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从前

0从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片森林中的真正主人就换了人了。原先是许多大型的猛兽所支配的森林瞬间换了一个当家的。当然了,这换当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猛兽们变弱了,而是因为那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

相较于原先的森林,此时的森林要更加的阴森,危险的气息随处可见,痛苦的低鸣声在森林深处的不知名的地方传了过来,在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臭味。猪在这里的动物们并不是不想离开这个可怕的土地,但是这森林外面的环境或许更加可怕——王种间的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着,强大的法术能够轻易改变地形,巨大的力量可以将任何生物轻易杀死。

但是即便是处于战争状态这样混乱的情况,王种们也不愿意踏足于这片森林,因为在这里面居住着一个比战争还要可怕的东西,迄今为止凡是进入到这个森林中的生物都没有活着出来过,即便是有一些王种因为沉迷于战斗而误入这片森林也没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出来。

一时间,这片森林成了三界中为一个在地图上标记为不可进入的土地。

但是,即便是这片森林也无法满足这位支配者的胃口。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终于有一天,那位支配者意识到了这片森林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于自己的欲望了——所有的生命都已经被它所吞噬了,即便是树木也难逃它的血盆大口,这片原本茂密的森林已经变成了荒芜的土地。

它,行动了。

只见一条白色的巨蛇从地面上抬起了身子,它此时的体型已经能够与山峦相比了,即便是人族的城池对它来说也有些微不足道。它看上去像是一只眼镜王蛇,其扁头边缘带有危险的锯齿,其腹足不但坚硬而且带有锋利的倒钩。更要命的是,它那坚硬的鳞片以及锋利的毒牙能让所有对手都丧失与其对抗的信心。

它感到非常的饥饿,它觉得什么东西都行只要能填饱它的饥饿即可。于是它所及之处一片荒芜,没有什么可以逃过它那贪婪的吞噬。

最终,它意识到了一点——单凭生命是无法填补它的空虚,它所最求的是将所有的东西都化为己有,将所有的东西都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因此,饥饿的它将目光放到了它所能够看到的任何东西上,河流、山峰、乃至空气,一切它能看到的东西都将会变成它的食料。

人们对此感到畏惧,王种们也意识到了此时不再是对付彼此的的时候。但是生灵们单单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没有人敢与它进行作战。

它是那么的强大那么的恐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其对抗,即便是王种们也没有能有对抗它的办法,一切的攻击都是徒劳,它能够驰骋于天地之间并对一切事物进行吞噬是有原因的——他那强大的力量本身就是为了能够镇压他人的反抗而存在的。

人们对此送上了一个名号,这也是当时人们谈之色变的名字——相柳。

相柳在凡域大闹特闹,很对人都死在了它的手中,而凡域的生存状况也越发的严峻。

最终,身为当时龙族整合者的伏羲决定率领龙族从神族和魔族的手中夺取生存的土地,就此,三界中王种间的战争又一次打响了,但是这一次的主战场却在神域和魔域——没有人希望在想留的眼皮子底下打仗,以为那东西会嗅着法术战斗的“气息”过来。

龙族的态度让三界中的其他生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妖族举全族之力资助龙族的战斗,目的是为了能在龙族打下的新天地内分得一席生存之地,而凤凰族从凡域逃出,就此过着族群分离难以凝聚的生活,剩下的那些有能力的种族也投靠的投靠,迁徙的迁徙。

但是只有一些没有能力的种族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个能够在地平线上望到身影的相柳逍遥自在地移动。

相柳在凡域肆意逍遥着,它那贪婪的心吞噬着一切,它那可怕的力量吞噬这一切,它那无尽的胃口改变着世界。

起初,这家伙还是仅用自己的身体吞噬着一切,但是随着它吞噬东西的增加,它的心也越来越贪婪。最终,它将法术与自己的身体连接在了一起——用法术加上分裂出来的灵魂构成的八个虚幻的蛇头开始帮助它吞噬着世界,原先的一日一座山变为了一日九山的地步。而且这东西简直就是另一个貔貅,只进不出,许多的资源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最终,有五个人终归是看不下去了,他们决定对这只怪物发起挑战。

战斗非常激烈,那五个人都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但是想留的力量异常强大,即便是有能力给予其断身攻击也没有办法彻底消灭它,无论用什么样的进攻都没有办法将其消灭。

换而言之,相柳不是三界生灵可以消灭的……

(因此,我们是不灭的。)

珏隐约中听到了这个声音,但那并不是暗影的声音,而是一个更加远古更加低沉的声音。

(这样啊……我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珏低声回答着。

在他的面前,有九个蛇头正从虚空之中看着他。但是这些蛇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感,它仅仅是看着珏,不过珏能从那虚空中感受到非常可怕的仇恨感以及能听到低声的悲鸣。

(曾经的我们叱咤于凡域,没有人能够与我们为敌,但是最终我们依旧难逃毁灭的命运。我们生于深渊有毁于深渊。)

珏看着面前的相柳,他能从自己脑内的回忆中搜寻出以前的种种经历。

相柳看着珏,然后说:(是什么让你迷失了自我?是什么让你忘却了当年的事情?)

(我没有忘记。)珏说道,(在我的记忆中隐约记录着关于那时候的事情,但是有些片段是不是会出现删减和篡改的现象,这让我很疑惑。那种感觉就像是电脑视频出现磨损了一样,非常的错乱。)

相柳听后眯了下眼睛,然后仰头看着上方的虚无说:(虽然不清楚你所说的电脑是什么。但是……没想到还留了这一手啊,造世者已经算到这一步了吗?)

听着相柳那无奈的声音,珏没有回应它。

(你是说造世者为了不让我们有联系而特意删除了我的记忆吗?)珏问道。

(……这一点我并不是很清楚,毕竟我的记忆就停留在你第二次复苏的时候……差不多是天选者之后的事情了吧……)

(果然,我先前的天选者记忆并不是假的。)珏听后就捂着嘴说道。

相柳听后很疑惑地问:(你为什么会认为你的记忆是假的呢?)

(因为有时候我对天选者的记忆会突然清零,而且这种情况总是会在牵扯到天选者的话题的时候出现。)珏分析着,(莫非造世者们并不想让我的记忆伸到太久远的时候吗?还是说他们想让我特意避开某个过去?)

相柳看了珏一会儿,然后淡淡地说道:(造世者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计划和初衷,虽然我们并不喜欢那帮肆意玩弄他人命运的家伙,但是既然他们想方设法地组织我们将记忆穿起来,那么就一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所以到底要不要将原先属于你的东西给拿回去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就算是获得了先前的记忆又如何?现在我是银白之灾,并不是相柳。)珏说道。

(那么我当时所积攒下来的知识呢?太古时代被封存的强大的法术呢?记忆中失落遗迹内的无尽宝藏呢?这些东西在你跟我交谈的时候都已经流入记忆库内了是吧?)

珏听后想了一下说:(没什么,因为那些禁忌的宝物和法术吗?可是那没道理啊,宝物是人造物,法术则是造世者带给三界的,所以他们都没有理由去阻值啊。而且相柳的出现不就是造世者降下天启才导致的吗?)

相柳看着珏没有回话,但是珏能够感受出相柳想要组织珏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造世者们到底在隐藏着什么?或是说我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珏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些太过蹊跷,所有的人好像都在阻止他去跨过某条线一样。

(世间有些东西就是不能接触的,一旦触及到了世界的黑暗面的话,就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灾难。)

相柳说完就将身子收回到了虚空之中。

(你与我相遇这件事情不要说出来,要不然会被造世者给察觉出来的。最终你是要行走和我一样的破灭之路还是走上次的暴戾之路亦或是走全新的道路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你,该回去了……)

相柳的身影退散了,然后珏突然惊醒。

他尝试移动自己的身体,然后身体的关节上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就像是沉睡许久的人在此活动和伸展自己的身体一样。

身体正在复苏……器官机能也在慢慢恢复……各方面生理指标正在向正常状态调整。看来法术链接已经被相柳那无懈可击的身体能力给修复了。

珏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他看了眼自己在意识消失前最后动的手机。

已经没有能量了吗?看来我是睡了好一会了……不对,之前的感觉像是死亡一般,是不是我先前已经死了?算了,也没差了……

珏从地上爬起来,他发现此时的环境已经变成了森林,之前的教堂已经不见了。

莉摩离开后转有用传送法术将我送过来了还是那个教堂本身就是一个幻影?

珏一边想着一边拿起了手中的手机并从中重新注入法力。

理论上来讲凭借肉体是没有办法给三界内的现代化工具补充能量的,但是珏多少也对这些东西进行过研究,因此珏对自己的手机进行了一定的改进。对他来说靠自己是最好的行动方针。

珏看了一下时间。

“已经昏迷了一天半了吗?也罢,起码不算太糟。”珏说道。

就在这时候,珏听到了来自森林的声音。

是一些永夜森林中的野兽。

“算了,就那你们练练手吧,看看来自原本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有没有变弱。”

珏说着就准备法术走向了那些野兽。

和平常一样,珏以碾压的战斗力将那些野兽给消灭了。

珏看着地上的野兽尸体,然后用精灵眼看了看周围。

“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看来银白之灾的力量跟先前相比是五五开的吗?真是不知道银白之灾跟先前到底哪个更强一些。”

珏说着就看了眼手机。

地图上可以查出来我的位置了吗?看来先前想办法将莉摩给弄晕就行了。我也真是太心急了啊。

珏通过手机地图确定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就开始准备传送法术了。

先到卡兰城旁边吧,不知道哪里是没失守。

珏决定后就开始准备传送法术。

(可算是联系到你了!)就在珏准备着的时候,暗影的声音突然响起。

(怎么了?)珏疑惑地问。

暗影像是喘着气一样地说:(真是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被不知名的力量给带走……你见到过相柳了吧?)

(啊,见到过了,而且我们还链接了记忆。)

暗影听完就发出了一声类似惊讶的“嗯?!”的声音,然后马上说道:(没想到你还是走到这一步了……真是令人感到头痛的消息……)

(怎么了吗?)珏问道,(我们原本就是相柳吧,就算是见面了的话也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啊,算是吧……)暗影疲惫地说到,(以后还是不要随便觉醒了……)

说完,暗影就消失了。

珏对暗影着不明所以的态度搞得一头雾水,但是他并没有管太多,而是又去忙自己的了。

说实话,暗影的这种随性的态度有时候让珏挺生气的。

可是珏也没有多管暗影的异样,他运用法术来到了卡兰城外的郊地。

……城上的旗帜还是保守党的旗帜,看来这里还没有被对方给攻占下来。

珏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城门口。

“喂!能开门吗?我是珏,我回来了。”珏说道。

城上的人看了一下后就喜出望外地说:“珏大人?!您还活着?!请等一下!”

过了一会后太守就从城门另一侧问了珏几个问题,在确定了珏的身份后太守就打开了门。

“珏大人,没想到您真的还活着!”太守说道,“听说您失踪后我们可是很着急啊。”

“先别说这个了,泉地那边怎么样了?”珏问道。

“泉地那边算是攻下来了,但是有些险罢了。”太守说。

“险?”珏一皱眉,“如果没猜错的话对方将领应该是凯森特吧,明明有那么多人手,为什么他还会输呢?”

“是的,”太守一点头,“虽然对手是凯森特,但是伐格斯洛大人那边来了个重拳出击。在战斗进入到胶着状态的时候,伐格斯洛大人结合所掌握的情报派了一批尖兵直冲对方中心地耶华忒。对方见到此情此景也不敢再度行兵了,于是马上回撤,这才让我们拿下了泉地。现在丽萨大人正在驻守泉地,而且还在派人寻找您的下落。”

“围魏救赵?真是个好把戏啊。”珏非常称赞地说。

不过虽然拿下了泉地,但是太守的表情并不是很好。

“怎么了?”珏有种不好的预感。

既然泉地攻下来了的话就应该是其他地方的问题。伐格斯洛如果有能力派出尖兵的话就证明他那边没有太大的困难,也就是说……

“大粮仓怎么了?”珏问道。

“实在抱歉,大粮仓失守了。德纳姆大人身受重伤,嬴宁阁下……下落不明……”太守低着头说道。

“什么?!”珏听后吃了一惊,因为他并不是没有提醒过对手的危险,而且以嬴宁怎么会下落不明?!

“那么伐格斯洛有危险吗?既然大粮仓失守了的话对手就会从后面绕过来吧?”珏问道。

太守一脸惊讶地看着珏,他身旁的人也都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珏。

“能在失去同伴的情况下保持镇定并询问有用的讯息。珏大人您还真是个绝对的‘理智人’啊。”太守十分佩服地说,“虽然大粮仓失手了,但是对方也元气大伤。原先一万的兵力能够战斗的仅剩一千左右,而且对方的指挥官好像还被嬴宁阁下给斩杀了。因此对方退回到了北方。现在大粮仓属于无人驻守的情况。”

“这么个失守法吗?”珏一边考虑着一边说,然后他又阴着脸问道:“说说吧,嬴宁的事情。”

太守感受到珏所释放出来的后说:“嬴宁阁下在与敌方战斗的时候突然下落不明,即便在战斗结束后也没能找到人或是尸体。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您可以去找在首都疗养的德纳姆大人问一下,他或许会知道什么。”

珏听后点了一下头,然后二话不说地离开了卡兰城。

不过在珏离开的时候太守还说了另一个消息——控制着永夜森林结界的联结器被毁掉了,所以现在外界是可以接收到来自永夜森林的消息的。

事情,变严峻了……

推荐阅读:

反清:从金田起义开始 龙飞罗刹海市传奇 书籍1383091 柳无邪吞天神鼎 镜像多元宇宙 我靠啃老啃小养家糊口 从掌握信息开始修仙 斗罗,我的武魂是岩王帝君 女总裁的超级小保安 国运副本:只有我知道九叔剧情! 四合院之1951傻柱 穿书后,我靠摆烂混成了女主 让你送快递,你把顾客送进去了? 原神:我,轮回星神,加入聊天群 开局抽中破鱼叉,海王竟是我自己? 惊!便宜夫君他竟然会读心术 陈望曹文诏 穿成兽世唯一雌性后,我顶不住啦 我,祁同伟,三警棍打散沙家帮 喜相逢 综视:祁同伟躺平,急哭汉东帮 我在原神发外挂 我真的是虚竹 综穿:唯心予你 书籍1410048 杨叶赵雅之 武道长生:从获得像素游戏开始 诸天:每个世界随机一个关键词 多子多福,大明最强太子!爱吃老鸭汤 高门女将爆改狗血豪门 原神星铁:星期日米哈伊尔曝光! 花瓶公主只想称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