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失联

0失联

珏他们前往吸血鬼那边已经近三个月了,时间也进入了仲夏。龙城内的中央稳控系统已经正常运作,其内部的气温可以保持在一个舒爽的范围。

但是这仅仅是对于龙城内的正常居民,有一些人还是处于一个非常焦躁的环境中的。

“还没有吸血鬼那边的消息吗?”夏尼又在上完朝的半小时后找到了烬锽询问关于吸血鬼那边的事情。

“夏洛特,你不用着急,现在我一旦有关于珏的消息的话我就会马上告诉你,所以你不必如此焦急。”烬锽说道,“说起来我也很着急啊,毕竟永夜森林突然跟外界断开了联系,这无论怎么想都会让人感到不安。”

“不能让魔族介入调查吗?”冰千鸟问道。

冰千鸟跟夏尼一起过来问关于吸血鬼这边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有时候敖丽跟娜尔也会过来问。当然了,如果四个人一块过来的话对烬锽来说会是一个很可怕的经历的。

“如果想魔族请求协助的话就会导致魔族那边猜到我们开始对吸血鬼族进行势力渗透了吧,到时候我们这边的外交立场就有些难说了。”烬锽捂着额头说道。

冰千鸟和夏尼听后都露出了捎带绝望的神色。

天呢,真跟刚刚得知自己丈夫战死沙场自己成了寡妇的人一样……

烬锽看着夏尼和冰千鸟想。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不过他也在好奇——魔域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珏他们突然与龙族失去了联系?难不成已经出现内战了?

烬锽这么想着,他无意间看了眼夏尼她们。

夏尼和冰千鸟都皱着眉头,看上去心事重重的。

她们俩差不多也猜到那里可能发生内战了,搞不好珏他们现在已经被卷入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件中了。珏的话倒是不怎么担心他会出事,只是嬴宁他们的安全问题倒是个问题,而且也现在不能派出银白之灾所造成的问题损失……一切都是猜测啊……

烬锽想着就觉得头大,虽然珏如果真的在这次内乱中被干掉的话对三姐来说是好事,不过如果珏真的要是死了的话也会有些问题。

夏洛特这边可能会出现不满的情绪啊,并且如果娜尔那个叛逆的孩子因为珏死了而出现躁动的话……最坏的情况就是米歇尔家和嬴家组成了龙族内部的第一批贵族势力。这样是哪样的话不能忽略飞龙帝因为自己的眷属雷比翁的原因而帮助他们的可能。

这么想着,烬锽就有看了眼冰千鸟。

冰千鸟也是,虽然她是不可能背叛龙王的,但是攘王者的咒印并不能阻止冰千鸟出现厌战的情绪,因此真的要是发生叛变的话冰千鸟的战斗力也会成为一个问题。

烬锽就这么一直考虑着未来事情可能的走向,从退朝一直到回到家,他都在考虑着事情的变化。

回到自己家后,烬锽拿起手机将本来要来自己家的女朋友给打发了回去,然后他就躺在沙发上发呆。

这的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成为龙族内政的转折点的话就得不偿失了。本来是因为珏在那帮女孩们心中的情感地位而利用他的,但是我忽略了感情背后的副作用,真是我的失策啊……

烬锽长叹一口气,他望了眼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要不然给老头子打个电话?真是不想在跟那家伙有什么接触了……但是身为龙族老臣的他也不希望能在他的“望政之年”(额……算是长寿物种的特有词汇,因为寿命很长,所以并不会随便的死,所以在决定隐居前还在世间活跃的元老级的人所在的年龄就被称为“望政之年”。可以理解为乾隆退位后的生活状态。)

烬锽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了手机。

额……感觉能够看到那老头子的贱笑啊……

烬锽很不情愿地打开了手机。自他参政以来,他曾来都没有犯过什么致命性的错误,也正因如此才让烬锽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是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真的让他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不,准确地说应该是自打珏出现在了他的交际圈后就让他经历的事情一直出现问题。

不用珏的话就亏了这个优质的资源了,用的话又要承担太大的风险……世间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

烬锽将通讯栏打开了,然后准备给他的父亲进行通话。

烬锽的父亲可是在上都之战的时候凭借着强大的外交技术将众多盟友牢牢地控制在了一起的能人,因此也被人冠以“文枪”的称号,可以说在公关或是外交方面的事情都可以从他身上找到解决办法。

烬锽盯着写有“老爹”备注的通讯看了好久,却迟迟没有点下去。因为烬锽父亲奥古斯特的光环实在是太明亮了,导致他没有办法从那光芒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也正是如此,烬锽并不想依靠他父亲的力量。

算了,身为一个负责的人就应该承认自己的无能.

烬锽下定了决心,他准备将手指放到他父亲的链接那里,同事也准备好了接受来自父亲的嘲笑。

可是就在烬锽要点上去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嗯?!敖丽?!”烬锽看着电话的来电显示后就吃了一惊。

打电话的是敖丽。虽然身为为王族服务的烬锽有敖丽的电话,但是敖丽这妮子对烬锽的戒备心却很强,平日里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就算是烬锽因为一些事情要给敖丽打电话的时候敖丽也只是用有气无力的短短的几个字来回答烬锽。有时候说是烬锽跟敖丽是主仆关系,倒不如说这俩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

综上所述,敖丽主动给烬锽打电话是绝对不会有好事情的。

“喂?敖丽,你有什么事?”烬锽虽然满心疑虑,但还是接通了敖丽的电话。

“喂,烬锽,你有没有在看魔域的电视频道?那个新闻,你看没看?!”敖丽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急促地传来,听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魔域的新闻?”烬锽一愣。

像是新闻这种东西烬锽是一定要看的,但是由于今天的事实在是太让人烦躁了,所以烬锽就没有心情看新闻。

不过既然敖丽都那么说了就看看呗,反正现在心情乱得很。

烬锽打开了电视,然后找出了魔域的频道。

相较于以前的贴张告示布告天下这样“十五下令三十知”的低效率讯息传递,现在的视频同步直播显然让人们得到讯息的时差变短了,这一点还是要感谢一下叛逆监视者们的技术类推。

电视中的内容好像刚刚结束一段导语,主持人正在准备接下来的报道。

“敖丽大小姐,如果你想让我看关于魔域物价的消息的话还是算了吧,现在我很烦,要是跟我开这种玩笑的话就算你是王女我也会骂你的。”烬锽在看到电视上是没什么重点的报道后就用不耐烦的语气说道。

“不是啊!你才打开电视吗?!”敖丽的声音在另一头响起,她好像并不在意烬锽刚才说的话一样,“那应该是过去了,你把内容让往后调一下。”

烬锽照着敖丽的说的做了,他将电视的播放内容后拨了一下。

“最新消息,当前永夜森林外的不明力场依旧存在,我们依旧无法确定永夜森林中的当前情况,但是根据幻虚最新公布的消息,在几个月前吸血鬼族内部矛盾尖锐,并有爆发内战的可能,因此……”

“看到了吗?”敖丽好像听到了烬锽这边的声音,于是就立马问道。

“永夜森林被一股力场给覆盖住了?”烬锽惊讶地说道。

“据说是某种阻断式的结界,导致内外讯息无法传递。”敖丽说道,“情报部没有说吗?”

烬锽迟疑了一会后说:“没有,永夜森林是魔族的地盘,所以最新的消息只有魔族那边知道,而且这次的行动是秘密渗入,所以我们也不好向魔族直接要讯息,要不就是不打自招了。”

“到头来还是情报出了问题吗?”敖丽在一旁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声音,“也就是说现在吸血鬼族内部内战的可能非常大了呗。”

“十有八九。”烬锽叹着气说道。或许是气不过敖丽这种隔岸观火的状态,于是烬锽就调侃道:“怎么,珏要真是被卷入内战的话你不担心吗?”

“没事,他是珏,是不可能有事的。”敖丽在电话另一头自信满满地说道。

烬锽听后就直接愣住了。因为他刚才那么说的话仅仅是为了来个乱点鸳鸯谱,好让敖丽稍微感到不爽而已,但没想到敖丽本人并没有否定她对珏的担心这件事情,而是直接以一个关系者的身份来说这件事情。

该不会敖丽对珏也有意思吧?但是根据我的情报来看这妮子明明是在一直撮合着夏洛特和珏的,怎么可能会有人帮情敌呢?……算了,推断也好事实也罢,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将吸血鬼族那边的事情解决。如果敖丽真的对珏有意思的话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但是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地说:“我这边还有事情,待会跟你聊。”

说着,烬锽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现在魔族公布讯息的话就可以以龙族的身份进行询问了,虽然不能干涉但是可以最大程度上地套出情报。事不宜迟,必须要赶在神族询问前将事情给解决了!

神域、魔域以及凡域基本上可以认为是有神族、魔族以及龙族分开管理的,而其领域中的中阶种可以说是三大王种的下属,所以只要不是子而写中阶种主动提出建交的话王种间是不会主动去建交的。这就好比魔域是个武林,魔族是盟主,吸血鬼是承认这个盟主的人。但是魔族为了让吸血鬼族开心生活所以就不去管,就算是吸血鬼族想龙族提出建交魔族也不会管太多。但是如果相当于凡域盟主的龙族主动找吸血鬼族来结盟的话就会让魔族有种“你是来破坏我们关系的人吗?”的错觉,这种带有挖墙脚色彩的事情就容易让魔族感到不满,这也是为什么珏他们的建交会那么隐蔽。

但是在现在的烬锽看来,神族有可能也对吸血鬼族感兴趣,所以如果他们先询问魔族关于吸血鬼族的事情的话,那么龙族后来再问的话就可能让魔族对此感到不舒服,就好比“怎么会有两个人对吸血鬼族这么关心?是不是他们有人要找吸血鬼族建交”的感觉。所以烬锽必须要赶在神族那边有反应前做出响应。

要准备发布会,并且要确保魔族能在第一时间受到我们的“关心”的讯号。

烬锽计划着。烬锽他知道这是公开要情报的最好的方法,同时也是风险最大的做法——以前妖族在跟神族建交的时候就出现了让龙族误会的情况,这也导致两方差点打起来。

必须要排除一切的时间差,一定要将所有的讯息在第一时间都对上!

烬锽这么想着。

而就在烬锽找到了自己的行动方向的时候,敖丽正忧虑地望着天空。

怎么可能不担心珏?要是真的不担心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吗?

敖丽焦急地想到。

当她看到电视上有关永夜森林的报道的时候腿都软了。虽然她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没事的,珏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但是她的心总是感到不安,她总感觉珏会出事。

正在敖丽看着天空快要急出眼泪的时候,素风在一旁贴着她。

敖丽转身抱住了素风说:“素风,有你在真好。”

敖丽顺着素风的毛以此来舒缓心中的不安感。

素风或许是被顺毛顺的舒服了些,于是就满足地贴着敖丽。

敖丽见到这样像是只温顺大猫的素风心中不免得到了一丝慰藉。

虽然珏曾不止一次地对她说不要将素风当成是宠物,因为它是有自我智慧的,只是还没有到该表达的地步,但是敖丽总是会不自觉地将其当成是宠物,即使素风已经会使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及敖丽交流。

就在敖丽顺毛的时候,她感受到了有什么人将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对啊,还有你的,你的存在就是珏还好好的证明,不是吗?

敖丽在心中想着,同时她也看向了自己身旁那若隐若现的身影——那个曾在精钢领救过她,曾在禁书库照顾过她的暗影。

敖丽坚信,这暗影就是珏特意安排过来保护她的。她有这种强烈的预感,所以她坚信只要珏没事,那个暗影就会一直待在她身边。

可是,敖丽的这种天真的想法最终在第二天变成了幻想。

“吸血鬼族内乱已经被证实”“内乱已经进行了几个月的时间了,只不过由于结界的关系使得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吸血鬼内部死伤超过五千”……

第三天,铺天盖地的报道让夏尼这帮关心珏的人们心头一紧。

根据最新的报道,永夜森林外的结界于昨天深夜十一点左右突然消失,而第一批对外讯息是来自激进派的消息。

“我们现在已经将控制永夜森林的结界所破坏了,这一切都是保守党的阴谋,他们想要通过结界来掩盖他们引发内战的罪行,我们是被逼无奈才进行的自卫战争。”在电视上,一名名叫莉摩的激进党党首进行着记者会发言。

“当然,对于保守党们敢于挑起战争的原因我们也是知道的。”莉摩说着就拿出了以张照片,那上面的人令龙族内部为之一颤。

“他名叫嬴宁,是来自龙族的一名御史。”说着,莉摩就播放着嬴宁跟奎隆之前对话的录音。

在播放完录音后,莉摩说:“龙族为了自身利益而不顾三界规则的约束,故意派人到保守党那边,从而引发保守党与激进党间的矛盾。我想,魔族那边应该也不知道龙族的所作所为、如果知道的话我希望魔族能够给我们一个关于龙族御史来到吸血鬼族领土的合理解释。”

烬锽一边看着一边握紧了拳头。

这个叫莉摩的死娘们明摆地想把龙族跟魔族间的关系给恶化掉!真是个坏心眼。

烬锽这么发狠,同时夏尼她们也在家中看到了报道,并都为这次的内乱感到不安。

这时候,有人问了:“莉摩大人,请问您能透露些关于龙族使节的详细事情吗?”

莉摩听后故作伤心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十分可惜,龙族的外交官由于先前法术链接的原因不幸被连接,并且在我的面前因内出血而亡,为了防止过去的链接再次造成灾害,我们决定不继续公布关于龙族外交官的事情。”

说着,莉摩的记者会就结束了。

烬锽呆愣愣地看着面前换了内容的电视。

珏……得法术链接死了?!这!虽然对三界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但是对我们龙族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啊!这,这说不定会导致内政分裂的……

烬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现在龙族正处于内忧外患的边缘,龙族短短几千年的统一可能迎来末路!

然而,烬锽并没有看到夏尼她们在得知这个消息时的那个绝望悲痛的表情。

推荐阅读:

摸金校尉:大赦天下 开局军工厂,鹰酱你别哭 农家福宝有系统(种田) 快穿:病娇反派假装良善 说好的男保姆,孩子竟是我亲生的 篮球之神潮人 华娱2007:我真的没想重生啊 我真不是反派 开局野水塘,打造垂钓圣地 光之国:我赛罗!平A就是大招 怪物训练师 舔了女帝九世后,重生捏爆系统跑 问道音途 穿越大明成皇子 幼崽错把反派太子拐做夫君 捡了个老婆是女帝 旅行仁王 龙族:艾尔登法环回来的路明非 封神:拜入截教,我为白骨大圣! 我被要求和双马尾少女同居 我欲登仙 刚退役,就被美女榨干了 你我皆是局中人 魔女在线攻略中[西幻] 军工:鹰酱拍科幻片,兔子你真造 综武:悟性逆天,开局洞房惊鲵 原神:我,圆梦师,提瓦特崩坏 盗墓:一手六脉神剑,佛爷求拜师 爱情公寓之羽墨我来了 仙道忘尘之冥路 体修但惜命 啊!逼疯所有反派后她杀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