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再次行动

0再次行动

“爱维,最近好吗?”珏这天带着嬴宁来见爱维了。

两人走进了高塔的房间。

“没想到伐格斯洛大人竟然还在这里藏了个妹子啊,好一个金屋藏娇啊。”嬴宁看着高塔房间的装潢说道。

“别说的那么猥琐好不好,人家是伐格斯洛的妹妹。”珏纠正这嬴宁的的话。

其实两人确实没有血缘关系……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屋子内的小角落里出现了动静。

“哈,主上啊。”欧阳踏雪像是从布偶堆里爬起来一样地说道。

“欧阳踏雪,你已经来了啊。”嬴宁在见到欧阳踏雪后就走上前去,“珏说这里有个吸血鬼族的妹子,你有没有看……我靠!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嬴宁被趴在欧阳踏雪身上的东西给吓了一跳。

“大清早的就被爱维给咬了,你就这么惯着她还是被咬上瘾了?”珏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

这几天解决让欧阳踏雪照顾爱维的生活,但珏没想到的是这俩妮子能相处的这么好。

“珏,你过来了。”爱维从欧阳踏雪身上下来后说道。

珏叹了口气说:“虽然看到你现在的精神状况比以前强令我很开心,但是你能不能在意一下身为欧阳踏雪主人的心情啊,那孩子的身体健康也是我应该在意的啊。”

“欧阳踏雪的血,很好喝。”爱维说道,“力量很浓。”

啊,可不,那妮子体内流动着禁断的力量,浓度能不高吗。

珏在心中吐槽着。

但是紧接着,爱维又看着嬴宁,然后表情就有些奇怪地说道:“远古的血……”

嗯?远古?嬴宁?是在说他的龙族血脉吗?

珏听了爱维的话之后就看着嬴宁,而嬴宁也一头雾水地看着爱维不知道该说什么。

“和珏的味道一样呢,一股古董味……”爱维皱着眉说道。

嬴宁听后震了一下身子,然后就就像是受到了暴击了一样地说:“古,古董……”

哇~没想到爱维这小妮子竟然这么说话,够毒舌的啊。

珏也因为见到了与爱维形象不符的情况后感到惊讶。

“额……吸血鬼族与龙族间的寿命是不统一的吗?是不是在年龄上的差距啊?”欧阳踏雪见爱维好像踩雷了,于是就赶忙问道。

“嗯……差~不多吧~”珏点了下头又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地承认了欧阳踏雪的猜想。他说:“虽然有些些血鬼(其实是大部分)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进行寿命的延长,但实际上吸血鬼的生长也就比人族慢那么一点点(大约是人族生长的十倍)。按照爱维的年纪的话她现在应该是一百七十几岁吧?”

“一百九十!”爱维像是不服气一样地说道。

“一百九十……看不出来啊……”珏在听了爱维的诉说后阴着脸有些不敢相信地说。

“比龙族的百进制要年轻啊。”欧阳踏雪惊讶地说道。

嬴宁听后摇摇头说:“龙族的壮年成长确实是按照百为单位进行生长的,但是一旦成年的话就可以通过控制自身的力量来维持年纪的相貌,因此有些龙族也是长有童颜并存活万年以上的。”

“也就是说爱维会变老吗?”欧阳踏雪疑惑地问。

“说会变老也不对。”珏说,“大多数的吸血鬼都是货到了一定年纪后就会暴毙的,黑发人送黑发人是常见的事情。”

“这样啊,也就是说相对年轻的爱维是认为千岁的嬴宁比较老咯,难怪对待主上的时候也是一脸嫌弃呢。”欧阳踏雪像是理解了一样地说。

其实并不是这样。

珏在心中否定着。

吸血鬼族虽然生长相对快速,但是其本身的寿命还是很长的,而且对于爱维这样的真祖就应该有着不亚于龙族的寿命。那么在心理上应该不会认为嬴宁是个“古董”……那么嬴宁到底是为什么被称作是“古董”?难不成这家伙的来历很特殊?

珏一边想着一边就不自觉地看着嬴宁。

“嗯?有什么事吗?”嬴宁问。

“不,没什么大事。”珏摇摇头,然后问,“那你是被雷比翁收养的吧?那么你知道雷比翁是在那里见到的你吗?”

“不是很清楚呢,师父也不跟我说。”嬴宁耸了一下肩。

“这样啊,真是抱歉了,问了不该问的。”

“没什么了,而且被大户人家捡去还被赋予了姓氏,挺幸运的。”嬴宁倒是不在意地说。

嬴宁这家伙来历很迷啊,而且到现在也没办法真身化,法力适应性又到了没有的地步,而且在至龙化的时候身体还会变大……跟上古时期的一些巨龙有很像的地方啊……难不成嬴宁是上古时代的龙族末裔?但是这也不对啊,那个时候的巨龙也是会用一些法术的,法芙娜家就是从上古时代就继承了法术的能力……等等!确实是有一个上古巨龙族符合刚才的那些条件,难不成嬴宁就是那支龙族的末裔?!那样的话可不得了啊,说不定会被招致杀身之祸啊……

“珏,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难看啊。”嬴宁在看到珏的表情后就担忧地问道。

“啊,不,没什么……”珏看了嬴宁一眼说道。

但是就我所知那支龙族已经在很久以前就被灭族了,如果嬴宁真的是那只龙族的末裔的话,那时间跨度实在是太大了。

珏这么想到。

“对了,爱维,这个给你。”珏决定放弃猜测嬴宁的身世,转而将注意力放在爱维身上的。

“这个是什么?”爱维看着珏给的一张纸。

“尝试启动看看,这个东西。”珏说道。

爱维拿着纸,让后在里面注入了力量。

“哇!这是什么?”爱维看到她手中的纸上出现了许多法阵,然后在纸的上空出现了白云和太阳。

“这就是永夜森林外面的天空。”珏说,“虽然现在还没有办法让你见到太阳,但是你可以先用这种方式看一看太阳。”

“听说太阳的光会让人感到温暖,这是真的吗?”爱维的眼睛几乎在放光地说。

“啊,是这样的。”珏点了一下头。

无非对你的生命会产生一些不得了的影响罢了……

“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真正的太阳?”爱维充满期待地问道。

这妮子还真把我当时的玩笑话当真了?真是个天真的小家伙。

珏见爱维这样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随便含糊了句。之后珏就将话题放到了欧阳踏雪这边。

“欧阳踏雪,再过几天我跟嬴宁要出去一趟,所以首都这里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诶?主上您要出去?是干什么呢?”欧阳踏雪或许已经预感到了珏和嬴宁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我和嬴宁准备兵分两路向不同的地方出发。具体的战斗方案我已经跟伐格斯洛进行过联系了,没有问题的。”

“所以我的任务是保卫首都吗?”欧阳踏雪问道,“我能胜任吗?”

“这一点就不要要担心而了。”珏自信满满地说,“你的任务就是主要守卫爱维,剩下的城内的守卫以及军官们会做好的。”

欧阳踏雪听后看了爱维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不过如果真的有人入侵并攻入午门的话就马上将这个给撕毁。”珏说着拿出了一张法符,“这东西可以告知我城内出事情了,到时候我会通过在这里设立的传送点进行瞬移。”

珏说着就拍了一下身旁的嬴宁,而嬴宁也像是个搬家公司的雇员一样将一些架子拿了出来进行着布置。

爱维看着老老实实干活的嬴宁,她的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

竟然能让龙族进行苦力活吗?这个珏真有本事啊,但是他的身上并没有上位龙族浓烈的龙气,他身上的龙气反而很浑浊,难不成他是已经消失了的猎龙者?!人族中的部分个体还真是可怕呢……

“那么主上,您认为对方趁着首都空虚攻打过来的几率有多大?”欧阳踏雪问道。

珏沉思了一下说:“如果我们的部队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攻击并取得进展的话,那么这场内战基本上就可以画上句号了,但是如果跟对方拖的时间太长的话就可能导致我们被敌人进行‘偷家’。但是我们人少对手的人也多不到哪里去,再加上卡兰城战斗的胜利,我想对手应该不会冒险跳过卡兰城进攻过来。”

“好的,我明白了。”欧阳踏雪点了一下头表示没有疑问了。

或许欧阳踏雪也明白,珏现在要是说出他们的计划的话可能会导致安插在这里的间谍所探听到。

“那么我就先走了。”珏站起身来,“接下来首都就拜托你了。”

欧阳踏雪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目送着珏离开了。

几日后,珏带着军队离开了,不过有些不同的是相较于珏带的军队,嬴宁所带的士兵寥寥无几。

欧阳踏雪在珏房间的办公室中看着出征的珏和嬴宁,她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而在珏他们准备行动的前夕,激进派那边也有着战斗的准备。

“莉摩大人,您真的要亲自出征吗?”凯森特通过远程通话询问道。

“没错,毕竟伐格斯洛都已经登上舞台了,那么我要是不活跃一点的话怎么能够在吸血鬼族的神坛中留有立足之地呢?”莉摩笑着说道。

“但是莉摩大人,如果您出去的话北方就没有镇守的人了。”

“奎隆回来了呢。”莉摩哼笑了一下说,“而且他的脸也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呢。”

“脸恢复回来了?难不成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后奎隆终于掌握了那把邪剑的力量?!”凯森特听后感到很震惊。

“与其说是掌握倒不如说是被剑给控制了。那把剑一旦要是与使用者达成了契约的话那么签订契约的手就只能触碰那把剑,其他的器件就无法触碰了。并且还会在使用者死掉的时候将其尸体变为剑魂原本的样子。”

“那就只能说是奎隆做了不得了的觉悟。”莉摩不痛不痒地说。然后她又指了一下地图说道:“泉地,我会带着人到泉地与你汇合,所以你就坚持住吧。”

凯森特盯着屏幕另一边的莉摩说道:“您在攻占了泉地后的下一步是什么?”

这个老妖婆绝对没有什么好的计划,论心狠手辣她比我还要厉害。

“泉地的水源控制着东西方的饮用水吧?”莉摩说道。

“你要投毒吗?!”凯森特立马吼道,“这么做太不人道了!而且东边的守军有得知您的计划吗?”

“有时候牺牲一些人是必要的呢。”莉摩眯了眯眼睛,“而且东边的水源真的被污染了的话对方也不会进行占领吧?东边本身就没有什么战略价值……啊,除了那里的矿藏挺有用的以外。”

“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我阻止您有用吗?”凯森特的语气中略带着愤怒地说道。

“谁知道呢。”莉摩邪魅地笑着说。

连线这么中断了,莉摩像是蛮开心地躺在沙发上。

“莉摩大人。”就在这时候,有人在门外说到,“我们找到了格雷梵大人布置在森林中的结界引发装置。”

“发现了几个了呢?”莉摩问道。

“东部以及北部的排查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但是如果不破坏掉联结器的话还是没有办法接触森林的结界。”

“那你们觉得联结器会在哪里?”

“十有八九是在中央泉地那里。”

“最终还是要去哪里啊,真是麻烦。行啦,你退下吧。”莉摩甩甩手(虽然对方看不见)说道。

在听到外面的人已经走远了后,莉摩仰起头看着天花板。

“要是打破了结界的话龙族使节在这里的消息就可以传出去了呢,这样一来——”

“魔族就不可能没有行动,并且这里的人中还有龙族的御史,说是间谍活动魔族也会信的。”在莉摩的身后传来了奎隆的声音。

“没人告诉你私自闯入高贵女性的房间里是死罪吗?”莉摩冷冰冰地说道。

奎隆没有在意莉摩的威胁,而是一个人走到了茶几旁,并拿起了一个酒杯倒了些酒。

莉摩很不高兴地看着奎隆,但是她没有做过多的评论,而是照样躺在沙发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那么想要把事情给闹大吗?”奎隆问道。

莉摩抖着脚思索了一下,说道:“还不是你给的情报如此令人在意?并且你听说过吸血鬼是怎么诞生于这个世界的吗?”

“一亿多年前原初天选者赐予了一批人族一个诅咒,并将他们变成了吸血鬼。为了对抗当时泛滥的妖邪。”奎隆坐在椅子上一副大爷样,他喝了口酒,“那都是骗人的吧,谁知道一亿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的事情即便是长命的王种也没办法记住吧。”

“那位天选者的形象并没有被保存下来。”莉摩对着奎隆伸出手来,而奎隆也很聪明地给莉摩倒了杯酒。“扯得有些远了呢。我想说,既然我们是为了战斗而生的,那么为什么要现在窝在永夜森林中呢?”

“魔域的妖邪已经被驱赶的差不多了,当今三界的妖邪数量并不多,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追求战斗而战斗。”奎隆说道。

“那样的话……”莉摩看着窗外,“我们岂不是要被这暗无天日的森林里呆到烂死?那太无趣了。相较于此,我还不如在战场上实现自我的价值……我有种预感呢,这个世界将会发生一场巨变……就像是哈达瓦尔或是上都的兴亡一般的巨变……”

说着,莉摩看着奎隆说:“你们一族也是在不断寻求着战斗吧?也渴望着宣泄心中的暴力吧。”

奎隆听后哼笑着,说道:“为了个人的意志吗?真是可笑,但是我不讨厌。虽说暴力是刻在雄性骨子里的东西,但没想到你一介女性竟有如此嗜好,哪怕是将三界拖下水。”

说着,奎隆拿着自己的酒杯跟莉摩的碰了一下。

“果然跟着你们很有意思啊。”

“的确如此,如果仅限于吸血鬼族的话就太没意思了。”莉摩一笑。

毕竟我是当年“血咒”暴走时存活下来的人的后代啊。

推荐阅读:

江湖枭雄 武道长生:我靠杀戮镇压邪神! 蓝恩 银河纷争:我重现人类荣光 重生官场:开局迎娶副省长千金 建安幻 凡人:从成为令狐老祖开始 一丹一剑一龙魂咩咩怪 原始森林,我带崽崽去拾荒 宦意惊春 穿越模拟从JOJO奇妙冒险开始 这系统够慈善 都重生了还嫁什么人 都市玄幻之最强驯兽师 最强六皇子 都市之步步崛起 宠妾灭妻,败光渣男家产后另谋高嫁 寂寂烟尘焚荆香 独占春潮 替身男友黑化以后 欺负清冷仙君 武道长生,从修炼九阴真经开始 恋综选她,炮灰女配她超癫 快穿之替身萌厨 重生之我在美利坚跑龙套 漫威,从加载祖国人模板开始 一人之下,无上剑气 人在北美,我用道法驱魔 只会摇人能在柯学世界生存吗 漫渡 总裁他说不爱我 影视:多子多福!开局截胡司理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