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重整旗鼓

0重整旗鼓

“你们俩,没事吧?!”珏在战场中问道。

欧阳踏雪和嬴宁一边杀敌一边回应着珏。

当前的情况可以说是十分危机了,差不多有八十人左右的敌军正在和珏三人对峙。而剩下的敌人已经开始进行攻城了。

守城军们各顾各的进行着反抗,看起来太守将这帮士兵再次召集起来的几率非常的小。

珏三人由于本身就有比较强的战斗力,所以这八十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重的包袱,但是如果要全部解决的话估计卡兰城就已经被占领了,因此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控制住对方的进攻。

“欧阳踏雪!”珏说道,“待会儿我送你出去,你把原先的东西给启动了!”

如果让欧阳踏雪出去的话说不定可以让她启动陷阱。

“但是主上,如果那样的话在这里的人……”

“在这里的人到时候就只有我。”珏说着将冲过来的敌人给挑死,“嬴宁,你陪着她。”

嬴宁听后迟疑着沿着珏好一会儿,然后又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地先前一个猛冲将敌人的包围圈给撞开。

“欧阳踏雪!这边!”嬴宁大声喊道。

“但是主上——”

“快走!现在能击溃多少人就击溃多少人。”珏说着就推了欧阳踏雪一把。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在欧阳踏雪被退出人群的瞬间,她好像听到了珏说了一句“我还有没完成的事情,现在还不是该死的时候”。

欧阳踏雪和嬴宁冲出了包围圈后,敌人妄图直接将矛头指向这两人。但是一个强大的结界将这些人给困在了这里面。结界将卡兰城内的东西给切割了。

“诸位,”珏站在中间高举着长枪,“想出去的话就将我送往黄泉吧!”

嬴宁和欧阳踏雪听着结界内传来的撕喊以及惨叫声,心中不免为之一颤。

但是既然都出来了,那么就不能这么浪费机会。

“机关的开关在北边的城墙上,但愿石像鬼没有将机关的链接给破坏掉。”嬴宁说道,然后就带着欧阳踏雪向着北边的城墙上移动着。

由于两人都没有向珏那样太过吊炸天的法术能力,所以他们就只能顺着楼梯向上移动。

“快看!那是那个龙族的佣兵!”就在两人即将踏上城楼楼梯的时候,敌人发现了他们。

“切!”嬴宁见到敌人将城楼的楼梯给堵住后就砸了下舌头。

看着不断冲进来的敌人以及在另一边不停战斗的珏,嬴宁下定了决心。

他一下子抓住了欧阳踏雪脖子后的衣领。

“诶?你,你要干什么?”欧阳踏雪被嬴宁给拎了起来,她一脸疑惑地问道。

“机关开关的地方已经告诉你了,剩下的就靠你了!”说着,嬴宁就一发力,将欧阳踏雪直接扔了出去。

敌人或许也被嬴宁的这个操作给吓到了,于是都顺着飞向天空的欧阳踏雪的行动轨迹看去。

“这是在打仗!看哪呢!”嬴宁大吼着抽出了飞羽银华,一下子将面前的一排敌人给斩杀了。

在自己的战友被斩杀后,那帮人才反应过来应该跟那个龙族的壮汉进行战斗。

但是高阶种与中阶种间的差距已经在这次战斗中被凸显出来——这些吸血鬼们根本就不是嬴宁的对手。面对“暴力”化身的嬴宁,这些人毫无还手之力,他们甚至连嬴宁的铠甲都没能击穿。而且对付嬴宁的时候还要小心的就是他单手持刀,因为一旦嬴宁开始单手持刀的话就意味着他空出了一只手用来抓握东西。要知道,嬴宁身上的蛮力在龙族中可是上上级的水平,所以像是捏碎一个人的头颅什么的简直再简单不过了,因此这些人变得惧怕与嬴宁对战。

欧阳踏雪一人被扔上了城墙上后就遭遇了那些已经登上城墙的敌人的阻拦。虽然有一些士兵上前帮助欧阳踏雪阻拦敌军,但无奈寡不敌众,很多人上去也只是被不断消灭,伤亡人数正在不断上升。

终于,由于先前的混乱,现在欧阳踏雪他们已经被敌人两面包围。

欧阳踏雪扶着镰刀跪在地上喘着气。即便经受过珏和夏尼的训练,但是欧阳踏雪怎么着也是一介人族之躯,体力也是有见底的时候。现在的她因为先前的战斗而体力不支,再加上她本人由于小时候的糟糕待遇而使她很容易出现低血糖的情况。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欧阳踏雪疲惫地喘着气。她看着面前那些步步紧逼的敌人,心中不免有了些嘲讽般的想法——本来在认识珏之前,她认为自己的命运最终就是像一个玩具一样被人玩弄,然后随意扔掉,最后在一个孤独的绝境中走向死亡,就此度过这么悲哀的一生。但是珏的出现让她现在身处这样的环境中。

哼,在战场上战死……怎么着都不像是能跟我扯上边的结局吧……

欧阳踏雪的手稍微离开了禁断,她有些想要放弃了。

但是突然,一道雷声让她朦胧的意识再次清醒。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边的景象变了。

在欧阳踏雪面前,是一个荒芜的平原。尖锐的岩石从地中凸显出来,黑暗的天空中时不时地闪过雷电。而在这平原之上的,是许多巨大动物的尸骸,像极了末世的动物墓场。

而在这平原中央,有一个白头发的男子,他的手中拿着禁断。

主上?……不,不是主上。

欧阳踏雪看着那个人,但是又发觉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许多巨大的且缠绕着雷电的蛇一样的东西。

妖,妖邪?!

欧阳踏雪在见到那些东西后心中一紧。她认识那些东西,那是一种妖邪,天空中的毒蛇“雷蛊”。这种东西虽然毒素只能让人产生幻觉,但是其本身会飞且身上带有麻痹效果的特性让其非常难难消灭。

可是面前的那个人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是静静地举起了手中的禁断,然后在空中转了一圈。

霎时间,黑暗将空中的雷蛊给全部罩了起来——天空中微弱的光芒再照射到那些雷蛊的时候并不能看到它们的身体细节,只能看到一个个如同剪影一样的东西。

接着,那人挥动了禁断。

只见那些剪影的身上出现了明显的错位,接着就是许多倍一刀斩断的雷蛊的尸体从空中掉了下来。

接着,那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回了一下头。他看着欧阳踏雪,他那颠倒颜色的眼睛中隐藏着不能说的可怕。

“啊!”欧阳踏雪在见到这些场景后被吓得直接清醒了过来。

她慢慢站了起来,然后举起了手中的禁断。

那个招式在欧阳踏雪的脑海中开始形成,仿佛早在出生时就烙在记忆里的意念开始帮助欧阳踏雪催动手中的禁断。最终,欧阳踏雪转动了手中的禁断。

一时间,欧阳踏雪他们身边的敌人都被那一招给控制住了,然后就是被瞬间切割的敌人尸体掉在地上。

欧阳踏雪用完招式后就将镰刀放了下来,然后摔了一下镰刀。

欧阳踏雪身边的人都看呆了,那种战场上以一敌千的力量以及飒爽的身姿,再加上她身上的女武神铠甲。许多士兵都看呆了,这简直就是绝境中引导人们走向胜利的女武神!

不过欧阳踏雪显然是没有想到那一招能这么有杀伤力,于是就呆愣愣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敌人。但是很快她就想起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陷阱开关!”欧阳踏雪一路跑到了嬴宁说的那个开关旁。

但愿还能工作!

欧阳踏雪想着就打开了开关。

一瞬间,先前布置的机关开始工作,许多敌人被这猝不及防的攻击给消灭了。

“凯森特大人,现在我方受到了对方的埋伏,情况危急。”这时候,前线遭受陷阱攻击的消息传到了凯森特这边了。

“果然在里面设置了陷阱了吗?”凯森特听后并不慌张地说道,“伤亡人数有多少?”

“差不多一共有两百人丧失战斗力。”前来报信的人说道。

“一共两百人吗?”

“是的,包括先前攻城时损失的战斗力。”

凯森特听后沉思了一下。虽说现在只损失了一成的兵力,但是如果对方突然得到增援的话就有可能让他们损失更多的士兵,再加上要是撤退的话还需要有一定的战斗力与敌人的追兵进行战斗……

“继续攻击,优先将北门作为占领目标,明白了吗?”凯森特说道。

“是!”

在那个报信的人下去后凯森特看着身旁的其他传令兵说道:“让东侧准备攻城的士兵先不要想东边进军了,让他们从北方正面突击,我们现在要将所有的战斗力放在北方城墙上。东面的石像鬼应该可以撑住一段时间。”

就在凯森特还在下达着命令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

“报告,城中出现了一个结界将我们的军队分隔开了,现在西面的士兵无法与东面的士兵会和。”

“什么?!”凯森特听后就慌了神。他没想到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中卡兰城内的守军还有能力维持一个这样的结界。

而城内,欧阳踏雪在城墙上看着城墙下的战场——嬴宁正在独守登上城墙的楼梯,没有任何一个敌人被放过来;珏正在西面进行着战斗,以他为中心长枪为半径的圆内没有一个活着的敌人。

我,还能干什么?

欧阳踏雪在心中想,她知道自己的能力已经达到极限了,她基本上已经没有办法进行战斗了。

她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刚才真的是在杀敌吗?那不是屠杀吗?那可是鲜活的生命啊,他们,他们也是有着自己的故事的啊……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后面走过来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人们顺着那个声音看了过去——那是全身染血的太守,而在他的身后站着那些重拾战士骄傲的士兵。

“你们真的要让那两位佣兵来帮助我们渡过难关吗?”太守问道,“你们没有因为恐惧而叛逃就已经很不错了这我知道。但是现在不是在这里畏首畏尾的时候……下面的那两人比你们的战绩好很多!”

人们听后都不由自主地看着城下的珏和嬴宁。被他们击败的敌人堆积在他们的身边。

太守点着头说:“对吧?看看我,我本来只是一介文官的,但是现在我还要为了自己的存活而不停战斗。你们有什么理由不为自己战斗?”

说着,太守又指了一下南方的城墙,那上面有一群身穿铠甲的士兵们正在战斗。他们是珏带过来的士兵,是和珏有着一样血性的战士。

“你们,真的是保守党引以为豪的党军吗?!”太守吼道,“要想活下去的话就给我拿起武器!要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们下地狱!”

欧阳踏雪身边的士兵们都被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太守给吓到了。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突然从城内被抛到了城墙上。

那是敌人的头颅。

“说得好!”城下传来了珏的声音。

“主上!”欧阳踏雪听后直接看向了珏。珏的声音让她感到安心,对欧阳踏雪来说有珏在的地方就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

珏高举长枪,身上的铠甲已经被敌人的血液给染红,在他的身旁堆积着被消灭的敌人。

“主上!”欧阳踏雪在见到珏的样子后提着禁断就跳了下去。

太守长吸一口气后就将地上敌人的头给踢下了城墙。他看着那些士兵说:“怎么?现在还要让一个女人给你们当演示吗?”

在听了太守的话之后,那些士兵们又一次燃起了战斗的信心,他们将颤抖的手放在了武器上。

太守在见到这些人又一次重燃了战斗的信心后就哼笑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能被这样预料出来啊……”说着,太守就重整了军纪后就说:“听好了,现在算上我所有的两百多号人有一个特别的任务——将敌人击退的近乎是自杀式的任务。”

城下,珏他们正在战斗。多亏了珏凭一己之力成功压制住了对方的军队,这使得到南边的敌人变得很少,很快南方的敌人就被决带来的骑兵们给消灭了。

“你这家伙要是没有能力的话就不要随便下来啊!老老实实地呆在城墙上多好!”欧阳踏雪来到珏的身边,但是本来就体力不支的她根本战斗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她就从一个支援变成了一个累赘。

珏现在一边扛着欧阳踏雪一边与敌人作战。

“实,实在抱歉……”欧阳踏雪低落地说道。

珏长叹一口气,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说:“没事的,我是谁,这些家伙奈何不了我。”

说着,珏就将攻击过来的敌人给打开。

但是珏有能力保住自己,没有能力阻止敌人的冲锋。所以还是有大量的敌人向城内涌入。

不过就在这时候,南面的骑兵们过来了。

“珏大人!请让我们祝您一臂之力!”骑兵们骑着战马冲了过来。

会出现这种情况珏已经猜到了,所以珏让骑兵们将战马藏在西南面的森林中,到时候通过那面的城墙绕道西面。一开始的战斗还算是说得过去,就是那个石像鬼的出现打乱了珏的计划,让士兵们为之恐惧失去战斗力。

“早该来了!”珏见到这帮骑兵过来后就松了口气地说到。然后他就用长枪指着西墙的那个缺口说道:“注意陷阱的位置。现在我命令你们将冲进来的敌人给全部消灭!”

面对突如其来的骑兵,对方显然是慌了神。虽然在野外骑兵并没有一点优势,但是在道路相对宽阔的城市内就不一样了。

珏的骑兵部队以极快的速度将敌人形成的阵型给冲碎并进行碾压。而此时在城墙上的士兵们终于整合完毕并按照原计划从上方向敌人进行攻击。

珏背起了欧阳踏雪准备将她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休息。

“珏大人,”这时候,骑兵的一名官职较大的人过来了,“西面的敌人正在败退我们的人已经开始追击了。根据消息,太守大人已经带人执行后备方案了。”

珏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用带有笑意的声音说道:“终于将人都带齐了吗?不容易。”

而此时的东方,嬴宁再次集结了军队,他们的敌人不单单是对方东方的主力,还有巨大的石像鬼。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开局契约固拉多 三国迎娶蔡夫人,荆州入我手 多子多福,被宗门赶走后建立家族 长眠加点:沉睡到赛博世界 顾总别虐了,苏小姐要去领证了 斗罗:种魔唐三,恶堕千仞雪 七十年代的作精白富美 从蛟龙开始统御江河 罗以娇在八零的乡下生活 四合院之秦淮茹很旺夫 青云之路 知道错了?不,你们是知道怕了! 朕绝无反心 警草他妹是神探 影视庆于年:强杀李云睿逼宫庆帝 无垢梵天 黎明大陆 终极:开局毁灭日,打爆火焰使者 四合院:从傻柱开始 综武:我是江湖乐子人 和豪门前任协议结婚了 全民领主:雄沙墓王 成语故事 妖怪幼儿园:古神小课堂开课啦 奇迹狂想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 [综英美]养成一只蝙蝠侠 不良逃妻,哪里跑 凡人修仙之凭艺近人 从怪兽八号开始无敌 孤注一掷:特种兵缅北玩命逃脱 洪荒:夫人,你竟然是祖巫后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