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短暂相处

0短暂相处

“欧阳踏雪~”珏回到欧阳踏雪所在的地方后就让嬴宁将奎蟒给扔到她的面前,“这个东西你会处理吧?”

欧阳踏雪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奎蟒的尸体,她的表情僵住了。

“主,主上……虽然版南国也有吃蛇的习惯,但是这个也太大了吧……”欧阳踏雪磕磕绊绊地说。

版南国属于南方国家,本身湿热的天气就很适合蛇的生存,因此当地也有将蛇作为料理的习惯。不过欧阳踏雪并没有吃过蛇料理,更没有见过奎蟒这样巨大的蛇类。

“这样吗,那我来处理吧……欧阳踏雪,嬴宁,你们俩帮忙把这蛇给架起来;魖瞳,你过来帮我处理蛇。”珏说道。

“嗯?为什么我要帮你啊?”魖瞳听后很不服气地说。

“主上?这里还有个人?!”欧阳踏雪在听到了魖瞳的声音后被吓了一跳。

“还有个人……她刚才应该是被嬴宁给挡住了,所以你才看不见吧。看来你还应该更加努力才行啊。”珏在见到了欧阳踏雪的反应后就无语地说道。接着,珏就介绍着身边的魖瞳:“这家伙叫魖瞳,是我跟嬴宁捡过来的。”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谁是捡过来的啊!”魖瞳不满地说道,然后她又对欧阳踏雪说:“这里有个女生我就稍微放心了。听着,我本来是狩猎的,但不曾想我和你的……‘主上’?你和他是主仆关系?算了,反正我和你的主人看中了这条蛇,不过你的主人用下三滥的手段得到了它,因此我就为了讨回权益而过来与你们瓜分猎物。”

啊~真是令人火大的言论啊,明明珏的准备都被你放的箭给破坏了……

嬴宁不满地看着一边的魖瞳。

“应该是您没能狩猎成功而过来的吧?”欧阳踏雪少见的用不满的语气说话。

“什么?”

“您应该没有怎么打过猎吧?先到先得,谁能入手谁就可以获得猎物,这是打猎界的规矩。本来打猎就是将自己定义在捕食者的地位上来参加弱肉强食的自然游戏,所以如果碰到了一个比你还强大的对手的话你只能将猎物送给他。你有见过狮子将到手的猎物送给野狗的吗?”欧阳踏雪掐着腰说道,她这副犟嘴的表情还真是少见。

“你这家伙……”魖瞳显然是没有足够的语言来回击欧阳踏雪,所以只能不甘心地说几句,“凭什么说我的能力不如你的主人?!你有什么证据!”

珏在一边也很有兴致地看着欧阳踏雪,毕竟在版南国也没有见到欧阳踏雪生气过。

欧阳踏雪看着魖瞳说:“主人能这么自然地处理猎物就证明猎物的所有权归他!并且主人是最强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所以我真是好奇为什么您会跟着过来。”

或许是自己的自尊被触动到了,魖瞳有种要离开的打算。

“醒了,别闹了。”珏拍拍手打断了欧阳踏雪的斥责。

没想到这妮子说话还能这么不留情面呢。

珏看着欧阳踏雪想,然后他说:“欧阳踏雪,你也不用这样,现在我们在这森林里迷路了,所以能找来一个过来打猎的来做向导已经很不错了,你要是再把人家给说走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哈~原来你们在这里迷路啦。”魖瞳在听到珏的话之后就一扫先前的自卑,转而换了一种不怀好意的同情。

嬴宁和欧阳踏雪在见到这家伙的性格转变后就很生气地看着她。

“是啊,而且魔域的森林很危险吧,所以我就想能不能让你带我们出去。当然,我希望能与你共同瓜分猎物。你看如何?”珏没有在意魖瞳说道。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珏并没有给出一副献媚的样子,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魖瞳,这也让魖瞳因为心里的压力而收敛了一些。

“好,好的……”魖瞳转移了视线避开了珏的眼睛,“请让我帮你处理奎蟒……”

“那真是太好了。”珏一鞠躬说道。

嬴宁看着对魖瞳这个态度的珏,心中满是疑惑。嬴宁认识珏这家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对珏的性格虽算不上是知根知底但也有些了解。像是有人在珏面前进行嘲讽的话一般来说都会得到珏的打击性报复,所以按照常理来说珏应该是在魖瞳进行嘲讽的时候马上给予还击才对,但是为什么现在的珏有些唯唯诺诺?这一点嬴宁搞不懂。

难不成我们真的迷路了?可是手机地图应该可以帮助我们脱离森林才对。亦或是珏在给这家伙卖人情?但是他又图什么?就算是对方是模组的官员,但珏好歹也是龙族的官员啊,魔族有管不着……啊!难不成珏打算跳槽到魔族?!

就在嬴宁陷入自己的猜疑泥潭的时候,欧阳踏雪不服气地说:“主上,我们明明……”

“住嘴。”珏突然打断了欧阳踏雪的话,“按照我说的做。”

欧阳踏雪被珏给吓到了,于是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进行顺从。

“嗯……这蛇皮以及蛇的毒腺给你,剩下的归我如何?”珏问道。

“骨骼以及蛇牙吗?你也真是会挑贵的拿啊。”魖瞳有些不满地说。

“蛇肉你也可以拿回去六成,怎么样?”

“八成,你们想出去的话就老老实实地给我这么多!”

“喂,别得寸进尺啊,那妮子对你的敌意你应该看得出来吧!你还这样的话到底要怎样?”

“她为什么这么激进你不知道原因吗?”魖瞳一脸疑惑地看着珏。

“我不想去探讨。”珏说道,“七成,极限了。”

魖瞳叹了口气说:“四成,你们出了森林也要吃东西吧,我就不趁火打劫了。”

你也知道这是在趁火打劫啊……

珏无语地想,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主上……”这时候,欧阳踏雪过来了,“我希望这次能够由我来处理蛇肉。我毕竟也在版南国生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在做蛇肉上也有些经验。”

“嗯,如果你愿意的话。”珏说着就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个背包,“给。”

“好的。”欧阳踏雪接过了背包后就离开了。

魖瞳惊讶地看着珏,然后问:“你是什么人?这么高阶的法术竟然能这么轻易使用?!”

“嗯?”珏在听了魖瞳的话之后就转过头看着她,“你能看出来?我的法术与一般的储物法术的不同?”

“啊……因为我怎么着也是咒法院(咒法探究与创造学院)的毕业代表生啊,所以用心看的话也是能够看出来的。”魖瞳说道。

“哦,你是咒法院毕业的?看来够聪明啊。”珏说着就伸出手来想摸摸魖瞳的头。

“喂喂喂!你手上还有油,别碰我啊!”魖瞳见到珏要摸她的头后就避开了身子。

“额……抱歉……”珏在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不太对劲儿后就收起了手。

魖瞳虽然被吓到了,但还是有些在意珏。

这家伙想要干什么啊,而且……白色的头发,不对,是银色的头发吗?而且眼睛还是血色的,再加上这幅被生活压迫到认命的“死尸脸”。这家伙好像在哪里见过。

珏显然也发现了魖瞳的目光不太对,于是就好奇地问:“怎么了?”

“不……我想问我们是不是以前……”

“主上,饭做好了。”这时候,欧阳踏雪过来了。

“嗯,好的。”珏说着就朝着欧阳踏雪那边走去。“魖瞳小姐,饭做好了,请过来吃吧。”

魖瞳见到珏没有心思再听她的话之后就也没有再说下去。

珏来到篝火旁,看到了欧阳踏雪做的饭。

“嗯,果然很有版南国的风情呢。”珏看着饭说道。

怎么说呢,这饭好像是炒香料送蛇肉一样,着重香料的调制,蛇肉的处理仅仅是切线并入味罢了。

欧阳踏雪将她做的饭端在面前呈给珏。

这妮子倒是很有做下人的意识啊,还知道先给主人吃。

珏看着欧阳踏雪的表现后就夹了块肉放到嘴里。

好麻!但是酥酥的很好吃!果然跟版南国处理食物的方法一样啊,但是非常合我的胃口。

珏点点头说:“不错啊。来,大家也尝尝。”

嬴宁和魖瞳在尝了欧阳踏雪做的饭之后都表现出了很高的兴趣。魖瞳平日里并没有机会接触版南国的饭菜,而嬴宁即便是在版南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但平日里也是由骸或是琼来做饭,所以也没有机会接触版南国的一些名贵的饭,平日里吃到的也都是小吃。

不过这两个人对欧阳踏雪做的饭抱有高评价也就算了,欧阳踏雪也一个劲儿地说好吃然在座的人都感到不解。

“这饭是你做的吧?为什么还一幅没有吃过的样子?”嬴宁不解地问。

“因为啊,”欧阳踏雪含着激动的泪水说,“平日里都是让我们这些下人做饭的,这么名贵的食材一般是不会给我们吃的。”

“那你们是怎么做出来的?味道什么的要怎么控制?”魖瞳很好奇地问。

“呵呵……平日里用的都是老鼠肉或是那些大型动物的肉,像是有什么人把山后的老虎给消灭了后就会分给我们一些这样的肉来练手。毕竟这些肉跟蛇肉一样都是很难处理的……”

欧阳踏雪用很随意甚至是有些想死的语气说。不过珏和嬴宁都知道怪怪的语调并不是针对魖瞳,而是这妮子回想起了以前的艰苦岁月。

“好了好了,可怜的娃,现在你可以多吃些……”珏说着就往欧阳踏雪的碗里放了些菜。

欧阳踏雪的悲惨遭遇珏能够理解,毕竟在那种家庭中生活的人童年没什么可以拿来回味的。

“谢谢……以前只能把这些别人吃剩下的香料拿来回收自己炒着厨房里的下脚料吃……”欧阳踏雪一边含着泪一边往嘴里塞吃的。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在因为以前的事情而哭泣还是因为能够吃到很多好吃的而感动——而且这饭还是她做的。

“真是可怕的童年呢……”嬴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啊,这么悲惨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见……”魖瞳更是用看待伟人的眼光看着欧阳踏雪。

欧阳踏雪一边吃饭一边流着泪说:“太棒了,能跟着主上真是太幸运了……”

珏看着这样的欧阳踏雪,于是地上了一杯水说:“啊,听我的话就有肉吃,所以老老实实的就行了。”

欧阳踏雪拿过水来喝了一口,然后放下了餐具一下子抱着珏。

“主上!谢谢!最喜欢你了!”欧阳踏雪哭泣着说道。

“啊,你是怎么了?平日里都没有见到你这个样子。”珏一边安慰着欧阳踏雪一边感到疑惑。要知道,平日里的欧阳踏雪可是个很保守且很稳重的孩子,难不成就因为今天吃到了高级食物而感到兴奋吗?

正当珏感到疑惑的时候,欧阳踏雪突然看着珏。她的眼神迷离,非常的妖艳。

“主上……”欧阳踏雪高声说道,“我,我好像……诶?突然很高兴?”

欧阳踏雪的头慢慢靠近珏,一种要亲吻的感觉充斥着珏的大脑。

就在欧阳踏雪快要亲上珏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

“主,主上……”欧阳踏雪费力地说,“我,我感觉……我好像现在很兴奋……能不能……先打昏我?”

诶?

珏一愣。怎么回事儿?欧阳踏雪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因为这些蛇肉?但是嬴宁跟魖瞳都没有事,并且奎蟒本身的肉并不带有这种让人变的飘忽忽的效果。

“额……”就在这时候,魖瞳拿着一些香料发出了无语的声音。

“怎么了?”珏用法术将欧阳踏雪引入睡眠状态后问道。

“这个……”魖眸摇了摇手里拿个跟树叶一样的东西说,“这个香料可能是罪魁祸首哦。”

珏一脸懵逼,因为这个香料他不是不认识,而且他也知道这个东西的功能——并没有能让人变兴奋的效果。

见到珏那一脸懵逼的表情后,魖瞳说:“这个东西跟奎蟒经常进食的果树的果汁混合后会产生微量的自白效果,只不过这种东西的效果只会对低阶种产生效果,高阶种并不会有明显的感觉……或许她并不知道奎蟒的生态吧,所以没有将蛇肉处理干净,导致一部分能够跟这香料产生反应的物质残留了下来。没想到那姑娘竟然能抵抗住自白剂的效果,真是厉害啊,要知道自白剂可是和兴奋剂一个级别的东西啊。”

“哈?”珏愣了一下。

珏和魖瞳所进行的是对蛇的**,并没有对蛇肉进行处理,这也导致了欧阳踏雪自动将清洗蛇肉的工作接下。所以欧阳踏雪身体欠佳的原因主要是珏和魖瞳的责任。

“只是吃了果子就会在体内留下果汁吗?”珏呆愣愣地问。

“不是啊,是蛇本身吸收了果子中的一些成分。”魖瞳说,“然后在做饭的时候产生了化学反应。”

“化学?”珏很蒙地歪了下头,“什么是化学?”

虽然在魔导学园里听说过什么“化学系”的名词,但是珏没有深入研究。

“喂,你该不会连化学都没听说过吧?”魖瞳像是看待新物种一样地看着珏。

珏摇摇头。毕竟在自己被封印的这一千年中,时代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珏,”一旁的嬴宁看不下去了,他说,“所谓的化学,和炼金术差不多,只不过是一项更基础的物质转化技术,一般来说是低阶种所主攻的方向。”

“那王种主要是靠炼金术吧。”珏表示理解,他差不多能通过炼金术再加上欧阳踏雪事件类比出化学的操作形式。

差不多就是像以前魔女熬汤一样吧……嗯?那不是药剂学吗?

“化学可不是魔女熬汤哦。”一旁的魖瞳仿佛有读心术一般地看着珏,“化学除了液体间的反应外还有金属间的反应,但是只有一部分可以进行。比如说用盐酸可以将铁溶解,但是无法溶解金,而王水却可以熔解金。”

“哈~”珏像是个木头一样地回应道。什么盐酸啦、王水啦,珏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额……你这家伙的文凭到底是什么啊?我都担心你是不是不识字了。”

“啊,字的话我现在是认识的。”珏举了下手说道。

“现在?……你以前?你什么时候学的字?”魖瞳问。

“去年!”

“去……”魖瞳捂着头说,“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是我高估你了……”

这次的饭局就在魖瞳的无奈和欧阳踏雪的昏睡中结束了。

经过了一下午的行进后,一行人走出了深林。他们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那么,期待着下次的见面。”珏对魖瞳说。

“啊,但愿下次见面能够有更好的印象吧。”魖瞳背着从珏那里分到的东西说道,“你们要去哪里呢?”

“永夜深林。”珏说道。

“啊,吸血鬼族的领地吗?”魖瞳听后皱了皱眉,“事先提醒你们,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尤其是现在更是危险。”

“我知道,吸血鬼族正在闹党争。”珏说。

“是的,而且我听说事情很有可能发展为吸血鬼族的内战。”魖瞳说到,“听说吸血鬼族由于先前法术连锁的处理问题导致了党派的分歧。”

“这样吗?”珏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魖瞳说着就打算离开。

“啊,顺便向魔王大人以及他的妻子们问个好,特别是你姐姐。”珏说着就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了。

“呵呵,你这家伙……”魖瞳本来打算将珏这话给当成玩笑的,但是仔细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对。

珏……我又跟他说过姐姐的事情吗?

魖瞳疑惑地想,再加上她总觉得珏有些眼熟以及珏在一见到她时候的那个态度,这都让她心中有些疑惑。

“那个……”魖瞳想要叫住珏,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推荐阅读:

师姐师尊太妖孽,我被迫开挂 妄折她 重来一世,小日子从高考后开始 都重生了谁还不是神豪啊 哈利波特之重生 大反派他不太对劲(女尊) 爱上寂寞 盗墓:吴小佛爷决定去死 追花逐梦 七零:炮灰带着显眼包系统开挂了 影视庆于年:强杀李云睿逼宫庆帝 抗日:有选择系统的我所向披靡 [红楼]林夫人种田日常 调教娱乐圈 重生八零:养崽致富后我被团宠了 混沌川海 GGAD双向宠爱 历史人生模拟器 重生2010悠闲日常 命运: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魔君男二冲破次壁元成了我的忠犬 伴星引力 全后宫吃瓜追剧,皇后竟成团宠! 一枕黑甜 清穿荣妃之子 重逢后前女友总在钓我 从韭菜到修仙界第一乐子人 闪婚后,豪门老公追妻日常 七零:军婚糙汉猛追玩命宠 大庆:扮演徐凤年,大雪龙骑入京 我能一次次回档重生 囤百亿物资后,我被尸王盯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