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该解决的还是要去解决的

0该解决的还是要去解决的

“是谁?!”爱维躲在玩偶堆中准备这法术想要将进来的人给消灭。

“爱维别怕,是我,珏。”珏在门口立刻说道。

虽然珏不是没有能力抗下爱维的进攻,但是现在的他真心没有这种心情。

欧阳踏雪被梅洛变成了血族眷属,现在又下落不明,而且梅洛一定也带走了许多重要的情报,这样一来这一次对珏来说非常的亏。

“珏……你怎么了?”爱维见到珏的脸色后就不安地说道。

“啊,是我自己的一些小事,没关系的。”珏抹了把脸说道。

爱维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然后问道:“欧阳踏雪……她怎么了?”

“变成血族了。”珏叹了口气说,“想不到莉摩的手下竟然穿插在我的身边,而且还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将欧阳踏雪变成了血族。”

爱维听后情绪也有些低落。过了许久她问:“你打算怎么办?”

绝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平静地说道:“……欧阳踏雪已经变成了我的敌人,所以她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因此下一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就会选择杀死她。”

“杀死吗?……”爱维小声念叨着,不过她能感受到珏心中隐隐的不忍心。

“总之,你现在要学会保护好自己,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伐格斯洛也不会安心的。”珏说道。www.zjkge.com 松鼠小说网

爱维看着珏,然后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还有,这里有一些我给你带的东西吃的用的都有,所以你就在在这里窝一段时间吧,等到这次动乱结束了你就可以出去了。”珏说着就往外走。

爱维想要叫住珏,希望能够问一下他自己是否可以在出去后见到太阳,但是她没有这么做——现在的珏一定在为失去他人而感到伤心难过,因此现在打扰他不太好。

珏走出了门,他的精神有些恍惚,这也是令他感到不安的地方。

为什么我会对两个外人感到伤感?这种空落落的感觉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珏依着门框边想到。

心里好不爽,好像找谁打一架。该死,明明不想跟别人产生太多联系的……

珏这么想着,但是他突然顿悟了。

对了,难不成真的是这样吗?凡是跟我走得近的人都会遭受不幸?嬴宁下落不明明,欧阳踏雪又变成了血族……果然是这样吗?那样的话我应该怎么处理龙族那边的关系?三界中不能缺少龙族的势力,如果夏尼她们出事了的话就会成为三界的政治性问题啊,要是敖丽出事的话就真的完了,到时候三界的势力就会发生巨变的……

“是时候该安排一下从龙族那里隐退的计划了……”珏自言自语道。

但是就在他说完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如果那样的话就来血族办事吧。”爱维突然开口说道。

“爱维?!你怎么出来了?!不对!你是不是听到了我说的话了?!”珏见到爱维之后露出了少有的惊讶的表情。

爱维点了点头,然后说:“我能嗅出你身上的气味,那种古董味隔着门都能嗅到啊。”

珏听后露出了苦笑,然后无奈地说:“真是抱歉啊,没想到你还能闻到我身上的味道。我这就离开。”

珏说完及打算离开,但是他在刚跨出一步的时候就发觉自己的衣角被爱维拽住了。

“人在伤心的时候要有人过来安慰,所以我不能放着你不管。”爱维小声说道,“欧阳踏雪不在,所以你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不是吗?”

“开什么玩笑?嬴宁还在呢,他的话我也可以跟他……”

“那为什么我没有见到他?”爱维反问道。

“……因为……他……他有事情不能来。”

“你在这个时候真是不会撒谎呢。”爱维眯了下眼睛看着珏,“嬴宁的事情我听说了。”

“你听说了吗?”珏听后就失落地说道。

“果然出事了啊。”爱维见到珏这个反应后就叹了口气。

“你,你套我的话?!”珏直接慌了神,但是他在仔细想一下后就反应过来了——一直窝在这里的爱维怎么可能得知外面的消息?就算是能够通过电脑看到外面的新闻,但是那新闻上也不会跟外界说有个叫做嬴宁的人下落不明的。

爱维见到珏承认了自己有心事后就抱住了他。

“爱维,你在做什么?”珏不解地说。

爱维哼笑了一下说:“在电视剧里看到的,说是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要有人进行安慰,据说拥抱是最能给人安全感的举动。”

“那是对女性的吧?”珏干笑了两下。

爱维摇摇头说:“每个人都会收到这种方式的鼓舞,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科学依据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这应该是意味着有这种经验吧……

珏看着这个身高仅仅到他胸口的女孩。

是个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女孩啊。虽然有些奢侈,但是先这样吧,多少挺让人心暖的……

不过这一段宁静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珏的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

“嗯!?”珏拿出手机一看就惊住了,因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敖丽。

外面的人可以与里面的人进行联系了吗?

珏惊讶地看着手机屏幕,同时他也推测出了结界消失的可能。

而爱维也注意到了珏的异样,于是就松开了手说:“看来你该工作了呢。”

珏晃了晃手机说:“是呢,真是谢谢你了。”

“鼓励可不是白鼓励的,倒是后带我去晒太阳就行啦。”爱维说着就关上了门。

珏接起了电话。

“珏!?你还活着吗?你还好吗?!”敖丽在发觉了珏接电话了之后就急切地说道。

“活着,而且身体健康。”珏说道。

“这样啊。先前给你打了很多通电话,但是都没有反应,夏尼姐给嬴宁打电话的时候也是这个情况,欧阳踏雪那边也打不通。”敖丽松了口气说道。

欧阳踏雪的电话你是怎么得到的?你们还真是有手段啊。

珏在心中想到,但是敖丽很快就说:“对了珏,你有看到新闻吗?”

“我是刚刚得到了关于永夜森林结界消失的消息的,要不是你打这个电话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新闻里有说什么吗?”

“是啊,有个叫做莉摩的激进党的发言人把龙族派遣使节的这个事情全给说了出来,而且还把内战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现在魔族跟龙族的关系闹的很僵,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快点回来,要真的出事了的话就都晚了。”敖丽着急地说道。

“烬锽那边什么情况?冰千鸟他们呢?”

“烬锽已经准备跟魔族进行交涉了,而千鸟姐也在集结军队时刻准备战斗。”

现在魔族有理由对龙族宣战,而且魔族本身就在脉络上对龙族产生克制,因此如果真的发生战争的话龙族这边并不占优势。如果龙族想要从战争中夺得一些胜算的话,那么用神族过来对模组进行牵制是最好的方法,可是这样一来势必会导致战争的激烈化,因此事情决不能向着这种复杂化的情况发展。

“魔族有向你们要求过什么吗?”珏问道。

“还没有,但是魔族那边据说对这件事情非常生气,不排除以此发动战争的可能。”

王种们都有过辉煌的历史,因此他们对三界统治权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再加上上都被消灭才过了千年之久,原先的那些军备自然还没有到淘汰的时候,并且战斗过后三界各势力都处于疲敝状态。种种因素都导致现在的局势并不是谁强谁若的问题,而是谁胆子大睡胆子小的问题——胆子大的要是敢开战的话就可能抢占先机并获得更多的利益,胆子小的就只能处于被动的局势。

以魔族的军事水平的话击败龙族并不是难事,但是就怕神族在最后坐收渔翁之利,这样一来三界就会被神族所接手……当前的三家独大是最好的稳定方案,一旦有一家进行了统一的话就会产生非常糟糕的影响!

珏进行着这般分析。

因为神族龙族以及魔族都使用不同的政体,一旦有一家统一三界的话就会倒是三界政治体系的大洗牌。并且最重要的是王种们所信仰的教义并不相同,甚至会在一些地方有矛盾的,以前就有过王种们因为教义不同的原因而发动圣战。因此要是真的出现了王种战争这种情况的话就可能会导致种族清洗这种情况。

“总之,如果魔族那边问起关于使节的事情的话一定不要跟他们说关于我的任何事情!”珏说道,“使节的话就用欧阳踏雪和嬴宁顶就行了。”珏说道。

“诶?为什么?”敖丽听后呆愣了一下问道。

“因为……”珏咬了一下牙。

都是我的错吗?是我那令周围人不幸的诅咒所导致的吗?真要是这样的话我是绝对不能跟你们靠的太近的,所以……

“因为我可不想卷入龙族与魔族之间的战争中,我还不想死,所以……我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到此结束了,祝你们龙族好运。”

“但是珏,你是我们龙族的一员啊,你不能临阵脱逃,你不能单方面解决我们的雇佣关系,你——”

“我们的雇佣关系在我当初将你送回龙城的时候就结束了,所以不要再跟我联系了!”说着,珏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珏长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在他和敖丽通话期间夏尼和冰千鸟有向他打过电话,而且在珏看手机的时候娜尔也打来了电话。但是既然都跟敖丽那么说了那珏自然不会再接龙族的电话的,因此他就将浙西东西全给无视了。

我都说了什么啊……算了,这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珏收好了手机,然后在心中盘算着该怎么将这个残局给收拾好。

魁魇吗?那家伙可是个现实主义的狠角色,要是没有足够能说服他的话的话就难办了……

珏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计划着如何才能避免战争的扩大。在他看来,还三界一个安宁算得上是他对龙族这一年多的收留之恩的报答了。

正当珏还在想着该怎么吧魔族那边的事情给解决的时候,一名内务人员突然过来了。

“珏大人,这是最新的战报。”那人说着就将战报放到了珏的面前。

珏看了眼里面的内容,然后直接坐不住了。

“什么?!西部的伐格斯洛在面对格雷梵的进攻中身受重伤,并且西部连丢几座城市?!”珏惊讶地看着文件中的内容,然后他晃着文件问道,“这是真的吗?不可能吧?!”

“千真万确,伐格斯洛大人身受重伤,现在能够捡回一条命就已经不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先前好好的现在却受了重伤了呢?”珏感到不解。

内政官见到珏很困惑,就像他详细说明了西边的战局。

“原来如此,是受到了敌人全部兵力的围攻了吗?”珏点了下头,“这样一来从某种意义上讲格雷梵已经被逼到绝路上了啊。”

但那是莉摩的目的又是什么?他好像跟伐格斯洛并不是同一个阵线上的,而且结界好像是她破坏的,激进党的新闻会也是她来主持的……好像她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将事情闹大而已。

不过现在不是管莉摩那个死娘们的时候,现在该做的事想办法将西边的局势给稳住。

“搞不好就是决战了……”珏淡淡地说道,然后他就对内务官说道,“通告所有将领,准备作战会议,这一次可能是决战了。”

在听到了珏的话之后,那名内政官就像是在抑制着自己的兴奋一般地离开了。

生活在战争时代的人对和平就是如此的的渴望,尤其是在处理文书上的这些普通人身上最明显。

而在耶华忒内,欧阳踏雪被梅洛给带到了莉摩面前。

“你就是那个叫做珏的人样的宠物吗?”莉摩挑着欧阳踏雪的下巴说道。

“……是……”

莉摩慢慢地凑近欧阳踏雪的脸,然后舔了一下她的脸颊。

“真是个好女孩呢,”莉摩露出了令人作呕的笑容,这和她那原本冷艳的脸完全不一样,“你的身上有着和爱维那个小**一样的味道,莫非你也是僭越者法器的使用者?”

欧阳踏雪生理上的厌恶虽然从表情上表现了出来,但还是顺从地点了下头。

莉摩见到自己的猜想正确了后就像是一条蛇缠绕在欧阳踏雪身上一样地抱着她,并且对她动手动脚。她说:“真是捡到宝了呢。那么我问你,你会熟练使用这个僭越者法器吗?”

“……是的。”

“真是个好孩子!”莉摩听后就变得更加高兴。她深深地嗅了一下欧阳踏雪的身体,肆意享受着她的体香,然后她掐着欧阳踏雪的脸问道:“听说你是那个绝的奴隶呢,那么你和他发生过关系吗?”

欧阳踏雪摇摇头。

“真是太好了呢,纯洁之身的女孩我喜欢。”莉摩抚摸着欧阳踏雪的身体说道。

这时候,一旁的梅洛看不下去了,她急忙说道:“姐姐大人,我,我呢?我也为您做了不少呢。”

说着,莉摩就放开了欧阳踏雪并抱着梅洛。

“好久没有被姐姐大人抱了呢。”梅洛在莉摩的怀中满足地说道。

“是呢,好些天没有你在身边还很寂寞呢。”莉摩说着就靠近了梅洛的脸。

梅洛也像是理会了莉摩的意思,她也将脸靠过去。然后两人吻在了一起。

欧阳踏雪显然是被惊到了。虽然她听说过吸血鬼族当前同性恋风泛滥,但是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见到真正的同性恋。

莉摩在与梅洛激吻完了之后就妖艳地看着欧阳踏雪,她说:“你的话就留到最后吧,而今天的话。”

说着,莉摩就摸了一下梅洛的头。“今天的话我还要跟我的好姐妹一起度过久违的夜晚了呢。走吧,梅洛妹妹。”

“是,姐姐大人。”梅洛说着就被莉摩带到了她的房间中。

就在欧阳踏雪以为自己能够逃过一劫的时候,莉摩突然转过头来对欧阳踏雪说:“你也过来吧,想必你以后也会跟我一起的,所以现在学习一下有点经验也不是坏事。梅洛,对你的眷属下达命令吧。”

“欧阳踏雪,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梅洛在接到了莉摩的命令后就对欧阳踏雪说道。

由于眷族的力量,使得欧阳踏雪的身体不停她控制地执行了梅洛的命令。欧阳踏雪跟这两人一起进入到了莉摩的房间中。

推荐阅读:

星穹模拟:从女友流萤开始 禁咒仙缘翻天覆地 我的360修仙卫士 火影:开局交易诸天 新文创从1982开始 重生八七,悍妻不好惹! 一人之下,无上剑气 这个主母重生后杀伐果断 我直播科普精灵,缔造宝可梦时代 原神星铁:星期日米哈伊尔曝光! 精灵:回家种地,做大做强! 绝色女配又被关小黑屋了[快穿] 虚道异界 六零大力军嫂虐渣,被兵哥宠爆了 四合院:从轧钢厂保卫员开始 这超能力不靠谱 二嫁豪门,禁欲大佬招架不住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玄学大佬靠种田轰动废土世界 海岛七十天[西幻] 她如此美貌怎么可能是反派 漂亮知青分手后赢麻了[七零] 最后一封信 仙子请留步,我要你助我修行 子木传 重生之心动2008 从魔改九门开始:掀起万古变局 偏执太子对我图谋已久 在阴鸷反派身边当咸鱼 快穿:满级美人攻略日常 穿越七零:俏军嫂好孕连连最爱烧洋竽 无双丹帝陈玄王千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