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败退

0败退

在西边的战场上,伐格斯洛正和格雷梵进行着持久战,但是一切行动都被泉地以及大粮仓的战斗给打乱了。

由于泉地战斗时伐格斯洛派出尖兵吸引凯森特的注意,使得位于格雷梵东边的泉地直接被保守党给占领,这也让格雷梵处于了东面被伐格斯洛给看着西面被泉地士兵给惦记着的困境。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撤撤不回来,攻击也不敢攻击的窘境。

而且当格雷梵得知莉摩将大批的部队都从耶华忒调出去并将永夜森林的姐姐给破除后后就感到自己被坑了。

那个死娘们儿根本就不管这次内乱的输赢,她想做的仅仅是将事情给闹大!

格雷梵非常愤怒,他仿佛能够看到吸血鬼族黑暗的未来。

最终格雷梵决定孤注一掷。他将本该回到耶华忒的凯森特叫了回来,并将从大粮仓溃逃回来的人进行了重新整编,总攻集结了进四万的军队。

至于在西边的伐格斯洛由于先前抽掉出了一批士兵进行大粮仓的固守,使得他现在并没有太多的士兵进行防御,并且尖兵由于是为了吸引敌人注意力,所以在达成目的后就进行着游荡,目前是处于半失联的状态无法调回。因为此现在伐格斯洛手中的士兵撑死也就一万人。

在集合了兵力后,格雷梵与凯森特进行着最后的战术商讨。

他们最终决定铤而走险破釜沉舟,目的就是为了集结全部兵力将整个西部给占领下来,这样的话最坏的结局也就是他们固守西边并被保守党三面围合。但是这种情况如果在永夜森林没有被结界控制住的情况下是有着极大的优势的,一旦结界消失那么这么做就相当于找一篇土地进行着苟延残喘。

“您这么做是在将我族推向真正分裂的地步。”凯森特说道。

格雷梵点着头,他说:“如果我们活下来了并对整个西部进行着控制的话,整个血族的人都会恨我,包括我们的手下;如果我被杀死了,那么我将会变成一介反贼遗臭万年。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我们的后代生活在被王种指手画脚的环境中。”

凯森特听后没有回答他,他也在考虑着自己跟随格雷梵到底对不对。

历史的经验告诉凯森特——凡是由一个势力统治的世界最终将会走向不可挽回的灭亡,无论哪个世界是有王种还是人族进行的统治,一切都会由整合变为混乱的终况。而在其统治下的物种最终都为因为整个联合体的崩溃而过上水深火热的情景。

现在三界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王种们的存在水平也仅仅相当于天下盟主,名义上充当着所在世界的矛盾调停者。但是说他们没有野心是不可能的,王种们在骨子里怀念着过去恢弘的时光,这一点是三界所有中阶种心知肚明的。

王种们在太古时代是绝对力量的存在,他们之间的战斗足以引发世界的毁灭,这一点没有人会否认,但是现在也没有人愿意去相信——物是人非,身为那个动荡年代人的后代,许多事情在意被抛到了历史的烟尘之中,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当王种对他们投以微笑的时候他们会以弱者得到强者怜悯的心态来欣然接受。

平凡之人安于现状并抱有幻想,但是真正的统治者却要肩负起种族在困境中的生存之道和历史记忆,他们必须防止过去的悲剧再次重演。也正是如此,统治者才能座到统治者的位置上。

不过不同的政体导致了不同的结果。血族的议会制使得政党最终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保守党认为现在应当在混乱中创造出一个平稳的发展,他们寻求中庸之道并且将三界安慰的希望寄托在至今下落不明的银白之灾身上。但是激进党则认为一旦银白之灾再次现于世间的话,那么王种们一定会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彼此大大出手。

起初,两者间的竞争仅仅是停留在争吵的地步的,但是随着银白之灾封印地点出现异象这一事情传开后,吸血鬼族内部对于种族未来的走向的争论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可以说是历史的必然。

凯森特回想着事情的种种变化,然后得出了最终的结论——他不希望流传了亿年的血族会在未来为王种卖命。

“即便是到了最坏的情况,我也会遵从自己的想法。”凯森特说道:“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外交独立性。如果莉摩大人想要把事情闹大的话,俺么我并不介意将整个三界拉下来陪葬,实在不行也要让魔域卷入这次的战争泥潭。”

“看来我们达成统一了。”格雷梵说,然后他就对身旁的人下达命令道,“通告全军,准备与对手进行决定性的一战!”

战斗打响的很快,四万军队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了集结,并且这次的作战计划近乎精确到了每个小队的任务。

伐格斯洛显然没有想到格雷梵能够做到这么绝的地步,这种疯狂的自杀式进攻让格雷梵心头一颤,他有些担心这几个月来的固守会在今天功亏一篑。

伐格斯洛所在的地方是西方的一个守城,其地位相当于卡兰城的地位。一旦敌人攻破了这里的话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在西方畅通无阻地发动进攻。

虽然伐格斯洛在一开始做好了进行艰苦守城的准备,但是在见到凯森特和格雷梵同时站到了前线后他就改变了作战方针——他必须要亲自上战场去撑住整个战局。

格雷梵的战斗力在血族中是位于佼佼者的位置的,因此他必须要想办法在战场上与格雷梵进行正面冲突。如果他能将格雷梵击败的话,那么他就能够将整个激进党的势力给消灭大半,但是如果他失败了的话,那么西部就会落入激进党手中,同时血族还要为了从其他地方获得粮食而背负大量的外债,不过如果能够好好利用盟友关系的话还是有很好地将最后的顽疾给铲除干净。

最终,局势的千百推展让伐格斯洛跟格雷梵在战场上再次相遇了。

“没想到你在上完战场后还敢再过来啊。”格雷梵在见到伐格斯洛后说道。

伐格斯洛看着格雷梵,这位他儿时的玩伴。他说:“是什么将你逼上了绝路?你现在的行为和自杀无异。”

格雷梵听后就大声笑道:“我跟你不一样啊,我选错了盟友。很可惜,我的盟友并不像那个龙族使节一般为你的事情操心,那个死娘们更喜欢遵从自己的意志。”

“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夸赞珏。”

“凯森特都告诉我了,而且在首都的线人也跟我们说了关于那家伙的事情。不得不说,那家伙的还真有一些手段。”伐格斯洛说道。

格雷梵听着伐格斯洛的话,然后长叹一口气说:“那家伙实在是太有能力了,所以我很担心最后的事态会变得无法挽回,最终要靠那样的人来让我们苟延残喘。”

伐格斯洛自然明白格雷梵的意思,他深知保守党和激进党闹成现在这样的原因。

“我答应你,最终我会在外交中保留自己的外交权的。”伐格斯洛说道。然后他就对格雷梵伸出了手说:“加入我吧,和我一起将血族引向崭新的时代,我需要你的力量,同时你也应该意识到在这世间只有暴力才是政权所能够稳定的真正依靠,当我们面对强大对手的时候,只能退让。而且这个事件的最终结果你也应该知道吧。”

“哼,你说的很对。”格雷梵冷笑着说,“无论这次战斗是谁取得了胜利,我终究是站在失败的哪一边的。但是这并不会成为我屈服的理由,我依旧认为血族的命运应当掌握在自己手中,向王种摇尾巴的政策是我反感的。”

伐格斯洛听后就不解地说:“难以置信,真不清楚你这家伙到底是抱有这种右倾错误?!现在已经不再是窝在森林中就能存活下来的时代了,我们应该做的是将整个三界中能运用的资源全给运用起来,这样一来才能确保我们族群的延续和安全。”

格雷梵听后一脸惊讶地说:“这就是你的初衷?这种曲线救国的理念真是令先祖蒙羞,你不配做高贵的血族,狼人都不会向别人轻易地摇尾巴,更何况高等的我们?!你的掌权简直是血族的悲哀!”

“先祖们不也是为了族群的延续而向天选者们低头的吗?!我们现更是为了能够在面对天灾时有能力存活下来!”伐格斯洛大声说道。

格雷梵听后叹了口气,然后说:“如果对待民粹或是民族主义的话,我或许是个受人爱戴的领导者。但是对于国家现实状况的话,你或许是能够将国家从困境中带出来的人。”

时代变了,血族往日的辉煌已经不在。在如今这个上都统治崩溃后的分权体系中,血族已经没有任何能够对抗时代潮流的手段了。

伐格斯洛闭上眼沉思了片刻后说道:“你我都是民族的罪人。”

“呵呵,是啊……”

两人的交谈到此结束,然后他们的身上都迸发出了强大的力量。虽然这股力量还赶不上高阶上位种在战斗时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但是这在中阶种中已经算得上是碾压一切的力量了。

战场上的士兵们见到两人开始战斗后就都停下了战斗,他们知道这次的胜者成为主导这这次战斗的关键性因素。就连凯森特也不打算继续指挥了——伐格斯洛和格雷梵都拥有者强大的力量,这种从太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力量使他们能够一骑当千,让士兵们与他们战斗只是在消耗宝贵的战斗力。

伐格斯洛首先施放法术,一道惊雷从天空劈向格雷梵。

格雷梵和伐格斯洛的力量等级差不多,自然能够看出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因此他就中断了自己对伐格斯洛的施法,立刻使用防御法术挡住了这一击。

不过伐格斯洛不会放过格雷梵这个施法的空隙,他立刻准备下一个法术并将其瞬间打出。

格雷梵显然是没有余力来防住来自伐格斯洛的攻击,他被这次的攻击给击中了。

正当伐格斯洛打算乘胜追击的时候,另一个攻击从格雷梵那边打向了他。如同火焰一般的标枪刺向了伐格斯洛。极具冲击力的火焰标枪将伐格斯洛打得老远。

“你,你挺强的啊……”格雷梵说到。

“你也不赖,没想到你的力量竟有如此的提升,比小时候强了不少。”伐格斯洛喘着气说道。

刚才双方都探测到了彼此的实力,这也让他们久违地感受到了来自彼此的进攻。

两人的对话也就如此简单,然后他们就进行了第二回合的进攻。

伐格斯洛有事先下手为强,他将格雷梵身旁的气体给增压并使其变得如同钢板一般,之后伐格斯洛让着空气墙向内压缩,并试图将格雷梵给挤死。

但是格雷梵怎会让自己死在这样的地方。他在空气墙快接近自己的时候在身旁释放了一团火焰。火焰在高浓度空气的助燃下发生了爆燃。爆燃所产生的冲击波将他给推了出来。

同时,格雷梵将没有散尽的火焰在此收集了起来并向伐格斯洛扔了过去。

伐格斯洛本以为这股火焰仅仅是改变了方向向他袭来罢了,但是没曾想这火焰在经过格雷梵的手的时候经过了纯化和浓缩。当火焰打到他身上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强大的伤害令伐格斯洛的意识差点断开。

这家伙,比以前强多了!

伐格斯洛在重新稳住了身体后想到。

他不是小瞧格雷梵,但是这股力量实在是跟先前的不一样,更加的纯粹和充实,就像是久经沙场的人所展现出来的一样。

当然,格雷梵没有放过伐格斯洛无力还击的这个瞬间。他在释放完火焰后马上接了一个暗影撕裂的法术。

黑色实体化的暗影就像是一个野兽的尖爪一般缠绕在伐格斯洛的身上,并试图将其撕裂。

伐格斯洛被格雷梵的这一套连招打得有些无力还手,他只能最大限度地保留着自己的力量一边在后来进行还击。

终于,格雷梵的进攻回合结束了,伐格斯洛迎来了反击的时刻。

在暗影撕裂结束的瞬间,伐格斯洛就用相同的法术进行还击。

从地面上突现出的暗影撕扯着格雷梵并将其牢牢困在原地。紧接着伐格斯洛就释放惊雷法术。数以万计的雷电击中劈向格雷梵,空气被多道闪电瞬间加热后产生的雷鸣让人感到耳膜有种刺痛感。

伐格斯洛看着格雷梵的方向,他并不相信仅凭刚才的雷击就能将没有受太伤的格雷梵给打到。

果不其然,格雷梵并没有被这次的攻击给完全击溃,但是她也收了不小的伤害。

当伐格斯洛审视着格雷梵的时候,他发现在格雷梵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挂坠——像是一个戒指。

等等!那个是!

伐格斯洛在回忆了从前看到过的文献后回忆起了那个东西的名字——原石戒,血族的圣遗物之一,据说只要将血液滴到上面的宝石上就可以模仿血液主人的能力,虽然不是全部能力的复刻,但也是个很棘手的东西。

“你为什么会有原石戒?!”伐格斯洛问到。

太不合理了。从动乱到现在激进党一直在拿出各种稀有的或是消失了的道具,为什么这些失落宝藏会被激进党给获得?

“这一点你不需要知道。”格雷梵说着就再次召出火焰,并让这火焰以火球的形式在身边环绕。

“你们是为了引发内乱而特意寻找的还是无意间找到并在内战后将这个运用到战争中的?”

“前者。”格雷梵说,然后他就对身旁的火球下达了命令。

火球向伐格斯洛那里飞了过去,并向他照射着高温的光线。

这些火球如同浮游炮一般在伐格斯洛身旁进行着循环攻击,再加上其极小的体格让伐格斯洛更是感到难以应付。

因此,伐格斯洛决定使用大型法术进行范围性伤害将这些火焰给消灭掉。

雷电开始缠绕在他的身上并且越发的不稳定。

最终,如同溃堤洪水一般,大量的雷电从伐格斯洛身上爆发出来并将那些火球给瞬间消灭。

正当伐格斯洛打算再这个时候进行攻击的时候,数道火枪飞向了他,并将其击中。

“这……这怎么可能?……”伐格斯洛被火枪击中后就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身上的火枪。“我明明……比你强的……”

“你太自负于自己血统了。贵族的自大蒙蔽了你的眼睛。”格雷梵看着无力反击的伐格斯洛说道,“虽然以前的我无法与你抗衡,但是现在的我不一样了。我会证明血族有能力凭借自身力量生存下去的,所以你就安心上路吧。”

说着格雷梵就开始准备法术。

烈火在伐格斯洛和格雷梵两人中间燃烧起来,如同一条火焰路一样。

“别了,咏夜·伐格斯洛·梵卓。”说着,格雷梵就踏上了这条火焰之路上,然后烈火像是海啸一般沿着这条路冲向了伐格斯洛。

这火焰有着能够将伐格斯洛烧死的能力,但是就在这个火焰将要将燃烧到伐格斯洛的时候,有人挡住了这火焰。

推荐阅读:

再靠近一次 星穹铁道: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 叶开宋初函 心剑辛剑星剑 亿万萌宝爹地快还债 苏云云韩森 这个学神只想咸鱼 艳妻 欲纵人生 开局险成炉鼎,我成了幕后黑手 侯亮平查我?赃款造光刻机曝光 陪你到人声鼎沸处 被迫离家出走的我开启救世模式 人渣在行尸走肉,刷副本也疯狂 NBA:开局华子模板,队友狼王 综漫:从魔禁开始的穿越之旅! 我一个下忍,吊打五影很合理吧 拯救非人类反派[快穿] 被读心后,反派全家总想掀桌逆袭 龙氏闻秘录 万古剑仙:我的绝色女帝很妖娆! 上任国企董事长三个月赚一万亿 无限:我在游戏世界百分百爆装备 我的笔友朱元璋 退休登上富豪榜,关你侯亮平屁事 平明拂剑任我去 气运被夺?小师妹摆烂带飞全宗门 我在古代开劳务中介所 齐导今天回家了吗 重生幽灵世家,天王只是起步而已 七零年代,致富从下乡开始 我模拟的神话大秦成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