面有个像是检查点一样的地方用来调查试图穿过界点的人。

不过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偷渡禁品而做的防范措施。当然,如果到了战争时期的话这样的检查点就会变成阻击敌人的第一道防线。

早在亚特兰蒂斯完全统一三界之前,界点处近乎每天都会有王种为了争夺界点的控制权而大打出手。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王种间最尖锐的一些矛盾被慢慢磨合掉了,取而代之的是高阶种与低阶种间的矛盾。

检察官对嬴宁和欧阳踏雪的检查都很快,但是在珏接受检查的时候拦住了他。

“您是登录在龙族的人族吗?”检察官问道。

因为嬴宁的国籍认证是龙族,而欧阳踏雪则是版南国的国籍,所以珏的这个国籍认证就显得很离奇。并且那个检察官工作了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能在龙族登记的人族,要知道,虽然王种的城市允许其他种族进入,但是王种本身是不会给其他种族身份证明的。

“这个,你可以问那家伙啊。”珏指了指前面的嬴宁。

既然嬴宁是龙族,那么让嬴宁来作证明也不是不行吧。

珏这么想着,因为他本人当初在拿到这个证明的时候在龙族内部也是产生了很大的分歧,这也导致了珏的名字又一次在龙族内部掀起波澜。

嬴宁转过身来说:“啊,我是跟这家伙来的,这家伙确实是在龙族有身份证明的。”

见到嬴宁帮着珏辩解后,检察官就收起了珏的身份证明然后说:“真是长见识了呢,祝您旅途愉快。”

“啊,谢谢。”珏收好了自己的证明后就带着嬴宁他们走了。

界点的前面是一片巨大的圆形广场,很多人或是车队要么在广场上休息,要么就是准备进入界点。还有许多的游客正在界点处拍照留念。

欧阳踏雪在珏的身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看上去她很期待这次旅行。

珏看了看界点的颜色,然后说:“嗯,看来从这里进的话就是魔域了。”

“从这里进?”嬴宁疑惑地说,“还能从别的地方进吗?”

“当然,”珏点点头,“要是从这扇门的后面进的话就是神域。”珏说道。

因为界点不仅仅是连通着两个世界,界点所间接的是三个世界,只不过从界点的正反两面进入的话会进入到不同的世界罢了。

“哇~主上你以前去过别的世界吗?”欧阳踏雪好奇地问。

“啊,去过啊。”珏说道,“三界我都去过,我还在魔域生活过一段时间呢。”

嬴宁看着珏没有说什么。在嬴宁看来,珏在魔域的生活无非是银白之灾的生活罢了。虽然也听珏说过他在变声银白之灾之前还有过一段平常的生活,但是银白之灾那先入为主的意识已经在嬴宁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了,因此嬴宁并不认为珏在魔域有什么很好的生活。

“但是界点由人控制的话,在战争时期又要怎么分配呢?”欧阳踏雪疑惑地问道,“以前好像出现过王种对上都的联合讨伐吧?”

“啊,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界点都由别人控制的,王种自己也是控制着界点的。在亚特兰蒂斯控制三界的时候界点并没有被王种控制,但是那个时候出现了亚特兰蒂斯凭借控制界点来预防大规模跨界战争的情况。于是在后来的哈达瓦尔就有明令禁止单个势力控制界点的条例的出现,并且规定王种可以保存一个界点的控制权。”

“也就是说龙族拥有一颗界点的控制吗?但为什么不让我们直接走那个界点?”欧阳踏雪问道。

“真聪明。”珏对欧阳踏雪的快速提问表示高兴。他说:“龙族也是有界点的,而且就在龙城内部,只不过龙城的界点所连接的是魔族的王都以及神族的王都,所以平日并不会随意使用。”

“这样啊。也就是说如果用了的话就可能上升为政治问题吗?”

“没错,毕竟王种的力量是世人所认可的,一般来说并不会随便使用,即便是神王和魔王来访也会使用第三方的界点进行传送。从某种意义上讲,龙城内的界点已经成为了龙族和魔族以及神族建交的代表,如果哪一天龙族将内部的界点派军进行封锁的话,那么就证明龙族和其他王种间出现了很危机的情况。”

欧阳踏雪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好了,耽误的时间也挺多的是时候该进去了。”珏说道。

于是珏带着嬴宁和欧阳踏雪来到界点前,准备进入界点。

珏他们走到了界点,但是珏却看了看四周。

“嗯?怎么了?”嬴宁问道。

珏看着四周,然后疑神疑鬼地说:“周围的人……好少……”

嬴宁看了看周围,发现珏说的对,这里的人确实没有原先的人那么多,就好像所有的人都在故意避让不进入界点好让珏他们先进去一样。

“周围,没有敌人……”欧阳踏雪警惕地说,“感受不到杀气。”

“就算真有杀气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动手。”珏警惕着说道,然后他又在确定周围没有敌人后说,“难不成是打算让我们过去再动手吗?”

“界点的另一边也没有人,看来这里已经被对方先下手为强了。”珏叹了口气。

就在三人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的时候,有人过来了。

是个小女孩,而且大家对她都很陌生。

“叔叔,这个给你。”小女孩一过来连招呼都不打地就递过来了一个字条。

珏疑惑地接过了字条,然后那小女孩就直接离开了,什么也没说。

“那女孩是……”嬴宁看着那个小姑娘。

“她的神情不太对劲儿,很无神,看上去就像是被人洗脑了一样。”欧阳踏雪说道。

确实很无神,就跟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一样。

珏看着欧阳踏雪想。接着,他打开了字条看了看。

“哼,果然你是一时半会儿不会躲开我吗?”珏看完字条后就将字条焚成了灰烬。

“怎么了吗?那女孩是谁?”嬴宁问。

“总之先进去吧,我就不信那家伙有办法弄死我。”珏坏笑着说道。

刚才的字条的落款是雾。这也让珏明白了这一切变得诡异的原因。但是珏依旧很好奇雾到底是用什么手段使得所有人都能够按照相同的意识进行工作,因为以珏的知识来说还没有能够控制别人思维的法术。

嬴宁和欧阳踏雪虽然抱有疑惑,但还是跟着珏一起进入了界点。

但是就在三人踏入界点的瞬间,周围的景象开始崩坏,一切的一切都向着扭曲的方向发展。

“怎么了?!”嬴宁见到情况不妙大声问道。

“主上!这是正常现象吗?”欧阳踏雪被吓得一下子抱住了珏的身体,女人的预感告诉她这绝对不正常!

珏瞪大眼睛看着周围变幻的场景,他的已经被兴奋和愤怒冲昏了头脑,他的眼神深处藏着一丝的恐惧。

这!太神奇了!按照《无名法书》的记叙,界点应该无法被干涉才对,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雾有能力干涉界点?!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跟造世者有什么关系?!啊~太兴奋了!太棒了!终于,终于遇到了一个与我同一量级的家伙!我……离我的毁灭不远了……

珏兴奋地看着周围变化的场景,丝毫不顾及旁边正在用疑惑眼光看着他的嬴宁和欧阳踏雪。

终于,这次的变动慢慢停下来了,珏一行人再次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结束了吗?……”欧阳踏雪看着周围。

“这里……不像是魔域啊。”嬴宁望着四周。

他们现在在一片荒漠上,就像是遭遇海难的人一样,四周除了沙子以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啊,毫无疑问这里是魔域。”珏一边在天上比划着什么一边说道,“魔域除了中心地是富饶的土地外剩下的地方全是沙漠,要不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山将魔域的中心土地和外面的沙漠分割开的话,估计魔域就全是沙漠了……切,来这样的小把戏吗。”

嬴宁听着珏的话表示理解,于是说:“那我们现在是在魔域中心地的外圈?”

“嗯,而且这里的妖邪还很多呢。”珏说着就突然看向远处,然后一挥手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冰锥,并让冰锥一下子插到地上。

在冰锥插到地上的瞬间,一直巨大的如同鲸鱼一般的蝎子就从地上扭曲着身体弹了起来。

欧阳踏雪显然是没有见到那么大的妖邪,于是害怕地抓着珏。

“吓坏了?”珏摸了摸身边欧阳踏雪的头,“别怕,你现在手握禁断,已经不再是那么弱小的孩子了。”

“珏,”就在这时候,嬴宁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进魔域中心地了,这里什么也没有,搞不好会死的。”珏说着就走了起来,“我们现在差不多是在魔域的北方,而风侍从北边吹过来的,所以我们应该向南走。”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北边?”嬴宁问。

珏指了指天空说:“看太阳啊。”

“你会观星术吗?”嬴宁不敢相信地问道。

“当然。”珏笑着说,“这很简单啊。”

在三界,对于天文的所有知识统称为观星术。并且观星术这门学科的困难度不亚于法器研制。因此此时的珏对于嬴宁来说就像是著名大学双学位毕业的高材生一样。

“啊,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到荒漠了,回去的经验还是很多的,所以不用担心~”珏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说。然后他又看着抓着自己的欧阳踏雪说:“欧阳踏雪,可以松开吗?妖邪真要是来了的话我和嬴宁都可以应付。”

“啊!抱,抱歉……”欧阳踏雪听后就红着脸松开了手。

嬴宁可以想象到银白之灾再通过空间迁跃来到这里后的一脸茫然的样子。

于是,这三位就踏上了去魔域中心地的旅途。

推荐阅读: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女主她有毒[快穿] (快穿)炮灰的人生 开局贾府小厮,红楼签到十年 轮回仙主 九域剑祖 联盟之奶妈凶猛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三国:系统宕机百年速请皇祖出山 血源觉醒 皇道创世诀 浮世梵歌 综武:开局替代嬴政入赘徐谓熊 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 红楼之黛玉有空间 一个不一样的魔法师 危险啊孩子 [家教]请勿以假乱真! 噬罪抉择 红楼品花录 柯南:这弹幕不看也罢 霹雳之枪说异数 重生之轧钢厂风云 不花魔术师 天才狂医 重生后,前夫哭晕在火葬场 生化领主 穿越种田之贫家女 全球进入大航海时代 我直播算命爆火 飘渺宇宙弑天之路 从西游开始打怪升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