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浅探彼此

0浅探彼此

奎隆一甩剑,然后看着嬴宁说道:“虽然觉得问不出来你身为御史来到这里的原因,但是真的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情报。”

嬴宁听后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错误。

“看来,”嬴宁握紧了手中的飞羽银华,“只能在这里将你干掉了。”

“哼,你现在给人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哎,很幼稚好不好。”奎隆哼哧一笑说道,“怎么?就这点儿本事?”

不妙啊,这家伙好像是要来真的啊……

奎隆虽然嘴上那么说,但心中还是非常担心。

毕竟嬴宁在龙族同辈中多少是个佼佼者,所以在对付中阶种上还是有很强的压迫力的。

实在不行的话……

奎隆在心中盘算着是否要使用自己最不想用的招数。

“所以……”嬴宁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就在这里上路吧……”

说罢,嬴宁突然冲了过来。

太快了!

好在奎隆有一定的准备,所以躲开了嬴宁的攻击。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嬴宁的攻击速度给惊到了。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从嬴宁的体格上看,奎隆认为他应该是那种力量型的家伙。即便刚才打出了连续居合这样的招式也应该是长时间挥刀所练出来的手臂速度,但是令奎隆惊讶地是嬴宁刚才的那次攻击速度跟先前冲过来时候的速度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有着狂暴犀牛一般破坏里的游隼一样——速度与破坏力并存。

果然只有放弃现在的情况了吗?

就在奎隆想着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树木倒掉的声音。

由于先前的战斗,使得现在奎隆和嬴宁所在的地方被砍出了一个空地。浅浅的月光更是罕见地照耀在永夜森林的土地上。

“还好现在不是白天啊……”奎隆呵呵一笑。

嬴宁自然没有给奎隆这个放松的机会,他打算再一次向奎隆发动了进攻。

但是正当嬴宁要冲过去的时候,奎隆突然将剑横放于自己的面前,接着他就将手中的剑给折断了。

嬴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天在与奎隆作战的时候他那细细的西洋剑能够承受住来自嬴宁的数次攻击,因此其坚固程度可见一斑,但是这把现在却被奎隆给轻易折断,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再者,为什么奎隆要这段这把剑?这让嬴宁搞不懂。

但是几秒后,嬴宁就知道奎隆举动的意义了。

在奎隆这段间的瞬间,从剑的内部突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波动,紧接着就是剑的断痕处开始凝聚着像是蛛丝一样的东西。

这些蛛丝像是有生命一样飞向奎隆身上,然后像是蜘蛛捆绑猎物一样地将奎隆给捆了起来。很快,奎隆就被蛛丝给包裹成了如同茧一样的东西。

嬴宁见到此情此景后在心中暗叫不好,于是拿着飞羽银华冲上前去打算就此刺死茧中的奎隆。

在嬴宁的御史学习中,他了解到了一种特殊的器具——“寄魂器”。这种器具一般是曾经杀死过强大生物并被生物诅咒的器具。这种诅咒的器具中封存着被击杀个体的灵魂,目前发现的是以没有智力的野兽的灵魂喂寄托物的东西。

并且这种器具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试用者会被寄宿在这个器具内怨魂的力量所改变,并且目前为止都是不可逆的。因此这种器具也被定义为“诅咒器具”的一种。

在学习的时候,嬴宁所接受到的知识就是“一旦发现了这样的使用者,立马将其消灭”。

但是很可惜,就在飞羽银华即将刺入茧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阻碍了嬴宁的攻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嬴宁感到不解,因为飞羽银华的锋利程度是其他武器难以匹敌的,怎么会被一个茧给阻碍?

但是正当嬴宁还认为这是由于茧的韧性过于强的时候,一股斥力将嬴宁弹飞。

嬴宁在一瞬间被击打到远处的树木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嬴宁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在嬴宁起来后,他就惊呆了。

在他的面前,有一个巨大的蜘蛛的身影若隐若现。不同于平日里在田园间见到的长腿蜘蛛,这种蜘蛛更像是带有剧毒的巨型蜘蛛。

是灵魂吗?

嬴宁看着那个蜘蛛。渐渐地,蜘蛛的身影变得清晰,周围的景象也由永夜森林变成了一个蜘蛛窝。

是幻觉吗?

嬴宁在心中感到疑惑。

但是正当嬴宁打算一探究竟的时候那只蜘蛛突然向嬴宁发动了攻击。那看上去毛茸茸的蜘蛛脚一下子打向嬴宁所在的位置。

虽然蜘蛛脚看上去毛茸茸的,但是上面的刚毛却十分坚硬,直接刺入了地中。

这到底是什么?!

嬴宁面对着面前的巨大蜘蛛感到有些束手无策,因为那个茧没法打破,这个蜘蛛有这个大个没有下手点。

就在这时候,茧破碎了。而在里面的奎隆也走了出来。但是此时的奎隆身体上发生了变化,原本分割的脸变成了统一的整体,蜘蛛的那张脸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和普通人一样的面孔。

“欢迎来到这个领域。”奎隆说道。

“这是结界吗?”嬴宁问道。

“不算是,”奎隆一鞠躬,“这里的定义更加倾向于真实存在的虚拟空间。”

嬴宁听**紧了手中的飞羽银华。

“看来你的脸是可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的啊,那为什么不早用这一招呢?”

奎隆听后划了一下脸,然后就苦笑着说:“这个……我先前并不知道这种事情,这也是我第一次的尝试。”

“哦?”嬴宁紧握的手稍微放松了些。

“不过代价也不是没有。”奎隆伸出了手,他将一只手高高举起。

在他的手举起的同时,他身后的那只大蜘蛛一下子咬住了他的手。接着,奎隆从那蜘蛛的嘴里拿出了一把看上去像极了唾液拉丝一样的一把西洋剑……不,是类似于钢针一样的东西。

“这只手已经废了呢。”奎隆哼笑一声说道。

嬴宁不解地看着奎隆的手,他不明白奎龙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因为在嬴宁看来,奎隆的那只手根本就没有损伤。

或许是看出了嬴宁的疑问,奎隆解释道:“现在的这只手只能用来挥剑,而另一只手则无法使用这把剑,要不然就会被蜘蛛的毒素所袭击。”

“言外之意就是这把剑有毒吧。”嬴宁听后又握紧了手中的飞羽银华。

“还有一点就是在我死后我的躯体会被这把剑所占据,并变回寄宿在剑中蜘蛛原有的样子。”

“也就是说你注定会将已经被杀死的蜘蛛放出来是吗?”嬴宁冷眼问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便在这里击败了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毕竟刚才的那一个冲击应该就是来自那个蜘蛛的,想必我还没有能力战胜那个蜘蛛……

“那么,”奎隆一甩剑,“趁着这个好机会把你解决了吧,以防后患。”

说罢,奎隆拿着手中的剑刺向了嬴宁。

嬴宁立刻挥动飞羽银华将这剑打到了一边。

由于嬴宁挥动刀时产生了巨大的力量,使得奎隆一时间内能招架住嬴宁的攻击并被打得失去了重心。

好机会!

嬴宁抓住了奎隆的这个破绽,于是立刻挥动手中的刀向着奎隆胸口砍去。

但是在嬴宁快要集中地瞬间,蛛丝将奎隆的胸口瞬间裹了起来。飞羽银华在击中了蛛丝后整个刀给人一种粘粘的感觉,像是被粘了起来。

“嘿,你就这点能耐吗?”奎隆坏笑着,然后接着被粘起来的飞羽银华为支点转动了身体并成功回避了因失去重心摔倒的可能。

但是由于是转动了身体,所以此时的奎隆背对着嬴宁(飞羽银华在奎隆转动身体的时候与那些蛛丝断开了连接)。

机会!

嬴宁再次拿着飞羽银华向奎隆攻过去。为了防止这次的攻击再被打断,嬴宁用飞羽银华刺向了奎隆。

“你的师傅没有教过你做事前不要这么鲁莽吗?”奎隆像是察觉到了嬴宁的动作一般突然说道。

话音刚落,奎隆手中的剑,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地直接冲向了嬴宁。

这种拐弯的剑让嬴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了。

这是什么东西……

奎龙手中的剑再击中嬴宁前分裂成了许多的分支,并将嬴宁钉在了蜘蛛窝的墙壁上。

嬴宁咬着牙看着奎隆,他奋力扭动着身体企图将钉在身上的剑给挣断。

不得不说嬴宁不愧是巨龙族,他凭借着一身的蛮力将身上的剑给扭曲,强大的肌肉挤压震动着剑。最终只听“咔嚓——”一声,嬴宁身上的剑被碾成了碎片。

嬴宁掉到地上捂着伤口。

嬴宁的伤口虽然在慢慢恢复,但是在恢复的同时还在向外挤着脓水——那剑有毒。

“不愧是巨龙族,没想到竟能将这个攻击给用肉体破坏,真是可怕。”奎隆转过身来说道。而他手中的剑则向内回缩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嬴宁喘着气站起来。

这把剑的毒比嬴宁想象的要带劲儿的多,现在他的头晕乎乎的,伤口处还有胀痛感。

“看来现在是我的优势啊。”奎隆坏笑着说道。

他手中的剑再次变得活跃了起来,并从四面八方对嬴宁展开包围之势。

嬴宁虽然想要防御,但是没有办法,因为飞羽银华在刚才的攻击中留在了原地,没有在嬴宁手里。

“杀龙啊,这还是第一次呢……”

奎隆手中的剑开始刺向嬴宁,如同钢针一样的长剑从四面八方袭向嬴宁。

嬴宁闭上了眼决定接受这一切。

没有办法,还是我太弱了。仅仅是两千年不到的战斗经验怎么能与对方对抗?或是说对方在战术上要比我更有觉悟啊……大小姐,师父,抱歉,看来我要先走一步了……

就在嬴宁万念俱灰准备接受死亡的时候,一股力量突然以他为中心向外四散开来。这股力量将奎隆所释放出来的剑给瞬间顶住并消灭,就连奎隆身后的那只大蜘蛛都被这股力量给瞬间消减了两条腿。

嬴宁和奎隆都愣住了,因为这力量显然是第三方的力量。

“那,那是什么?!”奎隆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嬴宁也不知所措地看着在自己是身边的力场。

这个立场就像是母亲保护孩子一样将嬴宁罩了起来,外界的一点点攻击都无法突破这个力场。

正在两人开始看这个力场的时候,这个力场变得非常的不安稳,并给人一种极具攻击性的感觉。

或许是受到了这个不明波动的恐吓,奎隆决定先走为上。

“哼,下次在于你对战!”奎隆说着就跳进了蜘蛛的怀中,然后蜘蛛抱着奎隆化为了茧并消失了。而周围的景色也再次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果不其然,就在奎隆快要离开的的时候,那个力场突然向外冲爆,并将周围二十多米的事物全给消灭了。

嬴宁在见到周围没有危险了之后就走到了飞羽银华的旁边并捡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嬴宁搞不明白,于是就打算回去并将这个事情告诉珏。

但是在他拿出飞羽银华的刀鞘的时候他发现了端倪——飞羽银华的刀鞘上显现出了一个应龙的纹章,并且散发着和刚才力场一样的力量波动。

嬴宁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个刀鞘。他记得这是珏用自己的鳞片亲手做的刀鞘。

嬴宁将飞羽银华放回刀鞘内。在飞羽银华完全入鞘的瞬间,那个应龙的纹章就消散了。

被你救了吗,珏?

嬴宁像是松了口气一般,然后他跪在原地不断地哼笑着。

而此时的吸血鬼首都那边——

“哗啦——”

一阵器皿打碎的声音传来,珏不知所措地看着地上的陶瓷碎屑。

“珏大人,您是不是有些累了?”梅洛不慌不忙地收拾着地上的碎屑。

珏捂着嘴咳了两声,然后说:“收拾完后你就先退下去吧,或许我真的应该休息一会儿了……”

梅洛看了珏一眼,然后就点了下头。

在梅洛收拾地板的这段时间内,珏一直捂着嘴没有说话。

梅洛也很识相,她马上收拾完底板后就立刻离开了。

珏在确定梅洛走了后就将捂着嘴的手给松开了。

在珏的嘴角上挂着一道血痕。

珏从兜里拿出了手帕擦了擦嘴。

刚才用手捂住了嘴,并且释放了法术阻隔气味,梅洛应该没有闻到血味……

珏一边擦着嘴一边想。

(刚才的那个是……)暗影的声音突然响起。

珏点了一下头说:(力量被一瞬间抽走了一些……有人在擅自使用我的力量,害得我没法抑制住身体内的连锁。)

暗影没有再就此发表言论,而是静静地退散了。

到底是谁在挪用我的力量?

珏看着窗外想到,他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与他的力量产生连接。在他看来,拥有“混沌”力量的人三界中只有他自己(完全忘了飞羽银华的事情的珏这么想到)。

0

推荐阅读:

向诸天散播黄灯的恐惧 超神之天使往事 都市之无敌王者 开局两年成首富 痴愚赘婿?朕是皇帝来着! 我居然是终极大佬! 娱乐:洋歌手乱杀?龙国巨浪来袭 我于武道觅长生 我在原始有系统 上元往事 五灵根 我穿博士、你穿流浪者。那么这位倾奇者是……? 农家夫妻古代青云路 恋爱脑女配已下线[娱乐圈] 你妈求我和你处对象[六零] 金屋藏他 异界,我用现代武器打地盘 绝世剑主 兽世:让你生孩子,你直接做女王 惊!我养的乖乖兽是前男友! 娇娇美人换亲后,京圈大佬宠入骨 四阿哥今天来请安了吗 华娱从94开始 九剑斗苍穹 为了养储备粮我统一了修真界 被离婚后,我成了千亿豪门继承人 冰雹砸出的键盘侠 恋橙蝶起 快穿之养反派我是专业的 小娇妻怀的崽去哪了? 从扎纸人开始证道长生 TNT之穿越未世生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