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大粮仓保卫战

0大粮仓保卫战

在泉地战斗打响的几小时之前,嬴宁已经带着队伍来到了大粮仓这边。

“嬴宁,珏大人那边没有什么消息吗?”德纳姆在军帐中见到嬴宁进来后就闻到。

“你们也没余消息吗?”嬴宁听后愣了一下,“我本来还以为你会有消息才过来看看的。”

德纳姆微微摇了摇头说:“抱歉,我们这边只能跟卡兰城取得联系,跟珏大人他们无法取得联系。但是根据卡兰城那边的消息说是珏大人已经提前出发了。”

嬴宁听后就问到:“珏没有说关于敌军的事情吗?或是说卡兰城没有交代关于敌军的事情吗?”

德纳姆看了一下手中的报告说:“嗯……没有。”

“奇怪啊,以珏的性格是不会在战斗前不做最后的讯息交换的。”嬴宁疑惑地说道。

以嬴宁对珏的认知,珏这人在处理问题上会选择最完全的方案,有时候都会准备三两个备选的方案以及多个风险处理方案,因此珏是不会忽略最后一次讯息的交流这件事情的。并且让嬴宁更在意的是珏并没有在驻军完成后跟他们进行通讯,所以嬴宁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能出事了。

“能多派出几个人进行侦查吗?我觉得这次战斗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嬴宁说道。

德纳姆看着嬴宁,然后又看了一下周边的地形。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大粮仓处于永夜森林西北处的小平原上,粮仓东面有很广阔的空地,很适合进行大规模战役……如果对手想要用战役级的军队与我们战斗的话就很难使用小心机的诈术。”德纳姆说道。

“但是为什么我们会突然跟珏失去联系?你不觉得这有些诡异吗?”嬴宁问道。

嬴宁跟德纳姆一行人只带了原计划的五千人,所以只能与敌人进行中等规模的战役,大规模战役根本就打不了。并且大粮仓的防御工事并没有卡兰城那般优秀,所以很难进行防守战,因此如果对手真的投入了大规模的战斗力的话就会导致大粮仓陷入危险。

或许是考虑到了当前的局势,德纳姆赞同了嬴宁的建议,增派了几名预备役斥候。

“剩下的事情就是讨论关于战术方面的事情了,嬴宁你要旁听吗?”德纳姆问道。

“先锋官都会旁听的吧,而且我也想积攒一些关于战术上的思想好去追赶珏啊。”

“你对珏大人还真是执着啊。”德纳姆说道。

“没办法啊,要不然的话他就也太厉害了吧。”嬴宁苦笑着说道。

德纳姆哼笑了两声后就带着嬴宁去了会议的军帐中。

此时,已经有一批将领在这里等待着德纳姆他们了。

“那么先说一下战斗总方案吧。”德纳姆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守住大粮仓,然后通过伐格斯洛大人对格雷梵的对峙让对方让步。当然,所有的战术均局限于对方来犯为基础,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希望对方会像这里派军。”

“我认为对方派军的可能不是很大,因为这样一来对方的中心地就会出现空虚的状态,我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无法进行大规模战斗的。”有名将令说道。

周围的将领们也都表示赞同,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大意,因为他们知道,对方不派兵向这里来的前提是他们派兵到了中央才行。

不过他们也知道如果对方去中央的话,那么仅凭卡兰城的守军以及珏带过去的士兵是很难抗住的。毕竟这一次他们时被告知了对方可能会出动五千以上的军团。

不过说起来,在场的人没有觉得他们所带的五千多人是足够的。

正当在场的人还在思索当前的状况的时候,有名斥候进来了。

“报告,发现敌方军队。”斥候恭敬地说道。

“位置?人数?”德纳姆问。

“人数大约在一万左右。”

众人一听就惊住了,因为他们的兵力与敌人的兵力相差甚大,敌人真要是一万的话那么他们就要面临两倍敌军压境的情况。理论上来讲是很难赢的。

“消息准确吗?”有人问。

“属下参军多年,还是能分辨出一万人左右的军队在丛林中行进时是什么样的噪音以及震动的。”斥候说到。

不妙啊,这样一来的话只能找伐格斯洛求救了。但是伐格斯洛那边也派不出来太多的士兵啊……实在不行的话就把伐格斯洛交过来吧,多少那家伙还有一骑当千的能力。

德纳姆想着,然后他向在场的将士们说:“我建议向伐格斯洛大人求救,请求他跟我们互换将领。”

“让伐格斯洛大人来充当主力吗?虽然有些冒险但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有人提出了同意的观念。

德纳姆从传令官手中接过来一面类似于镜子一样的东西,这是传达机密情报的时候才会用的东西,并且这东西是成对的,所以确保了情报的单一传递。(《风雪战狼》中有说过这东西,当时是古通与冰千鸟组成的敖丽搜救队进行通话时出现的。)

正当德纳姆跟伐格斯洛他们取得联系而交谈的时候,有人对斥候问到:“敌人的位置大约在哪里?”

斥候点了一下头说:“敌人的位置……在这里!”

说罢,斥候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照着离自己最近的将领刺了过来。

“叛军!”将领们在见到斥候是这个举动后就大声喊道。

但是从外面赶过来的并不是卫兵,而是许多和刚才那个斥候一样的叛军。

这些叛军们对着在场的将领们就是一顿乱攻。但是在吸血鬼这个贵族国家中,上层管理人员的出身大多显赫,因此像是中介的法术对在场的将领们来说都是必修的。所以纵使这帮斥候对将领们进行类似自杀的近身搏击,他们也没法对抗生效快速危机极高的法术。

很快,这些叛军们就被消灭了——仅限于军帐内。

嬴宁在袭击自己的一个叛军斩杀后就一甩手中的飞羽银华,然后走到德纳姆身旁,说:“是事先的渗透吗?”

“不像,要不然的话在在伐格斯洛大人进行战斗的时候他们就叛乱了。我想我们的斥候可能已经被杀害了,他们是假冒过啦进行斩首行动。”德纳姆喘着气说道。

经过那天晚上跟德纳姆的交谈后嬴宁知道德纳姆其实是和伐格斯洛一样出身名门的长子,其地位上应该是与伐格斯洛同级的。不过虽说是同级,但德纳姆的身体羸弱,不善于体力劳作,所以平日里的脑力劳动大多交给德纳姆。因此刚才的袭击事件德纳姆即使有能力应付,可是体力上也难以招架。

嬴宁拉起了德纳姆,然后跟他一起出了营帐。

在许多兵营的外面都有被压制住的渗透敌军。

“这么容易地被渗透了吗?没想到对手真敢用这么危险的方法来进攻啊。”德纳姆说到。

虽然德纳姆这边的人可能相较于敌人的大军来说并不多,但是五千的人数也算不上是少,如果有个失误的话说不定就是给对手送情报。

“那么你觉得对方有一万人的军团可信吗?”德纳姆对嬴宁问道,“如果是的话那么你有信心打赢吗?”

在德纳姆看来,身为冲锋官的嬴宁对敌人的态度就会是决定这边战况的重要配重筹码。

“情报方面十有八九。”嬴宁说,“我能听见森林内的杂音,但要是问我能不能赢的话我只能说我所带的队伍应该会有几个跟着我活下来的。”

“真是自信啊。”德纳姆笑了一下,然后连又阴沉着看着军队中那些刚才被伤害到的士兵。

这次事情或许会对军队内的士气产生不好的影响,再加上敌方可能有一万左右的战斗力投入到战场,怎么想都会是件令人忧虑的战局啊。要是士气低落的话……这可是在大敌当前的禁忌啊。

德纳姆感到头痛。

正当德纳姆还在想着接下来该准备什么样的对策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脸旁擦过。

“诶?”德纳姆用手指点了一下刚才自己的脸。

是血。

德纳姆看着自己手指上的血液,然后他又看着自己的身后。

“弓箭?”德纳姆看着插在地上的箭矢。

“敌袭!弓箭!”从军营的前面传来了士兵的嘶喊声。

“快躲起来!”德纳姆大声说道。

嬴宁看着军营的上方,他能看到有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正在飞过来。

起初嬴宁还以为是风吹动的树叶,但很开他就反应过来这是敌人的攻击。

还有很多的人没有去避难。

嬴宁看着慌乱的士兵,而此时敌人的箭雨已经快要落地了。

不能让对**了先!

嬴宁一边想着一边展现出了自己的至龙化的形态。

“嬴宁?!”德纳姆以及周边的一些人在看到展现出至龙化的嬴宁后都不免心中一颤。

嬴宁抖动了一下自己那燃火的膜翼,然后照着那箭雨就猛地扇动了飞翼。

因为嬴宁没有施放法术的才能,因此他只能从物理手段中找办法。

嬴宁的飞翼扇动出了一阵狂风,这阵风风速极快,将黑压压的箭雨给轻易吹飞,甚至连遮盖着天空的树叶都给吹净了。

人们看着体表覆有部分鳞片的嬴宁,他们都被巨龙的强大给惊到了,这股蛮力已经超越了平日里所能见到的生命个体了。

“你们没事吧?”嬴宁转过头来问道,“有没有被放过来的箭伤到你们?”

“没,没有……”人们慢慢地站起身来看着他。

暴力,嬴宁绝对是暴力的化身。这种碾压一切的力量足以让任何生物触发本能的恐惧。所有人此时都因为嬴宁跟他们是站在统一战线而感到幸运。

嬴宁那双犀利的兽瞳没有看着这些人,而是快速看向了较远处。因为嬴宁在那里看到了敌人的身影。

“快拿起武器,敌人该来了。”嬴宁低声说道。

就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嬴宁早已张开双翼飞冲到敌人所在的位置去了。

事情的进展非常糟糕,敌人的部队如同野兽一般向大粮仓这里压过来,黑压压的敌人毫无秩序地冲了过来,看上去并没有一个明智的指挥官在指挥一样。

嬴宁在前线凭借着至龙化的身体一骑当千,利用飞羽银华将敌人一一斩杀。

虽然大粮仓前方的守军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敌人却并不敢太上前——因为嬴宁那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

无论是多么坚固的铠甲都无法抵挡住来自嬴宁的进攻,就算是因为嬴宁的怪力使得他手中的刀刃能够将敌人撕碎也就罢了,但是那些法师所使用的防御性法术对嬴宁来说也形同虚设。无论什么在飞羽银华面前都是那么的无力,一切都是如此轻松。

“怪物!简直是怪物!”敌人对嬴宁的恐惧达到了极点,他们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在这里遇到龙族,并且龙族还是他们的敌人。

“来啊!”嬴宁伸展着自己的飞翼并对自己的身体灌输“气”是自己身体上的肌肉隆起。

这种本能的恐吓手段对付现在人依旧有用,许多人都吓得不敢往前冲,后面的敌人虽然绕过了嬴宁冲进了大粮仓,但是嬴宁认为这种小事德纳姆应该就解决了。

“嗯~看来我这次是抽到上上签了呢。”就在嬴宁进行威慑的时候,一个对嬴宁来说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奎隆。”嬴宁看到敌人中让出来了一条路,而在路的中间就是那个穿着西洋贵族服装的奎隆。

“虽然莉摩大人说过只有二分之一的几率遇到你,但没想到我真的能遇到啊。而且你的人看上去也并不是很多的样子。看来真是天助我也。”奎隆走到嬴宁与进攻士兵中间的空地中,他仔细审视了一下至龙化的嬴宁。“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至龙化吗?真是难能可贵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果然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但是即便这样我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打败你。”嬴宁说道。

奎隆摔了一下自己的左手,一把蛛丝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可不一定,我能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极强的压迫力……这就是位于高阶种顶端的王种所能释放出来的战斗力吗?这种压迫力真是让人感慨后生可畏啊。”奎隆说。

嬴宁拿着飞羽银华摆好了架势说:“我会以一介武人的身份与你战斗的!”

“我会以一位贵族、一介剑客的身份用我的生命做赌注与你战斗。”奎隆说着就提着剑对准了嬴宁。

两人瞪着彼此,双方的杀气让人不敢靠近。

“请赐教!”嬴宁大喝一声,直接冲了上去。

而在嬴宁这边战斗的前夕,珏刚刚从泉地战斗归来的时候——

“欧阳踏雪,你也要出去吗?”爱维见到欧阳踏雪要离开的时候就焦急地说道。

“啊,毕竟我也有些事情要处理啊,而且我还能顺带给你带些好吃的零食。”欧阳踏雪穿着外套说道。

“我不要零食,我要你的血。”爱维摇摇头。

欧阳踏雪听后脸一沉,然后磕磕绊绊地说:“这,这个嘛……”

虽然被爱维咬的时候并不会感到很痛,但是心理上还是没法接受自己大量的血被别人喝掉的事实。并且被吸血见着事情对自身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欧阳踏雪从高塔中出来后就去了珏的主室那边。

对她来说还是那里的环境让人比较安心。

欧阳踏雪走在前往房间的走廊中。

哇~无论走几次都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呢……

欧阳踏雪一边小心翼翼地走着,一边想。

因为这里的建筑是饱经风霜的古老建筑,所以这种历史的沉积感加上外部环境的那种令人不安的气氛就产生出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恐怖电影感。

“哈,哈哈……感觉……要是再打个雷的话就更有气氛了呢……”欧阳踏雪看着窗外低声说道。

终于来到了珏的房间,欧阳踏雪就慢慢推开了门。

“打扰了……呵呵,怎么会有人呢。”欧阳踏雪说着就大胆地推开了门。

但是在她推开门的瞬间就被那个站在珏办公桌前拿着扫把转过头来用闪着红光的眼睛看着她的人给吓到了。

欧阳踏雪整个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欧阳踏雪小姐?你回来了?”那个人开口说话了。

“梅,梅洛小姐啊。”欧阳踏雪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就松了口气,“吓死我了,真是太突然了。”

“啊哈,关着灯的话还能省下一些资源不是吗?而且我们吸血鬼族的夜视能力也是很强的。”梅洛这么说道,但总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

推荐阅读:

禁咒仙缘翻天覆地 神医娘亲:团宠萌娃太抢手 被清北开除,我成国王,杀犹灭日 钟离先生攻略指南 我真没想重生 家父暴君李世民 妻君薄情 吾欲开天 异界都市:五开 穿越四九城成为文爷 迎娶皇后,竟让我这假太监帮忙?吴忠贤周仁帝 萌妻来袭:帝少坏坏宠 全民废土:我能无限强化避难所 暗流 和影帝闪婚后上恋综 绑定省钱系统暴富了 红楼旧梦之老祖宗她操碎了心 京港热恋 我是谁?究极无敌琪亚娜! [综英美]真不是故意迫害超英超反 人在尸兄,成狂魔了 秋日恋爱指南 网游之名扬天下 天降打卡系统后 小行尸一心求死,豪门世家追着宠 摇滚:光辉岁月 被坑去相亲,婚后甜如蜜虐爆继妹 开局黄巢模版,请天下皇朝赴死 聊天群:人在荒古,徒弟狠人大帝 原崩铁短视频:开局知更鸟三神曲 都市:我训的狗子都成精了 史上最强雌性,大佬们显形求抱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