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终结

0终结

嬴宁此时正与奎隆打得难舍难分。

这家伙,比之前要更强!

嬴宁一边想奎隆发动着攻击一边在心中想。

“切!本以为在完全觉醒了力量之后能够压制你一下,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难对付!”奎隆倒是非常不满地对嬴宁说道。

“不,”嬴宁与奎隆拉开距离说,“我现在以至龙化的身形与你对战,身体素质上应该是我完全碾压你才对,但是你现在区能够与我打个五五开,看来你的力量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奎隆听后呵呵一笑说道:“嬴宁,有时候你应该知道保护一些情报才行,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什么?”嬴宁愣了一下。

奎隆咧嘴笑了一下,然后用右手抓住了西洋剑的剑身。他被割破的右手流出了血液,血液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地被剑给吸取,然后整个剑都被染红了。

“所有人退下!”奎隆说道。

嬴宁也对身后的人说出了同样的话。

大粮仓东边的空地上只剩下嬴宁和奎隆两人,剩下的人都在紧张地看着这两个有着绝顶战斗力的人。

“那么……”奎隆说着就展开了一个巨大的结界。

这个结界将嬴宁和奎隆包了起来。

这是什么?蜘蛛巢?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嬴宁看着四周。这周围的场景简直就像一个巨大的蜘蛛巢一般,稠密的蛛丝到处都是,跟刚才的情景完全不同。

“那么,欢迎来到我的猎场。”奎隆甩了一下剑说道。

“果然,是这把剑的能力吗?”嬴宁问道。

奎隆点了一下头说:“这就是我的力量——这只蜘蛛先前的力量。”

“看来是你的主场啊。”嬴宁提起了飞羽银华对准了奎隆说道。

“谁说呢。”奎隆说着就突然消失了。

人呢?!上哪了?!

嬴宁见到奎隆消失之后就十分焦急,因为凭借他的那个强大的感知能力都无法找到对方的存在。

就在嬴宁还在寻找着对方的气息的时候,他突然收到了不明的攻击。

嬴宁看着自己突然出现伤口的肩膀。

“该死,刚才的攻击什什么?!”嬴宁咬着牙说到。

要是可以看到敌人的话多少对攻击还会有点数,但是现在看不见对手就很难对其产生有效的攻击,甚至心里还有些对未知的恐惧。

并且更让嬴宁感到不安的是奎隆的武器还带有毒性。

要是这样的话迟早会被奎隆给耗死的。

嬴宁尝试着一切手段进行着搜寻。

【“不要动乱!”雷比翁严厉的训斥声响起,“你现在要做的事尝试着用全身的所有感知进行事物上的搜寻。还有,你手中的锤子开始下垂了,给我重新举起来!”

幼小的嬴宁听着来自雷比翁的训斥,汗水从他的身上留下来。

“雷比翁,嬴宁还小呢,不用这么严厉吧。”在一旁的嬴笑靥透过窗说道,“爸爸教育我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严厉呢。”

“那也不行。”雷比翁拿着戒尺拍了一下小嬴宁的后背,“以后这孩子还要有能力保护夏尼,所以现在一定要对他严厉些。”说着,雷比翁就看向了在一旁一点汗都没有出还保持着最好动作的小夏尼。

“要是他没有夏尼强的话,那么以后还要让夏尼保护这家伙吗?那就本末倒置了。”雷比翁厉声说道,“给我专注起来!”

小夏尼和小嬴宁在嬴笑靥房间外的花园中进行着训练,虽然让孩子进行训练在尚武世家中时很常见的事情,但是将现在的这两个孩子换算成人族孩子的话也实在是太小了。

“夏尼吗……但是夏尼多少是我们的孩子,所以基础能力上要比嬴宁强这一点是不可否定的啊,毕竟夏尼一出生就是高阶龙啊。”说着,嬴笑靥就笑着对小夏尼挥了挥手。

雷比翁看了眼夏尼,然后就拍了拍她的背说:“夏尼,先休息一会儿吧。”

小夏尼听后就放下了手中的重物,然后有些轻蔑地看了眼小嬴宁后就轻松地离开了。

小嬴宁看着跑去找嬴笑靥的小夏尼心里很不是滋味。

“嬴宁。”雷比翁见到小嬴宁走神后就说道,“不要把你的注意力放在这些没有用的事情上面,即便你没有夏尼那生来就高人一等的能力,你也要去努力学习,通过自身的强化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

“是……”小嬴宁不甘心地说到。

雷比翁点了一下头说:“你,感受到风了吗?”

风?

小嬴宁一脸疑惑,他并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的风。

“你就去尽力感受这周围的风吧,待你真正感受出了常人无法感受到的风之后,我会交给你别的东西的。”】

后在怎样了来着?

嬴宁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说起来以前大小姐还很瞧不起我呢,没想到现在这么仰仗我。

嬴宁一边想着一边调整着心态,他静静地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并用身体对周围微风的捕捉来搜寻奎隆的踪迹。

而此时的奎隆正在嬴宁的上方看着他。

这家伙没有发现我吗?也罢,反正我也是在赌命与他对抗的,要是能苟活下来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

奎隆踩着脚下的蛛丝想到。

这是他的领域,一个可疑肆意狩猎的领地。凭借着那只蜘蛛强大的力量,奎隆可以释放出那蜘蛛生前所能使用的力量。

现在这个结界中布满了细不可见的蛛丝,而奎隆则可以在这些蛛丝上快速滑动。

今天就可以猎杀龙族吗?虽然很危险但还是要尝试一下啊。而且也不知道莉摩大人那边有没有吧联结器给毁掉,要是毁掉联结器的话龙族就会对御史死亡的事情感到愤怒吧,到时候不但是战争的情况会恶化,就连我也可能被追杀啊。

奎隆想着就将手中的剑给立了起来。

但是被追杀一生的话正是我所渴望的。一生伴敌吗?真是令人兴奋!

奎隆将自己的重心向后移动,然后如同跳水一般地从上方的蛛丝上跳了下来。

快速下落的奎隆在接近嬴宁的瞬间向他刺了一剑,然后又踩着别的蛛丝快速滑到了一边。

嬴宁在被攻击的时候自然察觉到了奎隆的进攻,但是他没能捕获住奎隆的踪迹。

虽然无法捕捉到奎隆,但是嬴宁也注意到了一点——奎隆没有直击他的心脏。

对龙来说心脏是至关重要的器官,一旦破坏的话就会导致龙的直接死亡,这在奎隆与嬴宁的正式的战斗中也有过体现,所以能够排出奎隆不知道嬴宁心脏是弱点的可能。

但是为什么奎隆不凭借着极快的速度直击他的心脏?这一点嬴宁没有搞明白。但那是他并不是没有猜测,根据嬴宁的猜测,奎隆很可能没有办法直接攻击他的心脏,因此才会有这般情况。

怕不是对方在等待着我的松懈,然后好通过近身来攻击我。

嬴宁想到。

他放空了自己的思想,试图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中寻找着雷比翁曾说的那所谓的“风”。

他的心跳开始下降,呼吸频率变慢,强度变弱。他的血液流速开始变慢,一切都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杂音。

一切都是那么的静,看来奎隆也在慢慢寻找着下一个进攻的时机。

而对嬴宁来说,真正凭借着感知探究外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现在他感觉自己的体内很冷,皮肤像是要挣开了一样,并且一股寒意顺着脊背不停地流窜。

突然,在这些怪异的感觉中嬴宁抓到了一个异样。

在……左边!

嬴宁抓住了这个异样消失的瞬间并猛地向左侧打出了一击。

“锵——!”

“被发现了吗?!”奎隆手中的剑被嬴宁给拦住了。

“果然,这股风是来自于你的。”嬴宁瞪着奎隆,他的眼神犀利并带有比刚才还要浓重的杀意。

奎隆见势不妙马上将嬴宁弹开,并顺着蛛丝瞬移到了别处。

“别想逃!”嬴宁顺着奎隆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吗,但是很快他就停住了脚步。

蛛丝将我的行动给封住了。

嬴宁停在那里,他的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并滴到了一根蛛丝上。

“有被发现了吗?本来还以为能够割掉你的一块肉呢。”奎隆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这一次他站在了嬴宁的面前。

“你是过来炫耀的吗?”嬴宁咬着牙说到。

奎隆甩着剑说:“就算是我再次躲起来的话也会被你发现吧,我并不觉得刚才的那一次是个偶然。”

“那你又出现的目的是什么?你完全可以将我的动作封住然后刺死我吧。”嬴宁说。

奎隆叹了口气说:“你知道为什么我参加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吗?”说着,奎隆就将在嬴宁身边的蛛丝给撤去了。

嬴宁虽然看出了蛛丝的消失,但还是用力挥了一下手中的飞羽银华,并凭借着飞羽银华所释放出来的气刃来确定所有蛛丝的位置。

“是为了寻求武道之极致,并以生命为代价去见识真正的战士。”奎隆说着就又将手中的剑对准了嬴宁,“你是八部天龙的徒弟吧。我很后悔当初没能在嬴·雷比翁·奥尼尔大人健全的时候想他挑战,但是现在我找到了你,因此我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既然你识破了我刚才的动作,那么我也不希望你会被蛛丝给杀死。”

“有觉悟是好事。”嬴宁说这就提起了手中的飞羽银华,“在先前的战斗中我能够看出你对战斗的觉悟,所以就来场真正的对决吧。”

“荣幸之至。”奎隆笑着说道。

两人再次摆好了架势,而这一次双方都知道——没有诈术没有欺骗,有的仅仅是武者的觉悟以及战斗的艺术。

嬴宁先发制人,上来就对奎隆用和上一次一样的居合。

奎隆虽然之前接受过嬴宁的这一招,但是以他的剑术水平依旧没有能力对抗嬴宁的攻击。可是那蜘蛛生前倒是有对付这种攻击的办法。

只见奎隆手中的蛛丝剑向外快速扩展,很快就展出了许多个分支,这些分支像是有生命一样对嬴宁的攻击进行着自动反击。

“这招是你引发出来的吗?”嬴宁见到自己的攻击被全部击退后就厉声问道。

“控制这些东西是需要精力的,并且我将我的剑术寄存在这些剑上。你可以认为是与许多这个我进行战斗。”奎隆抚摸了一下相当于枝干的剑。

“原来如此,是这样吗?”嬴宁握紧了手中的飞羽银华,然后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接着他就再次对奎隆发动了攻击。

“还来吗?这是——什么!?”奎隆本以为嬴宁会进行那种纯靠暴力的攻击的,但没想到此时嬴宁的进攻突然变得柔滑了许多,就像是在试探一样地进行着攻击——速度很快,比先前要快得多,而且一旦发现这次的进攻没有用的话就会立刻收回攻击。

在奎隆看来,这次嬴宁的攻击就像是用鞭子当剑一样——攻击就像是一条蛇在缝隙中移动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奎隆不敢相信地说。

“这就是我的所学!”嬴宁保持着进攻说道。

百兵阵的时候嬴宁败给了珏。他虽然很不甘心,但他也认识到了精钢派招式的缺点。因此嬴宁在精钢派的时候非常注意珏的一举一动,有时候甚至会在珏教导辛战的时候旁听。终于,嬴宁经过了长时间的学习以及训练后掌握了部分影袭的招式。

“只要比你的攻击快的话我就不会输!”嬴宁说道。

奎隆被嬴宁的进攻给搞的不知所措,他不敢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努力钻研的剑术竟然会被嬴宁这突然改变的招式所压制住。

“我——不承认!”奎隆大声喊着,然后他手中的剑瞬间暴走,大量带有毒液的蛛丝从四面八方向嬴宁攻击过去。

嬴宁被这些分支给瞬间打得体无完肤,暴雨般的剑击不停地刺激着嬴宁的身体,而嬴宁也能从中感受出奎隆穷尽心血所学的剑术。

但是,你赢不了我!我还有更高的目标要超越,怎么可能败在你手里!

嬴宁在心中嘶吼着,他已经不想去管身上传来的刺痛感以及中毒时的麻木感了,他必须要放手一搏。

“你,去死吧!”嬴宁凭借着对“风”的捕捉在奎隆那看似无懈可击的攻击中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并向奎隆打了过去。

而奎隆也在嬴宁的进攻中看到了一个能够直击他心脏的路线。

不过嬴宁并不管那么多,他知道奎隆的速度是追不上的,最终死的只有奎隆。

嬴宁照着奎隆挥出了刀,但是就在飞羽银华快要接触到奎隆的时候,嬴宁突然感觉到手中飞羽银华的重量变大了。

怎么可能?!飞羽银华轻如鸿毛怎么回出现这么重的重量?!

嬴宁被飞羽银华突然变重的怪异现象给吓到了,但还是凭借着自己修炼多年的能力稳住了身体,并向奎隆继续发动着攻击。

你,赢不了我!

嬴宁在心中大喊着,然后照着奎隆就是一刀切。

可是,本应该锋利无比的飞羽银华在此刻变得奇钝无比,锋利程度和木刀有一拼!

这!怎么可能?!

嬴宁瞪大了眼睛看着连奎隆衣服都没能切开的飞羽银华。

“该死的是你!”奎隆虽然被嬴宁的这一记打得头发晕,但还是抓住了这一次苟活的机会向嬴宁的心脏发起了攻击。

完了!

嬴宁发现此时已经太晚了,奎隆的剑已经向他刺了过来。

可是嬴宁不打算放弃,他直接调整身体然后用手中钝化的飞羽银华直接照着奎隆的心脏刺了过去。而奎隆手中的剑也已经成功刺破了嬴宁的皮肤病扎进了他的皮下组织。

最终,嬴宁用飞羽银华刺碎了奎隆的心脏,而嬴宁的心脏也被奎隆用剑给刺碎了。

“终于……我的夙愿……我……死得其所?……”奎隆颤抖着自己沾血的手捏着嬴宁的脸,“不,这真是个……丑陋的战斗啊……”

说着,奎隆断了气。

但是嬴宁也没有力气说话了。毒素不断地从他的心脏中扩散出来并漫延到全身各处,而他那跳动的心脏也变得疲敝,渐渐没有了力量。

师父……抱歉,我不能在保护她了……夏尼……我……

嬴宁嘴中的血如同滿出的水一样不停地涌出。

他能够感受到刺剑刺入心脏的时候的那种不适感以及灼痛感。死亡所带来的绝望让嬴宁背后发凉。但是嬴宁并不怕死,对高阶种来说和死一般的情况并不罕见,活的时间长了以后就不会对世界有太多的留恋。

两千年的岁月……对象是欧阳踏雪这样的人族来说已经很长了呢,我也应该知足了。

最终,嬴宁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跪倒在地没有了动静。

而伴随着奎隆的死亡,结界也发生了异变。当结界退散的时候,周围的景象已经不再是大粮仓的战场了,而是别的不知名的地方。

而在嬴宁手中的飞羽银华突然变钝的时候,在首都的欧阳踏雪也感受到了不安。

“哗啦——!”

“欧阳踏雪小姐?你怎么了?”梅洛见到欧阳踏雪像是失了神一样后就不安的问道。

“啊,没,没什么……”欧阳踏雪神色不太好地说道。

刚才那种感觉是什么?好不安啊……

欧阳踏雪皱着眉捂着胸口,这种不好的预感让她坐立不安。

“我去给你倒杯茶。”梅洛说道。

“啊啊,谢谢你……”欧阳踏雪像是丢了魂一样地说。

主上……您千万不要有事啊。

欧阳踏雪捂着胸口想。

过了一会儿,梅洛将茶泡好了并交给了欧阳踏雪。

“来,喝些红茶安安神吧。”梅洛说。

欧阳踏雪点了一下头接过了茶吮了一口。

“嗯?”欧阳踏雪喝了一点后就有些疑惑地歪了一下头。

“怎么了吗?”梅洛问道。

“这个……算了,没什么……”欧阳踏雪稍微摇了一下头说道。

怎么有股子铁腥味?欧阳踏雪一边喝这茶一边想。

梅洛见欧阳踏雪喝了茶后就说:“欧阳踏雪小姐,你有时候不会觉得这场战争实在是太荒唐了吗?”

“嗯?为什么这么说?”欧阳踏雪愣了一下。

“因为这场战争表面上是吸血鬼族的的内战,但实际上是莉摩大人一手策划地名为战争的戏剧啊,她本人是很喜欢战斗的。”梅洛说着就用她那闪着红光的眼睛看着欧阳踏雪,那种气氛十分可怕,“你知道吗?”

欧阳踏雪看着梅洛,那种不祥的预感变得更加的强烈。

“梅洛小姐……?”

推荐阅读:

幸运之星冲向我之遇见鹿晗 奸臣最风流 艳宫杀:弃女成皇 搏击王 极品邪僧在都市 洛临 纯情校花爱上我 大人物的小萌妻 封印仙尊 快穿:炮灰她总遇到病娇偏执狂 偷窥一百二十天 七年之氧 斩妖情劫:宿世不离 葬天杀 80年代剽悍土著女 将军,你娘子掉了 洪荒造化 万鬼之祖 勐虎传说 哎呦,我的狼王殿下 港岛家族的诞生 少年 重生之钻石豪门 暖你一心寒凉 杠上绝版老公 洁癖少爷 重生六零甜军嫂 死神手札 撩妻成瘾:饿狼前夫请克制 小武唐大脑袋 都市洞府桃花仙 先婚后爱:社会的边角料,总裁的小骄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