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卡兰城

0卡兰城

卡兰,从北方通往南方的必经之路,因其左右沼泽的特殊地理位置而成为战略要道。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超出珏和伐格斯洛等人的预料,激进派的人很快就派兵过来对卡兰进行攻打。

不过好在德纳姆有先见之明,早在会议开始之前就已经派人控制住了那里,这才使得保守党的处境没有非常的糟。但是话虽如此,留守在卡兰的士兵们依旧要面临着大批敌人压城的危机。

城墙上,卡兰城的太守就看着远方的森林。他知道在那里面有很多的激进党士兵。不过有一点他很好奇,为什么到现在这些人都没有攻城。当前的局势他不是不知道,如果让卡兰城告急的话,那么保守党一定会派兵支援卡兰的,所以西边的防守就会出现问题,这样的话激进党就一定会轻易控制西边的。为什么要放着卡兰这个硬骨头放到后面啃?

“太守大人!”城墙上,有一名士兵叫住了那个领导他们的人,“我们的物资已经不足以再支撑一个月的了。”

“是净物资吗?”

“不,还有从城内市民中收缴过来的一批物资。”士兵说道。

“这样吗……如果支援再不来的话那么就是内忧外患的情况了……”那名太守说道。

就在这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喂?……伐格斯洛大人?!”太守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瞪大了眼睛,“什么?有一批队伍正在向这里集结?……五十人的骑兵部队?!开什么玩笑?这里是永夜森林,你要让一批骑兵在森林中战斗是想让他们死吗?!”

面对电话另一头太守的质疑,伐格斯洛并没有回答。在伐格斯洛看来,珏的想法应该是为了和卡兰城内的士兵里外接应,将逃窜至卡兰德地并给全部剿灭。

“如果你看到的是并不是骑兵的话,那么就允许你攻击。”伐格斯洛说到。

“好,好我明白了。”太守点点头说道。

他明白了伐格斯洛的意思,无非是想要里外合击罢了。

太守挂断了电话,然后看着城外星星点点的光亮——激进派的士兵所放出来的照明法术。

“太守大人,”那个士兵问道,“伐格斯洛大人有什么指示?”

“通知下去,如果有骑兵从南方过来的话就放行,如果是步兵的话杀无赦!”太守说道。

士兵点了一下头。但是他没有离开,而是突然从袖子中抽出一把匕首刺向太守。

“你要干什么?!”太守在那匕首快要刺中他的时候躲开了。

拿士兵挥舞着手中的匕首说道:“保守派的败类!去死!”

说着,士兵就将自己的匕首刺向了太守。

但是显然是太守的行动更快一些,他用他尖锐的指甲将那士兵地喉咙刺破,然后将其血液直接抽了出来,并在手中汇聚着。

被吸干血液的士兵瞬间变成了一具干尸,但在他的眼睛中充满了不解与疑惑。

“哼!我多少也是梵卓家族的旁支末裔,怎么会被你这样的低下贱货给杀死?”太守说着就看向了那些因为声音而赶过来的卫兵,“通告全军,卡兰内部出现了叛乱,立刻派人将城门控制住,并且将城中的商业重道给控制住!不能让叛军占领了那里!”

“是!”

“还有!”太守突然叫回了那些人,“让先前保守党这边派来的士兵全部佩戴保守党统一袖标,以防出现友军误伤!”

“明白了!”说着,那些卫兵就下去了。

太守见四下无人,然后就拿出了手机给伐格斯洛打去了电话。

“伐格斯洛大人,刚才我军出现了叛军,所以我在此提醒您,一定要小心身边的人,激进党渗透的很厉害!”

说完,太守就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血球,然后跟着原先卫兵离开的途径走了下去。他跟随者士兵来到了卡兰的南门。

事情果然出现了超乎意料的发展,城内的叛军原比太守想象的要多得多。不过多亏了太守的快速反应,才使得保守党能够控制住重要的大门。

“太守大人!”挡在门前的士兵说道,“他们人太多了,说不定他们进城的时间比我们还早!”

“挺住!绝对不能失去对城门的控制!”太守一边试用着手中的血球对敌人释放着如同针一般的攻击一边说道,“支援很快就会到来!而且还是突击能力很强的骑兵!在城内一定有一定作用的!”

太守的话有一定程度的激励作用,但并不是永久性的。

支援迟迟没有到来,躲在门洞中的士兵们从上午战斗到了黄昏。不过这样的战绩也是在依靠门洞这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优势,下才完成的。

“太守大人!支援为什么还没有来!”一些士兵撑不住了,他们开始将怒火转移到太守的身上。

太守对此没有任何能够当做是答案的话。

就在这时候,从门后面传来了急促的敲打声。

“有人来了?!”门洞内的士兵们先是感到振奋,但是这股振奋感在=被突然次入门内的刀刃给杀得无影无踪。

大量的刀刃开始砍入大门内。这些刀刃锋利无比,将厚且坚硬的大门给砍出了一道道的裂口。

士兵们知道,这些刀刃并不是骑兵所用的长枪该有的样子,这一定是步兵才能持有的东西。

现在他们被两面夹击了。

门洞外的敌人在见到大门上的异样后就更加兴奋地向里面的人发动攻击。

鲜血在飞溅,惨叫在回荡。门洞的地面上已经被鲜血给浸湿了。

“太守大人!”这时候,太守身边的人突然说道,“北方的大门即将失守!”

什么?!

太守心中一紧,这样一来卡兰的失守就是时间问题了。现在叛军在城内大肆破坏,城外的敌人又在虎视眈眈……

太守不敢相信地往后退了几步。前方的刀枪声刺激着他的耳膜,后面的砍刀生令他心烦意乱。

那砍门的声音越发疯狂,就像是被囚禁的野兽要急切地冲出来一样。

太守看着这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他一时间陷入了绝望。

但是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外面砍门的声音消失了,有一把砍刀在砍到了门之后就再也没有拔出来。

太守盯着大门看着,他仿佛忘记了自己还身处战场。

看着看着,他发现门下面的土地开始变得发黑,并且这个黑还在向外蔓延。

我应该将门打开……

太守盯着这大门想。

他走向了大门,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原先在他手中凝聚出来的血球也因为他不再提供力量而化成了一滩血水。

管他门外的人是什么,反正都是死,倒不如不带任何疑惑的死吧……

太守想到。

他打开了门。

大门打开时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

就在大门打开的瞬间,一声清脆的泼水声从门口传来,接着就是几声马蹄踩水的声音。

太守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景象,周围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城门另一边的景象。

门洞内的厮杀是人间地狱?可笑,那样的话门外的岂不是真正的地狱?!

人们看着大门外的景象——大量的血液浸泡着土地和尸体,真正的血流成河在城门口的另一边都得到了实现。那些尸体身上都有很多贯穿伤,就像是有人用尖锐的物体进行了穿刺一样,而且还进行了很多次,有些尸体上甚至连头头被打穿了一个洞。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看着这恐怖景象的另一边。

一些骑士,一些铠甲上溅满血液的骑兵。不,如果说这些骑兵身上全有血液的话并不严谨,因为在这帮骑兵的前面,有一个穿着大统领铠甲的人身上一点血液都没有。不过他手上还在滴血的长枪仿佛在诉说着它主人的战绩。

那个大统领扫视了这个门洞内的所有人。他骑在马上高高在上,虽然看不见这位大统领面盔下的相貌,但是他那尖锐的眼神仿佛和他手中的长枪一样极具穿透性。

“我是保守派的卡兰太守!如果您是来支援我们的话请马上过来!”太守说道。

那个大统领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用脚踹了一下他身旁的一个人。

那个人身穿一身汉式鳞甲,手中拿着一把偃月刀。在那个大统领踹到他的瞬间,他就高举手中的偃月刀,然后直接扔到了门洞外的敌人身上,然后那个人从马上一下子跳了出去,并将偃月刀旁边的敌人全部打到。

面对这样暴力的对手,敌人们都愣住了。

大统领高举长枪,大喊一声:“冲!”

紧接着,剩下的骑兵们策马冲进了门洞中。

太守的人在见到这帮骑兵后就马上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些骑兵在走过了太守的阵营后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地冲了出去,然后将敌人一一碾压。

由于太守先前说过保守派的人要佩戴对应的袖标,所以为了防止在战场上出现混乱,激进派的人也带上了对应自己派系的袖标。至于那些佩戴敌方势力袖标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以为这种给自己添麻烦的事情是不会有人做的。战场那么乱,那管戴袖标的人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啊。

太守看着那些骑兵和四散而逃的激进派党军,然后他又看了看那个没有行动的大统领。在他的身边,有一名穿着女武神铠甲的人,她手中拿着一把双头镰。那把镰刀上散发着不详以及恐怖的压迫力,上面滴着的血液更是给这把镰刀增添了许多的恐怖色彩,这让这把镰刀与女武神那高贵圣洁的形象一点也不搭。

见到太守这边已经没有危险了,那个大统领轻轻喝了一下马并来到了太守的身边。

“我是珏,龙族的佣兵,这次前来帮助卡兰城解围。”珏说道。

“您就是伐格斯洛大人派出的援军?!真是太感谢了!”太守面无血色地说着,因为一天的的战斗让他损失了许多的能量。

“啊,我就是过来解救你们的,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珏说道,接着他就从马上下来了。他看着门洞口的情景说道:“你和你的战士做的很好了,谢谢你们撑到了现在。”

“为什么不能早点来?”有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道,“你知道我们这么苦,为什么不早点来?!”

见到那个人这个态度,一旁的欧阳踏雪直接将镰刀架到了那家伙的脖子上。

珏见到欧阳踏雪的举动后就制止了她,然后珏闭着眼睛低下了头。他说:“实在抱歉,我们为了将流窜的敌人剿灭而耽误了太长的时间。”

太守给那个人使了个眼色让他注意一下城门外的景象,示意他不要说太多话。

珏看着他身旁的欧阳踏雪,然后慢有兴趣地笑了一下。

版南国时候欧阳踏雪大开杀戒已经在她的心中产生了不小的创伤,并且再加上珏之前为了救欧阳踏雪而出现的惨状,这让欧阳踏雪内心的承受能力有了很大的突破。并且欧阳踏雪对珏唯命是从的态度让她在战场上克服着她自己的心里抵触。可以说,现在的欧阳踏雪已经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战士。

“实在抱歉……”那人低下了头,“谢谢您的搭手相救。”

“我能理解刚刚经历了命悬一线的你。”珏说道。接着他又看着太守,说:“如果可以的话就请跟我说一下当前的情况吧。”

太守点了点头说:“这边请。”

一走进太守的办公室后,太守就将一个地图放在了珏的面前。

不同于伐格斯洛那里的永夜森林全方位地图,这份地图是卡兰附近的详细地图。

“在北门前的三个方位有不同的敌方守军,他们或许还在等待卡兰的失守。”

“没有发生火灾吗?动乱时发生的火灾以及杀掠的声音也可以成为对方判断城内状况的重要依据。”

“卡兰城的城墙很高且厚,所以城内的状况是很难看到的。”太守说道。

珏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他接起了电话。

“喂?……嗯,是吗?那好,派些人守住,然后城内的敌人还要注意些,一旦发现杀无赦。”说着,珏就挂断了电话。

“北门的控制权已经巩固了,现在不用担心城内失守了。”珏说道。

太守听后松了口气。

珏盯着地图看着,然后说道:“现在不是该放心的时候。当前的重中之重是要想办法将敌人给压回去。”

“但是城内的人已经不够多了。”太守说道。

珏点点头,然后向太守询问了现在城内物资的情况。在得知了当前卡兰城中物资短缺的情况后,珏就点点头说道:“现在把从人民那里收缴来的物资分发下去吧。但是要用我们援军带来的名义进行分发,以免因为平均分配而造成的不满。”

“但是我们的物资已经不够多了!”

“把伤员给送到南方去。中重伤员都可以回去”珏有又说。

“现在大敌压境,这么缺人手还要放人回去?!能把重症伤员送回去就可以了。”

珏摇摇头,说:“稳住城中居民的心态,告诉他们我们援军是可靠的,我们有能力解决当前的问题。将伤员送回去能够释放一下当前的物资压力。”

“那敌人呢?外面的敌人要怎么办?”

珏听后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将叛军的尸体从这里扔到外面,这样一来能够给敌人散发一种‘我们知道你们的计划’的讯息,之后我们再将巡逻的人数扩大一倍以上,这样一来就可以有一种我们人很多的错觉。同时我会带着我的人在城墙上移动,相比对方的探子在看到穿着不同军服的人之后就会向对方的指挥阶层报告说卡兰来了援军了吧?剩下的就是祈祷伐格斯洛能够派人往这里送一些物资吧,多少现在南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太守点点头表示理解。

“还有一点……”珏说道,“关于对方尸体的事情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一问。那就是这个城内有投石机一类的东西吗?”

投石机……啊,虽然数量不多但还是有的。

珏点点头说:“那么就请你做好在卡兰打持久战的准备吧。”

推荐阅读:

我,外交官!让龙国领先万年! 我在诡异世界无限升级 从统御万灵开始长生不死 乔乔的奇妙冒险 精英第一班 无声觊觎 全职法师从私奔宁雪开始氪金封神 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山中何事? 青云 医者仁心:我,全球大外科第一人 梦里仙途 爹,你穿越明末了孟先生的猫 三国:我假冒汉室宗亲,刘备麻了 江桥 四合院:我何雨柱,誓不做吸血包 说好的魔修,结果你走正道? 瘸子,快停下来! 斗罗:从被比比东骗去喝茶开始 穿到星际当虫母 医妃:夫君他也有双重马甲 创世神重生地球,替父母还债 神骨之力 秋日恋爱指南 从炼蛊开始肝成道君 教授,上缴工资卡吧 诸天:从幕末斩鬼开始 轻井泽2 邪神系制卡:开局制卡美杜莎 综漫:时停催眠,你跟我说是勇者 洪荒:开创鬼道后,我无敌了! 永光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