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魔域内部

0魔域内部

“嗯……距离目的地还有几公里吧,不远了。”珏拿着手机看着地图说道,“而且用这东西就可以看地图,真是方便啊……”

“要不先休息一下吧,虽然你跟我在能力上可以胜任这几公里的越野,但是欧阳踏雪个人族受不了吧。”嬴宁看着身后的欧阳踏雪说道。

“啊……没事的……”欧阳踏雪捂着肚子说道,“刚才只不过岔气了,没事的……”

“被妖邪追了一路,下次赶紧些,别再掉队了。”珏说道,然后就放起了手机说,“先休息一下吧。欧阳踏雪你先生堆火吧,我跟嬴宁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猎物。”

“明白了。”欧阳踏雪点点头就向周围的树那里走去,看看能不能找些树枝。

珏用猎人眼感知了一会儿后说:“在哪里有可能有一些猎物,走吧。”

经过了整整一天的行进后,珏一行人穿过了沙漠并且到达了魔域的中心地。现在的珏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吸血鬼族的领地。

“真没想到还能走出来呢,那个沙漠。”嬴宁一边寻找这猎物一边说道。

“这不废话吗,你以为当初我在沙漠里的路都白迷了吗?”珏不太高兴地说,“我可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虽然说是珏一行人花了一天的时间走出了沙漠,但这还是多亏了珏的带领,要不然还真够呛能出来。因为在那沙漠中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可以当做标的东西,地图上也没有关于沙漠的信息。在路上,嬴宁和欧阳踏雪不止一次见到过动物以及一些人的遗骸。

“呵呵,那还真要谢谢你了……”嬴宁呵呵一笑说道。

【“主上,这些人是……”欧阳踏雪在第一次遇见尸骸的时候曾这么害怕地问道。

“以前的法师,应该是在这里遇难了。”珏一边走着一边说,根本就没有理这些尸骸太多——除了有时候从那些尸骸上找到了些有意思的遗物外。

“法师?法师为什么会来这里?”嬴宁满是疑惑。

“当然是为了迁跃法术了。”珏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迁跃法术是从前……不,即便是现在也是法术界的无解的难题。从前有很多法师为了能够探求出迁跃法术的原理而不断尝试,那时候也是法师失踪事件频发的黑暗时期。”

珏说着就疲惫地笑了笑,他那笑容怪怪的,看上去挺渗人的。

嬴宁听后就伏在珏的耳边问道:“那银白之灾使用的迁跃法术……”

珏听后就停住了脚步看着嬴宁。他的眼神空洞,看上去就像是对生活的放弃了一样。他说:“我就是曾经的一个啊,尝试迁跃法术的家伙。”

“你是成功了吗?”嬴宁问,毕竟在银白之灾的介绍中有说过它能够撕裂空间并在三界内自由穿梭。

“哈,虽然能够穿越世界,但是目的地就很难控制了。”珏哼笑了一下,“真是回想起了我曾经第一次被困在这里的事情啊……”

“很糟吧?”嬴宁问。

“啊,不算太糟,也就是在这里被困了差不多两三个月吧。”

“两三个月?!”嬴宁听后大吃一惊,他看了看这一望无际空无一物的沙漠,然后问,“那你吃什么?!这里又可以拿来吃的东西吗?!”

“妖邪啊……”珏哼笑一声,“那算得上是我记忆中最难吃的妖邪肉了。”

嬴宁听说过夏尼在前年冬天见到珏的时候的事情,也说过在后来知道了珏曾拿妖邪肉招待他们的事情。虽然嬴宁认可珏的厨艺,但是他本人并不相信珏能够将妖邪肉给做得很好吃。因为妖邪肉闻起来非常的腥,吃起来还有股苦味,并且跟牛皮一样难嚼,即便是咬合力在各生物之上的龙也受不了。但是现在听了珏对他以前吃过的妖邪肉做的评价后就有些相信夏尼的话了。

一定是当初迫于无奈练出来的吧……】

就在嬴宁还在回想的时候,前面的珏突然弓下腰抓着地上的土观察着。

“前面有个大家伙……”珏闻了闻手中的土块,“奎蟒?……”

“那是什么?”嬴宁好奇地问。

“额……一种大蛇罢了,生活在魔域里的生物。个头大的要命,挺麻烦的……”珏放下手中的土说,“虽然很好吃,蛇皮嘎嘣脆,肉也很紧致,但是……就是捕杀起来太麻烦了。”

“吃蛇吗?……”嬴宁的表情有些复杂。他的确是饿了,但是要能捕道鹿的话是最好的,但要是蛇的话真的有些难以接受。

“怕什么,我已经吃过好几次了。”珏说道,“放心,这种动物是在魔域常见的猎物,完全不用担心。(奎蟒在魔域确实是野生动物,但是并不携带能够导致三界人生病的病原体,并且在《无名法书》被划为了可直接捕杀猎物,可以放心捕杀。)”

“……”嬴宁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他本人是个比较不习惯接受改变的人,所以并不想因为新鲜而尝试未接触的东西。

“欧阳踏雪一个人也怪危险的,要不你先回去?”珏说道。

“……算了,速战速决吧。”嬴宁说道。

“这才是嘛,该有的痛快。”珏说着就站起身来向前走去。

差不多走了近二十米后,珏突然停住了。

“看那个。”珏指了指前面的一颗果树。

在那果树上缠着一条巨大的蟒蛇。它的身体差不多有车轮一样粗,伸长更是像给树缠了一个围巾一般,将整个树都给缠了起来——少说得二十多米。

“这玩意是什么?!”嬴宁惊讶的问道。但是他也有打猎的意识,所以没有说的很大声。

“奎蟒啦。”珏说道。

或许是听到了珏他们的声音,树上的奎莽突然将头从树冠上伸了下来。那是一个棱角分明看上去很吓人的蛇头,像极了棘蜥的头。

“喂!它看过来了!”嬴宁说这就将手放在了飞羽银华的刀柄上。

珏这时候去拦住了他。他说:“别怕,这东西平日里性格很温和,而且是食素为主的,平日里就是窝在果树上坐吃山空。虽然它的头看上去很是吓人,很像毒蛇,但实际上它并没有毒性……啊,要提醒的一点是这东西长着牙哦,跟小锯子一样的牙齿,主要是用来切割水果的。”

嬴宁在听了珏的话之后松了口气,然后又说:“那么你打算怎么办?什么时候动手?”

“等会儿,等近一点……”珏慢慢靠近那家伙,“虽然这东西平日里温和,但实际上战斗力高的很,而且它的鳞片非常硬,一般来说是不能将其打碎的。”

珏向着奎蟒慢慢走去。

以你的能力应该一下子就能把这东西给灭了吧?!

嬴宁看着珏那谨慎的样子像。

珏慢慢靠近,同时他也在准备着法术准备给予这东西致命一击。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破风的声音突然从奎莽所缠着的树后面的树丛中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奎蟒的颤抖。

“该死?!是谁在攻击这玩意?!”珏见到奎蟒被人攻击了之后大声吼道。

但是此时的狂怒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奎蟒已经将珏作为了攻击目标。

它突然从树上下来,像是列车一般地冲向珏。

珏猛地跳起,躲过了这个可能把他腿给锯下来的贴地攻击。

“珏!”嬴宁见到这个情况后准备冲出来。

“别过来!”珏一边跟奎蟒对峙一边叫住了,“这东西机动性很强,你别过来占用我的移动空间!”

嬴宁在听了珏的理由后就明白了奎蟒的危险性,也了解了为什么珏要靠着奎蟒那么近在攻击——要的就是一击毙命以防后续的麻烦。

但到底是谁发动的攻击?

嬴宁看着果树后免得树丛。他提防着带着飞羽银华绕到了树丛那边。对他来说必须要小心时刻可能到来的敌人。

而留有足够空间的珏也很快就利用法术将奎蟒给击毙了。

“切!难对付的长虫!”珏看着被雷电给电死的奎蟒想。然后他就去找嬴宁。

“嬴宁……嗯?在后面?”珏察觉出了嬴宁位置的改变,但是珏并没有感到疑惑。在珏看来,嬴宁还没有傻到只会在一旁看着他打猎的程度,所以嬴宁位置的改变应该是为了掩护珏不被放出弓箭的人偷袭。

珏蹲下来检查着奎蟒的尸体。

他从奎蟒的身上拔出了箭矢并进行分析。

嗯……箭头的工艺非常好,相当锋利,并且金属的炼制也是非常优秀,铁的质地非常好,杂质很少。箭杆的木头有过很好的防潮养护,后面的羽毛也选用了很好的材质……是大户人家才有能力用的箭矢。

珏站起身来再次探知嬴宁的位置。

嗯?过来了?……后面还有个人?

珏转过身去看着果树后面的树丛。

嬴宁过来了,但是在他身后的人珏并没有见到。

“喂,后面的那位,你可以出来了。”珏对着树丛那边说道。

但是就在珏说完的瞬间,嬴宁突然抽出了飞羽银华并照着珏砍了过去。

珏直接被吓到了,他往后跳了个身位躲开了嬴宁的攻击。

没有感受到杀气……

“嬴宁!”珏大声喊了一下。

嬴宁好像是下意识地抬了下头。

在看到嬴宁状态后,珏就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一个瞬步绕道嬴宁的身后,照着他的脖子就来了一下将其打昏。接着,珏直接对树丛展开了法阵。

“如果你想死的话就给我出来!”珏说道。在见到树丛那边没有人回应后珏就直接释放了法术。

只听树丛那边出来了像是泥浆冒泡一般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个女性的尖叫。

在那边!

珏通过声音瞬间确定了对方的位置,然后一下子冲了过去,并在看在人影的瞬间将其击倒。

过了一段时间后,嬴宁醒了。

“珏?……”嬴宁模糊的眼睛看到了珏的身影,他好像在试图将奎蟒给扛起来。

“啊,睡得怎么样?”珏看着嬴宁,然后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干掉奎蟒了?”嬴宁看着奎蟒的尸体。

“你摆脱魅惑了?”珏问道。

啥?魅惑?什么情况?……对了,我记得我去寻找射箭的人了来着……

嬴宁再回想的时候意识到了珏身后的东西。

一个披着雪裘斗篷,穿着绣锦棉衣的人,从体型上看应该是名女性,加上他穿的衣服像极了古代狩猎的大小姐。她被绑在树上,头上套着珏先前走沙漠的时候从尸骸上拿来的斗篷。

“嗯……这家伙不是欧阳踏雪吧?”嬴宁问。平日里珏就喜欢拿欧阳踏雪开涮,所以嬴宁在看到这个情景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欧阳踏雪因为一些小事而被珏进行了无厘头的惩罚。

不过虽然这个人与欧阳踏雪大体上体型相似,但是总感觉面前的这位身材比例要更好一些。

“啊,不是。”珏说着就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个像是眼罩一样的东西交到了嬴宁的手上。

“这是什么?”嬴宁拿着眼罩问。

“啊,蒙眼睛的,但是可以透过眼罩看到外面的事物……温德斯的眼罩你知道吧?这个和那个是同款。”珏说道,“我怕你再被魅惑之眼给魅惑住。”

“魅惑法术?……啊!对了!”嬴宁想起来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嬴宁带上了眼罩。

“哇!真的能看见啊!……但是这样的东西发明出来有什么用?”嬴宁在赞叹了半秒后就问。

“近战的时候可以不让对手通过眼神看到自己要攻击的敌方……顶多就是新手对付老手时候用的小把戏罢了,没什么用。”珏说着就走到了那人的身边,然后一下子就再掉了头在她头上的布。

在见到那人的长相后,嬴宁就惊呆了。

其美丽的程度和冰千鸟有的一拼!像是人偶一般清秀的面孔,再加上她的身材以及身上的装饰,简直不要太美丽!即便是像嬴宁这样审美等级本身就很高的王种,也难以招架他的美。

不过在观察到她的眼睛后嬴宁就明白了她的美丽是有原因的——她的眼睛是一双紫色的瞳孔,也就是和冰千鸟一样的“魅惑之瞳”。

“嗯……很罕见呢,和欧阳踏雪一样是棕色的头发呢……”珏像是对待熟人一样地拿着她的头发说道。

“你个混蛋滚开啊!别碰我!”那女的在见到珏动她的头发后就像是愤怒的小狗一样想要转过头去咬珏的手。

“喂!你这家伙……你是魔族的吧?!能不能有点矜持?”珏快速收起了手,但是还是被这个狂躁的女孩给吓了一跳。

嬴宁再仔细审视了面前的女性后发现她确实是一名魔族。

魔族虽然在眼睛上与人类相似,但是他们的牙齿与人类差别很大。魔族人的牙齿是十分尖锐的鲨鱼齿以及变为真正獠牙一般的犬牙。并且和龙族人的眼睛一样,这鲨鱼齿也是常人判断魔族与人类的重要依据。魔族和神族并没有真身这么一说,所以拥有真身的龙族可以说是在王种中独树一帜。

“真是的,连头发都不让动……”珏一边摩擦着手一边走回到了嬴宁的身边。

“不不不,本身就不能动吧。而且你这家伙是通过发色来了解别人的吗?”嬴宁无语地说道。

“那么……”珏看着面前的这个女性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激怒奎蟒?”

“啥?激怒奎蟒?!你知不知道那东西很危险啊!”女性说道。

“你这家伙啊……啊,你是不是因为果树挡住了所以没有看到我们?”珏想了一下后说。

听了珏的话之后,那女的一愣,她说:“你们……也在狩猎奎蟒吗?”

珏点点头。她指着自己的脚说:“差点就被那蛇给把脚给锯下来。”

“啊……真是抱歉……没看见你……”那女的听了珏的话之后就小声说。

“哈~没事,没事。作为补偿,这奎蟒就归我了。”

“什么?!不啊!这是我好不容易才能遇见的优质猎物啊~好不容易放个假,没想到到手的猎物又被抢了,现在还被绑在树上……真是太倒霉了!”那女的越说越伤心,到后面都带了点哭腔。

显然,珏和嬴宁并不善于对付要哭的女孩,不得已,珏只能把这个女的给松了绑。

“好了,”珏将绳子扔到奎蟒身上准备待会儿再来打包它,“你叫什么?”

那女的活动活动手腕,然后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珏,说道:“现在,给我打理好奎蟒,之后送到我……”

就在女的说话的时候,珏一个手刃打到了女的头上。他说:“别整没用的,快说你叫什么?”

“为什么魅惑之瞳对你没用啊!”那女的眼角含着泪花捂着头看着珏,眼神里满满的不服气。

“没用的,要不然我怎么能有意识把眼罩给这家伙戴着而我不戴呢?”珏有些没有耐心地说,“快说,你叫什么?”

女的见到珏这家伙不好惹,于是说:“好吧,我说我说……我叫魖瞳。”

“魖瞳?”珏听后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养了好几年的狗原来是猫一样。

“哼哼,”魖瞳见到珏很惊讶后就挺起了胸骄傲地说道,“本小姐可是魔族的重要官员!欺负了我的话你们就等着吧!一定没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嬴宁和珏都呆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魖瞳。

“额……珏。魔族是那么的官僚主义的种族吗?”嬴宁问道。

“啊,他们的政治制度跟龙族差别还是很大的,所以她才敢光明正大地这么说话……那家伙的妹妹也真不是什么善茬啊……”珏无语地说道。

“妹妹?你认识这位魖瞳小姐吗?”

“应该是吧,不过看样子她应该是不记得我了。”珏无所谓地说,“不过也好,不记得我的话也能省下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就在魖瞳还在耀武扬威的时候,她的肚子上传来了“咕~”的声音。

“额……饿了?”珏尴尬地问道。因为那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想无视都难。

魖瞳没有说什么,而是红着脸摇了摇头。

结果又一声响亮的饿肚子声音的响出成功打了她的脸。

珏见到这家伙是这样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后就叹了口气。

“嬴宁,把这东西扛回去……魖瞳小姐,要一起吃这个东西吗?”

推荐阅读:

领主游戏:开局一艘末日方舟 真千金是玄学老祖 赶海:我捕鱼能实时提现 趋吉避凶,从星海时代开始 当古人看到我的日常后 穿成六零小可怜,木系异能搞种植 凡人修仙:我能穿梭万界 官场从秘书开始 带球跑的盘星教教主 书籍1390040 离婚后,我成了绝世医尊 我祁同伟看了剧本,碾压侯亮平! 运气在我这拦也拦不住 三国:大都督 反派:学姐竟是未婚妻 在四合院里过日子 寻生路 海贼日记 甜宠快穿:崩人设的男主对我超爱 混球星九脉 我老婆的绝色女闺蜜 地球末日游戏 末世:我,灭世者,绝不会拯救世界 二师姐她柔弱又美丽 凌云行之起于微末 重生华娱:我要当大佬! 七零:嫁大佬救灾荒,我风生水起 嫡女重生归来,假白莲彻底慌了 [足球]歪芮古德 彻夜尽情 东北:出马纪事 让你写创业,你却歌颂暴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