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战局扭转

0战局扭转

“拦住左右两翼的人!不要让太多的敌人涌进来!”嬴宁拿着飞羽银华指挥着数量稀少的部队。

事情的发展珏早在战斗会议上就进行出了假设,所以有一定的应对策略。但是石像鬼的出现以及敌人过快的进攻让当前的局势变得混乱。按照珏的推测,对方有可能会从西面进攻,但是那要在卡兰城内的守军将战斗力全部投入到东方的陷阱那边才行。但是令珏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敌人采用的是双线同时进攻。

战斗力在短期内唯有办法进行连接,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很危险。

嬴宁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鳞甲,然后看着指头上沾染的的血迹。

这是嬴宁第一次参加对付智慧生命的战争,虽然和以前杀妖邪和对付盗贼没什么区别,但他真的感受到了来自战争带来的震撼。

周围拼死奋战的人,地上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暗红色的土地。空气中不仅混杂着血液的腥味,还有奋力杀敌之人的嘶吼以及受伤挣扎之人的呻吟。

嬴宁不禁回想起了以前他曾问过珏的一个问题——战争是什么。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在参加完与银白之灾的战斗后,嬴宁与珏在空闲中谈过这件事情。那时候珏正一个人在外面烤着火,通过吞食妖邪的尸体来弥补自食自养的副作用。不过那时候的他对战争有些向往,因为杀妖邪以及面对强大敌人的时候的那种兴奋感以及在濒死时刻爆发出来的那种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让他好奇战争是不是也是这样。

那时候,珏用呆愣愣地眼神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珏才哼笑了一声然后用满是嘲讽的语气问到:“怎么?你想要的参加战争?”

那时候的嬴宁没有回避珏的提问,而是正面珏说道:“没错,我觉得身为武人只有在战争中才能找到真正的意义。”

珏听后蛮有兴致地点了点头,然后用一根木棍从火堆中引出了一些火。他拿着木棍在嬴宁面前晃了晃,然后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人们喜欢把战争与火统称起来叫做战火吗?”

嬴宁看着着火的木棍没有回答。

“因为战争就跟火焰一样啊。当你从外面看的时候你会发现火焰是那么的美丽与灵动,甚至还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但是当你身处火焰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这美丽的外表下蕴藏的是足以致命的危险与令人发狂的痛苦。”珏说着就拿着木棍晃了一下,“并且这火焰还会从别的地方烧到另一个地方,让没有染上火焰的地方也被其蹂躏。”

接着,珏将上面的火焰给甩掉,剩下了一块烧红了的木炭。他继续说道:“并且,当着火焰烧尽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火焰留下的创伤是无法弥补回来的。无论是着火的地方本身,还是……”

珏将烧红的木条放到了身旁的妖邪肉上,只听妖邪的肉发出了“呲——”的声音。珏将那块肉拿起来在嬴宁面前展示着。他说道:“还是背着火焰所伤害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无法从痛苦中逃离。”

嬴宁看着面前那快被烧焦的肉。他理解珏所说的话的意思,但是他不能理解珏回答所要表达的深层含义。】

巨大的轰鸣声将嬴宁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看向了面前那个巨大的石像鬼。

嬴宁转动了手中的飞羽银华并看着面前的石像鬼。

你能知道谁才是强者对吗?还是说你在寻找着强者?

嬴宁直面着石像鬼。周围没有任何人,似乎是为了给嬴宁和石像鬼间的战斗让出了空间。

他回头望了一下在西边的珏。此时的他铠甲上全是血,身上也有很多的灰尘。他没有战斗,而是不停地指挥着周围的人回避的回避战斗的战斗。这时候的珏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平凡,就像是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

银白之灾的骄傲是没有的吗?那是不是我们龙族有时候太目中无人了呢?

嬴宁又看着石像鬼,然后摆好了架势。

“我不想再活在别人的影子中了,我要打败你。”嬴宁说道。

似乎是在回应嬴宁一样,石像鬼突然高高举起了它的一只手,然后重重地砸向了嬴宁。

嬴宁马上躲闪,然后他照着石像鬼的手就是一刀。

飞羽银华有一段刀刃的厚度和发丝一样,所以锋利无比,因此在对付皮肤如同石块一样坚硬的石像鬼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

“嬴宁!”这时候,嬴宁听到了来自远处珏的呼喊,“石像鬼的中心有一个供能的水晶,打碎它就可以让这东西变成废物!水晶的位置在这东西的心脏处。”

“明白了!”嬴宁说道。

石像鬼在见到嬴宁躲开了它的攻击后就出动了背后的两只手臂从嬴宁的左右两翼进行对拳攻击,同时又使用了另一只手从上方往嬴宁这边按。

嬴宁的退路被封死了。

但是嬴宁并不慌张,他直接拿出了他原本的武器——偃月刀。虽然锋利程度上赶不上飞羽银华,但是在突击能力上要远超飞羽银华。

嬴宁将飞羽银华叼在口中,手上拿着偃月刀直接向着上方的拳头跳了过去。

由于飞羽银华的刀身上并没有隔离其腐蚀效果的东西,所以嬴宁触碰到刀身的嘴部皮肤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腐蚀,甚至已经有了溃烂的状况。

不过嬴宁并没有管这些,他在空中旋转身体,然后照着石像鬼的手就是一刀。

偃月刀的重量远超飞羽银华,加上旋转时所带有的极强的力量,这使得石像鬼的一只手被瞬间打碎……不,是被偃月刀给拍碎了。

在见到自身的威胁消失后,嬴宁跳上了石像鬼断掉的那只手臂上,然后他看着石像鬼。

“真是丑陋呢。”嬴宁将嘴中的飞羽银华拿了出来,不过此时他的嘴已经出现了化脓腐烂的情况。浓稠的脓水从嬴宁嘴上的伤口中流出来,牙龈流出的血液带有部分牙齿的颗粒。

真是可怕的武器。嬴宁看着手中的飞羽银华。他有些好奇在版南国被着武器伤害到的人现在是否还活着,或是说以什么状态活着。

石像鬼或许也见到了嬴宁跳到了自己的身上,于是就伸出了剩下的五只手准备进攻。

嬴宁看着周围。在沙尘弥漫的空中,有五个细长的手臂正在伸向自己,这种场景如同神话故事中所能见到的奇幻景象一样。

但是嬴宁可没有时间欣赏。他转动着手中的偃月刀,顺着石像鬼的胳膊向上冲击。

途中,石像鬼用自己的其与手臂不停地攻击着嬴宁,但是它的攻击全被嬴宁给打了回去。

或许是看自己的攻击对嬴宁没有办法,于是石像鬼将自己的其与手臂伸到了嬴宁所在手臂的根部,然后一下子捏碎了自己的那个手臂。

嬴宁见势不妙马上将偃月刀收起来并向前跳去。

现在嬴宁离地面起码有十三四米,一旦掉到了地上,虽然不会出现什么致命伤,但是局面就会变得很被动。

嬴宁在空中,他努力平衡着自己的身体。在他的面前有正在收回去的石像鬼手臂,他必须要抓住一瞬间的机会想办法让自己抓住石像鬼的手臂。

能够刺入石像鬼身体的东西只有飞羽银华,但是飞羽银华的刀刃太过锋利,如果控制不当的话就可能无法将我固定住。

嬴宁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经飞到了一个手臂的旁边。

只能将刀反着刺向对方!

嬴宁双手紧握飞羽银华,然后直接刺了进去。

或许是嬴宁自身重量的原因,使得飞羽银华在刺入石像鬼手臂的时候向下震了一下,而且刀身也有明显的形变。

喂喂喂!这把刀别这么轻易的断掉啊!

嬴宁死死抓着飞羽银华默默祈祷着自己能够就这么固定在这儿。

自己怎么样倒没什么,但是飞羽银华一定要保护好,因为这是对付银白之灾最有用的武器,如果这个都被毁掉了的话,那么只能让王种们找银白之灾要羽毛来再做飞羽银华了——那是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好在飞羽银华承住了嬴宁的重量。

由于位置的差距,使得石像鬼没能看到嬴宁的存在,于是嬴宁就被石像鬼的手带到了高处。

嬴宁一边抓着刺入石像鬼的飞羽银华,一边在心中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嬴宁从烟尘中看到了地面上的一支突袭部队。

“快快快!”太守带领着手下说道,“成败在此一举,都给我动起来!”

太守带着一批部队从北面冲了过来,直捣敌人东面部队的深处。

事情还要从珏他们商讨作战会议的时候说起。

【“诸位,有件事情我想先在这里说一下。”珏在安排好了陷阱的布置地点后说道,“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敌人可能并不会按照我们所想的进行战斗,而这也是战争艺术中最有意思的地方——你永远都不知道敌人接下来会干什么。”

“你的意思是……”太守听珏说的这话不太对劲。

“战争就是这样啊,用有限的资源进行无限的心灵博弈,有时候将会有两个都很好的对策在你们的面前,但是你手中的资源并不支持你完成所有的对策,这时候就要进行一场赌博。”

周围的人都看着珏,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珏指了一下地图的西面说:“他们有可能会采取声东击西的可能,但是我认为对方的真正总攻应该是在我们将所有的战斗力都调到一边才对,因此就应该小心战斗前中期的战局的变化。”

“两面夹击或是突袭吗?”有人说道。

珏点点头,然后说:“真要是出现了那种情况的话,我们会分成两队,将南北的士兵集中到东西,然后再分调出一批人进行突袭。”

听了珏的方案后,在场的人点点头然后说:“趁着敌人专心于与我们的战斗时进行突袭吗?很冒险,但很有用。”

太守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在地图上画了一圈说:“优先攻击小规模敌人,这些人是我们的优先打击目标。能击退多少人算多少人。”

在听到了珏和太守两人的计划后,在场的百夫长们都点了点头。

珏深吸一口气后扶着桌子说道:“就怕……对方将我们的计划给打乱了。”】

哼,真是个乌鸦嘴……

太守一边想着先前珏说的话一边带人冲进了对方东边的敌人那里。

面对突如其来的太守一行人,敌人显然是被吓到了。这样的天降奇兵真的让他们无力防备,很快太守一行人就在敌人的阵型中豁出了一个缺口。

太守带着人一路砍杀,其凶猛的力量将敌人的真行完全打乱,东面的敌人应经开始四处逃窜,场面十分混乱。

“阵型不要乱!”太守一边释放着法术一边说道。

说话间,空冲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响声,紧接着就是许多块碎石从天上掉了下来。

人们看着碎石掉落的地方——石像鬼被人打穿了胸口。而在石像鬼的身上,有一个身穿鳞甲的人站在上面,他手上那把银白色的刀上贯穿着一个发光的矿石。

“哈哈!嬴宁阁下果然厉害!”太守看着失去行动能力的石像鬼,然后高声喊道:“石像鬼已经被干掉了!战局逆转了!”

或许是受到了太守的鼓舞,保守党的战士们都高声大喝,然后向着敌人发动了疯狂的攻击。一时间,刀光血雨的战场变得更加疯狂,保守党的士兵们如同一群“亡命之徒”一般向着敌人发动攻击。

而此时,凯森特也得到了来自前线的消息。

“东线损失惨,西线无法攻破。是这样吗?”凯森特听后叹了口气,然后说:“龙族在这里是这次战斗最大的失误……不过我们使用石像鬼也说不着人家。传令,让前面的士兵撤回来,我们要向森林的深处驻军。”

在凯森特下令后,敌人很快就开始撤退了。

“激进党撤退了!”卡兰城内有人穿越者战场大声喊着。

珏在城楼中听到这声音后就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让他们跟着自己出去做一件事情。

但是欧阳踏雪一眼就看出了珏那个表情不是什么好表情,于是她拦住了珏。

“主上!您要干什么?”欧阳踏雪堵在门口问道。

“欧阳踏雪,好好休息,现在不是该乱动的时候。”珏语气冰冷地说道。

“您到底想要干什么?!您的表情非常不对劲儿!”欧阳踏雪费力地说。

珏闭上眼睛想了一下后说道:“现在是给予敌人后续打击的好时机,正好先前处理掉的尸体已经腐烂,所以只要从地里挖出来的话还能够使用。不,倒不如说是会爆发出更强的威力。”

“您不能这么做,这太不人道了。”欧阳踏雪听后脸色煞白地说道。

“但是你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的伤员就这么离开吗?!如果现在投放尸体的话,那么他们更容易感染上疾病,这样一来对敌人的后续打击会更大!为什么你不懂这个道理呢?你难道要让他们休养生息后再卷土重来吗?你跟敌人讲人道主义,但是敌人呢?他们会跟你讲人道主义吗?”珏大声吼道,他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欧阳踏雪会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但是那样太残忍了,无论是对生者还是死者都是。”欧阳踏雪几乎快哭出来了。

珏指着欧阳踏雪气不打一处来,他不明白这家伙这时候再装什么圣母。

“那好,那我们就问问在场的人。”珏点着头转向身后,他看着那些受伤的人,“你们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不是因为那些混蛋吗?现在让你们在这里痛苦的不是那群敌人吗?难道你们真的这么没有能力而非要让敌人再次回来狠狠鞭挞你们吗?你们——”

“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欧阳踏雪突然打断了珏的话,“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也有自己的生活。或许他们现在是谁的爸爸,是谁的儿子,但是他们都是吸血鬼族的人不是吗?大家在受伤痛苦的时候都会让家人伤心。所以,请不要再将这样的仇恨扩散下去了,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我已经……受够了彼此伤害了……”

欧阳踏雪说完后全场一片寂静。

“珏大人,我想我们这次不能遵从您的安排了。”珏叫到的那几个人中有人选择了离开,然后更多的人站在了欧阳踏雪的这一边。

珏点着头非常生气地看着周围的人,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主上,您还要这么做吗?”欧阳踏雪问道。

珏长叹一口气后指着在场的人说道:“那你们就跟着我快点解决这场闹剧。”

说着,珏就离开了房间。但是在他离开后他听到了屋子内对欧阳踏雪表达感谢的声音。

“珏大人。”珏刚一出来,就有人找到了他,“来自首都的援军到了。”

“珏大人。”还没等那个人开口,有个小女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是丽萨。“您做的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的工作就会轻松不少吧?”

“哼,”珏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扣住了丽萨的头说道:“那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想回到首都找伐格斯洛商量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以及交换一下情报。”

推荐阅读:

乡村爱情,我爹是刘能 我老婆总想让我这个大明星吃软饭 武天行 神明绝迹,我且御兽取而代之 知道错了?不,你们是知道怕了! 路明非不想当御主! 舌尖上的迷宫 超燃天师: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 重生小屁孩开局单挑百米巨蟒 放开那只肥猪让我来(种田) 游戏王:求你不要在我回合乱动了 娱乐:有行政夹克谁还穿礼服呀! ★星际ABO,但玛丽苏![GB] 黑莲花又在演我 仙集 爆笑修仙:我在都市横着走 满级前掉入聊斋打野队伍 喜夜金雀 养育人类,猫猫有责! 案发现场禁止撒糖 全民穿越只有我可以使用指令 仙子凶恶 宠外室吞嫁妆?重生后我换婚嫁权臣 来生!不来了! 不烫不灼的抚慰 儒仙:一朝闻仙道,扶摇直上青云 从超兽武装开始盘点 总裁是我黑粉gl[娱乐圈] 重生七零夺回巨额家产后她随军了 人在黑篮,开局模版灰崎祥吾 兽世好孕娇美人,绝嗣雄性宠疯了 闪婚后疯批少爷被救赎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